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夫那個老傢伙,早晚有一天,我要把你挫骨揚灰了!”秦楓低聲自語,馬德天作爲拉夫手下的得力干將,秦楓自然猜到了早就是死對頭的家族:尼古帕爾家族。

“天殺星,我承認你的實力,但是你想跟拉夫大人對着幹,是不是還太早了?額,不對,你沒有這個機會了,因爲你今天便要死在這邊,十億賞金的頭顱,我就不客氣的收下了!”馬德天大笑着說道,大手一揮,張憾地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被丟了下來。

被五花大綁的張憾地處於昏迷狀態,身上多處還有瘀傷,看得出是倍受拷打的。

見到張憾地的模樣,秦楓的殺念終於在這一刻被激發了,平靜如水的心境第一次這麼渴望自己的雙手沾染鮮血。

“破軍,天浩,你們帶着憾地離開這裏!”秦楓用最後一絲冷靜對着身後的獨孤破軍說道。

“老大……”

“這是命令!”

秦楓很明白,馬德天第一個出來應戰,那就說明,這座廢棄工廠還有自己意想不到的高手,他不想獨孤破軍等人在這裏喪命,再說,如果自己毫無顧忌的拼一次,或許還有機會,獨孤破軍等人的實力明顯不夠,或許還會成爲自己的負擔。

雖然獨孤破軍和華天浩很想留下來和秦楓並肩作戰,但是他們也是很理智的,秦楓能夠想到的,他們自然不會不知道,咬了咬牙,背起張憾地便向工廠外跑去。 “哦喲,叫他們先離開,真的沒關係麼?或許你能打敗我,但是我可是有小夥伴的哦!”馬德天臉上帶着輕蔑的笑容,指了指樓上,戲虐道。

“別擺出一副娘娘腔,勞資看着噁心!”秦楓咒罵一句,決定不再跟這個傢伙廢話,腳下一蹬三步,飛快的向馬德天衝去。

馬德天神色一凜,深知天殺星可怕的他,第一時間進入了迎戰狀態,身體接連後腿幾步,做出了防禦姿態。

秦楓飛身一腳結結實實的踹在了馬德天的胸口,因爲自己半聖之體的關係,雖然秦楓想要在不使用道術的情況下戰鬥,但是看到自己的攻擊對馬德天一點意義都沒有,心裏還是有點接受不了的。

如果不使用道術能夠破開馬德天的防禦,哪怕只是一點點,在半聖之體的情況下,秦楓還是可以一戰的。

但是如果使用道術的話,十分鐘之內不將馬德天擊敗,那麼,秦楓就真的一點逃生的機會都沒有了。

“就只有這點程度麼?如果是這樣,那我還真的有點高看你了!”馬德天大喝一聲,腳尖一蹬,揚起一縷灰塵,下一刻已經出現在秦楓的身旁。

學着秦楓的招式,馬德天的一腳力含千斤,完美的踢在了秦楓的胸口。

即使雙手護胸擋在身前,秦楓都能感覺到自己的體內一陣氣血翻涌。

抑制住心中的驚愕,秦楓吐了一口濁氣,笑道:“看來還是有兩把刷子的嘛!”

說着,秦楓也決定不再保留,氣沉丹田。

人體除去各種細小筋脈,主要有八條筋脈,每一條筋脈都有一個脈門,在姜輓歌五年的指導下,秦楓打通了一半脈門,在新生大比之中,秦楓又打通了一脈。

天門八脈,並不是什麼上乘的搏擊技術,而是開發人體的潛能,每一個脈門的開啓,都能讓人體的素質成倍的增長,而當初秦楓能在殺手界分一杯羹,靠得就是這一祕訣。

行如百里颶風,動如八萬雷霆!

秦楓表面上並沒有什麼改變,但是身體素質卻是提升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打出去的一拳重過一拳,速度更是令人眼花繚亂。

馬德天虎目怒睜,在秦楓凌厲的攻勢下,只能防守,卻找不到突破口,雙手護頭,身爲弓起,感受着秦楓的拳風。

“怎麼,我才只有開啓四個脈門,你就招架不住了麼?”秦楓嘴角噙着弧度,一副成竹在胸的樣子。

沒錯,秦楓只有開啓四門,留作一門作爲防備不時之需。

“哼,這才哪跟哪,如果你認爲這就是我的全部實力,你未免也太小瞧我了!”馬德天雖然體內熾熱的難以忍受,但是秦楓並未給他造成實際的重創。

“今日我便讓你看看,三年來殺手界的改變!”馬德天一咬牙,頓時整個人似乎變得精神起來,齊肩的長髮也四散開來,整個人猶如瘋子一般。

八千雷動!

