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原主的記憶里這王婆子可不是省油的燈,傻子阿來腦子雖然不靈,但是卻有一股子蠻力,這王婆子一家之所以能混出個樣子來,也多虧了傻子阿來幫他們把那些壞人給嚇跑了。

「不知道。」江春榮頭都沒抬。

「啊?」陸嬌似乎不明白阿娘是什麼意思。

「王婆子被我駁的啞口無言支支吾吾半天也沒放出個屁來,我總不能浪費自己寶貴的時間等她腦子想出詞兒來吧,不然飯菜就要涼透了。」江春榮滿嘴都是米和菜,大口大口的吃著,說話有些含混不清。

可陸嬌還是聽明白了。「阿娘的意思是他們沒走?」可怎麼這麼久沒動靜。

「誰知道呢。」江春榮聳聳肩。

陸嬌正不知道該怎麼反應的時候,不經意掃過陸玉峰,此時的阿爹正一臉痴痴地盯著阿娘。

媳婦還是原來的媳婦,還是這麼強橫又霸道。

他彷彿回到了他們剛認識的時候。

「阿爹,你一直盯著阿娘做什麼?」陸嬌問道。

「我……」支支吾吾,這丫頭咋這麼沒眼力勁兒了。

「啪!」江春榮把筷子拍在桌子上,一臉嚴肅的看著陸玉峰,怒斥,「閨女問你呢,你是聾了?」

「沒有,我只是……」陸玉峰覺得自己要被這娘倆給逼死了,當初他怎麼就覺得生個閨女是自己的貼身小棉襖?

不過想想閨女可愛乖巧的時候,又不忍心這麼想。

「我警告你,陸玉峰,別以為咱們莫名其妙來到這個鬼地方,咱們倆的關係就能改變。」江春榮義正言辭的提醒陸玉峰。

「我……」陸玉峰再次語塞。

「我好不容易變年輕了,還想著在這裡重新找個帥哥開始一段新的戀情,可沒時間搭理你這個糟糠男。」江春榮把內心真實的想法說出來。

她原本是個保守的女人,覺得既然嫁給了陸玉峰就得跟他一路走到底,中途是絕不能開小差的。

可是自從知道陸玉峰跟他的女秘書女助理不清不楚之後,她覺得自己以前的想法真的是日了狗了。

大好時光竟然就浪費在了渣男的身上,所以這一次她絕不會再跟上一世一樣的蠢。

陸玉峰和陸嬌已經被江春榮的話給震驚了。

陸玉峰:這婆娘是什麼時候有的這想法?難道說她之前堅持跟自己離婚是因為在外面有人了?

頓時覺得頭上一片青青草原。

陸嬌:阿娘這是打算在古代給自己找二爹生一堆的弟妹了?

雖然她確實很喜歡小孩子,確實很想要一堆的弟妹,可是不代表她就能接受二爹啊?

不過經過這麼多,她似乎也想開了,其實只有阿爹阿娘心裡有自己這個閨女,還跟以前一樣愛自己,就算他們最後真的走不到一起,其實她也是能接受的。

其實現在想想,當時自己實在是太衝動了,她不能因為自己一個人就耽誤他們兩個人。

當然這不代表她不希望阿爹阿娘在一起了,只是如果實在是不行,她也不能勉強。她會為了阿爹阿娘的幸福而選擇慢慢接納這一切。

陸玉峰用了一些時間才勸說自己,以前的事情都已經過去了,更重要的是未來,他其實明白自己心裡還有臭婆娘,只是以前的自己太驕傲了,不肯低頭,這才導致二人的關係越來越僵。

現在既然能重新開始,他是無論如何也不會放開臭婆娘的手了。

只是臭婆娘似乎把自己打入死牢了。

看來只能求助於閨女了。

正當陸玉峰默默把眼睛看向閨女的時候,閨女也把筷子一拍開口了,「阿娘,阿爹,這一天我都在反思自己,其實吧,如果你們真的過不到一起了,分開也沒關係,但是你們得保證一定要跟以前一樣愛我。」

江春榮:「……」

陸玉峰:「……」

「怎麼了,你們幹嘛都這樣看著我,我說的是真的,就算你們以後都在這裡找到真愛我也會試著接受的,只是你們得保證你們各自找到了另外一半都得入我的眼。」這是她能做出最大的讓步了。

江春榮:「……」

陸玉峰:「……」

氣氛一下子詭異起來。

好在這詭異沒持續多久,一陣尖銳的叫罵聲打破了沉靜。

「大家都來看,都來看看這一家人是什麼貨色,這陸玉峰喝酒賭博欠了我們家不知道多少酒錢和賭資了,我覺得他們一家可憐,便讓江春榮在我那兒漿洗縫補還債,可是他們不僅不知道感恩,還偷東西,你說我該不該讓他們把欠的債還了。」

王婆子的叫罵聲是很有穿透力的,又是附近出了名的地主婆,這一聲下去,周圍的人紛紛跑出來看熱鬧,嘀嘀咕咕說個沒完。

「王嬸子,這要是真的,那這一家人也太不要臉了。」

「不僅不知道感激,還恩將仇報,該還。」

「既然大家都這麼說,我也就不藏著掖著了,這陸玉峰在我那賒了兩年的酒錢,還有一百兩的賭債,白紙黑字明明白白的寫著,如果還不上,就拿房屋和妻女抵債。你說我該不該把抵押物帶走。」

「這陸玉峰也太不是東西了,竟然把祖宗留下的屋子都抵押出去了。」有人憤憤道。

「可是這祖屋加上妻女也不值一百兩啊,王嬸子你還是賠了。」有人趁機會拍王婆子的馬屁。

「可不是,也就是我和我家那位心善,才答應寬限他一個月,原本我也沒打算這麼早就來要債,可他們竟然敢在我王家的地盤偷東西,還敢把我家阿來給打了,那就怪不得我了。」王婆子趾高氣昂道。

