被威脅丟出去讓鬼吃掉,而威脅我的,竟然還是是一隻鬼,這也真是沒誰了!

“是是是,我再也不在心裏偷偷罵你了,我現在就回去抱着盒子。”說完後,我還對着唐琅鞠了一躬,然後頭也不回地走了。

一直到了臥室裏,我才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竟然好像沒有之前那麼怕他了。

把盒子放在肚皮上,我仰望着天花板,腦子裏不由自主地就浮現了唐琅剛纔的樣子來。

他看起來,好像比之前凝實了許多。乍一眼看過去,我都幾乎以爲他還活着一樣。

不得不承認,唐琅真的長得很好看。

雖然臉色看起還依然異常的蒼白,但是我卻覺得,他這個樣子更性感。我甚至有種感覺,唐琅原本的面貌就應該是這樣的。

過了好久,我才反應過來自己竟然對一隻鬼犯了花癡。

我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趕緊讓自己停止這種愚蠢的花癡行爲。

我又想到了自己得罪了黃主任的事情,不知道第二天會不會被辭掉,我的心就一上一下的。

在糾結辭職之後該找什麼樣的工作中,我慢慢地陷入了沉睡中。

沉睡中的我,自然沒有看到,在我睡着的那一刻,唐琅就再一次飄到了我的牀上。跟上一次不一樣的是,這次,他只是在我的身旁打坐。

似乎有一股氣流,慢慢地從我的周圍,被唐琅吸進了嘴裏。 當我懷着忐忑的心情來到醫院的時候,一切都跟往常一樣,並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而我,也並沒有接到任何關於被辭退的通知。

我拍了拍胸口,爲保住了工作爲暗自慶幸了一下。

不管怎麼說,不用重新找工作還是很值得高興的。

我鬆了一口氣,腳步輕盈地來到屬於我們這一層的護士站。

當我換好了白大褂來到護士站的時候,發現陳玉跟張萱萱已經到了。

這會兒,她倆正坐在各自的崗位上,腦袋湊在一起不知道嘀咕什麼。

我湊近一聽才知道,原來張萱萱又在八卦醫院裏的事情了。

發現我的到來,張萱萱朝着我招了招手,等我靠近了之後,她神祕兮兮地說道,

“你們知道嗎?昨晚上,腦科那邊值班的護士宋春梅竟然跳樓自殺了。”

張萱萱話剛說完,我的心跳就跟着漏了一拍。

一大早就聽到這麼勁爆的消息,真是讓人有點適應不過來。

我深吸一口氣,轉過頭去正好看見陳玉慘白着一張小臉兒。顯然她也被嚇到了。

陳玉拍了拍胸口,緊張地問道,“不是吧?宋春梅竟然自殺了?”

張萱萱最愛八卦這一類的事情,看着我倆成功地被嚇到了,她更是興奮不已。

她在我和陳玉的臉上來回打量了一圈,然後故意壓低着聲音說道,“你們不知道,宋春梅死的可慘了!那腦漿迸了一地!”

陳玉被嚇得抱着自己的手臂說道,“萱萱,你能不能別這麼嚇唬人啊?”

張萱萱達到了目的,這才心滿意足地說道,“真的真的,我沒騙你。早上我剛來的時候正好聽見大家在議論這件事情,有些人親眼看到的。”

陳玉皺了皺眉頭,似乎有些想不明白一樣,“她怎麼會跳樓自殺?這宋春梅平時看起來脾氣挺好的啊,實在看不出來竟然也會有這麼激烈的行爲。”

張萱萱一撇嘴,“那我就不知道了。不過就我猜測啊,無非就是爲情所困啊之類的唄,電視上不都這麼演的嗎?”

陳玉一拍張萱萱的手,說道,“可別亂說,人家宋春梅結婚了,孩子都一歲多了。”

張萱萱朝着陳玉吐了吐舌~頭,然後又開始做着各種各樣的猜測。

我一邊聽着她們八卦,腦子裏在搜索着關於宋春梅的信息。

這名字聽起來,怎麼有點熟悉呢?

忽然,我隱約想起來昨天一起去腦科手術室的時候,就有一個叫宋春梅的人。

可我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她的模樣。

這時候,李麗也來上班了。

張萱萱又把自己打聽到的消息重複給了李麗聽。

我看了李麗一眼,正好看見她也朝我望了過來。

“麗麗姐,怎麼了?”我問道。

李麗看了我一眼,然後說道:“那個宋春梅,你不記得了?”

我搖了搖頭,“名字好像有點熟悉,但是就是想不起來是誰了。”

李麗一拍手,說道,“你看你這記性。昨天我們還一起在腦科手術室裏當助理來着。就那個,左邊眉角有一顆痣的那個小姑娘,想起來了沒?”

左邊眉角有一顆痣的護士?

