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有滴滴時刻彙報凱恩酋長帶領的牛頭人隊伍的行蹤,陳一生他們很輕易的躲過血蹄部落的牛頭人偵查眼線,繞到了凱恩酋長隊伍的後方,朝血蹄部落的老窩疾馳而去。

草原上,一座巨大的柴堆前,鐵塔的屍身擺放在上面。凱恩酋長跪拜在柴堆前,哭拜道”鐵塔,我的好兄弟,哥哥我來遲了,你不怪哥哥吧。你還記得我們一起去偷父王的菸袋抽的日子嗎?還記得我們一起追黑妹的日子嗎?還記得打敗野豬入侵的時光嗎?鐵塔,你說句話,應我一聲啊!嗚嗚。”

“鐵塔,你放心,血債要用血來償,你誤遭人毒手,心中的冤屈哥哥心中知道。現在,哥哥帶着部落的無敵勇士們來了,你放心,不要等太久,我一定要用仇人的頭顱祭奠你!!嗚嗚……”

凱恩痛哭良久,才止住悲聲,他從地上爬起身,把三杯上好的酒灑在草地上。從一名牛頭人手中接過火把,丟掉柴堆上,“轟”的一聲火焰大起,看着鐵塔的屍體漸漸在火光中消失,他轉身開着同樣紅了眼睛,淚光閃閃的部屬們,大吼一聲:“兄弟們,隨我來,踏平號角部落!”。

千餘名牛頭人異口同聲的吶喊“踏平號角部落!”轟隆隆朝號角部落方向前進。

“我暈,這血蹄部落是真急眼了呀!”王力捂着耳朵,努力不去聽凱恩酋長的隊伍傳來的吼聲,對陳一生嚷道。

“哈哈,凱恩那是驕傲慣了,欠收拾!”陳一生滿不在乎的應道。

爲了讓安萌她們應急使用,和體現號角軍上下一致,陳一生他們把黃黃留在了宿營地,和大家一樣步行前進。

夜色漸濃。

血蹄部落篝火漸漸黯淡,守門的哨兵也打起了瞌睡。

就在所有人都不注意的時候。

血蹄部落內,廣場的空地忽然開裂,數十道黑影從地下魚躍而出,悄悄殺向牛頭人的宿營地。

陳一生他們等待這一刻好久了。

只聽見刀槍入肉的聲音時不時從牛頭人睡覺的帳篷中傳出,血蹄部落的許多牛頭人們在夢中被結束了生命。

不久,陳一生他們的突襲行動還是被發現了。 ”敵襲!“喊出這聲淒厲警報的牛頭人雖然迅速被殺掉,但還是驚醒了不少牛頭人。很快整個血蹄部落猶如燒開的水一樣沸騰混亂起來。

往常,血蹄部落都是以族或者戶爲單位零零散散的居住在金獅草原,現在,爲了剿滅號角部落,凱恩酋長提前把全部落的人集中到一起,好統一協調。沒想到,給陳一生的突襲帶來了方便,他們只有一百多人,現在就如一把刀子一樣在部落大營裏來回衝殺,慌亂中的牛頭人根本分不清敵我,不少人爲了自保,只要是衝到自己面前的都殺,自相殘殺踐踏死的比陳一生他們殺的還多。

本來,以血蹄部落數千人之衆,很快就能從陳一生他們這種騷擾中恢復秩序,奈何凱恩酋長把幾乎所有能征善戰的牛頭人全帶走了,包括幾個長老。凱恩雖然年輕,衝動狂傲,但他不傻,那些長老該防範還是要防範的,索性帶着走,心裏放心。

