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孤雯臉上冒著汗,雖然有些畏懼會長的壓迫,但她性格仍然非常執拗,嘟噥說。

「這人是我的仇人。我們絕對不會馱運他們的。」

會長沉著臉:「他殺你全家了?」

獨孤雯:「他搶了我們黑羽族的東西。」

會長不了解黑羽族和羽塵的恩怨,也不想去了解,以他的地位只要下命令就夠了。

「哦,只是搶了你一點東西而已呀,那就簡單了。現在照我的話去做。你和羽塵公子之間的恩怨一筆勾銷。現在立刻給他們安排一支最好的鷹隊。」

獨孤雯對會長的霸道非常不滿:「不可能,憑什麼呀。」

會長愣了一愣,他還是第一次遇見敢違逆自己商會成員。

吃了豹子膽了,這女人。

不過會長身邊的一個幕僚附在他耳邊悄悄告訴他。

原來獨孤雯突然底氣十足,是因為黑羽族現在不僅僅是萬商城中的商會成員,而且還是義軍中的一份子。

黑羽族好多族人都參與了推翻黑齒國暴政的叛亂,有很深的影響力。

背後有南北聯軍撐腰,所以獨孤雯現在才敢和會長頂嘴。

會長知道大致情形后,笑了笑:「好好好。獨孤雯,你們黑羽組翅膀長硬了嘛。以為靠上了南北聯軍,就可以和我叫板了嗎?」

獨孤雯傲然道:「不敢,我還是非常尊重會長你的。但若是會長你行事不公平,我們黑羽族也絕不屈服。」

會長眯著眼睛:「哦,既然如此,那你們黑羽族就給我滾吧。」

獨孤雯大吃一驚:「什麼?」

會長:「我讓你們黑羽族滾出萬商城,你沒聽見嗎?」

獨孤雯:「可我們的飛鷹生意。。。。」

會長:「你以為萬商城缺你的飛鷹生意嗎?老實告訴你吧,黑蝠族有巨型蝙蝠,白雕族有巨雕,巨魔族有飛龍,都可以空中運輸,他們早就想要取代你的飛鷹生意。只是我看在我們之間合作那麼久的份上,沒有答應他們罷了。既然這次獨孤族長你不給我臉,那我也就不再給你們生意做了。你們黑羽族和我再沒有關係,滾。」

獨孤雯傻了眼,她沒想到會長這次那麼絕,竟然為了一個陌生少年,要把自己的生意趕出萬商城。

她眉頭緊鎖,氣憤道:「會長,你以為你能一手遮天嗎?別忘記了,我們黑羽族是南北聯軍的一份子。你想把我們黑羽族趕走,也得掂量一下輕重。」

會長見獨孤雯終於說出了心裡話,仰天哈哈大笑:「我就知道你會拿南北聯軍來壓我的。來來來,今天就讓你們這些井底之蛙見識一下,什麼叫官大一級壓死人。」

說罷,會長讓手下護衛取來了一枚大印,出示給獨孤雯看。

印上刻著幾個大字。

南路行軍大總管。

獨孤雯頓時臉色慘白。

原本還想著自己是南北聯軍的一個部落,而萬商城的會長只是個投降分子。

卻萬萬沒想到,會長投降南北聯軍后,一下子官職要比獨孤雯大了幾倍。

獨孤雯在南北聯軍中的地位最多也就是個團長之類的,會長確是軍區司令。

不管是在商界,還是政界,他都能把你壓的死死的。

今天他能把你趕出萬商城,讓你窮困潦倒。

明天他也能把你趕出南北聯軍,讓你忙活了半天,卻依然一無所有。

而你累死累活得賣命打仗,臨了卻拿這投機的老滑頭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獨孤雯強硬的態度,當時就軟了下來。

她敢硬氣,是因為她覺得自己有背景,有靠山。

但現在對方背景和級別都比自己硬,獨孤雯就算硬也硬不起來了。

她哀求說:「會長,咱們有話好好說。你別發脾氣。我錯了還不行嗎?」

會長冷冷說:「我和你沒什麼話好說的,趕緊滾蛋吧。」

兩人都爭到這個地步了,哪還有婉轉的餘地。

今天你黑羽族敢違背會長的命令,那以後任何一個商會成員,都可以和會長對著干,你讓他這個會長怎麼做?

會長態度堅決,但他身邊的幕僚卻是人精,微笑著對獨孤雯說

「獨孤族長,你何不去求求那位羽塵公子啊。若他答應原諒你,說不定會長也會看在他的面子上,原諒你的。」

獨孤雯一族這次真的是踢到鐵板了,一時冷汗大冒。

以前黑羽族的族人都是靠萬商城的飛鷹生意過活的,這次跟著南北聯軍一起叛亂,原本還想著能藉此擴大生意規模。

沒想到,現在卻因為得罪了一位以前都沒見過的少年,竟然要面臨全族都沒飯吃的地步。

而且她和羽塵沒有深仇大恨,犯不著和羽塵結下深仇大恨的。

想到這,終於非常惶恐的對羽塵道:

「我不知道你原來是會長的朋友,是我糊塗了,還請您原諒我的冒失。」

周圍的黑羽族族人全都都目瞪口呆。

黑羽族也是一個大族,有數萬人口,而族長也算是個小霸主,在地方上能夠呼風喚雨。

如今自家族長竟然向一個衣著普通的少年躬身道歉,不由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太荒唐了。

這少年到底什麼來歷,以前都沒聽說過。

為何引得商會會長親自前來為他保駕護航?

