шωш▪ ttκá n▪ c○

“第三步呢?”

“作戲,這一步表面看起來可有可無,但是卻至關重要,那就是現在是畢業季,通過各種渠道引進一批高學歷的新人才,放在公司的各個部門去培訓,名字就叫做人才儲備,預備替代某些無人之人。”

“那又有什麼作用呢?一邊裁人,一邊招人?”

“當然有作用,實際的作用,真的就是培養備用人才,如果真有人抗不住謠言而辭職,馬上就有人補充;再者就是公司後續的發展,也確實需要人才;三是剛畢業的人,有知識、有激情,敢打敢拼,學起來也很快,那麼取代一個人的工作,損失也最小。還有一個暗示作用,那就是威壓某些人,用行動告訴某些人,既使一律採用新人,也會將一些蛀蟲清除公司,昭示公司破釜沉舟的決心。”

“第四步呢,也就是最後一步?”

“收官之戰,前面博弈的結果就將是對公司不利的人,真的清除,代以新鮮的血液,讓公司運作的更好。”

“這樣一來,公司肯定要血流成河,我真的不想這樣。”

“這才就博弈的要點所在,我們只有掌握住了主動,掌握了資源,纔可能會將損失降到最低,才能真正的達到和平。和平,是靠武力來保障的,這是千古不變的真理。”

“也許你是對,就安你說的去做吧!”

“還有,將那些要剔除出公司的新手業務員,另外建立一個戰略市場部,將這些人全部留下來。因爲當前的市場上業務狀況乏力,開發客戶的時候,沒有掌握到客戶真正有效的信息,以致於的戰圈無法有效擴大。”

“計將安出?”

“試想一下,客戶當中誰有權利決定買誰的產品?又有哪些人能夠影響到這種有權的人?這些人有什麼愛好,有什麼需求,有什麼缺點?如果瞭解了這些信息,有愛好的投其所好,有需求的滿足需求,有缺點攻其缺點,也就是說,愛狗的人送狗,有病的人送藥,腿好的人挖坑,那還有拿不下的客戶嗎?我想要戰略市場部就幹這種事情。”

“那豈不是要分薄公司現有的利潤,去另養一批人了?”

“開頭是這樣的,相信用不了半年,就會有成效。業務量提升之後,該人員直接轉業務負區域客戶。打破現在的業務制度,開拓與守成提成計算分開,這樣還不到這些人不努力去發展業務嗎?相信總體上是不會分薄公司的利潤。”

“小塵,你點子真黑,不過我喜歡。”

“要實現這些策略,還需要一些時日,既然你讓我做你的助理,那就把戰略市場部掛在我的名下吧。”

“可以。”

“我還有一個想法。”

“什麼想法?”

“那就是展開海外業務。”

“我們建立了這樣一個部門,幾乎每年都是全軍覆沒。關鍵是家用電器之類的產品,歐美與日本、韓國的品牌遠勝於我們,很難打的開啊!”

“發達國家的市場當在很難打開,可是還有廣大的第三世界嘛,這些地方只要有電,就需要電器,完全可以開發一些物美價廉的產品,推廣到這些市場上去,這是歐美、日本等企業無法企及的地盤,需要領先做出佔領。”

“可是,我們缺乏這方面的人才啊!”

“招應屆畢業的大學生去幹這事兒,這一撥人專門瞄準農村來的孩子,這些人能夠吃苦耐勞,對金錢的渴求比較厲害,讓這些人去打世界商戰,只要給他們提供足夠的資源與保障,相信他們會創造一片新天地。”

“你的思路很好,這個事情可以考慮佈局。”張夜華美目盯了我一眼,饒有興趣地看着我,朱脣輕啓道:“你的想法深遠,對我的啓發很大,一直以來,我們把主要的精力都放在與同行爭鬥,這樣看來是大錯而特錯了。”

“咕……”說到這樣裏,張夜華的肚子發出一陣婉轉的叫聲音。張夜華看了我一眼,俏臉微紅,道:“我都忘了,早過了吃飯的時間。”

“不說了,去吃飯吧。”

“我請你,怎麼樣?”

