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兒子好久沒有這麼鄭重的和自己說事情,收拾果皮的媽媽扭頭問道:“缺錢了?還是說商量上大學的事?”

何乃軒搖了搖頭,咬着嘴脣回答道:“我想去西安!”

“去玩?可以!高考完了去吧,放鬆一下。”

“不是,過兩天,我要去西安打比賽!《星際爭霸》電子競技遊戲比賽!”

“什麼?”

“不行!” “各位乘客請注意,開往西安的k7807次列車正在檢票,請各位乘客在二站臺上車。”

臨市的火車候車室響起播音員清脆的聲音,在這夜晚半夜快十二點的時候,乘坐這趟火車的乘客並不多,只有十幾個人。

這其中有一位身穿牛仔褲,黑色上衣的消瘦男孩,大約十七八歲,沒錯,他就是何乃軒。

何乃軒雖然說長的並不是特別的帥,但是總體來說還是不錯的,個頭很高,剛剛十七歲就已經一米七八幾的身高了,上一世得他那時候是一米八三的王子般身高。只可惜有王子般的身高,卻只有屌絲的錢包與生活。

此刻,他眉頭微微皺着,一句話也不說,似乎顯得有些不開心,手裏拿着一個盒子,裏面裝着的是他的鼠標。

爸爸媽媽不答應,還是如同上一世的那樣一句話也不說,說什麼也不同意。就是不讓何乃軒來西安參加這個wcg比賽。

何乃軒必須來參加這個比賽,如果不參加他如同上輩子一樣高考會砸,心會亂,他會良心內疚一輩子。同樣的錯誤,他不能犯。西安之亂是他高考的第一關!

義無反顧的何乃軒拿着自己這個月的生活費買了車票,在晚上跳出了學校偷跑了,只有在晚上逃跑纔不容易被抓住,上一世的他在白天就離開的,很容易被抓住。

檢票過後,他便拿着盒子進了站臺上了火車,車廂裏的人並不多,現在又不是旅遊的旺季,所以外出的人不多。

五個小時就可以抵達西安,何乃軒現在坐車,明早就可以到達西安,明天下午有比賽,就算爸媽知道了趕過來的時候,那也是到明天晚上了,他根本不怕,至少可以拿下一場比賽。

火車上旁邊的座位沒有人,對面的座位上是兩個漂亮的女孩子,看樣子也是十七八歲。何乃軒只是看了一眼,並沒有多關注,便拿着自己的mp3戴上耳機靠在一旁假寐起來。

兩個女孩子倒是多看了他兩眼,不過也沒有說什麼,在一旁開始玩起手機,看來也是有錢人的孩子,何乃軒也是到了大學纔開始有手機的。

五個小時過得很快,何乃軒知道下午有比賽,所以他很快強迫自己進入半睡眠狀態。當編輯很忙的時候,有時候只有一點休息時間,偏偏如果你不趁這個時間休息一下,等開忙了,會忙的要死。所以,何乃軒有了這個絕招,快速入睡,卻又睡得不沉。

凌晨五點十分的時候,火車順利抵達西安火車站,何乃軒第二次來到了這個地方,上輩子他因爲沒有幫到孫翰,從那之後,他再也沒有來過西安,無論什麼事情。

下車的時候發生了一個小插曲,快停車的火車搖晃的厲害,何乃軒放在桌子上的盒子掉在了地上,因爲裏面有海綿包裹,鼠標並沒有摔壞,不過卻也露出來了。

雷蛇鼠標!旁邊兩個女孩還有幾個年輕人看到雷蛇鼠標的時候,都是驚訝的看向何乃軒,似乎看出了什麼。

要知道識相的人都知道雷蛇鼠標那可是屬於《星際爭霸》專業玩家的利器之一,電競職業選手不少人都用雷蛇。

他難道是《星際爭霸》電競職業選手?

