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小凡掃了一眼她的胸牌,寫着孫秀蘭。

“好吧,你們開會吧。”張小凡不想申辯什麼,走了開去。

裏面開什麼會張小凡不知道,反正他心中挺奇怪的,目前這個創立紅包羣的人雖然統治了銷售部,但是同時,讓銷售部的業績也蒸蒸日上,可想而知,他這麼做的目的,僅僅是爲了防止有心人對銷售部起疑。

畢竟銷售部要是業績太差,公司上面恐怕會裁員什麼的。

很快,白素領着人直接出來了,唯獨孫秀蘭沒有出來,張小凡走了進去,只見孫秀蘭還在訓話。

“你們看你們這一個個熊樣,剛剛白總進來,你們就應該表現好一點,你們以爲,這幾天業績好一點你們就開心了嗎?告訴你們,我要是想要炒你們,還是很容易……”

張小凡走到於小雅身邊,輕聲問道:“這人誰啊,這樣罵人。”

於小雅小聲的說道:“這人是總經理,李經理的頂頭上司,平時就喜歡拍上司馬屁,但是對我們下面這些人很惡毒。”

張小凡點點頭,突然手機震動。

王麗榮:孫秀蘭總經理也來了啊,拉你進羣吧。 孫秀蘭發現手機響了,奇怪嘀咕說是誰發信息,陡然發現自己被拉入了一個羣裏,還有一個大紅包。

她也是愛財之人,毫不猶豫的便搶了紅包,隨後孫秀蘭發現辦公室裏其他人居然都在玩手機搶紅包,她雙手叉腰,猶如一個發怒的紙老虎,大罵道:“你看看你們這些人,就知道玩手機搶紅包,公司請你們過來就是玩的嗎?要知道,現在可是上班時間,你們這樣對得起公司,對得起老闆嗎?”

此刻所有人都冷笑着看着孫秀蘭,以往的時候,他們都怕被開除或者扣獎金,對孫秀蘭總是畢恭畢敬,就連李再賢也是一樣,那簡直就是一個接一個的馬屁拍過去。

但是現在,所有人都面色古怪的看着孫秀蘭,只因爲孫秀蘭也加入了這個羣。

發現衆人面色古怪,孫秀蘭心中有些發毛,不過還是嚴厲說道:“你們一個個的看什麼?小心開除你們,喂,李再賢,你在幹麼?”

李再賢突然擡頭,笑着說道:“孫總,你看看手機。”

孫秀蘭下意識的看去,只見王麗榮發出了信息:運氣王必須在十分鐘內做一百個俯臥撐,否則處於爆頭懲罰。

孫秀蘭大罵道:“上班時間居然玩這種遊戲,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說,王麗榮在哪?”

沒有人回答她的話,反而一個女生驚恐萬狀的走出,說道:“我要做一百個俯臥撐了,不要影響我。”

“你是不是有病,這種紅包羣遊戲你也玩,我現在決定,扣你這個月工資一千塊。”孫秀蘭大罵道。

女生露出殘忍的笑容,說道:“你扣吧,反正錢對我來說已經沒有用了。”

說着咬牙趴下,還真的做起了俯臥撐。

“一個,二個,三個,四個……”

周圍人爲女生默默數着,但是其實,所有人心中都沒有底,因爲大家都是坐辦公室的人,平時工作都來不及,更不要說什麼鍛鍊了,很多男士都沒信心在十分鐘內做滿一百個俯臥撐,更不要說這個女生了。

“十分鐘內做一百個俯臥撐,十分鐘有六百秒,也就是說,每六秒必須完成一個俯臥撐,否則到後期,身體會隨着勞累,速度越來越慢,最終完成不了。”張小凡分析說道。

“沒想到你到這個時候還能如此冷靜的分析,你以前該不會研究過這種吧?”於小雅驚訝的說道。

張小凡一愣,緊接着搖頭說道:“只是普通的數學罷了,不過這個女士要危險了。”

