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傷心的摸了摸腹部。


「肚子好餓……」

大概又走了十幾分鐘,少名針妙丸已經有些飛不動了。

感覺還是就這麼放棄比較輕鬆啊!來到了一個奇怪的地方,最後還被困死在了裡面,沒有比自己這種死法更讓人覺得可笑了。

「嘶……」

女孩猛地打了個寒顫,一種無法言喻的寒意從心底湧起。

和先前那種寒冷不同,這是本能地發現危險逼近的反應。

「好強烈的殺氣。」

少名針妙丸也不清楚那究竟是不是殺氣,但是,某種令人喘不過氣來的東西的確正朝著這邊接近。

「怎麼辦?怎麼辦才好呢?」

到處張望了一下,她忽然見到不遠處的一扇門剛好沒有關緊,不做多想,女孩立刻通過門縫鑽進到裡面去。

凝氣屏息,少名針妙丸讓自己的心跳也儘可能放緩,然後透過門縫,往外面瞧去。不多時,幾個身影就出現在了她的視線之中。

又是一群比剛才那些小鬼更多的人,而且,和之前那兩批一樣,全部都是女孩子。其中一個綠色長發,看起來年紀比較大的,似乎是其他的首領。這些人風塵僕僕的,一副遠行歸來的樣子。

在經過門口的時候,帶頭那個傢伙突然停了下來。

「怎麼了?魅魔大人。」

見她忽然間不走了,魔理沙連忙問道。

又被魅魔狠狠地**了一番,現在她腦子裡面只想著趕緊洗一個熱水澡,吃點東西,然後好好的睡上一覺。

「嗯,沒什麼。」

魅魔面色詭秘的一笑,彷彿有意無意的往旁邊掃了一眼。

「我們走吧!」

「是。」

雖然一肚子的疑問,但是大家也沒心思問那麼多了。

「肚子好餓啊!也不知道午飯準備好了沒有?」

「沒用的傢伙,整天就知道吃。」

愛莉絲翻了個白眼,語氣中充滿了譏誚。

「哈啊?你這個只是在一邊看熱鬧的傢伙有什麼資格說我。」

魔理沙頓時感到不滿了,自己可是勞累了一整天的啊!哪是對方這種養尊處優的傢伙能夠想象得到的。

對方就只是在旁邊吃著餅乾糖果觀看,想想就覺得可恨之極。

為什麼魅魔大人對待自己的要求就那麼高的呀?

「吃那麼多甜膩的東西,小心蛀牙。」

到了那時候,估計哭都哭不出來了。

「要、要你管。」

愛莉絲頓時氣憤得臉都紅了,真是一張烏鴉嘴,竟然敢說出自己最為忌諱的事情。

「哦,不過你那些還只是乳牙,所以就算蛀光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倒不如說正好呢!可以長出新的牙齒。」

「是、是嗎?」

見到對方那副歡欣的樣子,魔理沙面部抽搐了幾下,差點忍不住要爆笑出聲了。

「咦?」

愛莉絲忽然間覺得有些不對,想了一下,當即勃然變色。

「混蛋,你的意思是說我還是個小孩子嗎?」

「本來不就是嗎?」

明明就是個小鬼,還裝什麼大人啊!

「可惡,不給點顏色瞧瞧,有的傢伙就太得意忘形了。」

「想打架么?儘管放馬過來吧!」

兩個人互不謙讓,就在走廊之中擺起了架勢來。

「好了,你們都別吵啦!」


愛麗絲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兩個傢伙還真是水火不容呢!天天都要吵上一架。

「走吧,愛麗絲,不要管這兩個傻瓜了。」

魅魔倒是不以為然,她們想打就讓她們打個夠,反正只要不死人就行了。

「唉……」

少女想了下,也懶得管了,匆匆追上了對方。

見到大家都走了,魔理沙和愛莉絲也不禁大感無聊,沒興趣動手了。

「下次再找你算賬。」

愛莉絲哼了一聲,說道。

「省省吧,你是打不過我的。」

經歷了那麼多次的訓練,魔理沙如今的自信心幾乎要爆棚了。

「哼!」

「哼!」

直至所有人都走遠了,少名針妙丸才小心翼翼的從房間裡面走了出來。

她的身體還在發抖,剛才那兩個傢伙驀然噴發出來的強大氣場,可是差點嚇壞她了的。

該死的,這個可怕的地方,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啊啊啊啊? 紅茶在裊裊的青煙中,散發著沁人心脾的香氣。明明是同一種東西,可是一旦經手的人不同,味道也會出現非常大的區別啊!

「不錯。」

我頗為讚許的,向十六夜咲夜點了頭。

「哼,那還用說, 重生之軍爺溺寵狂妻 !」

爆萌寵妃:狼性邪帝,吃不够 ,可喜我誇獎的又不是你,你那麼得意幹嘛?

「不敢當。」

倒是女僕長,反而顯得淡定了許多。

無論什麼時候,她總是表現得這麼不卑不亢的啊!

「嗯,對了。」

蕾米莉亞彷彿想起了什麼事情來,突然放下了茶杯。

「我聽人說,你最近又撿了幾個傢伙回來啊!」


「別用撿這種說法好嗎?講得好像我帶回來的是小貓小狗那樣的動物似的。」

雖然說,實際上也是相差無幾。

「哼,老是把陌生人帶到這裡來,也不怕大家有意見嗎?」

大小姐冷哼了一聲,這個人真的太好管閑事了,只要見到誰遇到了困難,就會忍不住要出手相助的。

真的是濫好人一個。

「沒辦法,我的心腸就是太好了啊!」

我嘆息著,一臉感慨的說道。

「我呸!」

蕾米莉亞狠狠地啐了一口,還沒誇他,這傢伙的尾巴就已經翹上天了呢!

「整天把亂七八糟的東西撿回來,也不怕對自己有危險。」

最好的例子,就是現在趴在男人腳邊的那頭狼妖。

雖說最近好像變得溫順了許多,但是依然不能讓人掉以輕心啊!

「嗯……」

我雙手托著下巴,面帶微笑望住了她。

「干、幹嘛呢?」

大小姐忽然間覺得有點慌張了。這傢伙怎麼回事啊?那樣子定定地盯著自己看,讓人都有些毛骨悚然了。

「你,這是在擔心我嗎?」

哎呀,真是難得,一向都是對我惡言相向的人,現在好像也變得溫柔許多了誒!

「擔心!你你你你……你在說什麼蠢話啊?我怎麼可能會擔心你的?」

蕾米莉亞一下子就跳了起來,桌子被她拍得砰砰作響。那副又驚又怒的樣子,很叫人懷疑她會不會一時控制不住自己,突然就動手打人了。

「冷靜點啊!我只是在闡述一個事實而已。」

「這才不是事實呢!」

這樣就生氣了?我對於吸血鬼的喜怒無常又有了進一步的認識。

「嘎嗚?」

趴在地上假寐的今泉影狼,驀然間抬起了頭來,耳朵晃動了幾下,似乎是在聆聽著什麼。

「她幹嘛?」

蕾米莉亞扭頭望向她,好奇的問道。

「那個,能拜託你先把手放開好嗎?」

婚內燃情:總裁老公抱緊我 !一隻腳踩在了桌子上,雙手則是伸過來揪住了我的領口,全身上下都充斥著宣洩暴力的濃厚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