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這次一中可是下了血本,想不到自己經不起林妹妹的激將法來到一中做了足球教練,如果搞得好的話也能狠狠賺上一筆,不比做私人保鏢差哦。

可是想想也是挺難的,A市中學就有一百多間參加這次的足球聯賽,能再循環賽中脫穎而出就意味着進入了三十二強。接下來就是淘汰賽,要再連續勝五場才能拿到冠軍,並且每進一步,對手就越強。

走一步,看一步吧,也許自己的破球式能創造奇蹟呢!

和王副校長約定好了時間,楚南走出了副校長辦公室。林夢瑤是在學校吃晚餐,然後自修學習的。

“姐夫,記得準時來接我哦。”臨走前,林夢瑤調皮一笑,扭着屁~股走了。

去,真的就叫上姐夫了,如果被林夢夕聽到的話,肯定以爲自己使了什麼不可告人的手段呢!

楚南一看時間接近6點了,就回去吃飯洗澡了,晚上8點還等着看二狗子的好戲呢。

此時的二狗子正在大會賓客呢,在一家餐廳的包廂裏,他請來了十多個要好的朋友。

二狗子是一個肌肉男,因爲武藝不錯,人又講義氣,好像混得還可以,大家一聽二狗子要競選保安部部~長的職位,都過來獻謀獻策了。

二狗子四肢發達頭腦還是簡單了一點,但是他不笨啊,請來十多個朋友的目的就是集思廣益。

大家聽到二狗子要在三個女人守着的辦公室裏偷出一個白盒子,並且時間只有兩個小時,頓時炸開了,什麼意見都有。

“狗子,直接來個美男計就好了,用你的肌肉征服他們,她們的眼睛一閉上也就算偷了。”

“用蒙~汗~藥吧,直接進去陪她們喝咖啡,在她們三杯咖啡裏事先放進蒙~汗~藥,她們一喝就倒,剩下的……狗子,你還可以人財兼收啊!”

“女人嘛,都是最怕蛇啊,蟑螂什麼的,弄些丟進辦公室裏,她們肯定啊啊大叫,然後跑出辦公室,於是你就可以來一個渾水摸魚啊!”

“要不用用***?”

“要不找個島國忍者學習一下隱身法!”

……

綜合了以上的意見,最後二狗子爲了保險起見,決定來一個雙管齊下。

晚上八點,楚南準時來到葉細細的辦公室,看見葉細細有點頹喪地坐在椅子上。

“葉姐,今晚好像有什麼心事哦,說來聽聽,也許小弟能夠代勞哦。”楚南笑笑,忙寬慰起葉細細。

“下午我和林總都輸了!”葉細細連頭都沒有擡起來說。

“打遊戲輸了?”楚南微微一愕,問道,不會都喜歡上打帝國時代吧?

“去,什麼打遊戲,游泳!”葉細細白了楚南一眼,“你以爲大家都像你啊,聽說還是夢瑤的遊戲教練了,醉生夢死!”

“葉姐,你這麼說,我可不贊成啊,打遊戲怎麼了,第一也是一種放鬆身心的手段,第二也是一種大情懷的體現,第三還可以賺錢呢……”楚南馬上列舉了不少打遊戲的好處。

“賺哪門子錢呢?”葉細細反問。

“參加遊戲聯賽賺錢,打裝備賺錢,搶紅包賺錢……”楚南一口氣說了好多種21世紀打遊戲的賺錢方法。

“去,沒聽說過!”葉細細翻了一個白眼。

楚南“哦”的一下,纔想起這些都是以後纔有的,於是只能支吾地說,“這些以後都會有的!”

“你發明的啊?”

“我們公司不是開發軟件公司嗎,我來指導,我們公司來開發,肯定大賺一把!”楚南突發聯想,有點激動地說。

“你……你以爲你是誰啊!會游泳嗎?”

“不怎麼會。”

“連游泳都不會還想開發什麼遊戲軟件,空想家一個!”

什麼!不會游泳就不會開發遊戲軟件,這是什麼邏輯啊?看來這辣妹游泳比賽輸混了頭。

“還是做點最實在的事吧,楚大空想家!”葉細細眼珠一轉,笑笑說。

“葉姐請吩咐!”楚南鞠躬,一本正經地說,看樣子她又在打什麼壞主意了。

“幫姐按摩吧!”葉細細雙目含~春地望了楚南一眼,伸了一個懶腰說。

“啊!在辦公室裏搞啊。萬一有人進來呢?”楚南故作一驚一乍說。


“搞什麼搞,按摩一會而已,要不你也可以把門反鎖了。”葉細細隨口說。

“還是……不要反鎖吧,如果這個時候把門反鎖了,有人來的話,豈不是百口莫辯!”楚南眉頭一皺。

“這個時候,除了林總誰也不會來的,再說林總找我一般都是打電話的。”葉細細已經閉上了眼睛,“快點吧,不就是按摩嗎,磨磨唧唧的。”

楚南無奈,只能去把門反鎖了,然後來到葉細細的身後。

“葉姐,從哪裏開始呢?”

“你想從哪裏開始就從哪裏開始吧!”

葉細細倒是挺爽快的,這……也太充滿誘~惑了吧,萬一剎不住,不就來了一個21世紀最流行的辦公室做~愛了嗎,夠刺激,夠爽! “那就從頭開始吧!”楚南微微一笑說,雙手輕輕揉起了葉細細的太陽穴。

葉細細嬌~軀微震,舒服地問:“你學過按摩?”

“經常被按摩而已!”