張小凡很無奈的說道。

果然,前期三十個俯臥撐的時候,這個女生速度還算快,可是到了後期,速度越來越慢。

“五十一……五十二……”

旁邊有人加油喊道:“加油,你是最棒的。”

“曉曉,加油,你說過,我們到年底會結婚的。”突然,一個男士走出來,緊張的鼓勵說道。

衆人譁然了,沒想到這個男的是曉曉的男友,一般來說,辦公室是禁止戀情的,這是所有公司的潛規則,畢竟若是在一個公司談戀愛,會影響工作效率。

但是自己的女朋友已經危在旦夕了,這個男人已經不想在隱瞞下去了。

“段成旭,你放心吧,我會……加油……”

曉曉堅強的一笑,再次快速的做起了俯臥撐。

“七十一,七十二……”

動作越來越慢了,偏偏旁邊的孫秀蘭更是大罵:“好哇,你們兩個居然在公司談戀愛,實在是太不像話了,簡直是不把公司的規則制定放在眼裏,我要向老總報告,你們就等着被炒魷魚吧。”

段成旭突然指着孫秀蘭,神情冷厲的說道:“臭娘們,你要是再囉嗦,我就弄死你。”

孫秀蘭被嚇了一大跳,很難相信,一直默默無聞,不太說話的段成旭居然這麼猛,驟然間,她也被惹急了,說道:“你居然敢這樣對我說話,瘋了,你們都瘋了。”

“時間只剩下一分鐘了,曉曉,加油。”一個女同事鼓勵說道。

“八十五……八十六……”

曉曉一個人默默數着。

“時間只剩下三十秒了。”

“九十五,九十六……”

“還剩十秒了……加油!”

“九十七,九十八……”

誰都沒想到,曉曉一個弱女子,居然能夠完成一般男生都完成不了的任務,就在大家準備歡呼的時候,沒想到,孫秀蘭冷哼一聲,突然踩住曉曉肩膀,不讓她繼續俯臥撐。

“一個個的裝神弄鬼,我看你現在怎麼再做俯臥撐!”孫秀蘭大罵道。

“傻啊,快點讓開,時間來不及了。”一個女士驚恐尖叫。

“只剩一秒了,時間到。”

“俯臥撐……只完成了九十八個……”一個男士說道。

“哼,我就讓你完不成,一羣人工作不好好做,居然整這些東西。”孫秀蘭咒罵着。

叮!

王麗榮:很抱歉,曉曉沒有完成任務!處於爆頭!

“不……”

曉曉剛剛說完,她的腦袋瓜子直接炸裂,腦漿崩了一地,孫秀蘭直接被嚇了一大跳,怔怔的看着地上的這一幕,一下子居然說不出任何話來。

“啊,曉曉……”

段成旭整個人崩潰了,神色扭曲的看着孫秀蘭說道:“都是你,都是你害的曉曉的完不成任務……所以她纔會死!”

每個人都怒視着孫秀蘭,曉曉在辦公室人緣不錯,反觀孫秀蘭,在以前她還能有權利讓人畏懼她,但是現在,一旦以往的秩序崩潰之後,所有人的矛頭都會指向她。

“混蛋,曉曉本來不會死。”

“是啊,孫秀蘭,都是你乾的好事。”

每個人都指責着孫秀蘭,孫秀蘭臉色難看的說道:“怎麼會這樣,爲什麼會死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張小凡說道:“這是一種死亡遊/戲,而羣裏的王麗榮就是一隻惡鬼,她發佈遊戲,然後我們就去完成,剛剛要不是你踩住了曉曉的背,讓她完成不了任務,否則的話,她不會死。”

“是你害死曉曉的,我要殺了你。”段成旭突然站了起來,神色兇惡的說道。

“不不……你不能那樣做,那樣是犯罪。”孫秀蘭驚懼的說道。 “哈哈,犯罪,笑死我了。”也許是因爲曉曉的死,讓段成旭受到了極大的刺激,以至於讓他整個人有點癲狂了起來,他凶神惡煞的說道:“我們已經不受普通社會的制約了,所以我們就算是犯罪,也不會有人管。”

孫秀蘭意識到不妙,扭頭就要跑,不過身後幾人直接將她攔住,一個男士冷冷說道:“孫秀蘭,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老子早就看你不爽了,上次扣了老子五百塊工資,這次讓你好看。”

“哼,你這個死八婆,這次你就等着撲街吧!”

