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夠無恥啊,身為木行家族的長老還要偷襲一個後輩,真是半分臉面都不要了。不過你雖然身為歸一秘境的強者,但是氣息卻是虛浮,怕是剛晉陞不久吧。就這點實力,還想要偷襲我陳鋒的兄弟,真是找死!」

陳鋒噌的一聲拔出了誅邪劍,劍指偷襲之人。

「木行家族,青沫玄。你們阻礙了我們家族的計劃,那就是敵人。對於敵人,就沒有所謂的留情,偷襲。只要擊倒對方,那就是勝利。」那人絲毫不介意,反而報上了自己的名號。「我是剛剛晉陞歸一秘境不假,但是也是遠遠高過你這個啟靈秘境的人。」

「是嗎?那這樣,又如何!誅邪劍,劍斬誅邪!」陳鋒竟然也是像火炎焱一般,氣勁完全灌入誅邪劍之中,感應冥冥之中的誅邪劍本體。

他似乎看到了,那橫貫宇宙的一柄巨劍,不知有多少個星系聯合起來的大小,四處發射著無比閃耀的光輝。誅邪劍本體接收到了他的信息之後,輕輕一顫,一粒光點就直接降落下來,匯聚到他手中的誅邪劍之上。

歸一秘境!陳鋒竟然也是憑藉特殊的戰技將本身境界暫時提升到了這個境界,力壓青沫玄!

「可惡!水長老,你們水神宮的長老們呢,怎麼這裡出了這麼大的事情還沒有趕過來?」青紀連看到青沫玄的偷襲沒有絲毫建功,與陳鋒反而糾纏到了一起,愈發憤怒。但是令他疑惑的更是水神宮的長老們都在幹什麼,出聲對著水連月問道。

「這,方才得到消息,我們水神宮的寶庫竟然被人入侵,陣法雖然開啟,但是毫無用處,形同擺設,甚至那暗中作祟之徒逼近了我們設立的祈禱祭壇!我們水神宮的兩大長老都已經前去捉拿,務必不能讓祭壇遭受到一絲一毫的損壞。」

祭壇,是祭祀的地方。而水神宮的祈禱祭壇更是準備將水連月和青木藤獻祭以求水神老祖的地方。水新月和青木藤都可以想方設法抓回來,但是祭壇的建成卻並非一日之功,心急火燎的水神宮長老直接去捉拿那暗中作祟的吞天鼠和狩日兩獸。

轟轟轟轟轟!

大廳之外響起了連環爆炸,建築物都在不停坍塌,幸虧水神宮的最外圍是建立起了一層陣法支撐起來的保護膜,如果保護膜被破壞,引發海水倒灌,那麼水神宮都要毀於一旦,海底明珠不存,如果這樣水行家族傾盡家族之力都要追殺石昊等人到死。

「不好啦,不好啦!」大廳之外突然響起了狩日破鑼嗓子一般的聲音。聲音迅速接近,話音剛落,狩日和吞天鼠的身影就到了石昊等人面前。這兩獸的背後各自都背了個極大的包裹,簡直要將他們壓扁。

「風緊扯呼!」狩日連忙招呼石昊他們,直接一馬當先跑了出去。

「怎麼???回事?」石昊還想要問話,但是他馬上感應到了非常龐大的兩股波動急速的追趕狩日和吞天鼠,都是歸一秘境!