一時間幾個年輕人同時冒出這樣的想法,可是何乃軒卻如同沒有看見他們的目光一樣,淡定的收拾好鼠標下了火車,留下疑惑的幾個年輕人。

凌晨五點鐘的西安車站並沒有多少人,除了車站前古老的城牆口有着數位招攬生意的的士司機外,以及開往的旅客外,基本沒人了。

孫翰並不知道何乃軒是現在的火車,在何乃軒出了車站找了個公用電話打了兩次,孫翰迷迷糊糊的才接了電話,當他聽到何乃軒在車站的時候,立刻清醒過來,二話沒說就掛了電話。

差不多一個半小時後,坐在候車室面前的何乃軒纔看到孫翰的到來,大半夜不好打車。

孫翰有些猜的出來何乃軒爲什麼現在來,他沒有問,他不好意思問。

搭了的士,孫翰報了地方名,帶着只拿了一個盒子的何乃軒直奔自己所住的賓館。

《星際爭霸》wcg中國預選賽的舉辦方並沒有安排住的地方,都是自己解決吃住,畢竟這個時候的電子競技並不是後世《英雄聯盟》時代那樣的輝煌正規。

一路上孫翰只是簡單了得問了問何乃軒高考準備的怎麼樣了,並沒有說什麼,何乃軒可以感覺到孫翰心中的感激,他微笑着拍了拍孫翰的肩膀,卻沒有說什麼。這是一個信任的動作,孫翰已經讀懂了。

大約五十分鐘後,孫翰和何乃軒抵達了賓館,這是一個小的不能再小的賓館了,不過距離比賽的地方卻是很近。

比賽的地方是在西安某高校的籃球體育館之內,據說有電視臺的記者進行採訪,對最後兩場比賽進行直播。西安各個高校有興趣的學生都會去觀看,據說前一場比賽就很是火爆。

何乃軒現在沒有想這麼多,他已經開始休息了,孫翰本來要給他再開一間房,可是何乃軒,他硬是打地鋪要睡覺,不過最後也沒打成,孫翰把牀讓給了他。

不同於上輩子的一無所知,這輩子何乃軒知道孫翰的困窘,他哪裏有多餘的錢啊,所以何乃軒在爲孫翰省錢。

也許是覺得逆轉了曾經的結局,也是是覺得沒有再對不起孫翰,他睡得很香,睡得很甜,也睡得很沉。

何乃軒做了一個夢,他夢見自己和孫翰他們得了總冠軍,而他也通過了高考,考上了大學,見到了米可。那個讓他心動無比,最後卻無能爲力,沒有娶回家的女孩。他們不再是相戀了兩年十三天又兩小時五十八分鐘。

等何乃軒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十二點了,比賽是下午五點鐘的。不過,他還需要幾個小時來適應一下,練練手。

洗漱完剛好看見幫他買飯回來的孫翰,他吃過飯便與孫翰去了網吧,那幾個隊友都在網吧練習着呢。

幾位隊友,除了劉偉偉之外,都沒有見過何乃軒,他們都是抱着懷疑的態度看着何乃軒。

不過,在何乃軒建了主機之後,單對單打了兩次以後,一勝一負了之後,他們剩下的只有興奮。


比賽,即將開始! “加油!飛龍加油!”

“戰將加油!”

整個籃球體育館一陣喧鬧的聲音,很是火爆,到處都是人。這個可以容納五千人的體育館,現在差不多達到了六千人。

今天是老牌戰隊飛龍科技戰隊與本賽季閃亮的黑馬戰將戰隊的對抗,誰贏了將會與中原強隊大華東戰隊在總決賽相遇,爭奪唯一的選拔賽名額。

整個籃球館內都是譁然喧鬧的聲音,大部分都是學校的學生,也有不少外邊進來對遊戲感興趣的《星際爭霸》玩家。

何乃軒看着這一切都是有趣的,他並不怯場,作爲一個二十七八歲心理年齡的半資深編輯來說,這根本算不了什麼。

四點半的時候,何乃軒跟着孫翰他們從另一個通道進入了體育館之內,來到了休息區,也就是一排椅子。

何乃軒沒想到孫翰居然自掏腰包準備了隊服,只是簡單的上衣,白色的體恤上面印着戰將兩個藍色的的大字,看着有些好笑。

比賽前先要上交出場的順序,來到西安一直沒怎麼說話的何乃軒這個時候突然問道:“誰是第一個?”

孫翰把何乃軒排到了最後一個,他怕何乃軒緊張,所以爭取他們四個人就幹掉所有的人。其實,何乃軒只是來湊數的,以防萬一。因爲劉洋的手受傷了,他已經住院了,按照規定不足五人的隊伍不能參賽,所以才叫來了何乃軒。

“我想第一個上。”

何乃軒淡淡的說道,頓時孫翰他們幾個人有些意外的看向他,何乃軒知道他們心裏怎麼想的,他微微一笑說道:“你們打了這麼多場比賽,這支隊伍這麼強,他們肯定研究了你們的戰術,所以我先上,他們又不知道我的打法,怎麼?不信我?”