“那敢情好。”

用完午餐回到公司,人事任命已經下來,我被任命爲總裁特別助理,整個辦公室像是炸了鍋了一樣。有好朋友的恭喜,有好事者傳揚,有嫉妒者說我賣弄色相,各種反響那是不一而足。記得中學時,表哥做我的班主任,我考試成績不錯,有好事者說表哥漏題給我,搞得是內幕考試,我當時那個氣,直接和好事者連續幹架。

打架的結果,自然請家長,我家老頭子那一次出乎意外的沒有打我,而是讓我抄了一千遍增廣賢文裏的那句:“誰人背後無人說,哪個人前不說人?”我抄完之後,老頭子孝育我道:“你要記住,如果你做不到在人前或是背後對別人說三道四,那也不要在乎別人說你什麼,你連自己的嘴都堵不住,就不要想去堵住別人的嘴。”

我能夠一笑面對,但我還是怕胡秀秀受不了。我找到胡秀秀,把她拉到會議室,準備跟她解釋一下。

“秀秀,你是什麼看法?”

“什麼什麼看法?”胡秀秀眨着眼睛,一付不知情的樣子,接着嘻嘻一笑,道:“跟你開玩笑呢,夜華姐真的準備開改革了。”

“改革?”

“對呀,夜華姐自己哪裏能夠改革得了那麼元老,自然是希望你出手了。”

“你叫她夜華姐?”

“是啊,我們是無話不談的好姐妹。”胡秀秀神祕地一笑道。

“看來你是贊成這件事情?”

“當然,這是我們共同商量的結果。”

“原來,這事兒,還有你的份兒?”

“不然呢?”

看着胡秀秀的笑臉,我真的是有些哭笑不得,我真不知道這兩人還結成聯盟了。真想不通,兩人應該算是情敵,怎麼就成的聯盟呢?

和胡秀秀聊過之後,我直接找到了黃虎,將散佈謠言的任務交給他了。要求他在不知不覺中將謠言散佈出去,跟據黃虎查出蛀蟲,我特意讓他加了一些模棱兩可的名單。黃虎與掌控着保安人員,從基層散佈謠言,速度是最有效率的。

不出我所料,幾天時間,泊沃集團內謠言四起,而且傳的有鼻子有眼睛,說公司掌握某些人犯罪損害公司的證據,不但要被裁掉,還有負法律責任。黃虎調查的一些真些情況夾雜在謠言裏,顯得特別可信。一時間那些以功臣自居的人,更是惶惑不安,四處打探消息,以求事情的真假。

不管誰來問我這個總裁助理,我都是笑眯眯地回覆他們,這是絕對沒有的事情,公司還要重用他們呢。我表現的態度很曖昧,問了比不問更讓人難過了。張夜華比我更絕,她直接來一句,如有必要,她會考慮裁員的。當然這也是我的餿主意。有時候我在想,我的做法是不是太過卑鄙了?

“叮叮……”百寂無聊的時候,我電話鈴聲響了,拿起手機一看,來電是一個陌生的號碼,我按了接聽鍵。

“小塵,我是卡米爾。還記得我嗎?”

“當然記得?”

“假的,記得我,那怎麼一點音訊都沒有?”

“這不是太忙了嘛。”忙,是永恆的藉口,在哪兒都好使,並且沒毛病。我也只好拿出這個當藉口,去搪塞卡米爾。

“有一件事兒,想請你幫忙,可以嗎?”卡米爾沒有糾纏這個問題,直接拋出了找我的目的。

“什麼事兒,講!”

“你記得我姐姐沈若琪嗎?”

“記得啊,怎麼啦?”

“她下星期想去山裏野足,我沒功夫陪她去,所以想請陪她進山一趟,幫我照顧一下她。怎麼樣?”