屋內的幾人聽著外面的議論聲,已經驚呆了。

陸嬌和江春榮不敢置信的看著對面的陸玉峰。

「你們別這麼看著我,不是我做的,我不知道還有這回事。」陸玉峰尷尬地拍著腦袋,覺得有些無地自容。

「阿爹,你真的欠了他們家這麼多錢,還簽字要把房子以及我跟阿娘用來還債。」陸嬌覺得這一切簡直都太荒謬了,以前只在小說里和電視劇里見到這樣的情形,沒想到有一天她陸嬌也成了東西了,還是隨隨便便就能賣的東西。

「嬌嬌,我……」雖然不是自己做的,但是面對女兒的質問,陸玉峰有口難言。

「好了,你問他有什麼用,他要是有良心,就不會做下這種禽獸不如的事情。」江春榮似乎要比陸嬌接受的快一些,只是臉色仍舊很難看。

「孩子他娘,你說話要分清楚,這不是我做的。」陸玉峰苦笑著一張臉。

「壞蛋,還說不是你,就是你,我打死你,我打死你。」小靈兒突然跳下去,跑到陸玉峰面前對著陸玉峰又打又罵。

陸玉峰抬手,嚇得小靈兒又趕緊縮回到江春榮的懷中,戰戰兢兢地,像是陸玉峰要打她一樣。

陸玉峰很無奈,自己費了一天才讓這小不點跟自己親一些,沒想到一下子就被打回原形了。

「開門,你們別以為躲在裡面做縮頭烏龜就沒事了。」門外響起王婆子的叫嚷著,緊接著是一陣踹門聲。

那聲音大的像是要被他們家給拆了,不用說也是那傻子阿來乾的。

「趕緊開門,這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你們咋臉皮這麼厚,竟然一直縮在裡面。」有人附和。

「開門!!」

「你們要是再不還錢,我就按照印子錢的利息給你們算,到時候把你們都賣了也還不上!老娘現在讓你們用這些破爛東西抵債,已經是便宜你們了,你們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陸嬌聽著王婆子的叫罵聲氣的不打一處來,可是有什麼辦法,誰讓原主阿爹欠了這麼多錢,只是該怎麼辦呢?

一百兩啊?

她今日才搞清楚這一百兩到底是什麼概念,大概也就是三萬塊錢的樣子,對以前的她來說簡直就是毛毛雨,可是對於現在的她來說無異於一筆巨款。

她阿娘一天的工錢才二十文,要兩個月才能攢夠一兩銀子,而且還是不吃不喝不生病的情況下,要攢夠一百兩,陸嬌算了算,那得需要十五六年。

想想,她就覺得絕望。 安安最近的變化越來越大了,許雪青懷孕之後,沒事情就喜歡往顧清辭家裏跑。

反正都是熟人了,顧清辭他們不在家的時候就由雲姨招待着。

「啊,安安越來越可愛了~」才幾個月大就這麼迷人。

她一定要生一個漂亮的女兒,把安安,然後讓他們兩個慢慢培養感情。

此時的許雪青滿腦子都是未來兩個孩子長大后的樣子。

如果自己生了個兒子,她就古東自家閨蜜生個二胎,給自己兒子當老婆。

反正,不管怎麼樣,他們兩家是聯姻連定了!

她這可叫肥水不流外人田!

許雪青這幾天天天往顧清辭家裏跑,有她在,家裏瞬間就熱鬧了。

傍晚顧清辭下班回來的時候,許雪青還沒走,抱着安安不撒手。

「你男人在外面等你呢。」

「我這不是捨不得安安嘛!」真的是太喜歡了。

「有什麼捨不得的,你肚子裏不是也有一個了嗎?」她這個當乾媽的,陪安安的時間比自己這個親媽的時間都好長了。

「那能一樣嗎?」這可是自己未來的兒媳或者女婿呢,得好好抱抱。

「行了,劉牧在外面,別讓他等急了!」顧清辭毫不留情地開始「趕客」。

「行行行,我走還不行嗎!」許雪青戀戀不捨地把孩子遞還給顧清辭。

「寶貝,乾媽走了哦,記得想我哦。木嘛~」說完一步三回頭戀戀不捨地離開。

回到顧清辭懷裏的安安雖然捨不得,但是小小的他只能任她離開。

目光從許雪青身上收回,小眼睛咕嚕咕嚕的轉着,最後終於看向了自己的母親,愣了好一會兒才露出笑容。

「安安乖哦,沒多久就有弟弟或者妹妹來陪你了哦。」也不知道許雪青這一胎懷的是男是女。

門外,劉牧和顧澤鑫站在車旁,在聊事情。

「走吧,我們回家。」劉牧一看到她出來就上前去扶着她,「我們先回去了!」

劉牧走之前不忘和顧澤鑫打個招呼。

「好好照顧她!」

「好的,我知道了!老闆再見!」劉牧地細心為許雪青打開車門。

「拜拜!」

「嗯!」

看着車輛離開,顧澤鑫才走進家門。

「他們回去了?」此時的顧清辭還沒有上樓換衣服,抱着安安在客廳。

「嗯,走了。我讓劉牧從明天開始可以不用來公司了。」他還是好好在家陪老婆孩子吧,要不然他老婆一天天惦記着自己的兒子。

「嗯……也行,反正我都熟悉得差不多了。」讓他在家陪陪許雪青挺好的。

到了晚飯時間卻還不見胡老闆回來。

「雲姨,胡老闆他人呢?」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這次她跟着葉曉來國外不過是刷刷知名度和逼格而已,完事了還得回國內混。Next post: 陳天龍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