其中的一股特別龐大,如山如淵,即使是狩日和吞天鼠比起來也是螢火同皓月一般,根本無法測度。

「這是????明源之境!」石昊瞪大了眼睛,反應了過來。「你們從哪引來的,看看你們乾的好事!陳兄、火兄撤!」

石昊直接招出了大地之門,空間撕裂,一把將陳峰、火炎焱連同水新月扔了進去。

「小姐!」雨霖鈴也是跑了出來。「帶上我吧!我不願意離開小姐!」

「石昊???」水新月叫了一聲,神色似在懇求。

「也罷,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石昊也是一把將雨霖鈴扔進了大地之門。

「別忘了我們啊!」吞天鼠和狩日直接撲了進來。

石昊本來的計劃就是通過大地之門的能力,切割空間,搶奪到人之後直接遠遠遁走。所以現在走的時候相當默契,一瞬之間,人員就完全進入了大地之門之中。

空間缺口緩緩地縮小,大地之門馬上就要溶於空間,關閉大門。

「再見嘍!」狩日還朝那趕過來的兩人揮了揮爪,似在依依不捨。那趕過來的兩人,為首的一人,是水行世家的大長老,氣息流露出來,是一種源於本質的氣息,眉宇間也是有著幾分惱怒之色,如果不是他及時趕到,祭壇幾乎就要被吞天鼠和狩日兩獸破壞掉,現在又看到狩日對著他不斷招手,本來一直修身養性的他也是難掩心中怒火。

「想走,恐怕沒那麼容易!水龍翔吼!」他雙拳擊出,直接化為水龍怒流,一上一下直接咬住空間的缺口,硬生生的撐開那逐漸縮小的空間缺口,令大地之門無法閉合。

這種情況,驚到了眾人,空間碎片在大長老的面前也不過如同紙片一般,可以隨意操控。太兇猛了!

那大長老身體一探,馬上就要深入大地之門當中。

「不好!把他轟出去!浩渺之荒,大地之神,土之極致!」石昊立刻反應了過來,直接一拳打出,轟隆隆的氣勁不斷攪動空間。 「夢幻之炎!吞天之噬!」狩日和吞天鼠也是分別釋放招式狠狠擊打到了大長老雙手所化的水龍之上。

面對石昊等人的攻擊,大長老前進的勢頭頓時受阻,雖然對他來說這些攻擊如同瘙癢一般,但是確確實實的對他造成了一些阻礙。

「一群小傢伙,還在頑強!激流九層,層層疊浪!大長老大吼一聲,氣勁如同疊浪一般,一重高過一重,石昊等人的攻擊僅僅是接觸到氣勁的邊緣就是片片崩散,再難成型。

「什麼!」石昊等人大吃一驚,這種境界壓制太明顯了,明顯到幾近無視了眾人的攻擊。如果不是石昊狠命的催動大地之源,令大地之門給予了極大的壓力,幾乎一個瞬間,石昊等人就要被拿下。

「我說水兄何必與這些小輩一般見識呢?」這種時刻,竟然於虛無之中傳來了一陣聲音,這種時刻出現的究竟是誰?

一道聲影,緩緩的從一處空間中浮現,容貌竟然和火炎焱有七八分相似,一樣的粗獷和豪邁,這個人身著一身烈焰紋路長袍,如果要用事物來形容他的話,那就是烈火的極致!即使表面平和,但是卻誰也無法預料下一秒會不會爆炸。

這個人一指點出阻止住了水行世家大長老的激流九疊浪,另一隻手卻是揮揮衣袖,朝向了石昊等人所在的大地之門。不過這股力量卻不是阻止大地之門關閉,而是加速。

石昊立刻反應了過來。「大地之門,關閉!」

咣當!

隨著重重的一聲,大地之門終於閉合上。

「呼呼!太危險了,沒想到明源之境的強者已經能夠阻礙空間的閉合,能夠切入空間,如果這次不是我們齊心協力,他要是進來了,後果不堪設想。甚至他從我手中再度搶奪大地之源都有可能。」石昊心有餘悸道。

「別說這些了,這個大長老雖然距離明源之境非常接近了,但是他還不是真正的明源之境。真正的明源之境開始追尋天地的奧妙,探究空間、時間,命運氣數對他們來說只是掌中玩物,完全可以具現化。你是還沒有見識到明源之境的真正厲害,要是這大長老已經成為了明源之境中人,怕是我們就算閉合空間了,也會被他追尋上來。即使躲到空間亂流之中,也是完全無用。」狩日卻是歇息之後說道。

「什麼!這麼強大的力量也不過是真元之境的最後一重天通源之境?那真正的明源之境又該是何等玄妙的境界?」石昊心中越來越沉,他想到了一合道的太子。無論現在他多麼努力,進步多麼神速,在短短時間內已經超越了許許多多的同輩修道者,但是比起太子來說還是天壤之別,他現在只是一顆努力成長的小樹,而對方早已成為了參天大樹,早早超越了天才種子這個級別,位列聖子,可以說是候補掌門!