每一個人都極其怨毒的看着孫秀蘭,這讓孫秀蘭如墜冰窖,她驚懼說道:“不要,不要這樣對我……”

叮!

這時候,又一個紅包發了出來,幾乎每一個人都下意識的去搶紅包,畢竟不搶的紅包的話可是有前車之鑑的,那會受到懲罰。

孫秀蘭現在不敢搶紅包了,她喃喃說道:“到底怎麼回事呀,都這個時候了,你們居然還只想着搶紅包,你們也太……”

“哼,孫秀蘭,勸你也搶紅包吧,否則的話,你的下場會和曉曉一樣。”張小凡有意的提醒了一句。

看着張小凡嚴肅的眼神,孫秀蘭下意識的相信了,她喃喃點點頭,隨即搶了紅包。

所有人都驚訝了,因爲孫秀蘭居然是運氣王。

“我是運氣王,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孫秀蘭驚訝的說道。

叮!

王麗榮:孫秀蘭是運氣王,運氣不錯啊,你必須要在三小時內和段成旭發生關係,否則你就會處於爆頭的懲罰,看到曉曉的下場了吧,好自爲之吧!

好了,今天的遊戲就到這裏,拜拜!

很明顯,今天暫時全都安全了,所有人都放鬆了下來,不過不少人笑眯眯的看着孫秀蘭,因爲孫秀蘭的任務是要和段成旭睡覺,而段成旭的女友曉曉是被孫秀蘭害死的,段成旭會同意嗎?

“這個遊戲……到底是什麼意思?”孫秀蘭不可置信的說道。

張小凡無語的說道:“你到現在還不明白嗎?意思很簡單,就是你必須在三個小時內和段成旭發生關係,否則,三個小時一過,你的下場會和曉曉一樣,所以……你明白嗎?”

“不可能,怎麼會有這種遊戲的?”孫秀蘭一臉的不可置信,因爲這種遊戲方式簡直聞所未聞,作爲一個新世紀的人,怎會相信這種?

“曉曉怎麼死的,你也看到了,還不信嗎?”張小凡嘆氣說道。

“哈哈哈……”這時候,段成旭笑的直接瘋狂了,指着孫秀蘭說道:“死八婆,你現在就算是求我我也不會和你睡覺的,我要看着你三個小時之後去死,哈哈哈……”

“不可能,怎麼會這樣?”孫秀蘭搖頭驚恐的說道,理智告訴她,眼前的這些事情不是真的,但是面對衆人的解說,卻是讓她不得不相信,眼前這些都是事實。

“難道我真的要和段成旭發生關係,才能活下去?”孫秀蘭看着張小凡說道。

“如果你不想變成曉曉那樣的話,你只能這樣做了。”張小凡搖頭苦嘆。

此刻孫秀蘭心中悔恨無比,早知道事情會是這樣,她怎麼會對曉曉那樣?

現在已經沒有任何辦法了,雖然她不想和段成旭發生關係,但是不那樣做的話,自己就會死!

於是走到段成旭面前,艱難說道:“我們……睡覺去吧。”

這句話讓她很難以啓齒,但是爲了活下去,她只能這樣。

段成旭猶如看一個玩具看着孫秀蘭,得意的說道:“滾吧,我是不會和你睡覺的。”

“我給你錢,我可以託關係讓你升職,只要你和我睡覺,好嗎?”孫秀蘭着急的說道。

“哈哈哈……”段成旭狂笑不已,嘲諷的看着孫秀蘭說道:“真是悲劇,這樣吧,你當衆脫了衣服,我就可以考慮。”

“什麼……”孫秀蘭不可置信的看着段成旭,這傢伙,居然讓她這樣。

“嘻嘻,孫秀蘭,你雖然兇,但是說實話,你這身材不錯哦。”

“是啊,不管怎麼說,你要那啥有那啥的,而且我聽說,像你這種年紀的女人如狼似虎,你應該不會介意吧?”

