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交給我!”沈琳雪見到沈木識趣離開,臉上微微一笑,雪影劍光芒暴閃,顯然已經激發了上面的十個攻擊陣法!

爆炸光芒萬丈,審判之劍被直接斬碎,藍色劍氣驚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賴嘛!”柳茹喘着粗氣,一邊施展防禦法術抵擋琳雪的攻擊,一邊說道,語氣之中竟然帶着誇獎之色。“不愧是琳雪,放眼大陸能破我這招的人不會超過五指之數,那再嚐嚐這招如何!”

柳茹又釋放了兩道聖光化壁擋在身前後美眸緊閉,似乎是在施展什麼大招!

高階靈尊的大招可不能小覷,琳雪連斬出數道劍氣,但被聖光化壁耽擱了幾秒後終歸還是晚了,宿舍樓區域上空一團光幕漸漸打開,幾乎要照亮這麼個片天空,一把巨大的光劍緩緩從中探出劍尖,猶如大山壓頂之勢向下襲來。

“柳茹,你瘋了,你使出這招會沒命的,何必呢!”琳雪緊握雪影劍,急切地喊道。這一招要是真的打下來,不動用祕法和融雪必然是擋不下來的。

“何人在此打鬧!”突然一聲震懾蒼穹之聲從遠處傳來,隨後柳蒼天飛掠而至,炎魔雙刃已經出鞘。“炎魔斷空!”

雙刃似乎斬斷了柳茹與空中的法術之間的聯繫,柳茹立刻癱軟在地,昏迷不醒。

空中的法術也不知道是何等品階的,無人引導之下竟然還能勉強下落。柳蒼天看在眼裏立刻大驚:“琳雪丫頭,隨我一起斬碎這混沌破虛劍!”

琳雪知道事態的發展有些超出有心人的預料了,也是不拒絕,頷首微點。雪影劍藍色光華暴閃,驚天劍意正在醞釀。

“炎魔咆哮!”柳蒼天大吼一身,雙刃爆發出璀璨的火焰鬥氣,直撲空中的巨刃。

“凝.化劍!琳雪的雪影劍爆發出無數鬥氣光點,隨後凝聚成一把巨大的雪影劍,玉手一指,雪影劍爆射而出!

兩個武技同時擊中空中光劍後那光劍瞬間爆炸,夜空中的雲層都被盪開不止幾千米遠!

衝擊波盪漾波及的不止是雲層,首當其衝的正是半空中的琳雪和柳蒼天二人。

“琳雪丫頭,協助我撐起護盾,別讓衝擊波毀了學院!”柳蒼天雙刀身前一橫爆發出一片鬥氣光幕。

琳雪微點頭,收起的雪影劍再度出鞘,也是施展出一層鬥氣光幕護住下方的建築。

兩人的守護面積確實太小了,對碩大的學院來說也只是三分之一而已。

“可惡,”柳蒼天暗嘆一聲,看了一眼外院方向。“還不來幫忙!”柳蒼天一聲大吼。

“哈哈哈,柳院長,那就讓我來幫你一把吧,明天請我喝酒哈!”一個狂傲的聲音響起,一道火焰翎羽屏障驟然在外院方向展開,“ 火鳳的翎羽!”

“哼,就會惹事!”一聲嬌喝從另一個方向傳來。“海王的搖籃!”一陣水幕揚起,護住了另一方向的天空。

幾人的出現和展開防禦,這一切說起來複雜,其實只是發生在瞬間!

“轟!”空中爆炸起浪瞬間爆發,無情地向四周擴散而去。

只是不到一分鐘,爆炸的餘波便開始平息,幾位導師的防禦屏障也紛紛收起。琳雪第一時間開始尋找沈木,卻發現沈木已經跪在了柳茹身邊開始檢查她的傷勢了。

“小木,我們走吧,這裏不需要我們插手!”琳雪飛到沈木身邊,直接帶走了他,獨留柳茹一人躺在廢墟之中。

“玄燁,碧空,兩位辛苦了,你們先回吧,今日之事明天我自會全院通報的,還請協助做好保密工作。”柳院長收起雙刃,飛臨到柳茹身邊嘆了一口氣,“哎,何必做到如此呢!”說完橫身抱起柳茹,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玄燁和碧空兩人對望一眼,也是紛紛離去。