「不過,話說回來,最後幫助我們的那人是誰,看起來和火炎焱有幾分相像。」狩日提出了眾人心中的疑問。

「那是,我的父親,火華蓮。」火炎焱遲疑了一下,還是猶豫的說道。

···································································

「火華蓮,你什麼意思!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大長老悶聲說道。

「呀嘞呀嘞,水老頭你怎麼可以這樣說呢?我兒子都在這裡,知子莫若父,我怎麼可能不看看未來的兒媳呢?」火華蓮長袍擺動,神情異常輕鬆,似乎在和老友打著招呼一般。

「不管怎麼說,你都要給我一個交代,我這水神宮不是誰都可以亂闖的!」大長老揚起拳頭,兩頭水龍再次重現,被火炎焱一指點破之後再次恢復的完好如初。

「哦?那就是打上一場了?恰好我也正有些興緻,來比劃比劃吧,看看誰先一步步入明源之境。」火華蓮心念一動,心火成蓮,片片綻放,臉上是興奮的笑容。

「換個地方吧,我這水神宮已經無法經得起折騰了。」大長老突然道。

「也好,換個地方才能打得盡興!」火華蓮也是點頭同意。

嗖!大長老和火華蓮直接飛走了,怕是只有無盡星空才能忍受的了兩大強者的對撞。

面對這種場面,即使是青紀連和水連月也是沒有插話的餘地,只能在一旁靜靜觀看。待到大長老和火華蓮雙雙走後,才能重重的呼出一口氣。

「哎,沒想到最後竟然演變成這樣的結果。」水連月看著滿目蒼夷的水神宮,以手扶額,只能無奈的嘆息。

··································································

「火華蓮,是我的父親,也是現今火行世家的當代家主,修為是真元之境第十重天通源之境。說到底,我遠離家族的原因不僅僅是因為我將祖火封印,更重要的是我我摸不透我父親的想法,我不知道他是尊火派,還是控火派。對我而言,我是崇尚著父親的力量慢慢長大的,我實在是沒有勇氣去驗證父親的想法。」眾人圍坐一起,聽著火炎焱慢慢說道。

「不過這一次你把事情鬧得這麼大,不回家族一趟是說不過去的。而且,這傢伙你打算怎麼處理?」石昊瞥了一眼水新月,現在的墨瑞晶還有些懼怕水新月躲在他的身後不肯出來。

「什麼叫這傢伙?難道本小姐是一個穴心之境的修士還會擔心什麼嗎?」水新月脫離家族出來之後,如籠中之鳥終於放飛,完全不似以前,雙手插腰、氣勢逼人,對著石昊說道。

「啊?這還用說?當然是一起帶回去!否則這一趟不白跑了?」火炎焱一把抱住水新月,露出非常得意的笑容,異常燦爛。

「喂喂!放開我!誰要和你去見公婆!放開我啦!」以現在火炎焱的境界怎麼可能被水新月所逃脫自己的抱妹殺,那一絲一毫的抵抗完全撼動不了火炎焱。

「放開小姐大人,放開小姐大人!」雨霖鈴不甘自家小姐被欺負,也是加入進來。

「也罷,隨便你了,我和陳鋒也都是要回門派中報道,馬上就要離別,不知道什麼時候還能再見。現在這裡祝你們幸福吧。」石昊看到這幅歡鬧的場景,卻是略微感傷道。

現在回頭想想,沒想到僅僅是接到門派的一個任務,接下來的種種事情竟然是讓人目不暇接,走馬觀燈一般的在石昊眼前流轉。

「不要這麼感傷,我相信我們馬上就會再見的。」讓石昊感到意外的是,火炎焱卻是一臉笑容,略帶神秘道。 飛離水神宮之後,大地之門載著眾人飛了許久,確定萬無一失之後,才開闢出來空間缺口。