但這一舉動,無形中又幫助了陳一生他們,加之天色昏黑,互相之間誰也看不清誰。陳一生他們有神識,有暗號,又是配合行動,沾了大便宜。

”吃飯沒?“黑暗中有人問道。

”你說什麼?“”哎喲“一名血蹄部落的牛頭人慘叫倒地。

”吃飯沒?“黑暗中有人又問道。

”老子吃的烤牛肉“這邊有人喊道。

”哈哈,自己人”那邊馬上回應。共同向敵人殺去。

徐豪這個傢伙臨時設計的暗號雖然直白,但是還真好用。這檔口還有人問“吃飯沒”,不是自己人根本想不起來去接口。

而陳一生他們有神識,更是“清楚”的看清敵我雙方,殺起血蹄部落的人來更是輕鬆愉快。

這一場大殺,足足持續到天亮。陳一生他們完成了一個奇蹟般的任務,依靠這一百多人,竟然把數千人的血蹄部落殺的七零八落,一片狼藉,陳一生他們也人人上下血人一般。

而此時,在號角部落外,凱恩酋長擺出了攻擊隊形,見號角部落良久無人出來應戰,凱恩心裏有些納悶,但還是爽朗的哈哈大笑:“號角部落好慫包,竟然怕的這樣厲害,不敢出來應戰!”部下也跟着一通鬨笑。

但又過了好久,還是不見人出來,這下凱恩心裏有點急了,他立即命令一隊人前去查探。這數十名牛頭人戰士小心翼翼的接近號角部落的營門,又翻過寨牆。

“酋長,部落是空的,一個人也沒有!”一個探路的牛頭人吃驚的大喊道。

“空的?難到號角部落怕死成這個樣子?家也不要就跑了?”凱恩酋長百思不得其解。

“放火,收兵!”管不了那麼多了,先回家再說。凱恩說做就做,立即收兵回家,而身後,號角部落的殘留的營地冒着熊熊大火。

凱恩根本不擔心草原火災,現在是初夏,到處青草翠翠,除了營地那些木頭外,想讓草原着火可以說是不可能的事。

無功而返,凱恩和所有出征的牛頭人一樣,心裏總是不怎麼舒服,好像空有一身力氣,打到了棉花上。

整個隊伍正慢騰騰的行走間,忽然見到老家方向跑過來幾個人影。近了,這不是部落的留守人嗎?怎麼跑到這了?

“報,酋長,大事不好,我們的營地被一夥不明身份的人血洗了。”那幾個渾身像血人一樣的牛頭人慌慌張張的報告道。

“嗡”凱恩只覺得自己的頭腦一陣眩暈,差點沒暈倒地上,還是着了陳一生的道啊。

“全速前進!”清醒一點後,又恨又急的凱恩迅速下令道。

夕陽下,整個部落破碎了,到處是推倒的柵牆, 倒塌的帳篷,不少還冒着濃煙,被嚇呆的孩子木然的蹲坐在角落裏,無助的妻子扶着丈夫的屍體無聲的哭泣。即使看到他們一向尊敬的酋長回來了,人們也沒有多少表示,只是默默站起身,漠然的看着這個曾經偉大的酋長,彷彿在看一個陌生人。

這種感覺,讓凱恩心裏不是滋味,然而他又不能隨便發怒,作爲一個部落酋長,不能保護自己人民的安全,他的位子就危險了。看着幾個長老不善的眼神,凱恩突然有了一種恐懼感。這要是再拿不出成績來,這幾個長老可能就會發動政變推翻他啊。

都怪該死的陳一生。凱恩酋長恨恨的心中暗罵。 “哈哈哈,一生,這下凱恩輸慘了。”徐豪看着小山一樣的戰利品,高興的說道。

“嗯,這次我們損失輕微,重創血蹄部落,大家都出了力啊!”陳一生感概道。

“一生,我們是不是要論功行賞啊”,徐豪建議道。

“嗯,是該行賞了。”陳一生點點頭,這下,幾個干將不淡定了,連趙一楓都探着耳朵聽着。

這是陳一生他們小隊第一次搞這種獎勵。說實話,幾個人同生共死,嚴格講究來講賞賜大家還是不在乎的。但是人嘛,總是有那麼一絲虛榮心也好,好勝心也好,都是希望自己受到獎賞,這象徵着自己的作用能力得到了大家的認可。而且,隨着隊伍越來越大,不可能每個人都像陳一生的死黨那麼無私和同心,畢竟人家也要吃飯生活,總是白乾活,一次兩次行,次數多了恐怕就栓不住人了,尤其是有才華的人。