沈木被琳雪拉着出了內院大門,在外院中閒庭信步的溜達着。

“琳雪,爲什麼拉我走呢?”沈木望着周圍出來看熱鬧的學員,不解的問道。

“小木,你怎麼這麼笨啊?平時看你不是挺聰明的嘛!”琳雪沒好氣的笑笑,敲了一下沈木的腦袋,繼續說道:“柳茹明顯是接受了上面的刺殺任務來取你性命的,但是你倆的交情,她又怎麼會真的動手呢,估計即使是我不在,他也會故意失手幾次,鬧出大動靜後引來導師們的圍攻,而後重傷而退或者當場被擒吧,這是打算犧牲自己了。”

沈木仔細思考後點了點頭,“也對,院長是她的爺爺,發生在學院的事情怎麼可能不驚動他呢。要說真的是刺殺的話肯定也會選在學院外吧。”

“雪靈小姐?”突然周邊有人一身輕喊,接着更多的人回過神來,看向了這邊。

“真的是雪靈小姐。”

“邊上那位不會是沈木吧?”

沈木此時被爆炸弄的灰頭土臉的,確實不太好認。

“真的是沈木,他倆竟然在一起了,那個外院第一的沈木!”

這一聲猶如一石激起千層浪一般,外院一下子熱鬧起來了,很多今年的新生紛紛朝這邊涌了過來,來觀摩這位學員第一美女和學員第一猛人。

“琳雪,快撤,”沈木竟然見到琳雪隱約有些被調起玩樂的興趣,趕緊拉着她離開。

兩人手拉手跑了一會兒,突然一聲熟悉的聲音傳來,“木哥,這邊,這邊!”

“是王斌,琳雪,這邊走!”沈木立刻認出了王斌的聲音,毫不懷疑的拉着琳雪拐入一個花園中。

在花園中穿過兩個彎,一到熟悉的身影果然在此等候。

“哈哈,木哥,好久不見啊,嫂子也在啊,嘿嘿。快來,這邊走,你們可是風雲人物啊,被追到的話可就慘了,特別是木哥你啊,已經是好多小學妹的粉絲了!”王斌繼續帶路,在前面跑着。

“什麼粉絲啊?”沈木疑惑的問道。

“先別問,來,這邊走,我們繞回宿舍,”王斌跑在前面說道。 新生入住以後老生的宿舍自然有了變動,此時王斌的宿舍雖然已經不是原來的那間了,但卻也離的不捨很遠。三人小跑繞路之下也只花了十幾分鍾就到了。

“木哥,怎麼樣,比原先宿舍大了不少吧。”王斌招呼兩人在宿舍內坐下,介紹着自己屋子。現在的宿舍依然是兩人一間,不過聽說王斌的室友出去做任務去了。

琳雪點了點頭不語,沈木想着曉梅的事,也是沒有先開口說話。

“木哥,你們怎麼了,剛纔內院方向是有什麼事嗎?感覺有戰鬥發生啊。”王斌坐在自己牀上詢問着。

沈木一想,覺得還是蠻瞞着王斌爲好,打混了幾句說是他也不知道,也許是一些學長鬧事之類的也就過去了。


其實從王斌的角度來看待這件事,他們外院確實看不出有什麼事發生,畢竟琳雪柳茹二人戰鬥發生的突然,又結束的極快,才短短二十分鐘的時間。最後的爆炸又被幾大導師所化解,也許在他們看來確實只是一次小爭鬥吧。

“是這樣啊,對了木哥,前一陣子聽曉梅說你們邀請她入隊一起參加那個內選賽,結果怎麼樣啦?曉梅也真是的,要不是碰到你們,我還以爲內選賽還沒結束呢。”王斌似乎想着下次遇到曉梅該怎麼說她了。

沈木心裏不好的預感終於還是實現了,果然,碰到王斌就必然繞不開這個話題啊,清了清嗓子,正色說道,“曉梅被導師派去做緊急任務了,你小子就放心吧,不過估計要過陣子才能回來了。她關照我了,說碰到你一定要讓你努力修煉,至少要先進內院再說吧!”

王斌撓了撓頭,哈哈一笑:“木哥說的是啊,我一定要努力修煉了,哼,今年的外院比試,我一定要脫穎而出,早日和曉梅在一起。”拳頭一捏,舉向天花板說道。

琳雪和沈木互望了一眼,沈木心裏輕嘆一口氣,於是起身拍了拍王斌的肩膀,說道:“你也別灰心了,對了最近都在修煉嗎?”