馬德天的身體周圍彷彿有無數雷電在跳動,“噼裏啪啦”的聲音令人不寒而慄。

“雷屬性道術!”秦楓雙眸大睜。

沒錯,馬德天現在施展的,正是雷系的道術,比“雷女”唐甜甜相比較,似乎馬德天的雷屬性更加濃郁。

說實在的,馬德天展露出來的實力真的是震懾到了秦楓。

“呵呵,沒想到吧,秦楓,從你踏入這座廢棄工廠開始,就註定了你要嚐到人生的首敗,而這次失敗,將會是你生命的終結!”馬德天清晰的捕捉到了秦楓臉上出現的一瞬間的震驚。

“即使這樣又如何?能取我性命的人,至今還在孃胎裏呢!”秦楓心一橫,決定殊死一搏,五門全開,秦楓甚至動用了道術輔助,竟然令周圍的空間產生了一瞬間的扭曲。

“人爲之力怎麼可能鬥得過自然自力?”馬德天大笑一聲,踱步上前,每一步都蘊含着雷霆一般的力量,甚至樓板都產生了一絲裂痕。

秦楓警惕的站在原地,他並不瞭解馬德天的雷霆之力,但是也不可能認輸,只能稍稍試探一下。

馬德天走了幾步,忽然加快了速度,在秦楓的視線中化作一道閃電。

好快!

秦楓來不及驚訝,感覺到自己身後的空氣彷彿暴虐起來,條件反射的轉身揮出一拳。

砰!

一道沉悶的聲音從虛空中炸開。

拳對拳,針鋒相對!

秦楓感覺到自己的手臂一陣**,不過並不是因爲被馬德天的力量,而是因爲纏繞在他手臂上的電流,有一種觸電的感覺。

連退幾步,右臂的**感還是如此清晰,秦楓意識到眼前的馬德天已經不是三年前的馬德天了,有了雷系道術的加身,不誇張的說,實力勝過自己一頭也不算過分。

怎麼辦!

秦楓的腦子瘋狂的運轉起來,尋找應對的辦法。

雷系,以雷霆爲能量,無論是力道還是速度,在雷電的加持下都堪稱恐怖,然而,在華夏,卻又一條古武術正好剋制,華夏精髓:太極。

雖然只是一個猜測,但是此刻的秦楓別無他法,只能咬牙一試了。

閉目沉思,使得自己的心境保持平靜,五門全開的狀態下,秦楓的感知、力量、行動都可以算是“非人”一類了,何況,高手過招並不都是依仗視覺。

將自己的視覺封閉,秦楓將自己的感知提升到了最高,雙手畫圓,腳下步伐大開,華夏武術的巔峯,太極!

“哼,以爲這樣就沒事了?愚蠢!”馬德天看到秦楓的架勢,心中也有些擔憂起來,爲了避免夜長夢多,他已經決定一擊必殺了。

果然,秦楓的想法並不是行不通,在五門全開的狀態下,已經完全能夠感知到馬德天會從哪個方向過來。


曲臂,後退……

秦楓按着馬德天的拳頭,陡然一震,一個漂亮的“四兩撥千斤”推送出去。

生生被推開數米的馬德天心頭震驚,並不是華夏人的他不明白爲什麼秦楓這樣看上去軟綿綿的動作能夠抵擋自己的雷霆一擊。

“你做了什麼?”馬德天站起身來,臉上再難保持平靜,雷屬性的自然異能是他最強的招式了,如果秦楓已經找到了破解之法,那麼自己的這一站註定是要吃敗仗了。

“華夏之地,並不是什麼狗都能染指的!”秦楓睜開眼睛,原本的漆黑眸子竟然變成了有些空洞的銀白色。

秦楓本人都不知道現在自己是什麼狀態,五門全開並不是第一次了,但是這一次似乎對周圍的感知更爲明顯,心神合一的境界想必也不過如此吧?

馬德天從地上爬了起來,深吸一口氣,看樣子似乎是還想再上去一戰,只不過,腳步還未跨出,一道身影便攔住了他。

那身影的主人是個高挑的青年,個子還要比馬德天高出半個頭,面容英俊剛毅,特別是那高挺的鼻樑表明了他並非華夏之人。

“馬德天,不必再逞強了,你還並未完全掌控自然雷之力,這樣的你是打不過秦楓了,我們的事情也不需要那個女人了,就此打住吧!”那個青年面向秦楓,背對着馬德天說道。

“切。”馬德天撇了撇嘴,似乎心有不甘,但是他看得出來,現在的秦楓似乎步入了一個奇妙的境界,真要動起手來,即使還有幫手在場,馬德天只怕也要吃大虧。

直到那兩人全部離開了廢棄工廠,秦楓纔敢鬆氣,也許在馬德天看來,秦楓是進入了奇妙的狀態,但是隻有秦楓自己知道,事情並非這樣,這一點,從全身劇痛的幾乎讓秦楓難以呼吸就能看出來了。

自己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隨處找了一張破舊的沙發,秦楓全身無力的躺在上面,既然馬德天等人已經離開,想必這裏也沒什麼人了,也就說明小雪應該沒什麼危險了。

