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了,這些話他沒有說出口,江若東已經上了半層樓梯,張澤峰只能硬著頭皮跟上去。

樓上簡直就是垃圾堆啊,各種破爛的椅子,顯示器,空的啤酒瓶什麼的,隨處亂扔。

果然,老闆看見兩個小孩上來,眼神透著憤怒跟失落。

「趁我還有些理智,趕緊滾!」

「三豐,你跟她先下去吧,我跟他談談。」

江若東面不改色,沒有絲毫的慌亂,身上散發著這個年紀不該有的成熟穩重氣息。

「好,有事叫我。」

江若東沒有著急開談,而是隨意走走,看了下房屋的構造。

「有屁快放,放完趕緊滾。」

「這地皮是你的嗎?要不要打包一起賣給我。」

「你是認真的,誰派你來的?」

說著,一會皺眉的盯著江若東,一會若有所思。

「呵呵,劉老四你真行,派個小孩過來侮辱我。」

「你回去告訴劉老四,我就是讓這塊地爛掉,也不會賣給他。」

「劉老四是誰啊?我跟你說地皮跟網吧的事情,你扯什麼劉老四?」

江若東一臉懵逼。

可說完這話,輪到對面的落魄大叔懵逼了。

「按道理,真是劉老四派來的,他不可能直呼劉老四。」

落魄大叔又開始沉默了,可要不是劉老四,誰還敢過來買他的地皮。

難道真的是外來富家少爺?

「不是劉老四就行,地皮是我的,但是我有個要求,現金,全款,任一條件不滿足就免談了。」

江若東這會有些心虛,只知道這時的房價還不貴,可地皮的買賣沒有了解過啊,也不知道自己那點錢夠不夠。

「好,那就直接點,你要多少錢?」

今天之前,落魄大叔只想快點轉讓出去,能騰出個一年半載的生活費,然後離開這個傷心之地,到外面走走,只要地皮還在,不管怎樣自己不會一無所有,心裡也有個寄託。

可這些都只是之前的想法,要是能賣個好價錢,有著百八十萬,省點花,這輩子都不用愁了,還會沒有寄託嗎,錢也能寄託啊。

「房子地皮湊個整數一百萬,機器設備什麼,打包給你,二十萬就行。」

江若東笑了笑,搖了搖頭。

「我那些電腦還能用,當初花了我不少錢呢,十五萬總行了吧?」

江若東還是笑笑搖了搖頭。

「網吧經營也是要錢的,十萬,真的不多了。」

「你那些破電腦,發霉的椅子我都不要,扔掉還要花錢請人,你可以帶走。網吧經營證之類的能花幾個錢,你這也要算?真是的!至於房子更不用說了,如果可以我寧願你這只是一塊地。」

「小夥子的算盤打得很響啊。那你說你能給多少?」

「地皮,房子,網吧證這些,八十萬,簽訂合同付一半,交接完后付清。」

「不可能,劉老四給的都不止這麼多。」

落魄大叔吹鬍子瞪眼,像吃他的肉,喝他的血一樣,跳了起來。

江若東也不急,猜測這劉老四應該是附近那些網吧之中的一個老闆,兩人的關係不好,要不然這肯定早讓人連皮帶肉帶骨一起吞掉了,哪裡還輪到自己撿便宜。

「八十萬是不可能的,起碼按照市價給我吧,我這什麼手續都齊全,省了你不少事,看你也是爽快的小夥子,這樣,一百萬都給你,不二價哈。」

江若東手頭根本沒有一百萬,而且就算有,還要留點後續裝修跟購買電腦什麼的。

知道老闆真心想賣,江若東真心想買,兩人討價還價,一來一回,最終達成了意向。 說到那金翅靈脈,令狐嬋根本不信。

貌似除了魏小寶,其餘人全都不信。

但那金翅靈脈是系統所給的獎勵,必然不會有假,還是早點讓其入土,也好早點讓長安百姓進入正常的修鍊生活。

要讓這金翅靈脈入地非常簡單,只需要將其放到地上,念出正確的咒語即可。

難的是必須得調整好靈脈的位置。

整條靈脈靈氣最蓬勃的地方,要在魏府才行。

此外,皇宮、東廠和錦衣衛等地方,必須得有靈泉。

要做到這些,就得好好擺放金翅的位置。

經過仔細研究,最終魏小寶決定讓魏府處在翅根上面。

翅根會合的地方,乃是靈脈靈氣最氤氳的地方。

至於城中別的地方,只能隨緣。

下定決心,魏小寶將金翅靈脈放到地上,默默念出咒語。

本在地面上的金翅靈脈,一閃便從眾人的眼皮底下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一對金色翅膀赫然出現在魏小寶的腦海。

