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經濟發展迅猛的華夏來說,這都是必須要小心應對的,一個不慎說不定就會將華夏經濟來場超級地震。

閉上雙眼的老人,喃喃自語:“你們可要爭氣啊!” 陳總看着坐在董事長席位的慕容昕,覺得有些好笑。

一個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的丫頭,直接了當的來到這裏,然後誇誇其談說着什麼,股份減持計劃,她當這裏是什麼?是她玩過家家的地方嗎?

不單單是陳總,所有董事會成員都對慕容昕的話,產生了極強的牴觸情緒。

一位跟着慕容董事長打天下的元老,拍着桌子對着慕容昕怒吼道:“小丫頭,雖然不知道你跟慕容董事長究竟有什麼淵源,但是你要搞清楚這裏是慕容集團董事會,若不是看在董事長屍骨未寒的份上,我們根本不會讓你坐在這裏!”

這位元老年紀看上去頗大,但是脾氣反而跟小年青一樣,異常火爆。

“現在請你,立刻從這裏出去,我們董事會不歡迎你!”

慕容昕平靜的看着發脾氣的老人,無視老人的話語,繼續翻着資料。

這元老被氣的不輕,葉凡清楚的看見他指着慕容昕的手都有些發抖:“你,你還不從這裏滾出去?”

說道最後幾乎是用盡全力吼出來的。

慕容昕盯着手裏的文件淡淡的說道:“即使你吼得的聲音再大,也不代表你佔有道理。”

說着示意了一下旁邊的慕容富貴。

慕容富貴直接拿起一份文件說道:“這裏有董事長生前簽署了所有股份轉讓書,目前慕容小姐持有慕容集團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屬於最大股東。”

慕容富貴只是將慕容則的股份算在內了,根本還沒有算昨晚那其他慕容成員轉讓的股份。

說着將股份轉讓合同複印本,一份份傳給了下去。

這下所有董事都懵了,怎麼一下子就成了最大股東了?

陳總看着手裏的股份數,臉色陰晴不定。

他唾涎已久的東西,怎麼可能就這樣說算了。

那位氣的發抖的元老,看着手裏的文件,如同泄了氣的皮球一般,癱坐在椅子上。

慕容昕雙手撐在桌子上,衝着所有的董事嘲諷道:“所以各位,我絕對有資格坐在這裏!那你們還覺得我能不能提議案呢?”

一句話,令所有有苦難言,有氣難出,有火難發。

場面陷入了難堪的困境。

陳總放下手裏的文件,腆着肚子說道:“慕容小姐既然屬於最大股東自然有權利提議案的,你們說是不是啊!”

一羣董事立即像找到了風向標一樣,立刻以陳總馬首是瞻,各個點頭說道:“自然是沒問題的!”

陳總很滿意這些董事的表現,看着慕容昕眼中的不屑一掃耳光,心裏暗道:“小丫頭手段還是嫩了點。”

滿意的陳總眉頭一皺說道:“不知道慕容小姐所說的股份減持究竟是什麼意思呢?”

“現在慕容集團出現了一些危機,所以我決定將出售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我出百分之十,剩下的百分之十由各位董事平攤!”

陳總陰沉道:“慕容小姐,你究竟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只是爲了公司更好的發展而已!”

陳總氣急,減持股份雖說可以爲了公司利益,但是慕容昕的目的很明確就是減少這些董事對於公司的控股權。

這就是變相的削權。

要知道慕容集團發展到今天,隱藏的底蘊絕對是可怕的。

慕容昕指着身邊的沃倫爵士說道:“這位是瑞士皇室的代言人,他們將全額收購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沃倫爵士起身,對着衆人微微一笑後,什麼也沒說再次坐會原位。

陳總盯着老神在在的沃倫爵士說道:“慕容小姐,雖然你是最大股東,可惜你不是絕對控股,我們所有董事加起來的股份共計百分之四十五,所以對於這個提議,我們否決。”

本來在陳總的預料中,慕容昕肯定要據理力爭一番的,沒想到慕容昕只是點點頭,很自然的說道:“好吧,那我們進行下一個議案!”