楚南輕描淡寫地說,其實在前世的時候,楚南偶爾陪朋友去按摩而已。


但是他熟悉人體穴位,獨孤九劍練到一定的程度,自然輕重有度,急緩結合,該按時按,該揉時揉,時而順時針,時而逆時針,葉細細能不舒服纔怪呢!

按完了太陽穴,楚南就幫她按摩玉枕穴,然後就到肩前穴,肩解穴,肩痛穴,肩根穴。

葉細細舒服地發出了輕輕呻~吟,彷彿……

“葉姐,你能不能別出聲,我……擔心我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啊!”

“去,誰要你控制自己的身體啊,你不想來一個全身統一佔領的感覺嗎?”

葉細細嫵媚一笑,嬌滴滴地說。

“那個啥,等以後吧,慢慢來嘛!今晚的月色不錯啊。”楚南苦笑搖頭,她似乎知道自己不敢動她似的。

“今晚是初一,哪有什麼月色啊!”

“咳咳,今晚你吃糉子了嗎?”

“端午節早就過了,還吃什麼糉子啊!整天吃糉子,你是屈原的後代啊!”

看來注意力是轉移不了了,那咱也乾脆不轉移了,只要不上,別的事情總可以做做吧。

楚南是站在葉細細的後背給她按摩,從上而下,她的溝溝壑壑裏面的風景幾乎一覽無遺,隨着他按摩的手,她的兩隻白白的兔子時而豎起耳朵,時而左探右顧,可謂生動活潑之極。

“繼續往下啊,楚大……”葉細細似乎在夢中低語。

楚南心中酥~酥的,那就幫她按摩一下乳中穴和乳穴,也算是按摩穴位啊!

網上記載:產後按摩產婦乳中穴、乳根穴能有效促進乳汁分泌,且方便實用。哦,她雖然不算產後,起碼能幫她開發一下吧,如果經常按按,也許就要來個B+或C了。

不過,楚南又有點擔心,擔心她有一天失業了找到了楚南。

“楚南,都是你害得,你必須負責!”

“我怎麼害你了?”

“誰叫你經常幫我按摩啊?”

“你啊!”

“誰叫你按摩我的一對小白兔的?”

“我只是按摩其中的穴位而已了,雖然沒有來一個統一佔領的感覺,起碼佔領了制高點啊!”

“可是……我被你害慘了,我被林總開了!”

“她爲什麼開你呢,你們不是好姐妹嗎?”

“就是因爲好姐妹,她纔開了我,因爲我們經常見面,她看見我變成C後,整天在她面前晃來晃去的,眼睛都紅死了!”

楚南YY到這裏,又覺得應該下手,禍兮福之所倚,先幫葉細細開發後,然後……楚南繼續想象下去了。

“去,我以爲是什麼事,你怎麼不早說,我順便把她開發了,不就好了!”楚南想象了一下葉細細哭鼻子的樣子,爽快地說。

“好啊,好啊!”葉細細終於破涕爲笑。

於是在葉細細的極力推薦下,楚南終於有了爲林夢夕開發小白兔的機會,開着開着就去開房了,然後就雙修了,然後自己的功力就恢復了……嘿嘿。

楚南邊邪邪地笑着,邊讓雙手慢慢靠近葉細細的小白兔,先從溝壑開始,還是從制高點開始呢?

而葉細細還是舒服地閉着眼睛,彷彿睡着了一眼,還是在假寐,想試探一下自己呢?

記得上次在紙醉金迷大酒店淺嘗即止非禮她的時候,她不但沒有生氣,而且還是一副高興的樣子,她……難道天生就喜歡被人非禮?

10釐米,5釐米,3釐米,1釐米,0釐米……楚南終於碰到了葉細細的充滿彈~性的小白兔。

“篤篤篤”這個時候敲門聲不合時宜地響起。楚南的手好像觸了電一樣,反彈了起來。

“請進!”葉細細習慣地說。

“細細,門怎麼開不了啊?”門外響起了林夢夕的聲音。怎麼擔心誰來,誰就來呢!

“啊!”葉細細才恍然大悟,門反鎖了。

“你先藏起來!”葉細細輕聲說。

“藏什麼藏,我們做了什麼虧心事嗎?”楚南聳聳肩,冷靜地說,心裏暗暗想,如果藏起來被林夢夕發現的話,那沒事也真成有事了,到時候跳進黃河也洗不清啊!

葉細細也不愧是葉助理,雙雙滕遜集團排得上號的人物,只用了一個呼吸的時間就讓自己恢復了常態,剛纔夢中囈語的樣子,嬌~媚無比的神情,在一瞬間就灰飛煙滅了。

“林總!”

“林總!”

林夢夕走了進去,楚南和葉細細非常恭敬地叫了一聲。

“你們……要注意影響啊!”林夢夕淡淡地說,言語中似乎充滿着什麼味道。

“林總,你誤會了,我們這是在監視考覈室,爲了保密起見,就先把門鎖了。”楚南指了指葉細細辦公桌上的視頻,這個時候二狗子正好提着一個袋子走了進去。

“是,是,我們正在……”葉細細當然很配合。

林夢夕釋懷地“哦”了一句,然後饒有興趣地說,“那再關上吧,我們一起繼續監視!”

楚南於是笑了笑,又把門反鎖上了。

“只有兩個耳機啊,林總,我這個給你吧。”葉細細忙遞上自己的耳機。

“不,不,還是我這個給林總吧!”楚南謙讓地說。

林夢夕看了看他們,笑笑說:“我跟楚南合用一個耳機吧,一個人一個耳塞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