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走過去坐在沙發上,商洛趕忙給她倒了杯水,“怎麼不多睡一會兒呢?”

他把水遞給她,白芨接過來喝了口,然後說:“認牀,睡不着。” 28 不是這麼簡單(中)

“老爺,老爺,不好了!”

這時一個傭人慌慌張張的跑過來。

“什麼老也不好了,好好說話!”

王長水也上了年紀,最忌諱這些個莫須有的名頭。

“對不起老爺,是,是有個陳警司帶了好寫個警察上門來了。”

傭人被老爺一呵斥,不由得冷汗連連,今天的新聞,大小姐買兇殺人未遂,早就傳遍了王家大大小小的角落,突然看到警察找上門,自然慌張起來。

“陳警司來了?”

王夫人一聽警察找上門,心裏突突的跳了兩下,和明顯驚慌失措的女兒王美玲對視了一眼,一種不好的預感浮上了母女兩人的心頭。

“快請!”

王長水目光一沉,前幾天廳長的話現在還清晰的浮現在他耳朵裏,看來善者不來來者不善,善者不來。

這件事情不是這麼簡單的啊!

“陳警司,大家光臨寒舍,這是令寒舍蓬蓽生輝啊,不知道找王某有什麼事呢?”

伸手不打笑臉人,這陳警司只是小小的一個警司,以前王長水是不把他放在眼裏的,只是現在卻不得不拉下臉面跟他周旋。

“王總裁好說,我是無事不登三寶殿,今天來是爲公事,請王美玲小姐回警察局調查一單案件。”

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陳警司也是各種高手,這個案件可是上級特別重視的,下了命令一定要秉公處理。

貴人到處有,只是比你貴的人大把人,王家這幾年生意紅火,也是市裏排名前十的納稅大戶,雖然表面上對人還是禮數周全,但是那眼神,那語氣,無一不在告訴別人,我高你一等。

“我女兒又沒做什麼犯法的事情,憑什麼跟你們去警察局?”

王夫人第一個沉不住氣跳出來。

“王夫人,我們只是公事公辦,您這個樣子,我可以告你阻礙公務。”

陳警司得了上級的指示,也不怕得罪王家。

“你敢,一個小小的警司也敢在我面前放肆,信不信我一通電話讓你馬上下崗。”

女兒王美玲就要結婚了,還懷着身孕,況且綁架蘇珊瑚這件事情是真的,王夫人還真怕這進入容易,出來難。

爲了女兒,貴婦人的風度和氣派這下全部忘記了,只是一個想要保護女兒的媽媽。

“閉嘴。”

王長水趕在陳警司發火前,怒喝一聲,打住妻子繼續得罪人。

雖然王家有錢,但是商不與官鬥是千年不變的道理,還有一句話就是,寧願得罪君子,也不要得罪小人,很多時候,底下人一句話,一個舉動就足以影響整個大盤。

“讓陳警司見笑了,內人最近身體不是很好。”說完對着旁邊的傭人厲聲道,“還不帶夫人回房休息。”

“老公……”

結婚大半輩子,王夫人自然知道老公此刻是真的生氣了,不免有些害怕,可是想到女兒,又忍不住出聲哀求。

“沒聽到我說的話嗎?”

王長水見一個個都站着不動,又有外人在這裏,家醜不可外揚,一時間面子拉不下來,怒火更是上升了幾分。

杜嬋音 王美玲不想媽媽和爸爸爲了這件時期離了心,何況,現在她和林家豪的事情還沒有公開,這件事情最終還是要靠爸爸王長水來解決。

於是拉了拉媽媽王夫人的衣服,小聲的說了句,我沒事。王夫人才哀怨的上了二樓主臥房。

會穿越的道觀 “王小姐請吧!”

陳警司老神在在彷彿沒有看到前面那一幕,等他們處理完家事,就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對王美玲做了請的動作。

“爸爸。”

王美玲想着蘇珊瑚一點事都沒有,應該沒什麼大問題,看着那一身身威嚴的而警察制服,心裏還是有些害怕。

重生福氣小軍嫂 “既然陳警司要你去警局瞭解點事情,你就好好的配合,知道什麼就說什麼,不知道什麼不要亂說,到時候律師會去。”

王長水是在暗示女兒王美玲什麼話都不要說,等着律師到了再聽安排。

“是!”

王美玲一聽爸爸的話,知道家裏會幫出頭,頓時安心很多。

“我女兒還懷着身孕,望陳警司多加照顧。”

王長水對陳警司道。

“放心,我們只是請王小姐回去調查點事情。”

陳警司說完不再寒暄,便帶着王美玲回去警察局覆命。

王長水送走陳警司,臉上的笑容才落下,換上凝重的表情,思考片刻,沉聲吩咐道,“備車,去林家。”

林家

“媳婦還沒進門就惹了這麼大的醜聞,我們林家的名聲還要不要?”