“關於慕容地產的拆分!”

陳總心裏一咯噔,不過還是翻看起手中的資料。

慕容昕說道:“目前地產行業很不景氣,我打算將慕容地產拆分出去。各位有什麼看法?”

陳總說道:“慕容小姐看來不瞭解,慕容集團的業務啊?”

慕容昕擡頭看着陳總疑惑道:“怎麼?有什麼問題嗎?慕容地產現在負債近百億,而且受次貸危機的波及,地產業很不穩定啊!”

陳總冷冷一笑:“那是國外,不是華夏。雖然慕容地產負債累累,但是慕容地產是慕容集團當之無愧的吸金機器。”

“噢是嗎?”慕容昕合上文件夾對着陳總說道:“陳董事。現在慕容集團的股份已經跌停,你應該知道這意味着什麼?以目前的慕容集團情況來說,根本後力無繼。”

陳總也明白慕容昕的意思,不經意的問道:“既然如此又有誰可以接手這個爛攤子呢?”

慕容昕苦笑道:“沒有。不過我會盡快尋找到買家的!”

聽到這裏,陳總心跳猛然加速了。沒有人比他更清楚慕容地產的價值了,雖然此刻負債百億,但是隻要等着上面那層規劃圖紙下來,慕容地產那大手筆圈下來的丟皮,絕對會翻上十倍不止。

這條消息在慕容集團內部只有慕容董事長跟他兩個人知道,畢竟這裏面涉及到了政治上面的東西,所以一直以來都很隱蔽。

按照計劃,在明年出,相關規劃政策就要出臺了。現代的經濟,比拼的就是誰的消息快。誰的能量大。

但是唯一一點,就是不能觸碰政策高壓線。

陳總強壓着自己激動的心跳,很是關心的問道:“慕容小姐啊。我跟慕容董事長也算是老交情了。在你面前託各大,稱呼你一聲侄女不爲過吧?”

其餘董事不明白陳總的意思,都腚眼看着,沒有出聲。在他們的印象裏,陳總就是一個只進不出的貔貅,從商以來就沒見他吃過虧,典型的商場老狐狸。

慕容昕甜甜一笑:“陳叔,這就見外了!”

陳總心裏一樂:“小姑娘還是嫩了些。”

不過面子上還是一副悲天憫人:“曾經我跟董事長打拼的時候,慕容集團何等分光,沒想到一夕之間,竟然落到如此地步,說實話,陳叔的心裏很痛啊!”

葉凡不屑的轉過頭:“貓哭耗子假慈悲。”

慕容昕一副感動的樣子:“多虧了陳叔叔啊!”

“沒事,沒事。”陳總擠了半天沒有擠出一滴眼淚,索性也不擠了,看着慕容昕說道:“侄女,剛纔你說,那個什麼瑞士皇室願意全額收購後我們慕容集團的股份是真的還是假的?”

這次沃倫爵士很不高興的說道:“這位先生,我代表的是正宗的瑞士皇室,請你言語上多多規範,你可以稱呼我沃倫爵士!”

陳總心裏簡直樂開了花:“竟然還是歐洲貴族,那可信度就很高了!”

慕容昕疑惑道:“怎麼陳叔。有什麼不對的嗎?”

陳總臉上一陣猶豫掙扎過後,猛然一拍桌子直接站了起來,隨即那身肥肉都跟着一陣抖動,看着在座所有人一陣眼暈。

陳總悲傷道:“不管怎麼說。,慕容集團都是慕容董事長辛辛苦苦弄下的基業,我怎麼能看着他落敗。”說着神色變的堅毅道:“所以我決定將我所有的股份都出售給這位,沃倫爵士!”