“只可惜啊,這次的遊戲居然不是讓我睡你。”

“哈哈哈,就怕你滿足不理她。”

聽着周圍人說的話,孫秀蘭整個人臉色難看無比,她身爲總經理,何時受過這種待遇?

“怎麼?孫秀蘭,這個時候你居然還玩矜持?”段成旭吐了一口唾沫,指着孫秀蘭說道:“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是什麼貨色,上次在廁所裏勾搭了行政部的小偉,我親眼見到你們在裏面幹來着的,所以這時候不要在我面前裝清純。”

“哇,原來還有這事。”周圍人驚訝不已,孫秀蘭顫抖的開始脫衣服,喃喃道:“不要這樣……嗚嗚嗚……”

雖然孫秀蘭的樣子很可憐,但是沒有一個人同情她。

突然,孫秀蘭停止了下來,湊到段成旭身邊輕聲說了幾句,正當所有人以爲段成旭會讓孫秀蘭繼續脫衣服的時候,段成旭說道:“好,這是你說的。”

孫秀蘭驚懼的點點頭,說道:“只要你好好對我,我就老實說。”

“哼,走吧,去你辦公室。”

段成旭直接走了出去,衆人暗暗感慨,看來是看不到現場直播了。

很快,兩人朝着樓上走去,所有人都知道他們兩人進去是幹什麼去了。

“真是奇怪,你說,這種關頭孫秀蘭到底說了什麼,才讓段成旭不那樣對她呢?”於小雅歪着脖子好奇的說道。

張小凡說道:“估計是什麼對段成旭很重要的事情,這件事情還和曉曉有關。”

“很重要的事情?難道是……”突然,於小雅好像想到了什麼事情一般,輕聲說道:“難道和董大爲有關?”

“嗯?怎麼說?”張小凡好奇的問。

“是這樣的,董大爲是段成旭他們銷售組的小組長,三個月前他派段成旭出差,然後有一天晚上董大爲讓曉曉加班,後來第二天,我聽說曉曉一晚上沒回去,在桌上不停地哭,還說要報警啥的,最後被董大爲帶去了辦公室,出來後就好了……” 孫秀蘭辦公室內,爲了活命,她不停地在段成旭身上游走,一邊遊走一邊說:“段哥哥,人家以後是你的人了,你可得保護我。”

不得不說,孫秀蘭已經三十七八了,而段成旭才二十七八,足足差了十來歲,但是孫秀蘭極爲的老練,三下五除二便弄得段成旭很舒服。

不過畢竟這傢伙的女朋友剛死,他心情很是不好,問道:“孫秀蘭,你說三個月前,我被董大爲派出出差,那傢伙欺負了曉曉?”

“千真萬確,那天,我經過董大爲辦公室的時候,看到曉曉在他辦公室裏一直哭,還說要報警告他強……”

“哼,那後來爲什麼沒報警?”段成旭問道。

“後來董大爲肯定用錢了啊,你想啊,那陣子曉曉是不是有很多錢,還給你買了金項鍊?都是董大爲給她的。”孫秀蘭說道。

“什麼?”段成旭捏緊了拳頭,說道:“怪不得那陣子曉曉那麼有錢,她騙我說是股票上賺的,現在看來,原來是這樣。”

此刻段成旭心中有着很大的嫉妒,自己的女人被人睡了,能開心嘛?