林老爺子因爲今天的報紙內容,一輩子最看中的名聲,居然被個還進門的女兒給破壞了,不由氣的心口絞痛。

“家豪啊,這件事情你怎麼看?”

林老太聞言,老花眼鏡下的眼簾垂了下來,看不出真是的神情,聽語氣倒是心平靜和。

“王家和我們林家的合作項目就要推廣,這個時候出現這樣的醜聞,多半是同行在暗中耍手段。”

林家豪第一反應就是有人故意找茬,王家和林家聯姻,第一個合作項目勢必要打響,但是商場如戰場,有人看不過,想要搞破壞也是有的。

王美玲在林家豪的印象是溫婉嫺靜的,雖然爲人有些愛計較,但是說她買兇殺人,他是無論如何也不相信的。

況且他和蘇珊瑚已經離婚,很快就要和她結婚了,也犯不着去找蘇珊瑚麻煩。

“如果我們兩家因爲這個醜聞受損,收益最大的是哪家公司?”

林老太對兒子的分析很是滿意,繼承林家家業是遲早的事,這幾年也開始着手把公司的事情交給他處理,只是到底是被自己保護的太好了,看不清女人啊!

本來王美玲是寡婦還帶着個拖油瓶的身份,她是看不上的,只是王家這些年生意雖然做得好,但是畢竟不是世家,一直打不進真正的名流大家族,而林家則是幾代經商世家,林總裁也將林氏集團經營的蒸蒸日上,兩年前因爲不斷的有項目合作,卻從來沒有做大,因爲不放心對方,這才生了聯姻的心思。

再來,對於第一個兒媳婦蘇珊瑚嫁到林家十幾年,只生了一個女兒心裏老不痛快,後來王美玲在她面前表現刻意討好賣乖討才得她幾分歡心,加上背後又有王家做後盾,最重要的是現在肚子裏懷了林家的孫子,才真正接納她。

只是想不到王美玲這次居然找人綁架蘇珊瑚,而且還做得這麼不利落,搞得沸沸揚揚,手段不上流啊。

不過通過這件事也可以看得出,她現在是一顆心放在兒子身上,女人嘛,只要有了喜歡的男人,什麼瘋狂的事情都做得出來。

能爲了心愛的男人而殺人的女人,絕對不用擔心她結婚後心偏向孃家,做出損害林家的利益事情了。 悍妻種田:天煞將軍妻管嚴 費章節點

102胡慶餘堂(二)

大堂內也很樸實,全是全色的青灰色牆磚,光線回字形的房間使得光線從屋頂能直射到大堂中同央,使得整個堂內光線不至於陰暗

大堂的一側是一個約五米長的展櫃,上面放着很多透明的玻璃瓶,瓶子裏面都是用烈酒泡的各種藥材,其中不乏胡慶餘堂的鎮店之寶,有泡的虎骨酒,有粗大的鹿鞭酒,還有二瓶用人蔘浸泡的藥酒

看到人參酒,小鷗的興致又上來了,雖然是隔着圍欄但是良好的視角,讓小鷗是看得一清二楚,二瓶酒,其中一瓶裏的參要細小一些而且品質不是特別的好,估計只有幾十年的年份可還有一瓶裏的參,盡然有嬰孩臂膀粗細,而枝須更是多如牛毛,顯然這顆是百年老參了小鷗看了一下底下的標價,嚇了一跳,每毫升要50元,估計這泡藥用的酒也是好酒

小鷗心想自己準備的那根有點呈人形的參,要是拿出來會如何,她不敢想像了,算了,有個外人在必竟不方便,還是在走之前找個時間再來一趟

在胡慶餘堂小鷗逗留了一個多小時,藉助良好的視力,查看了一下藥櫃上的藥材名稱,發現還有很多藥名是自己沒有聽說過的,小鷗又買了幾個特製冬季補藥膏方,心想回去可以送給廠裏幾個要好的同學家裏

想着晚上要去別人家吃飯,空着手去總是不太好,小鷗問道鼕鼕哥,你爸媽身體還好吧

哦,還..還行,就是我老媽一到冬天就胃寒的要命,每天要捂着熱水袋在一邊等着都快打瞌睡的季鼕鼕被驚醒了

聽到這裏小鷗知道該買些什麼當禮品

同志,請幫我拿二盒阿膠小鷗指着櫃檯裏擺放的山東阿膠

這時走過來一位滿頭銀髮,臉色卻很紅潤的老藥工,看到問藥的是一位漂亮的小姑娘,心想她肯定是幫別人買的或是送人的,於是他微笑的詢問道:請問你這阿膠買了後是送人的嗎? 風光迫嫁 對方的體質你能不能和我說一下,也許我能給你一個好的建議