羽塵沒有說話,只是看了一眼遠處的獨孤純。

所有的事,都是因為這個黑羽族的女武神刁蠻任性而起的。

獨孤雯看見羽塵這眼神,立刻明白其中的意思。

連忙拉著自己女兒,一起『噗通』給羽塵跪下。

一開始獨孤純還很倔強,不願意跪。

她終究是年紀小,不知道自己部族即將大禍臨頭了。

她母親為了她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還頂撞了會長。

獨孤雯見女兒仍然不懂事,氣得一個耳光扇她臉上。

獨孤純的那張俏臉當場腫了起來:「嗚!!母親,你打我?」

她一直都是部落里的天之嬌女,族長母親很寵她,從未打過她,沒想到今天竟然為了一件小事挨了打。

不就是做他們生意,如此小事,為什麼會發展到這種地步。

「快給羽塵公子跪下。否則你就不是我的女兒。」獨孤雯氣憤得罵道。

終於,這母女倆都低下了她們高傲的頭顱,給羽塵跪下,磕頭認錯。

長孫無垢看見此情此景,開心得輕笑道:「哈哈,獨孤純,你也有今天。」

說著,這調皮的羽族姑娘,還故意走到獨孤純面前,接受她的跪拜。 「滾一邊去。」葉靈宣抬起頭看了一眼,嬌斥道。

「呦呦呦,生這麼大的氣幹什麼。」王英林嬉笑着把手中那個鐲子遞了過去:「手上那個粗糙爛治的鐲子可配不上靈宣小姐的氣質,不如試試這副鐲子?」說着便是一副謙謙有禮的模樣,遞了過來。

「靈宣小姐,這可是我家大公子從在皇都高級學院之中所得,特地帶給英林少爺的,這碧波鐲,才用一階妖獸碧波魚的魚骨,妖丹所制,可以讓佩戴者更加親和與天地之中的靈氣,有助於修為的增進,乃是不可多得的寶物。」

身旁的侍衛緩緩的解釋道。

「呦呵,還不錯,居然是入階品的鐲子。」

葉靈宣還未開口,但是眼中的厭惡之色溢於言表,一旁的葉墨直接上前一步,從王英林的手中那過那鐲子,翻看倆眼,一鬆手,鐲子落在地上,頓時四分五裂開來。

一時間場面似乎凝滯下來一般,陽光通過那一塊塊破裂的碎片閃爍著瑩瑩的光芒。

四周的人一下子長大了嘴巴,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這一幕,那可是價值千金的黃階玉鐲,就這麼摔碎了?

王英林看着那如同刀削般的臉頰也在不斷地抽搐著,這可是他央求他哥好長一段時間,才得到的,如今卻是以這樣的姿態破碎在自己的眼前。

當然送給葉靈宣這件東西也是有意義的,除卻葉家之外的王家,郝家家主都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囑託下面的族人,不要招惹葉家的葉靈宣,不然出了事,誰也保不了。

所以他就一直尋思著,葉靈宣絕對是個有身份的大人物,就是茶樓里的話本一般,因為某些原因才不得不留在這小小的臨安城之中。

所以才會費勁心思的去討好。

葉墨一直都是笑吟吟的,蹲在地上把那碎片撿起來放到手中,遞向王英林:「你還要不?」

王英林的臉頰都在抽搐,握緊的拳頭,使得指節處泛白。

「王少的好意我收下了,若是沒有其他事情就先回去吧。」葉靈宣語氣冷淡帶着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模樣。

王英林惡狠狠的瞪了葉墨一眼,走上前去,一巴掌拍在了後者的肩膀上。

「哎呦!」

「胳膊斷了,斷了……疼死我了。」

葉墨一聲慘叫,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抱着胳膊哀嚎著滿地打滾。

王英林整個身體僵在了原地,許多小問號出現在腦門上面,什麼情況?!雖然用了些力氣,但他也不過是比葉墨高了一個小境界,多了一百斤力量的煉體四重,不可能七分力氣就把後者的胳膊拍斷了吧。

還不等他開口解釋,一道凌冽的氣勢便是鋪天蓋地的壓了過來,還沒反應過來,身旁站着的二名煉體七重的侍衛,直接被轟飛出去,一隻茭白的玉手扼住了他的脖頸。

「竟然如此下作。」葉靈宣冷斥一聲,右手緩緩用力,將已經喘不上起來臉憋得鐵青的王英林舉道半空中,好像下一秒就會要了他的命一般。

葉墨心頭一凜,連忙從地上趴在來,他要是在裝下去的話,恐怕那個倒霉催的真要死翹翹了,沒想到看上去人畜無害,一口一個墨哥哥叫着的小丫頭,下手居然如此凌厲,不過心頭也是有着幾分暖意。

葉靈宣看到葉墨從地上爬了起來,把手中的王英林如同像是扔死狗一般丟在地上,小跑過來,聲音帶着急促和哽咽。

「墨哥哥,你沒事吧。」

「胳膊疼的要死。」葉墨苦着臉說道。

「要不我也把他胳膊打斷?」葉靈宣說了一聲,話語之中的寒意讓一旁剛緩過神來的王英林嚇得一股涼氣從后脊椎骨升騰起來,整個人如墜冰窖。

「不要老是打打殺殺的,我胳膊斷了,你就算把他殺了也於事無補,還不如要點醫藥費,伙食費,誤工費,精神損失費什麼的彌補一下。」

葉墨隨口說道。

在侍衛攙扶下站起來驚魂未定的王英林連連點頭,看都不敢看葉靈宣:「好說,好說。」

「給我拿千兒八百金幣,此件事就算了了。」葉墨隨口說道。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沒想到自己入職第一天,就碰上了醫鬧。Next post: 「阿姨,媽媽為什麼睡在沙發上?」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