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國際互聯網,實則是由一個又一個的大型區域網加上連接這些網路的路由器組成的珍珠鏈。它是龐大的,同時也是脆弱的。數字地球藉由無處不在的「波」,突破了脆弱的路由限制,真正將網路世界變成了一塊鐵板!

就見虛擬的世界中,十三根紫色天柱忽然潰散,化作無盡光雨,分散開去。大德拉庫吸血魔獸欣喜地以為它終於突破了人類的束縛,撕開野生一號網路才發現,外面是另一個更加巨大,沒有邊際的網路世界!無盡紫色光雨化作細密的紋路嵌進數字地球之中,這才是十三台根目錄伺服器真正寶貴的地方,它們便是整個數字地球的地脈、全圖。

陸峰仔細感受著野生一號網路的震蕩,他身在現實世界,這種感知是很粗略的。他甚至沒能察覺到數字地球的展開——完善的數字地球已經不會對現實世界造成影響。

黑暗力量騷動平息了下來,這代表事情暫時告於段落了嗎?泉光子郎和基思仍在努力。既然人類的方法被網路管理局堵死了,那麼數碼獸的手段呢?泉光子郎武裝進化為賢者獸,嘗試使用數碼符文改造計算機、電話。經過三天多的嘗試,他們成功了。然後得知了一個非常不好的消息——人類要進攻數碼世界了!

這和之前的進攻不一樣。倉田明宏屠殺數碼獸屬於私人行為加上科學研究;東京之戰是雙方的試探攻擊,人類比較被動;魔神國度的建立是人類的主動試探,是政府組織的小規模進攻,這從領導者居然是彩羽尼奧、西格爾這些人就知道了。而現在,國家認為已經可以甩開這些私心過重的個人了,派出真正的軍隊對數碼世界進行攻擊。而這也是當今世界各國人民的呼聲——日本的慘狀讓民眾們驚恐了。一夜之間,相當於「滅國」。他們再無法用「事不關己」的借口安慰自己了。

所以大規模進攻數碼世界已經成為必然,政府和民間的同時發力促成了這次超快速的軍隊集結。美國是當然的領袖,歐洲置身北約之內緊隨其後。日本本是極想參加的,奈何泥轟境內「喪失」橫行,軍事力量幾乎被摧毀殆盡。殘存的政府人員只能逃到美軍保護下的琉球群島組建臨時政府,根本沒有能力攙和進去。 第五十章潛伏

隆重登場的51區萬眾矚目,傳說中的外星科技一一揭露,為美國這次行動增添了無數神秘的色彩,歐洲dats的輔助說明與世界各國對網路世界的研究報告也讓民眾有了某種錯覺,即國家一直對數碼獸有著相當的了解,事態一直處在掌握之中,進攻數碼世界的行動一定會成功……才怪!

起碼陸峰就不會讓這種事發生,於是問題來了。人類防禦計劃封鎖了地球,時空晶界割裂日本,想要返回數碼世界就必須突破時空晶界,穿越數字地球。而這種行為一定會給大德拉庫吸血魔獸可趁之機。陸峰雖然想回數碼世界給人類一個教訓,卻不想將大德拉庫吸血魔獸放出來,以那傢伙如今的力量,搞不好真把地球給征服了。到那時候,就算是陸峰立刻恢復超究極體,也難說了。

陸峰苦思多日也無法解決這個難題,泉光子郎和基思也從技術的角度尋找方法。但實力差距如此之大,一切旁門手段都失去作用。

「唉……如果當初就把貝利亞吸血魔獸殺死就好了!」陸峰也只能發出這樣馬後炮的感嘆。可再想想,貝利亞吸血魔獸本來就死了,可這傢伙陰魂不散,不愧是「不死的數碼寶貝之王」。

隨意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上閑逛。不對,倒也不能說是「空無一人」,街道上時不時也會有三兩人「僵硬」地行走著。他們頭頂上都有一朵黑暗之花盛開。然而與五天前不同的是,這些「人」行動遲緩,眼神獃滯,毫無目標,此時才真像極了傳說中喪失。