「再見了!後會有期!」石昊微笑著揮了揮手,火炎焱帶著水新月和雨霖鈴兩人要回到自己家族中去。石昊知道其實火炎焱這次回去並不容易,為了水新月一個人和水行家族交惡是否值得,而且最後還牽扯上了火炎焱的父親,也就是現金的家主火華蓮,事態也是非常嚴重。最無法保證的是,火炎焱的祖火之靈之事會不會泄露出來,這猶如定時炸彈一般的安置在火炎焱的體內。

但是現在的火炎焱卻是沒有絲毫煩憂的樣子,反而樂呵呵的笑道。

「你們也不要放鬆修行啊,省的我超越太多,下次見面連我一拳都接不下來哦!」

「哼!你可別大意了,沉浸在溫柔鄉之後,被我們反超過去!」石昊卻是不屑的狠狠給了火炎焱胸口一拳。

待到火炎焱幾人離去之後,陳鋒突然從旁遞給石昊一個傳令符,沒好氣的說道。

「我倒是知道了火炎焱那小子怎麼笑的那麼蔫壞蔫壞呢,原來他早就得到了這道消息,想到時候給我們個驚喜啊。」

石昊大致看了下傳令符中的信息,意思大概就是將門派的天才種子比試再度推遲,因為各大仙道正派的掌教聯合起來舉辦一個聯合性的天才種子比試,不僅各大門派中的佼佼者可以參賽,所有修道有成之人皆可以報名,完全沒有限制。各大門派,諸多隱秘世家,三教九流,更有一向與仙道正派不和的魔道巨擎也一反常態的要來參加!


只因這次冠軍的獎勵實在是太過豐厚,沒有人能夠拒絕所有掌門的從修行之初一直到明源之境的晉陞這點點滴滴的體悟,比起這個來,其他的獎勵如相當一億陽源丹的純陽之海灌頂又是相形見絀了。但是依舊是讓人垂漣欲滴。

這下子要熱鬧了!石昊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這個,但是渾身卻是忍不住顫抖起來,血流加快,興奮!經歷諸多事情之後的石昊,也是慢慢喜歡上了,那一種在戰鬥中廝殺的感覺,玄奧在頭腦中交織,熱血與戰意澆注鐵拳,生命的張力在戰鬥中一覽無餘。

「門派叫我們不用著急回去,要從現在開始為這次超大型比武做準備。又要打架了,我喜歡這種感覺。」陳鋒在一旁說道,他不斷撫摸背後的誅邪劍。「但是以我現在的水準還遠遠不夠。出來一趟,見識了諸多天才人物,個個都是絕頂人物。我知道火兄早已超過我,石兄你恐怕也是慢慢的成長起來超過了我。但是我絕不甘心!」

陳鋒劍鋒一指,對準石昊。

「石昊,我可沒忘記你我之間的約定呢!我希望,到了比試的那天,由我來對陣你。你可不要在我對上你之前輸掉啊!」

「好!我也會一直堅持,等你來親手擊敗我!同樣的話也是送你,你可不要在我遇見你之前就輸掉啊!」石昊看著鬥志旺盛的陳鋒,一瞬間也是熱血起來。

「既然如此,我也要離開去尋找屬於自己的機緣。這裡的土行世家的傳承已經深深化為我的積蓄,我已經不能在這裡再度提升了。後會有期!」陳鋒抱拳說道。

「後會有期!」石昊也是一個抱拳。

與陳鋒的再度分別,卻是沒令石昊有所悲傷,只有深深的期待。不知道自己這兩個兄弟到了比試那天會怎樣的大吃一驚呢?當然自己也不能放鬆,若是被這兩人遠遠地拉開,還指不定會怎麼被嘲笑。