秦楓這麼想着,可就在這個時候,樓上忽然傳來了驚呼聲。

“小雪!”秦楓神色一動,整個身體像是箭雨一般飛了出去,直衝廢棄工廠的四樓。


當秦楓出現在四樓的樓梯口時,正好看到了慘不忍睹的一幕,龍傲雪被五花大綁的綁在柱子上,而在她的身前,趴着一個青年,怎麼看都只有二十出頭的樣子。

龍傲雪衣衫襤褸,一大片雪白的肌膚暴露在空氣中,眼角掛着淚花,身體瘋狂的扭動着,想要掙脫少年的束縛。

“臭biao子,真想不懂那些老傢伙是怎麼想的,長得這麼水靈卻不讓我碰,還要把你放了,老子不信就撬不開你的這張嘴了!”那少年一邊說着,一邊高舉起右手,眼看一巴掌就要打在龍傲雪的臉上。

“找死!”秦楓看到這一幕,殺念瞬間爆棚,殺意甚至比剛纔和馬德天戰鬥的時候,還要凌厲,一步跨出直接一擊手刀劈在那青年的脊椎骨上。

青年只感覺自己的下半身忽然支撐不住上半身了,整個身體軟趴趴像是爛泥一般癱軟下來。

艱難的轉過身,少年對上了秦楓漆黑的散發着野獸氣息的眸子,那種充滿嗜血味道的眸子,是青年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畢竟,這是暴怒狀態的秦楓,別說是一個普通的青年,就算是一流的殺手,或許都很少有人看到過秦楓露出這樣的神色。 “你……你要幹什麼?小爺我可是黃瑞,我爸爸是黃雄!”

“黃瑞?燕京四公子都是這幅德行麼?”秦楓冷笑一聲,他可不管什麼黃雄黑雄的,觸犯到他的逆鱗,便沒有資格生存在這個世界上了。

伸出一隻手,附在黃瑞的頭蓋骨上,秦楓嘴角噙着冷漠的弧度,淡笑道:“放心吧,我不會讓你孤獨的,很快,你的親人朋友變會下去陪你!”

說着,右手輕輕一擰,黃瑞的頭顱一個360度旋轉,徹底失去了生命的氣息。

長舒一口氣,秦楓五門全開的後遺症似乎一點都沒有消退,剛纔急急忙忙衝到四樓也正是因爲心急如焚的關係,現在秦楓的身體算是完全不能動彈,就連意識,都漸漸模糊起來。

……

當秦楓醒來的時候已經不知道過了幾天,清晨刺眼的晨光透過天窗射進了房間,秦楓微微睜開眼睛,卻極度的不適應,又閉上了雙眸。

“嗯~你醒了?”秦楓如此細微的動作似乎驚動了旁邊的人。

秦楓感覺自己的懷中抱着什麼東西,細細撫摸過才知道是一具dong體,熟悉的觸感,熟悉的氣味,秦楓的心頭的大石頭才徹底放下。

“小雪,爲什麼你會出現在燕京?”

聽到秦楓這麼問,龍傲雪沒由的感覺自己委屈起來,竟然趴在秦楓的胸膛啜泣起來,呢喃道:“我想你,不行嗎?”

秦楓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

大概過了三四分鐘,龍傲雪才漸漸收斂了啜泣的聲音,說道:“想吃什麼,我去給你做。”

龍傲雪剛想起身,卻被秦楓一把拉近了懷裏:“不要走了,留下來幫我!”

龍傲雪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被秦楓這麼摟着,蜷縮在三年來讓自己百般思念的懷抱。

兩人又溫存了半個多小時,秦楓的肚子不爭氣的叫了起來,龍傲雪無奈一笑,穿了件睡衣便走進了廚房。

看着龍傲雪三年來絲毫沒有改變的背影,秦楓的心中卻是苦澀起來,三年前,自己除了姜輓歌,心裏就只有龍傲雪一個女人,但是現在……

秦楓很清楚龍傲雪心裏也是有心理準備的,留在自己身邊那就意味着要和別的女人分享自己,秦楓又不可能拋棄自己身邊的任何一個女人,無論是五年前的,還是五年後的。

哪怕自己沒有了五年前的記憶,甚至不知道還有多少女人在等着自己,但是,秦楓不可能主動拋棄她們任何一個人。

“爲了女人心煩意亂,你還真是一顆絕世大情種啊!”就在秦楓魂遊太虛的時候,忽然從他的眉心鑽出了一點黑色的光華。

光華飄到秦楓的面前,逐漸擴大,變成了一律淡淡的虛影。

“我一直想知道,你到底是什麼人!”秦楓看着眼前漸漸成形的虛影,記得在新生大比的時候,也是在這縷虛影的幫助下,自己才擊敗了格拉里斯。

“我是什麼人,現在你還不需要知道,當初那個女人將我打入你的體內,一開始我還很憤怒,甚至想着找個合適的機會把你吞噬了!”虛影的語氣有些莞爾,“不過,看着你逐漸成長,我忽然有了一個很奇妙的想法。”

“什麼想法?”

“繼承無妄天的傳承,是不是很有意思?”

聞言,秦楓陷入了沉默,完全不知道她在說什麼,什麼“無妄天”,秦楓是一點概念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