黑暗之花畢竟不是生化病毒,它能無限擴大人的**,卻無法讓他們獲得無盡的體力,所以五天之後即使是能夠動彈的,也只能如殭屍般的街上尋找發泄**的目標了。

陸峰有些不忍,卻沒有去救助這些人的想法,不說他們之前的打砸搶燒讓陸峰不悅。就說這數量也讓陸峰失去了扮演聖母的**,更何況大德拉庫吸血魔獸多次改良的黑暗種子哪有那麼好取。

吸了一口微涼的空氣,陸峰有些無趣,就在耳邊不斷傳來蕭瑟的風聲的同時,一陣由遠及近地腳步聲迅速接近。

「留姬!?」陸峰呆了呆,這幾天頭疼數碼世界的情況,居然把數碼寶貝第三部的主角們忘記了。他們有主角光環的保護,應該沒有問題……吧?回頭讓愛麗絲去查查……

牧野留姬似乎在尋找什麼,看到陸峰的時候眼睛一亮。妖狐獸護在牧野留姬周圍,替她擋掉撲上來的「花盆」——牧野留姬對這些頂著黑暗之花的人的形容詞。

「我就知道你沒事!」這話讓人遐想,起碼牧野留姬心裡還記著他,而且看她的樣子,似乎是特地來找自己的。但牧野留姬的下句話就打破了陸峰的幻想:「擁有那種神奇數碼核的傢伙,肯定不會變成這種花盆。」

「餓……」陸峰尷尬地摸摸頭髮,「那你找我有事嗎?」

「有事嗎!?」牧野留姬罕見地驚叫,用看外星人的目光打量著陸峰,「現在滿大街都是這種會走路的花盆,你難道不會驚訝?」這種時候人類不是應該團結起來(or互砍互插),結成生存小隊,開啟主角模板嗎?

導演,這個劇本不對!

嘛,大致上,牧野留姬就是這個意思。

好吧,陸峰自己也知道他表現得不太像個正常人類。不過他身為數碼獸,需要對人類的苦痛大驚小怪咩?身為穿越者,他對這個世界的人類沒有半點眷戀感——除了那幾十個主角。

陸峰沒有察覺到的是,在牧野留姬驚訝的目光下,隱藏的是一抹瞭然神色。雖說看起來是個不善言辭的傲嬌妹子,實際上牧野留姬小姐繼承者牧野留美子的演繹基因,眼下就表現得相當出色。

同樣是兩天前,牧野留姬收到彩羽尼奧的通信,那時妖狐獸被困在野生一號網路,家裡只有牧野留姬和秦聖子兩人。自妖狐獸消失起,祖孫倆就察覺道巨大危險的靠近,而她們缺乏保護自己的手段。便將大門用木條封死,院牆上也灑滿碎玻璃、鐵釘。

強烈的不安感,讓牧野留姬在面對彩羽尼奧以牧野留美子威脅時破綻百出。被彩羽尼奧套出了不少話,由此猜到陸峰一行與暴君國度有莫大的關係。又以牧野留美子的性命命令牧野留姬潛伏到陸峰身邊,探聽消息。

在這個過程中,彩羽尼奧當然也透露了很多關於暴君國度的信息。此刻陸峰的態度正好印證了牧野留姬心中所想,心思便複雜起來。


陸峰帶著牧野留姬回到租住屋,在世界末日(準確地說是「日本末日」)的時候這不是很平常的嗎?倖存者當然要住在一起!