“當然啦,最近基本沒和林天他們出過任務,那幾個戰鬥狂人,不停的做B級任務,估計現在也攢了不少積分了吧,好羨慕啊。不過我覺得還是修煉重要一些,等我提升到武師了,再去提升實戰經驗也來得及吧。”王斌左手捏着下巴思考着。

沈木突然想到了什麼,從自己的口袋裏掏出了一把鑰匙,隨意丟給了王斌,“給你,這是我的修煉室鑰匙,你小子抓緊提升修爲,至少夠得上做我打手的資格吧,哈哈。”

沈木是覺得自己的修爲最近提升太快了,沒必要再去修煉室吸取靈氣了。而且和琳雪在一起也不能再每天閉關死修煉了,多多陪伴纔是琳雪想要的吧。修煉室鑰匙落到王斌手裏,王斌差點沒傻了眼。

“老,老大?這是修煉室的鑰匙,你給我了?”王斌不可思議的自言自語道。

“嗯,現在凝聚靈氣對我幫助不大了,我需要的是實戰和對瓶頸的沉澱。”

“好深奧啊,木哥,是不是到了你這種修爲纔會領悟如此高深的話啊,那可是修煉室啊?”王斌試圖再次確認。

“你小子滾蛋,快去修煉,把宿舍騰出來,今晚我和雪都在這裏過夜了。”沈木見王斌墨跡,開始趕人了,他剛纔突然想到自己今晚沒處睡覺了,他可以睡在外面的板凳上,琳雪可不行啊。

王斌雖然不明白爲什麼沈木不回內院休息,但此刻被修煉室三個字已經衝昏了頭腦,立刻收拾了一下後飛跑出門,“木哥,我走了,拜拜了您!”

沈木沒好氣的笑笑,瞧他這點出息。

“小木,王斌走了,我們收拾一下睡了?”琳雪試探着問道。

“嘿嘿,不然呢?”沈木剛想上牀卻被琳雪一把拉住,“怎麼了?琳雪。”

“髒啊,你讓開,讓我來!”琳雪拉開沈木,玉手按上王斌的牀單,鬥氣微轉。只見王斌的牀單一陣抖動,上面所有的灰塵全部被琳雪的鬥氣控制着焚燬,飄散入空氣中。原本有些褶皺的牀單立刻整潔如新。

“哇,這招是不是和你整理衣服的原理差不多啊,琳雪什麼時候教教我唄。”沈木會想起了以前有一次琳雪也是這麼整理衣服的,之後油嘴滑舌的說道。

“哼,自己領悟去,還有,不準油嘴滑舌,不準學壞,我可喜歡原來的小木呢。”琳雪說完率先褪去素裙鑽入了被子。

沈木撓了撓頭,也是脫下外套後關了燈,進去了牀內。

經過剛纔柳茹的事件後其實時間已經不早,沈木也沒心思像一開始的時候那樣在被子裏使壞了。

“小木,曉梅的事情真的可以一直瞞下去嗎?”琳雪被沈木摟在懷裏,頭靠在他的胸口說道。

“他該知道的時候自然會知道,現在讓他努力修煉,沒準以後喚醒曉梅還得靠他呢。”沈木拍了拍琳雪的後背,輕輕地說道。

“呵呵,愛的力量嗎?”琳雪撲哧一笑。

沈木有些尷尬,卻依然回答道,“那當然了,萬一哪一天琳雪失控了,那我肯定要去喚醒你。”

“哼,不準胡說。”琳雪頓了頓,手指在沈木胸膛畫着圈,輕輕的又說道:“小木,你是用愛來感化嗎?”

沈木回答得飛快,“那是當然了,我覺得王斌那小子到時候肯定會說不少肉麻的話,好像聽他講啊,嘿嘿。”

沈木以爲琳雪還在說王斌呢,誰知琳雪又輕輕地說道:“那你說我萬一被妖君控制了,就像上次的樺洛一樣,會控制人心那種,你,會用愛感化我嗎?”

琳雪的話說到最後幾乎微不可聞了,但沈木還是聽的一清二楚。於是立刻回過神來,正色說道:“琳雪,你是我唯一的選擇,放棄了誰我都不會放棄你的!”