當我腦中浮現起這張臉的時候,我的心忍不住咯噔了一下。

這不正是昨天撿到我的天珠的那個護士嗎?

她竟然跳樓自殺了?

我不由得想起了昨天碰到她的時候,她正好拿着我的天珠。而且她說,黃主任讓她把這顆天珠送過去。

女總裁的貼身兵王 想到這裏,我的第一反應就是,她的死,跟天珠有關。

會不會是因爲我半路把這顆天珠拿走了,黃主任惱怒之下把她給殺了?

我趕緊搖了搖頭,把這個滑稽的念頭甩掉。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手機忽然響了。

我拿起電話一看,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我接起電話,對面就想起了黃主任的聲音,“張小瑤,你要是不想你那幾位同事有事情的話,現在就給我到住院部的樓頂來。” 我接電話的時候,李麗離我最近,再加上黃主任的聲音又比較大,所以黃主任的聲音被李麗認出來了。

我把電話掛了之後,正好和李麗對視了一眼。

李麗知道之前黃主任曾經叫我去過他的辦公室,她大概是猜出了什麼,臉色一下子變的不太好。

她抓着我的手說道,“小瑤,這黃主任很明顯對你不懷好意的。要不,咱直接去院長室舉報他算了。”

我沒敢告訴李麗,黃主任拿她們來威脅我。

我不能讓她們被我牽連了。

更何況,我也沒有什麼正當的理由舉報他。

想到這裏,我搖頭苦笑道,“舉報他什麼呢?”

李麗這些也犯難了,“這……”

我拍了拍李麗的手,說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放心吧,這大白天的,他應該也不敢對我怎麼樣。”

說完,我便離開了護士站,來到了住院部的樓頂。

我看見黃主任撐着一把黑傘站在圍牆邊上,一隻手背在身後,不知道在看着什麼。

聽見了我開門的動靜,黃主任轉過頭來,面無表情地說道,“張小瑤,你還是爲了你那幾個同事來了。看不出來,你還挺在乎那幾個同事的嘛。”

我一聽到他提起這個,無名火一下子就被點着了。我瞪着他大聲說道,“你想幹什麼?”

黃主任看着我詭異地笑了一下,“幹什麼?我昨天不是跟你說了嗎?”

我心裏咯噔了一下!

沒想到這個老變態竟然還惦記着讓我跟他在一起這件事情!

看到我臉色變了,黃主任扯了一下嘴角說道,“怎麼?想起來了?”

我咬了咬牙,說道,“你想讓我跟你在一起?做夢吧你!大不了我辭職不幹了!”

說完我就轉身準備離開。

“哼哼!想走?恐怕你現在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黃主任冷哼道。

我還沒有搞明白他話裏的意思,就看到他猛地朝我衝來,左手五指張開,向我抓來。

我嚇得連忙後退了幾步。

他,他這是要殺我?

接着,我看見黃主任的臉上,映出來的竟然是另一張臉!

到了這個時候,我總算是明白了。

黃主任大概是被鬼附身了!

就在他那忽然長長的指甲快要碰到我的時候,我看見自己的胸前白光一閃,然後就聽見黃主任尖叫一聲,“啊……”

那刺耳的尖叫聲,就好像只用指甲劃過玻璃一樣。

白光消失了之後,我就看見黃主任倒在地上,那黑傘卻詭異地飄在空中。

我這才發現,黑傘底下,隱約有一個身影,那張有些模糊的臉上,正咧着嘴,露出裏面的細碎尖牙。

這不正是上一次被唐琅打跑的那隻名叫李成的鬼嗎?

他竟然又回來了!

黑傘晃動了一下,李成像是想要靠近我又十分忌憚的樣子。

他陰測測地看着我說道,“這東西果然被你拿回去了。”

我摸了摸天珠的位置,忽然福至心靈地想到,昨天黃主任想要我的天珠,大概就是這隻鬼指使的吧。

我正因爲天珠把他擋住了而竊喜,卻看見他像控制木偶一樣,指揮着躺倒在地的黃主任,“去,把他胸前的項鍊給我摘了!”

然後,我驚恐地發現,黃主任緩慢地從地上爬起來,邁着僵硬的步伐朝我走來。

我沒有想到,李成竟然想要利用黃主任把我的天珠搶走。

看他的架勢,這天珠怕是對人無效的。

我已經顧不上思考了,抓起身邊所有能抓的東西朝黃主任丟去。

可不管扔什麼東西過去,黃主任就彷彿感覺不到痛一樣,就連我抓着一根竹竿朝他打過去,竹竿都打斷了,也沒能阻止黃主任靠近我。

看着黃主任那發黑的臉越來越近,我的心慢慢低沉到了谷底。

霸道首席你別跑 就在黃主任的手快要碰到我的時候,他像是被擊飛的球一樣,一下子摔出去好遠。

而一旁的李成,朝着我身後的方向,很是憤怒地吼道,“又是你這個小子!” 我順着他的目光,轉過身往後看去。這才發現,原來唐琅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我的身邊。

“唐琅,”

我激動地想要靠近唐琅一點,卻被他一個手勢阻止了。

“老實給我待着別動!”

