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級里很熱鬧,最後一排只有她自己。

南意從包里取出一沓子寫著寧知許名字的作業本,照常等著課代表來收。

王婉瑩過來收作業時,順便把紙質版大榜排名給她。

「南意,給你。」

「謝謝。」南意接過,放在了桌面上。

她視線隨意落去就看到第一排的名字。

除了語文科科都能考滿分的少年不在這個位置,這次是一直考第二的林惟夏考了第一。

南意翻了翻,翻到最後一頁。找到了他的名字。

年級第513,寧知許,科科都是缺考零分。

原來他那天是送她來……早就在跟她道別了。

她看了眼自己的成績,如果沒有寧知許考零分,她是年級倒數第49。

寧知許缺考佔據了個倒數名額,而因為這一名之差,她如願去了法國。

回來弄丟了他。

小可愛們,群號和踩樓以及書評活動都在書友圈置頂,大家去看叭。又開了一個免費群,沒進之前群的可以進。。 「柳總,您什麼時候結的婚啊?」蕭若允看着林風,張大了小嘴問道,而她越看林風越覺得好像在哪兒見過。

忽然,她好像想起了什麼,瞪大了眼睛指著林風,滿臉的驚訝。

「你…你真的是柳總的老公?」

林風笑了笑,看來這女人是認出他了,所以林風倒不可否認的點了點頭。

而柳雪瑤則是一臉的懵逼。

這兩人認識?

柳雪瑤奇怪的看着林風,又看了眼蕭若允。

「你們認識?」

蕭若允點了點頭,忙說道:「柳總,這個人,哦不,是您的老公,他前幾天來我們公司應聘過俄語。」

太驚訝了,一直以來冷艷無雙的柳總竟然已經偷偷的和男人結了婚,而且這個男人看起來又這麼的普通,實在是讓蕭若允難以接受。

「你什麼時候來過公司?」柳雪瑤好奇的問。

而林風則是笑着摸了摸臉上的鬍渣。

「我是來找你的啊老婆,剛巧碰上了你們這兒有應聘會,想着也不能天天在家獃著,所以就試了試。」

柳雪瑤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隨即她又奇怪的看着林風,問道:「你應聘俄語?你會俄語?」

林風無奈的輕嘆一聲,看向了蕭若允。

而蕭若允知道自己好像當時真的是誤會了林風,所以急忙對柳雪瑤解釋道:「柳總,您丈夫的俄語水平很高。」

柳雪瑤聽蕭若允這麼說,不可以思議的看着林風。

「那他怎麼沒入職?」

蕭若允有些不好意思的朝林風點了點頭,而後對柳雪瑤說道:「一開始我是挺看好他的,但後來他說您是他老婆,我覺得他對您很不敬,所以就沒有錄取他。」

柳雪瑤確實沒想到林風還會e國的語言,這個男人處處透露著神秘,他到底還有多少事在瞞着自己。

她看了林風一眼,隨即對蕭若允說道:「那就這樣吧,他以後去你們外交部門工作,有些翻譯的活就交給他做。」

「是。」蕭若允點了點頭,看向林風的眼神也不一樣了,從一開始的不相信到現在的好奇。

「對了,下個月去e國的行程也把他算在內。」柳雪瑤補充道。

「好的柳總,我這就去安排。」

隨後,蕭若允就離開了總裁辦公室。

而柳雪瑤則是稍微的收拾了下,對林風說道:「走,我去給你買一身像樣的衣服。」

「我這一身挺好的啊。」林風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白色短袖,並不臟,知道今天他要來上班,昨晚他特意洗乾淨了。