哦,我這是打算送人的,對方是個老人,一到冬季腹部就發寒,我想用這個做點固元膏給她吃

小姑娘,你還懂固元膏的做法啊,真不簡單

受到誇獎小鷗有點美滋滋的,她繼續說我也是學中醫的,學了好幾年了

還真看不出來,這麼漂亮的小姑娘也喜歡我們的國粹這樣吧,我出三個問題,如果你能答得出來,這固元膏我們這幫你做好,而且阿膠給你打個九折如何

小鷗心想,要是拿回去那麼硬的阿膠,要鼕鼕媽處理估計一時半會是吃不上的,還是成品拿去比較適合,直接可以服用,想了想回答到行,你考吧

學中醫,本草和黃帝內經是必需要熟的,我就考這二個裏的內容吧

聽到有人要現場考中醫知識還能打折藥材價格,周圍不一會就聚齊了一些看熱鬧的顧客和參觀者

內經中說的,食飲者,熱無灼灼,寒溫中適,故氣將持,乃不致邪僻也,這句是什麼意思

柯小鷗心想,這是最基本的知識啊,看來老師付在放水想到這小鷗笑了笑說這是指吃東西時過寒易傷胃,是胃陽氣不足,太熱了又會導致氣血過度活躍,胃腸同樣也會受刺激所以人吃東西時,熱的東西不能過熱,寒的東西也不能過於寒冷才行

老師父一直微笑着看着小鷗,見她順利的答出了第一個問題,右手虛空的擼了一下下巴上的鬍鬚(其實只有寥寥數根)

答得不錯,那第二個問題你聽好了,是關於藥材的老師父轉身和邊上的一個年青人說了幾句,沒過一會年青人取來一把新鮮的藥草,並攤在了櫃面上

這些藥材你能不能分出來,然後說明一下功效

接到問題,小鷗仔細的查看了一下,最先挑出了一顆碧綠的大葉植物這是車前草,是以種子入藥的,藥名車前子,有些寒性,可以做爲清熱利尿,滲溼止瀉,明目,祛痰之用

如果有痛風症狀的,取幹車前草30-60克,新鮮的藥量加倍,每日一劑水煎二次服用,連續服用二週可緩解痛風如果要防治復發,以後可每隔二十天服藥10-15劑

接着小鷗又揀出一根長長的劍狀植物說道這是仙茅草,性熱,有些毒性,可以用在補腎陰,強筯骨,袪寒溼

這個是魚腥草嘛,清熱解毒消癰排腫的,這個河邊常見的,與金銀花,蒲公英連翹同用,可以治瘡毒小鷗得意的舉着手上的植物說着

老師付,這都是中醫基本知識,也太簡單了

哈哈,小姑娘,看樣子你學了不少知識,把脈有沒有學過老師父對柯小鷗的表現還挺滿意

暈,本姑娘最差的就是把脈了,不過牛皮吹出去了,沒道理回頭啊,硬着上吧柯小鷗的表情,老師付和衆人看在了眼前,老師付又說道學中醫光理論知識沒用,重要的是臨牀,會診脈,診出病情了才能對症下藥這樣吧,這裏這麼多圍觀的人,你找一~二個來給他們診診脈如何

小鷗心想這下丟大發人了,這是百年老店啊,自己在這呈啥能啊,還時老實交待吧,難得的柯小鷗會臉紅低頭的說道老師付,我雖然學了幾年中醫,可是幾本上沒給人診過脈,我怕萬一給別人診錯了,別人要罵我的,也會敗壞貴店的名聲

今天我就破破例,你診過之後,我會再診一下,給你把關如何

看見柯小鷗在猶豫,剛纔那個去取藥的年青人急着說道快答應吧,袁師父平時不出手的,今天你有機會跟着學兩招幸運死了

啊小年青的話讓周圍的人羣有點騷動,看樣子這個是店裏的老醫生,小鷗心裏也在想啊,今個真走動,買個阿膠也能碰上名醫好,我答應了,可是哪位願意出來讓我練習診脈呢

小鷗的話音未落,周邊的人紛紛叫道我來,我來就有數十人想得到這難得一次的老中醫坐診的機會

小鷗看了一會,選擇了一位中年男士和一個青年女士,其實也沒別的,就是看着挺順眼,衣着也挺整潔

您二位哪個先來,我可先說清楚啊,我這是在練診,後面老師付會再給你們把脈的二位被選中的人很激動,沒想到來旅遊還能遇上這好事,不管自己有沒有病,讓老醫生看一下總歸有好處的