那是地底靈脈在他腦中的倒映。

其中在雙翅上,有不少紅點在閃爍。

系統隨即提示,那些紅點正是金翅靈脈的靈泉。

接下來魏小寶有半個時辰的時間,可以調整這些靈泉的位置。

早知道系統還會給這功能,魏小寶剛才也不會耗神浪費時間。

不出他的所料,翅根會合的地方,正是整條靈脈的心臟。

他稍稍挪動紅點,讓這處靈泉位於他的九色小院下方。

剩下的靈泉,給皇宮等地方都有安排。

此外,令狐嬋等人住的小院,甚至九寶的府邸,全都有靈泉存在。

金翅靈脈上的靈泉數量,非常可觀,可供魏小寶肆意安排。

做好調整后,魏小寶心道:「就這樣了。」

金翅靈脈頓時在長安地下蔓延開來,並釋放出大量的靈氣。

頃刻間,地面就有淡淡的金芒浮起。

很快整座長安城都被籠罩在金芒里,從遠處看去,宛如仙界的城池似的。

葫蘆山的張恨蝶看到后,心生好奇。

但她並未起身前往長安。

長安百姓紛紛來到街頭,相互議論,都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魏小寶回到九色小院,看到在院中赫然多了一眼泉。

泉水清澈,表面浮着金芒,非常神奇。

魏小寶來到泉邊,深吸口氣,靈氣入鼻,沁人心脾。

一條金翅靈脈徹底改變了長安城的空氣。

自此之後,長安百姓全都生活在靈氣氤氳的地方,一呼一吸吐納的都是最精純的靈氣。

即便是那些沒有修鍊天賦的人,長期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中,也會身強體健,壽元大增。

有了靈氣,眾人都不浪費時間,紛紛選擇鍊氣修鍊。

尤其是石霜葉,更是非常刻苦。

魏小寶卻是帶着李長月,漫無目的地長安街頭轉悠。

不知不覺中,兩人便來到玄武門外。

李長月很喜歡皇宮。

踏進皇宮,魏小寶心頭總會有太多的感慨。

「督主,太後娘娘的身體不大好。」得知魏小寶帶着李長月進宮,展三思急忙來見。

魏小寶道:「太醫瞧過了?」

「正是太醫說的。」展三思答道。

曾經展三思雖對魏小寶畢恭畢敬,但在心底,卻是瞧不起魏小寶。

然而到了如今,展三思只能仰望魏小寶,甚至一度覺得魏小寶是神仙。

魏小寶嘆了口氣,拉着李長月說道:「長月,走,我們看你娘去。」

李長月仰著腦袋,一臉懵逼。

身邊的人多次跟她說過,蘭心宮裏的那個瘋女人是她娘。

但她始終想不明白,她的娘親怎麼可能是個瘋女人?

因為金翅靈脈的緣故,皇宮中的景色更加精美。

在靈氣的滋潤下,花草樹木都在悄然發生著變化。

宮裏很少有事,故而從大內侍衛到宮女太監,全都在鍊氣修行。

這場面也是魏小寶所樂意看到的。

滿朝文武,更是如此。

只有全民修仙,才能讓大魏帝國再次偉大。

走進蘭心宮,只見黃芙坐在花園裏的一塊石頭上,懷裏抱着一塊木頭,輕輕晃動,嘴裏還哼著悅耳的安眠曲。

「長月,叫娘。」魏小寶指著黃芙說道。

黃芙的頭髮很亂,目光獃滯無神,瘋癲的模樣十分可憐。

李長月朝前走了幾步,又迅速退回來,縮進魏小寶的懷裏。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抖音微短劇《男翔高校》將開播,眾男神女神開啟精彩校園故事Next post: 「你來啊,不來是孫子!」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