柳雪瑤白了林風一眼。

「不是髒的問題,上班需要穿正裝,你穿這一身太隨意了,並不合適。」

「那好吧!」林風看似很不樂意的說。

柳雪瑤再一次瞪了林風一眼,隨後兩人便開着車離開了南風大廈。

王筱妍已經從馬尚手底下人的口中找到了柳雪瑤的法拉利,這時候她已經派人去取了。

半個小時后。

兩人來到了天海市最大的商場。

柳雪瑤輕車熟路的帶着林風穿梭在諾大的商場內。

沒多久兩人便來到了一家男裝店。

「歡迎光臨。」

一個服務員微笑着迎接了柳雪瑤。

而林風則是跟在她身後,服務員看到林風后,臉色變了下,眉頭一皺。

「先生,您不可以進去。」

林風一愣,不明白這個女服務員是什麼意思。

「我為什麼不能進去?」林風問道。

「先生,這裏衣冠不整不可以入內。」女服務員說道。

林風有些不滿的看了服務員一眼,隨即霸氣的說道:「怎麼樣才算衣冠整齊?」

「最起碼要穿西服和打領帶。」

林風沒好氣的看了服務員一眼,「我要是有西服領帶我還來你們這裏買衣服幹啥?」

「對不起先生,這是本店的規定。」

「他是跟我一起的。」柳雪瑤回頭對服務員說道,她也不知道這些名牌服裝店什麼時候有這種規定。

「對不起女士,這是kd藍星品牌全世界的規定,我們也沒辦法。」

而林風突然不耐煩的說道:「凱迪那老頭子閑得蛋疼嗎?故弄玄虛搞這些幹啥。」

凱迪·藍星島夫就是kd藍星品牌的創始人,是歐域最頂尖的,也是全球最時尚的男裝品牌之一。

當年凱迪這老頭子求着要給自己量身定製一套衣服被林風給拒絕了,這小老頭子精明的很,想讓林風穿着給他的品牌打名聲。

…… 於是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產屋敷月彥依舊那副病懨懨地模樣,他給人的感覺也依舊很糟糕,而且這種糟糕的感覺比上一次見面時更加明顯了。

「終於見到您了呢,晴明大人。」

我偷偷看了眼沒說話的青年,面對產屋敷月彥的嘲諷,他不為所動,甚至還好脾氣的笑了起來轉頭對我和小夜說道:「太鼓鍾,你們先退下吧。」

產屋敷月彥的視線順著望過來,眼神晦暗不明。

我本身就不是很想接觸這位病懨懨的大少爺,在聽到安倍晴明這麼吩咐后,我立刻聽話的點頭拉著小夜的手就出了房間。

直到我們跑出去,小夜才輕聲說:「那個人類快死了吧。」

刀是經歷最多死亡的物體,所以對死亡的氣味也格外敏銳。

事實上,無論是什麼人看過這位產屋敷月彥都能看得出他身體的問題,肯定都會像小夜一樣有這樣的猜想。

我四下望了圈,周圍沒有侍女更沒有其他人。

「小貞?」

「……這話可不能隨便亂說。」我壓低聲音小聲和他說道:「要是被這裡人聽到,再傳到那個產屋敷公子那邊,我們可就是給晴明大人添麻煩了。」

這段時間我可是接受了桃花妖的各種灌輸,比如說那位產屋敷月彥脾氣差到,只要有人談及身體健康問題就覺得他人是在看不起自己,甚至還是講所有問題的對錯都規劃到他人頭上,說白了就是個自私自利的傢伙。

小夜聽得很認真,在我講完后乖乖的點頭也學著我方才的模樣,壓低聲音說:「好,我知道了。」

說完,他想了想又說:「如果晴明大人覺得麻煩的話,我可以……」

我:「?」

小夜面無表情的抬起手,在脖子上比劃了一刀。

「……我覺得大可不必。」

有那個閑工夫我還不如多砍點溯行軍來增加自己升級的經驗呢。

我們就蹲在走廊邊上安靜等著晴明,偶爾會有路過的侍女,她們看到我們兩什麼也不敢說什麼也不敢問,或許是因為我穿著陰陽師的狩衣,也或許是因為小夜身上的刀,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安倍晴明終於出來了。

「哦呀,你們怎麼在這裡?」他有些驚訝地看著我們,眼尾微微上挑。

我站起身:「在等你啊,這邊的侍女都很少,見到我們也不敢說話。」通常都是對視一眼然後匆匆跑開的。

小夜在旁邊贊同的點頭,隨後問道:「接下來要需要做什麼?」

是回去,還是去辦其他的事情。

安倍晴明看看藍頭髮的男孩,又看了看藍發金眼的女孩。他抬起頭,故作沉思的想了會說:「我現在要去博雅那邊把吉田醫生接過來,你們要陪我一同去嗎?」

「……」

小夜下意識的轉頭看向我。

安倍晴明也笑眯眯都盯著我。

我:???

「那,那就一起?」盯著兩邊的視線,我小心翼翼的這般說道。

小夜收回視線,對安倍晴明說:「我和小貞一起。」

「好啊。」安倍晴明笑得快合不攏嘴了,他打開紙扇,稍微遮住了自己上揚的嘴角:「那就一起吧。」

這兩個孩子真有意思。

我們再一次坐上了朧車,因為來的時候坐的是產屋敷家的車子,所以這也是小夜第一次看到朧車。他有些緊張得看著車頭的那張人臉,手指抵著的刀柄已經露出了幾寸冰冷的光澤。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但是竟然在衣服的邊緣綉著金線。Next post: 人事關係……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