在衆人的觀望下,柯小鷗來到了堂內設立的診桌邊上先給中年男人診起脈來,這時候老中醫也從櫃檯裏走了出來

別說柯小鷗現在真的很緊張,心跳非常的快她從來沒有在這麼多人面前診過脈,不過還好說是了學習,也不太怕丟人了

小姑娘,別緊張,閉上嘴深吸一口氣,再屏住鼻用嘴把氣吐出按照老師父的指點,小鷗吸氣吐氣幾次後心情平復了,周圍有些人看到也照樣學了起來

男人伸出左手放在脈枕上面,小鷗擡起右手用食指中指和無名指切在其腕後橈動脈

到底是沒有什麼經驗,遇上了還是怕說錯,久久也不敢開口

小姑娘,大點膽說出來,不要怕說錯老師付看見小鷗糾結的樣子笑着說

沒關係的小姑娘,有什麼就說出來,錯了不是還有老師付嗎中年男人也鼓勵着說道

那我就說了啊,你的左關弱沉,左關弱沉右點弦,我想問一下,你是不是經常在右肋下會痛

是啊是啊,有時候會象針刺一樣,痛一下你還別說,小姑娘有兩招,我這到底是啥毛病,中年人一邊點頭一邊對邊上的人說着

柯小鷗又繼續把了一會,紅着臉然後對着老師付說,我把出的脈相似沉弦,有點象是膽囊上的毛病,具體的我就說不出來了

嗯,那個女同志,你也讓小姑娘看看吧

女青年看上去才二十出頭,看眉頭已散,小鷗知道這非處了,中醫辨別這些是很有一套的

咦小鷗的眉頭一皺嗯了一聲

女青年聽到小鷗發出的聲音有點緊張我是不是有什麼病

小鷗沒有直接對女青年說,而是對着老師父說着她這好象是喜脈

不可能,你別瞎說,我都還沒結婚呢一聲刺耳的聲音在邊上叫了起來,女青年面紅耳赤

老師付也沒想到會有這樣的情況,這時只能出來打圓場同志,你先別着急,我幫你再把把脈

小鷗把位置讓給了老師付,站在一邊細細的看他的手勢,沒過一會,老師付也確認了的確是喜脈

姑娘,你這的確是喜脈,而且差不多二個來月了,如果還不相信,你可以去醫院做個化驗老人家面色和藹的對女青年說道(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手機網()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是 由. “李瑩瑩,你怎麼會變得這麼慘。對不起,對不起。”翻着紅肉的傷口裏流出鮮紅的血液,滴在身上,血紅一片,李瑩瑩哪裏像個人,簡直就是冤鬼的化身。雅靈好害怕,她癱倒在地,連爬起的力氣都沒有。

她知道,李瑩瑩的傷都是因她而起,她不斷地向她道着歉,只是,乾涸的喉嚨竟冒不出完整的一句話。無論她多努力,聲音就是到達不了李瑩瑩的耳膜,哦,她失聲了嗎?

李瑩瑩骯髒的手變成了一雙鷹爪,尖利的爪尖在自己身上撕起一塊血淋淋的肉片,她添着,償着,發出尖銳的笑……

雅靈幾乎就要暈倒,強烈的血腥味讓她不斷地作嘔。

李瑩瑩緩緩走近,她扔掉了手中的那片肉,白色的沒有眼珠的眼睛盯着她,嘴裏流着膿水。她看到了她血紅的心臟,在一堆屎糞中跳動,一層層白色的蛆蟲正蠕動着透明的身體,在她身上噬咬!

“矍雅靈,我要你死!”李瑩瑩張流着膿水的嘴叫着,聲音卻如從天邊傳來,陰沉可怖!她朝她邁近,她想要退卻,可是,一點距離地挪不動!

“李瑩瑩……”恐懼,惋惜,憐憫,心痛,無數種感覺夾雜着,塞在心間,梗得好難受!李瑩瑩的腿已經立在她的手邊,不斷有白蛆從褲管掉落下來,爬到她的身邊。

哈哈哈哈哈……

李瑩瑩尖笑着,更多的血水和膿液噴涌而出,濺在她雪白的衣衫上。“受死吧……”尖利的鷹爪朝着她的臉抓下,直入骨髓……

“啊……”

雅靈一聲尖叫,翻身滾下了牀。

哪裏來的血,哪裏來的膿,當然,也沒有可惡的蛆蟲,更沒有……李瑩瑩的身影。粉色的牆壁,白色的裝飾,各種姿勢跳舞的娃娃,哦,這是她的房間,剛剛做夢了。

身體因治滾落而發痛,她努力地想將身體撐起。

門被打開,柳嫂進來,看到跌倒在地的她,趕忙扶起。“怎麼了這是?怎麼會掉下牀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