反正隔壁屋主人早已遊盪出去當「喪屍」了,陸峰乾脆讓混沌小丑皇打通兩家的院牆,居住條件一下子寬鬆下來。讓陸峰不禁嘆息,也許只有在世界末日時,房子才無足輕重地隨手可得。

牧野留姬的到來沒有讓其他人感覺驚訝,陸峰更是馬後炮地把愛麗絲、野口郁人、大門知香等人指派出去搜尋松田啟人和李建良。對了,還有八神太一他們。這很費時間,不過陸峰不在乎。

傍晚,院子里傳來一陣清越的笛聲,明明是歡快的山間小調,卻被奏者演繹出了一股哀愁味道。牧野留姬拉開木門,走進庭院。人工水道的木橋上,一名有著金色長發的瘦削少女在吹著長笛。

未幾,笛聲停止。

「你吹得……很好聽。」橘色的晚霞將少女的金髮染成柔和的暖色調。

「不,吹得很差呢。在義大利學過鋼琴,笛子卻怎麼也掌握也不好。」織本泉將笛子放在膝蓋上搖頭,「你就是牧野留姬?」

牧野留姬疑惑地點頭,奇怪織本泉怎麼知道她的名字。

「聽他們提到過你,連數碼核都給你了……我都沒有呢!」女孩的嫉妒來得突然而又怪異。她也不想想,武裝進化根本不是正常的進化方式,並不需要暴君天使獸x的數碼核。

「呃……」牧野留姬明智的沒有出聲,她敏銳地感覺到自己似乎捲入了什麼麻煩的事情里。

「你就像那時候的我一樣呢……」織本泉沒頭沒腦地說了一句,然後燦然一笑,留給牧野留姬一個美麗的背影。

一天後,松田啟人就被找到。將近整個星期,他都和松田剛弘、松田美枝一家人躲在自家麵包店中,以滿屋子麵包為食。雖然很擔心消失得基爾獸,只是個普通小學生的松田啟人卻沒有任何辦法。李建良一家則沒有任何消息,彷彿忽然消失了。這之後,愛麗絲等人又在泉光子郎的指點下找到了八神太一他們的秘密據點。八神兄妹、湯島浩、薩摩廉太郎、武者勇治、堂本光太、城戶丈、本宮大輔也被找到。

依然保留著武裝進化能力的神原拓、源輝二也在這種末日環境中簡直如魚得水,也成功接頭。陸峰還與第三新東京市取得了聯繫,得知第三新東京市裡狀況不佳,所有的數碼獸都被困在數字地球,秩序大亂。如果再不能解決,城市原有的制度就要崩潰了。

而泉光子郎和基思仍然沒有進展,陸峰沒能想出避免大德拉庫吸血魔獸趁機逃脫的辦法,又如何在這種情況下釋放第三新東京市和數碼獸軍團里的數碼獸……

「也許明天會有好辦法吧……」臨睡前,陸峰嘆氣。

子夜,月明星稀。

劃出來的兩人間里,織本泉忽然睜開眼睛,眸子里閃現異樣的紅光,嘴唇也顯得十分紅潤。她無聲地起身,腳步輕盈地繞過莉莉娜的鋪位,推門而出。

混沌雷修 ,沒有驚動任何人,卻被一雙隱藏在黑暗中的眼睛看到——妖狐獸!

枕邊,弧光機忽然彈出晦暗的走廊畫面驚醒了牧野留姬。「妖狐獸……」她利索地起身穿衣,戴好卡套。

卡片抽換,隱身術!

妖狐獸隱身在一旁,注視著織本泉進入陸峰的房間,空間寬敞后,陸峰也沒有和武之內素娜同房,而是選擇一個人睡。

織本泉嘴裡發出不似人聲的輕吟,帶著奇異的旋律蕩漾開來。牧野留姬發現弧光機顯示的畫面陡然轉暗,立即連勝大呼吵醒了妖狐獸,而熟睡中的陸峰則毫無防備的被催眠了。

織本泉站起身,臉上帶著紅潤的笑容,,拿出一柄尖刀,魔怔般割開自己的手臂,任由鮮血滴落在榻榻米上。

「她在幹什麼?!」牧野留姬極度震驚,她幾乎衝過去阻止,卻最終停步。對神秘的陸峰的不信任感讓她留下來像多知道一些他的秘密……

血還在滴。

織本泉的臉色已經蒼白如紙,卻仍舊維持著那副如逢甘霖般的諂媚笑容。她的血在陸峰周圍形成一個邪魅的魔法陣,正發出妖異的光芒。 這場面血腥而又詭秘,一名穿著單薄弔帶衫的少女手拿柴刀站在血泊中。從窗戶投入的清冷月光籠罩在她身上,將那圓潤的雙肩與蒼白帶笑的臉龐映成泛光的玉色。