孫翰看了看身旁幾個人,如同在出租車上那樣拍了拍何乃軒的肩膀,然後更改了出場順序。

何乃軒笑了,笑的很開心,他覺得自己不再那麼愧疚。

可是,他卻不知道,學校裏的老師還有爸媽都已經瘋了,爸媽已經踏上了來西安的火車。

“各位《星際爭霸》的愛好者們,大家下午好,廢話不多說,wcg中國預選賽半決賽馬上就要開始,我們的黑馬戰將將與老牌強隊飛龍戰隊進行對決,這場強強對決,大家沒有錯過,真是開心吧!誰能與另一隻強隊大華東戰隊在這裏進行巔峯天王山之戰呢!讓我們拭目以待!”

居然有主持人,是一位挺漂亮的少婦,她沒有廢話很快宣佈了參賽者入場的名單。

飛龍科技戰隊:

ID: lanlong  郭平

ID :honglong 陶頃

ID :yellowlong 趙大格


ID: binglong  趙斌

ID: redlong  田學道

戰將戰隊:

ID: lupine 何乃軒

ID:man  劉偉偉

ID:siwang 張楊

ID: bazhu 張宇

ID:sunhan 孫翰

名單公佈的時候體育館一片安靜,名單公佈出來一片譁然,沒想到前幾日那個使用神族很厲害的ID爲sun的劉洋居然不在了,換上的居然是一名不知名的選手,這個戰將戰隊幾個意思?

何乃軒沒有再說什麼,他微笑着和身旁的幾個人擁抱一下,便提着鼠標上了臺。對方選手郭平是一個小平頭,看起來信心十足。

這些天來,ID爲sun的劉洋被人送上外號,威武神族,他的神族出神入化,打的幾個戰隊一愣一愣的。沒想到在這麼關鍵的一場比賽裏面,居然換了這麼一個不知名的人。搞什麼嘛?很多支持戰將的人開始嘀咕起來。

一旁的大屏幕上給了何乃軒的特寫的鏡頭,他的臉色有一種說不出的意味,很平淡,卻又很自信。

“本次戰將出場的第一位選手是戰將隊唯一的替補,何乃軒,十七歲!來自山西臨市,額!之前沒有任何參賽經歷,應該是第一次參加正規職業賽。”

臺上講解的話一出,頓時底下喧鬧聲更加大了,無數人紛紛交頭接耳,飛龍科技那邊一羣人笑的很開心,這不是白送人頭嘛?

“聽說戰將sun受傷了,這傢伙是來湊數的吧!”

“就是,看來,飛龍贏定了。”

“行了,別說了,開始了。”

在臺下一片議論聲中,遊戲已經開始,何乃軒已經換好鼠標,準備好了開始。

排在戰將第一個出場的何乃軒抓緊了手裏的鼠標。

他的目光掃過飛龍科技的每一個人,又在孫翰他們面前身上掃過,慕容又忍不住微微的仰起頭,看了一眼看臺上的所有人。

手裏的鼠標泛起來冰涼的感覺。卻又讓已經清楚自己爲什麼來這裏的何乃軒瞬間變得無比堅強。

他是爲什麼來這裏的?

爲的是幫孫翰奪得冠軍!

現在就只差一步!

何乃軒也告訴自己電競之路並不屬於他,他不喜歡這樣,這兩場比賽打過後,他永遠不會再打職業聯賽。

“飛龍!”


“必勝!”

“飛龍!”

“必勝!”

聽着看臺上那巨大的歡呼聲,何乃軒忍不住咧起一個好看的嘴角,既然你們這麼熱情,那就給你們響亮的一巴掌。

西安時間下午五點十分,無名小卒何乃軒和以老牌強者的lanlong郭平之間的第一場比賽正式打響。

孫翰他們也緊張的注視着何乃軒他們,畢竟這可是他們最爲關鍵的比賽。

……

“蟲族的速度也太快了!lanlong郭平的手速幾乎達到了二百七,這還不是他的巔峯時刻!”

“看!快看,lanlong郭平已經開始壓境了,看樣子他是想給這個名爲lupine的何乃軒選手一個下馬威。”

……

“狼!何乃軒選手的名字爲狼的意思,但他的表現能撐得上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