一聽這話身邊的董事們都楞了,倒是慕容昕很開心的說道:“陳叔叔,你說的是真的嗎?”

陳總看着慕容昕用力的點點:“是真的,爲了慕容集團的發展,我願意拋售我手裏的所有慕容集團的股份,總共是百分之二十。”

說着陳總繼續唸叨:“按照全額收購的話,共計,一百一十三億元。不知道沃倫爵士意下如何?”

沃倫爵士兩眼冒光一樣,看着陳總樂呵呵的說道:“沒有問題。套用華夏俗語,韓信點兵多多益善嘛!”

陳總忙不迭的說道:“可以現在就轉讓嗎?”

“沒有問題。合同我都帶來了。你看一下?”

緊跟沃倫爵士旁邊的律師,趕緊將一份合同遞了過來。

陳總仔細的看了一遍後,問道:“我需要現款,相信皇室這點資本還是有的吧?”

沃倫爵士掙扎了片刻後,狠狠的點點頭:“可以,在我們國度,時間就是金錢,我很不想浪費在無休止的等待上面!”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陳總在股份轉讓合同上籤了字。而電腦那端,一百一十三億的資金已經通過瑞士銀行,轉賬到了陳總的名下。

陳總看着手機錢款的提示信息,開心的笑了。

而另一邊的慕容昕同樣笑的很開心。

這一幕震撼了很多人,或許這是華夏最大一筆的單宗交易項目了。 這簡直就是皆大歡喜的局面。

陳總看着手機裏的銀行信息,滿臉都是笑容。

此刻一些董事看着沃倫爵士也都冒着綠光,紛紛問道:“你們還需要股份嗎?我只有百分之五的股份!”

“我有百分之七。”

“我有百分之十。”

看着這些人的目光,我倫爵士聳聳肩:“我想我不需要那麼多。”

一聽這話這些董事頓時失望透頂,要知道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賣到上百億,這簡直是比目前市值高出了不止兩倍啊。

以現在慕容集團的現狀來說,這些股東手裏的股票根本就是一文不值,值錢的是那些實體產業。

可是隨着慕容昕的強勢迴歸,現在這樣的想法根本就不能付諸於行動。而且隨着時間的發展,慕容集團債務危機隨時會爆發,到時候肯定會連累到他們自身的。

想到這裏這羣董事看着陳總的臉色,也都變的。

還真是應那句老話,跑快的孩子有糖吃。

看着那羣董事失望的神情,沃倫爵士灑然一笑說道:“收購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可能沒有那位先生那麼高,不過也低不到哪裏去!不過這樣子,你們還願意嗎?”

沃倫爵士補充一句:“肯定比市價要高!”

幾位董事一合計,當即拍板說道:“就這麼定了!”

很快又經過了一系列相同的手續,股份轉讓合同就這麼簽署了。

這一幕看的外面的人,熱血噴張,因爲他們親眼見證上百億資金的合同。

不過所有董事裏面,唯獨有一位董事對這些人表示了強烈的憤慨,就是指着慕容昕鼻子罵的那位元老。

“你們還是人嗎?現在正是慕容集團生死存亡之際,你們就這樣走了?你們對得起慕容董事長在天之靈嗎?”

可惜董事們不單不去理會他,相反還勸到:“丁老,您把您手裏的股份也都賣了吧。”

丁老梗着脖子說道:“我不賣,那是慕容董事長的心血,就算是死也不能毀在我手裏。你們這羣白眼狼會遭報應的。”

至於那幾個風投機構,也趁機將所有股份都賣了。

現在來說,沃倫爵士儼然成爲了慕容集團最大的掌舵者。

隨着一陣悅耳的短信聲音,所有董事了心裏都樂開花。

果然是真金白銀最實在。

一陣歡笑之後,陳總納悶道:“侄女啊,這個Rex是誰嗎?沃倫爵士的英文不是這樣拼寫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