血**法陣緩緩轉動,終於激起陸峰的反抗——八顆紫色數碼核緩緩浮現,環繞著陸峰,將整個房間罩上一層紫色,與魔法陣對抗。

「那個!?」又一次見到那能夠令妖狐獸進化的數碼核,牧野留姬看得更認真了。

「呵呵呵呵……」織本泉裂開嘴,笑了。伸出帶血的手捧起一顆數碼核,手掌上的瑩瑩紅光與數碼核的紫色光輝激烈衝突著。

將今晚的詭異事件在腦中過了一遍,牧野留姬果斷道:「妖狐獸,阻止她!」

暗中潛伏的妖狐獸繃緊身體,特有的纖細柔韌彎曲成鋼條的形狀,彈射出去,打掉織本泉手中的數碼核。紫色光焰閃動,原本沉睡不醒的陸峰忽然爆出火焰般呼嘯的數碼之魂,驚醒過來。

帶著一絲茫然,看到正在攻擊織本泉的妖狐獸,陸峰下意識就要出手阻止。妖狐獸的技能卻已經停不下來。

狐葉契(foxleafarrowhead)!


散發著乳白色光芒的碎葉暴雨般降下,即使有妖狐獸特意控制,沒有對準織本泉的要害,但受傷卻是難免的。

蓬~!

陸峰的數碼之魂爆燃起來,旋風般席捲整個房間。房門被一擊而破,片片飛散。受到攻擊,衣服上多了不少割痕的織本泉此時已經暈了過去。

「你想殺死她嗎!」陸峰有些生氣,這種時候打暈她不就好了。

「沒有。」妖狐獸轉過臉去,她不是個喜歡解釋的人。

其他人陸續到來,大家都對織本泉為什麼突然做出這些事很費解。而她自己醒來后更是連連辯解。

「可是衣服上的血跡和手臂上的傷口做不了假!」愛麗絲平靜道。

失血過多,織本泉現在的臉色可謂是蒼白如紙,武之內素娜正在給她包紮。

這時沉默的牧野留姬終於開口:「剛才那顆數碼核,我沒有找到。」

「好像被一隻蝙蝠拿走了。」妖狐獸道。

「蝙蝠?」大家面面相覷,天氣都這麼冷了,還會有蝙蝠這種生物出沒?

運功逼完毒的陸峰睜開眼:「應該是大德拉庫吸血魔獸做的,小泉是被它催眠了!」

「催眠~?」泉光子郎、加門健太郎等人紛紛醒悟,他們記起進入暮色莊園的時候,的確看到很多年輕女人被吸血鬼們圈養著。令人驚異的是,這些女人都自願將血液供給吸血鬼吸食。

「原來是這樣……」大門知香看織本泉的眼神友善了許多。織本泉自己也鬆了口氣。

「那被大德拉庫吸血魔偷走的數碼核……」武之內素娜忽然想起來道。

「沒事。」

「啊!?」武之內素娜不明白。

陸峰忽然笑了起來:「真的沒事,反倒是我,要好好感謝它!」

眾人不解,陸峰心情愉快,就是不想解釋。「去吧去吧,光子郎可以喝基思去研究研究數碼世界的事情了。」

既然陸峰都說沒事了,其他人也就只好帶著疑惑離開。陸峰披上外衣,往浴室走去,嘴裡嘀咕著:「衣服上都是小泉的血呢,真不想洗啊……」

聽到這話,織本泉的臉變得通紅通紅的。武之內素娜白了陸峰一眼,從第一次接觸織本泉的時候開始,她就知道陸峰對待織本泉和其他人很不一樣。那種態度,很像是一開始面對自己的時候。陸峰對牧野留姬似乎也是這種態度。