“那你的女朋友怎麼辦,要是…”琳雪話沒說完,自己卻打斷了自己,隨機換了一個人似的,一笑又說道:“沒什麼啦,我都一把年紀了,我可不會吃醋呢。”

這話聽在沈木耳朵裏確實不是滋味,琳雪幾乎從不在他面前刻意提出自己的年齡,這沈木也是早有發覺的。此時突然聽到琳雪笑着提及此事,想必應該是對此還是很在意的。


“琳雪,你別說了。月兒那丫頭也是我要保護的人,有些事情本就無法取捨,也無法迴避。但諾真要做出選擇,我選擇你。”沈木說完這段話,心跳快的簡直要從喉嚨裏竄出來一般,平息了一會,見琳雪沒反應,又接着說道:“琳雪,我是不是有些混蛋了啊。”

琳雪小粉拳在沈木胸口捶了幾下,“何止是混蛋,簡直就是大混蛋,當着我的面還這麼說,你就不怕我一拳把你打飛出去啊。”

“事實就是事實嘛,我總不能當和你的面說你好吧。總之我要變強,等我的修爲超過你,我就再也不怕你了,到時候你要是不接受我,我就來硬的,嘿嘿。”

琳雪撇了撇嘴,“哼,你現在難道不是在來硬的嘛!”說完用膝蓋頂了定沈木的小腹下方的部位。


沈木差點沒跳起來,乖乖。要是罪惡的源泉被頂壞了,那他可就真的玩完了啊。好在琳雪只是開玩笑。當下也老實了不少,純潔的抱着懷中的佳人睡去了。


翌日,兩人第一次體驗了什麼叫睡懶覺,也許是昨晚戰鬥真的消耗了琳雪太多的鬥氣,沈木一早醒來後都叫不醒懷中的人兒,於是沒辦法啊,只能陪着一起睡了唄,飯也沒吃,一直到了下午兩三點才起牀。

“琳雪,現在身體好些了嗎?”沈木幫着琳雪整理衣服後面的領結,隨口說道。

“嗯,現在感覺還不錯呢,果然鬥氣消耗太多的話不修煉自然恢復還是需要一點時間啊,柳茹那丫頭最後那招也太強了吧,好像叫什麼混沌破虛劍?小木你聽過嗎?“琳雪打理着頭髮邊說道。

沈木還真想了想,但是他的知識儲備真的很有限,只是片刻便要了搖頭,“沒聽過這招啊,應該不是高階法術了吧,難道是禁咒?”

琳雪也考慮了一下,繼續說道:“有可能,光系的高階法術我也瞭解過幾個,但是無論威力還是魔力的凝聚程度都不及這招。而且昨晚我和柳老頭都是全力出手,就算是對付妖君也足夠讓他受傷了。這還是未成形的混沌破虛劍啊。”

沈木搖了搖頭,“琳雪,別再想這個了,等會去問問柳院長不就好了,他自己親孫女什麼情況肯定清楚。我們先去任務處看下任務吧,有沒有蒼北森林的。”

琳雪起身滿意的在鏡子前轉了個身,來回扭動查看自己身後的大領結,“嗯,等會再說,小木,我這樣好看嗎?”

沈木退遠了幾步,打量着眼前的人兒,“頭髮梳得很精緻,髮釵也很可愛,粉色紗裙配領結,也不錯,白色絲襪,嗯?怎麼又是絲襪。”

“怎麼,不喜歡嗎?那我換成其他顏色的絲襪試試?”

“額,那個不用了,就這麼吧,挺好看的,”沈木冒汗。

“嗯嗯,那我們出發吧,”琳雪故意把小皮鞋踩得滴答滴答直響,似乎要顯示出這是一雙新鞋子一般。兩人牽手下了樓。 聖羅蘭學院任務處。

沈木出示了中階武師的學生卡之後很快就獲得了高級任務的瀏覽權。

“雪,來看看這邊,A級任務區域,咦?我好像權限不太夠啊,竟然只能接普通的A級任務。”沈木招呼着琳雪過來,卻發現自己中階武師的實力竟然還是不夠用。

“你就得了吧,不到十六歲的中階武師,膨脹死你了吧,我昨天可是瞧見了好多十七八歲的低階武師和中階武師了。”琳雪笑着說道。

沈木看的一呆,今天的琳雪可是精心打扮過的啊,竟然比往日更加迷人,這一顰一笑間,簡直奪人心魄,自己差點沒沉浸進去。

“小木?你怎麼了!”琳雪擡起玉手在沈木眼前晃悠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