“而且啊,後來曉曉還和董大爲有着聯繫呢,不信的話,回頭你看看曉曉的手機,哎……”孫秀蘭說道。

“哼,這個董大爲,我要弄死他。”段成旭無比狠辣的說道。

“嗯,先不急,以後反正有機會,到時候,我們兩人就雙劍合璧……”

話沒說完,段成旭直接壓住了孫秀蘭,冷哼道:“以後你就是我的奴隸……”

直到下班之後,段成旭和孫秀蘭也沒有出現,而公司裏的人陸陸續續也下班了,張小凡走到公司門口,突然感覺到挺無奈的,自己孤苦伶仃一個人在這裏,都沒什麼地方好去。

隨即用從於小雅那裏借的錢買了一點雞蛋餅,隨即等在門口吃着,想看看白素,畢竟來的時候包蕾和他說過了,白素在這裏遭遇到了危險,都已經失憶了。

等了一段時間,突然,一輛豪車從公司裏面開了出來,不過開到門口的時候卻是沒有離開,反而擋在門口,張小凡皺了皺眉,這麼大一輛車停在門口,可是會影響出行的,但是看裏面的保安連說都不敢說一下,很明顯,這車裏的人非富即貴。

果然,車上下來一箇中年人,他下車點燃一支菸,眯着眼睛看了一眼門口吃着雞蛋餅的張小凡,眼中毫不掩飾的流露出鄙視的眼神,這也難怪,畢竟張小凡顯得極爲的落魄,跟個乞丐似的,在門口居然吃雞蛋餅,而他不僅開着豪車,身上也是一身名牌,用句誇張一點的話來說,那就是他點菸用的打火機都要比張小凡一身都貴。

張小凡好奇的看着這個人,也不知道這個人幹什麼在這,沒一會兒白素從門口出來,頓時,那個中年人挺直了胸口,走了過去,說道:“素素,下班了啊,我正好知道一家新開的餐館,裏面的味道不錯,去看看吧。”

白素搖頭說道:“不好意思啊,我今天有點累。”

“素素,原來你很累啊,要不去蒸桑拿吧,我朋友開的一個會所裏面有,要不我帶你去休息休息,再給你請一個女技師,你說怎麼樣?”

面對這麼獻殷勤的人,張小凡哪還不知道這男的是什麼意思,頓時冷哼一聲,暗道這男的臭不要臉,他很想馬上衝過去甩一巴掌過去,但是想想自己貌似沒有什麼正當理由。

不過此刻自己的女人正被其他男人纏着,就算是沒什麼正當理由,張小凡也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頓時走了過去,含笑說道:“白總,有一件事我想要和你聊一下。”

“嗯?”白素扭頭看去,發現是張小凡之後,她皺眉說道:“又是你。”

“是啊,我想和你說點事情,很重要的事情。”說着湊了過去,白素本能是想要躲的,但是張小凡和白素結合之後,基因和她一樣,被改造過了,速度很快,因此白素下意識下,沒躲過。

張小凡輕聲說了幾句,白素面色一凝,不可思議的看着張小凡。

看到白素和一個像乞丐一樣的男人居然這麼親密,這個楊總監臉色難看,他是公司的領導層,手下權利滔天,可以說,權利和白素是不相上下的,因此他纔將追求目標放在了白素身上,但是這個女人不理睬自己也就算了,居然和一個陌生男的這麼親近,這怎麼可以?

“白總,這個男人是誰?”楊總監指着張小凡罵道。

“哦,他是銷售部……呃……新來的。”白素說道。

“哼,原來是銷售部新來打工的。”楊總監嘴角露出不屑,說道:“那個誰,工作上的事情明天再說吧,滾吧。”

說完不屑的拿出兩張百元大鈔,算是給張小凡的小費,張小凡直接就震驚了,想到自己現在窮,於是收了錢,正當楊總監露出不屑神情之後,張小凡狠狠一巴掌甩飛了楊總監,罵道:“這點錢也想丟人現眼?滾到!”

“你……”楊總監沒想到張小凡會這麼無賴,收了錢還罵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