不過,讓武之內素娜稍稍滿意的是,陸峰對她顯然要比對織本泉、牧野留姬要好。她不知道,這種區別,完全是因為永恆經典的數碼寶貝第一部在八零九零孩子們心中的地位。所以把她們三個排排序應該是:武之內素娜>牧野留姬>織本泉。而藤枝淑乃和奈奈美……很遺憾,陸峰沒看過數碼寶貝第五部。

眾人走後,武之內素娜繼續替織本泉治傷,失血過多的問題,也只能多休息休養休養了。武之內素娜離開后,織本泉陷入昏睡,許久后才被陸峰叫醒,連他開門的聲音都沒聽到。

「陸峰,你怎麼來了?」織本泉的聲音弱弱的,既有受傷后的虛弱,也有被催眠后偷走數碼核的愧疚。

「來給你解除催眠啊!」陸峰笑道,「總不能讓你今天晚上又來我房間吧?萬一這次是直接給我一柴刀,可就不妙了。」

「柴刀?」

「不用在意,那只是細節問題……」陸峰攤手。

「哦。」織本泉坐起身,蒼白的臉色和身上的白色睡衣讓她有種病嬌的俏麗。原本的金髮元氣少女也變得楚楚可人起來。「我要怎麼做?」

陸峰突然玩心大起:「把衣服脫掉就可以了……」

織本泉低下頭,臉已經紅得能滴出水了。「真的要這麼做?」這聲音小如蚊吶,似乎不是在問陸峰,然後真的伸手拉開睡衣衣襟,寬鬆的睡衣一扯之下幾乎脫落下來。看得陸峰眼睛都直了。

「開玩笑的~~」陸峰連忙抓住織本泉的手,一臉驚異地窺視著睡衣領下兩團白嫩的突起。

話說哥真的這麼有魅力了?一句話就能讓美女投懷送抱?唉,有點不自信呢。我這麼普通的人……

陸峰忽略了,他與武之內素娜之間是基於在數碼世界那種異世孤獨之下的依賴感,他與奈奈美是由於奈奈美那過剩的好奇心與權力欲(or智商的優越感?)只有和藤枝淑乃算是最正常的,是陸峰花心思追到的。而織本泉,則完全是另一種情況。初見織本泉時還沒什麼,在兩人之後的接觸中,陸峰的神秘河強大逐漸展現出來,尤其是「傳說中的救世暴君」的身份和暴君國度一國之主的地位在織本泉心中建立了一個強大高貴的形象。在陸峰面前,織本泉是處於弱勢的,而不是像陸峰想的,自己只是個普通的**絲。

所以說,陸峰在織本泉面前兼具了權二代和成熟男人的身份。同時推論可得,小泉是個大叔控!

解除大德拉庫吸血魔獸的催眠,對陸峰來說並不困難,數碼世界本來就很少有技術性很強的東西。織本泉如果能控制數碼之魂,甚至能自己嘗試破解。這東西的危害關鍵在於隱蔽性,連織本泉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被催眠了。

暴君神威(shiroukamuiofthetyrant)!!!

以神威形態催動數碼之魂,神威具有凈化效果。陸峰讓自己的力量包裹織本泉,驅逐大德拉庫吸血魔獸的血色魅惑。這時候就需要高超的控制技巧,以免傷到織本泉。而為了熟練運用「修改」進行的大量鍛煉就顯現出了成果。

「小泉,你沒事吧?」武裝暴龍機里,成為內置靈魂的古代彩虹獸焦急道。在織本泉那晚詭異起床后,她就一直試圖進入織本泉的內心喚醒她。可惜一直失敗。

「嗯啊,我沒事了。」織本泉感激地把武裝暴龍機捧在手裡。


陸峰這才意識到自己一直抓著小泉的手呢。而織本泉以為這是祛除催眠所必須的,也沒反對。陸峰放了手,蹲在一邊等待。可他怎麼又忽略了小泉一直衣衫不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