送走陳鋒之後,石昊轉過身來對著墨瑞晶說道。

「抱歉了,雖然你早早就跟隨了我,但是我卻一直沒時間和你好好說話。如果你覺得我孤立了你,那我真是太對不起了。」石昊早早就想詢問寶石世家的事情,但是卻一直沒有機會。大地之門的搶奪刻不容緩,進去之後又是連番大戰,幾乎耗盡了石昊全部的心神。好不容易恢復過來之後,卻又忙著幫火炎焱搶婚,最後還要和兩位兄弟分別,一直都沒有好好的關注過墨瑞晶。石昊也是知道這樣很對不住總是自稱自己侍女的墨瑞晶,現在道歉就是為了這個原因。

「公子,您說笑了。我怎麼會怪您呢?從一見面起,雖然我是依照家族的使命而成為您的侍女的,但是經歷了這麼多事情之後,瑞晶只會能夠擁有這樣一個公子而自豪。」墨瑞晶直接走了過來,雙手抱住石昊的一條胳膊,一臉幸福的道。

石昊輕輕動了動,想要掙開。但是卻被墨瑞晶緊緊抱住,只好無奈的任由墨瑞晶了。同時,狩日和吞天鼠這兩獸已經偷偷摸摸溜到了一旁,各自緊緊捂住嘴巴,抑制氣息,躲在草叢之中,一臉興奮的做那不可告人的偷窺工作。

「公子,當我第一次遇見您的時候,就被您從天而降,解救了我。然後一路跟隨您,見證了您和敵人的力拚的神勇,見到了您拳向歸一秘境高手的霸氣,見到了您為兄弟兩肋插刀勇猛精進的義氣。我的公子是這樣的一個人,我又怎麼會見怪呢?」墨瑞晶已經完全陶醉,整個人依靠在石昊肩膀上。

聽到墨瑞晶這麼的說自己,石昊卻是異常尷尬。太接近了!

墨瑞晶的秀口中不斷噴出股股香氣,氣若幽蘭,不斷瘙癢著石昊的脖頸。那點點朱唇,一張一合,異常誘惑,簡直讓石昊渾身燥熱。最為關鍵的是那隻被抱住的胳膊,深深的陷入一片波濤之中,通過肌膚傳來的感觸,甚至石昊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想法,沉浸在這美妙的感覺之中。

一旁的狩日和吞天鼠已經是伸長了脖子偷看了,不停的吞咽口水。雙方不停的用眼神和手勢交流。

「厲害啊,竟然是倒貼。」

「這還不算什麼,門派裡面還有兩個呢。」

「看戲看戲,這應該是第三個了吧!」

不···不好!這樣下去要出事!石昊保持著一絲絲清明,開始絞盡腦汁思考脫身的方法。突然腦中靈光一閃。

「接下來,你打算去哪裡?你也不回家族嗎?」

「當然要一直跟隨公子身邊了。公子去哪裡,我就去哪裡。這才是侍女的本分。」墨瑞晶一副乖巧的樣子,卻異常堅定,是真的打定主意要追隨石昊樂。

「既然如此,那不妨你引領我去一次你的家族吧。不能讓你的家族太過擔心你了。」

「公子!謝謝你!」墨瑞晶愣了一下,直接撲進了石昊的懷中。「公子真是對瑞晶太好了,太溫柔了。」

「啊··哈哈!還好!還好!」即使是以石昊的臉皮,也是經不住墨瑞晶這麼誇獎,只能撓頭苦笑。

「切!」面對這急轉而下的情況,狩日和吞天鼠都在內心伸出了重重的一根中指。 墨瑞晶的母親是一個名為墨瑞霞的女子,她姿態典雅,有著獨屬於自己的氣質,步履從容,輕柔的的來到石昊和墨瑞晶面前。

「歡迎回家。」

「母親大人!」墨瑞晶直接興奮的撲了上去。

「乖乖,這位就是傳聞中的石昊石公子吧。公子這次大駕光臨,真是令寒舍蓬蓽生輝。」墨瑞霞溫柔的撫摸著墨瑞晶的秀髮,一邊向著石昊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