“這個不好吧,孤單寡女同行,她會答應嗎?”

“這個你別管,先說你答應還是不答應?”

“好吧,我答應你。”

“那太好了。不過,你可要幫我好好照顧她。”

“我既然答應了,就一定會做到。”

“那你晚上到過來小河酒吧這邊,我跟一起去選兩套裝備,反正她的身材跟我一樣,我就幫她辦了。”

“好吧。”

反正我也幾天沒出去了,出去看看也好,也就我答應了卡米爾的要求。不過出去前,我還是跟胡秀秀告了假,直言自己幫卡米爾事情。胡秀秀聽完,一臉的幽怨,我只得好好安撫了一會兒,才脫身離開。

卡米爾在小河酒吧外面等着我,見到我時,她迎了上來,嬌笑道:“還以爲你要放我鴿子呢。正想罵你,想不到你就來了。”從卡米爾的表情,以及行動狀況來看,她應該是喝了不少酒。

“看來,我來的正是時候,不然就會被罵了。”

“走吧,進去陪我喝一杯。”

“慢着,我們好像不爲了喝酒而來,而是去買裝備的吧?”

“去喝一杯吧。”

“卡米爾,我覺得呢,酒要少喝,我真的不好喝酒。如果你有什麼心事兒,我倒是可以做一個傾聽者。”

“開玩笑,我哪有什麼心事?”

“那我們還是去買遠足的裝備吧。”

卡米爾上來挽着我的手臂,宛如情侶一般,在我身邊嬌笑道:“我看你每次好像都很喜歡打架的樣子,以爲只有打架纔會令你開心呢。”

“看來讓你誤會了,我從沒想過打架,不想打任何人。但是總有人不停地挑釁我,那我也只好不客氣了。還有就是有一種,我會教訓一下,就是那種恃強凌弱的人,欺負別人有什麼好呢,對吧?”

“嘻嘻,原來你還有一個慈悲心腸啊!”

“慈悲心腸,與我沒有半點兒關係。”

“那也是,要不就是英雄救美嘛!據說胡秀秀是英雄救美被你收入囊中了,還有一個聞芷欣,看來也是難逃魔掌了……”

“這樣說,你是不是也難逃我的魔掌啊?” 卡米爾“咯咯”一笑,看着我做了一無所謂的姿態,道:“我嘛,無所謂啊,只要你有本事,任君採摘。”

“好吧,我沒那份賊膽。”

“難道我還不如胡秀秀嗎?”

“這不是對比的問題。胡秀秀嘛,我雖然只是激於氣憤替她排憂解難,後來覺得她賢淑溫婉,而且我也到了該成家立業的年紀了,她看我也順眼,我看她也順眼,和她在一起安靜寧和,所以我選擇她一起走下去了。”

“如果我有危難,你會幫我解決嗎?”

“你會有啥危難?”

“說,幫不幫我解決?”

“我如果不幫你,現在就不會跟你走在一起啦。”

“這也算啊?”

“那你還有什麼大危難,說出來聽聽?”

“我,我哪裏會有什麼危難。”卡米爾神色閃爍了一下道。

“沒有那就好。”

“你害怕啊?”

“害怕什麼?”

“害怕我給你帶來麻煩。”

“說話憑良心,如果我怕麻煩,我會幫你解決陶旺的事情?”

“那不算。”

“那怎麼樣纔算。”

“哼,以後遇上了再說吧。”

和卡米爾一路聊着,步行去了一個大型的專業旅行裝備店。在這家店裏,我倆各買了全套的裝備,我買的是藍色的,卡米爾買的是綠色的,質量都是上乘之作,但就是價格有些小貴,兩套裝備花了我大好幾萬。

“不好意思,是我出遊,哦,不是,準確的說,是我姐出行,卻讓你花錢,真的不好意思啊!”卡米爾有些小興奮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