唐琅頭也不回地丟出一句話,然後冷冷地看着李成。

我順着他的目光看過去,正好看李成捏着手裏的黑傘,十分戒備地看着唐琅。

李成似乎很討厭手裏的這把黑傘,我看他好幾次想要甩掉手裏的傘,只不過還是忍住了,可看向唐琅的眼神更加憤怒了。

我這才反應過來,唐琅竟然什麼都不需要,大白天就可以現身在陽光底下。

李成貪婪地看了我一眼,然後啐了口,恨恨地對唐琅說道,“看來,這東西還真是個大補品,這才幾天的時間,你竟然功力又增進了那麼多。”

李成這話是什麼意思?他話裏的這個“東西”,說的是我嗎?

我疑惑地將目光轉向唐琅,可唐琅看都不看我一眼,而且對於李成的話,他也只是冷哼一聲,並沒有任何反駁的意思。

這麼說,李成說的是真的了?

我還在糾結李成話裏的意思,那邊就已經打起來了。

看着唐琅和李成你來我往的纏鬥在了一起,我知道自己根本派不上任何用場,只好老實地待在角落裏,拿着剛纔斷掉的半截竹棍,防備地看着黃主任。

李成一邊打,嘴裏還一邊罵到,“小子!你三番五次的壞我好事,是什麼意思?”

唐琅一言不發,只是招招逼近。

那李成險險地避開了唐琅的攻擊,有些狼狽地說道,“別以爲你法力比我高我就怕了你,上次你搶了我的食物,我還沒跟你算賬呢,今天你要是敢再插手,我一定讓你吃不了兜着走!”

冷酷總裁刁蠻妻 “囉嗦!”唐琅冷冷丟出兩個字,又衝上前去。

“哼!既然你那麼想死,那我就成全你!”李成雙手變爪,朝着唐琅衝了過來。

兩個人再一次纏鬥在了一起。

隨着這兩人打的越來越激烈,我感覺到耳邊陰風陣陣,四周的溫度越來越低。

我緊張地四處張望了一下,發現整個樓頂陰森森的一片,就像是完全和外界隔絕了一樣,陽光完全照不進來。

一遇慕少愛終身 我握緊了手裏的半截竹棍,縮在地上緊張地看着他們,大氣都不敢出。

李成一個措手不及被唐琅擊中了,倒退着踉蹌了一下。

我正想着他是不是被唐琅打死了,就看見他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

李成低頭看了一眼自己左肩的的大窟窿,低聲咒罵了一句“他M的!”,然後啐了一口就朝着這邊衝了過來。

他怨毒地盯着唐琅,咬牙切齒地說道,“小子你給我等着瞧!總有一天,我一定會讓你跪在地上求我!”

說罷,他轉身就想離開。

我看着唐琅,發現他筆直地站着,這挺拔的身姿讓我覺得他真是帥到爆了!

他冷冷地看着李成說,“我讓你走了嗎?”

李成錯愕地看着唐琅,“你,你什麼意思?”

唐琅沒有說話,只是張開了雙手,我看到他的手指長出了長長的指甲。

李成臉色一變,怒喝一聲,“想要我的命?哼!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說完後李成詭異地朝着我笑了一下,下一瞬,我就感覺到了一股子陰風迎面逼來。

我甚至還聽到李成的聲音在自己的耳邊響起,“我得不到的,你也休想得到!”

這變故發生的太快,快得我根本就搞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李成不是明明離我很遠的嗎?怎麼瞬間就到了我的身邊?

李成貪婪地在我的脖子間吸了一口,然後讚歎地說道,“果然是好東西啊。”

唐琅鐵青着臉說道,“放!開!她!”

李成嗤笑一聲,“放開她?笑話!上次你從我手裏把她搶走,這筆賬我還沒跟你算呢,這好不容易到手了,你覺得我會放了她嗎?”

他玩味地看了我一眼,然後怪笑着對唐琅說道,“我說你怎麼那麼緊張她呢,原來還是個處啊。嘖嘖嘖,果然是極品啊。”

李成怪笑一聲,又接着說道,“看小姑娘純淨的香氣,真是讓人迷醉啊。真沒想到,你竟然沒有破了她的處。該不會你真的看上她了吧?”

我看到唐琅的手掌心裏,似乎隱隱發出白色的光芒,李成看這唐琅手裏的光芒,下意識地退了一步。

“你!”李成咬牙切齒地看着唐琅說道,“你就不怕我現在就把她吃了?”

“你大可以試試看,是你吃了她快,還是我打散你的魂魄快!”

唐琅看了我一眼,然後諷刺地對李成說道,“你要不要試試再用一次這幽冥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