“現在,我宣佈,立下第一功的是.王力…..”陳一生故意拖長聲調。

周圍人一下子聳動起來,王力臉上也有點不自然,急忙謙虛道:“不敢當,不敢當!”

“是王力的滴滴!!!”陳一生破天荒的開了一個玩笑。衆人反應過來,也都鬨堂大笑,原先因爲行賞無形中凝固的緊張空氣淡了許多。

“大家聽我說。滴滴雖然是隻機械,但它現在有了不亞於人類的思維意識,兢兢業業的偵查放哨,提供了非常及時的情報,爲我們最終行動成功提供了保證,如果沒有它,我們在這偌大的草原上就成了瞎子,聾子,直到現在,它還在偵查血蹄部落的前線,大家說,這首功該不該給他?”陳一生提高了聲音說道。

衆人一聽,心裏也不僅暗自點頭,是啊,行功就是要公平公正,滴滴雖然不是嚴格意義上的生物,但它確實立了大功,不應該忽略它。許多人甚至想到,連滴滴都能立功,他們更不會被陳一生當外人了。而王力心中也非常高興,甚至比獎勵他自己都高興,獎勵滴滴不就是獎勵他嘛。這滴滴可是他的勞動成果。當他用心神溝通“告訴”滴滴時,滴滴竟而也是高興的“滴滴”大叫,工作熱情更加高了。

接下來,陳一生又按照功勞的大小,每個參戰的人都根據自己的貢獻獲得了不同的獎勵,基本上保持了公正。

這次獎勵就像他們形成組織機構一樣,也是十分粗糙的。隨着時間發展,陳一生他們發現根本不可能有精力去獎勵到最低一級的人,便漸漸形成了專門評功獎勵的機構,而且獎勵也根據功勞大小分成不同等級,每一級都有相應的物質獎勵。從而形成了比較好的激勵機制。當然,這都是後話了。

及時的獎勵換來的是大家的士氣高漲,整個號角軍的向心力也加強了許多。陳一生他們幾個沒什麼治軍經驗,不過好在手下人不多,又有羅威這種正規軍團出身的人訓導,號角軍的組織性、紀律性還是日漸增強。

陳一生忙活完獎勵的事,悄悄的跑到了最近成立的野戰廚房。

“軍團長好!”做飯的小廚師們慌忙致敬。

“嗯,現在伙食上有什麼問題?”陳一生裝模作樣的問道,其實吃他是一點不講究,指導更是談不上。

“報告軍團長,現在我們食材很多,可以做出各種口味的食物滿足將士們需要。”爲首的一個小廚師彙報道。

“不錯,你們能熬湯嗎?”陳一生突然問道。

“能,我們每天午飯都要熬上一鍋綠豆湯給大家解暑。”小廚師肯定的答道。


“哦,後勤官那裏有沒有什麼特別照顧?”陳一生忽然問道。後勤官就是安萌、菁菁、梁麗她們三個。

“嗯,沒有,她們和其他人一樣。”小廚師想了一下回答道。


“你們以後要經常問問她們想吃什麼,想喝什麼,要開個小竈專門照顧,記住沒?”陳一生嚴肅道。

“記住了”小廚師答道。

“好,這事要保密,悄悄做,不要讓後勤官察覺。”陳一生突然神神祕祕的說道。

“明白!”小廚師看來也非常喜歡這種神神祕祕的活計。他也知道這幾個大美女後勤官與軍團長他們的關係不一般。

“嗯,照這個方子熬湯,這幾天給後勤官定時送!”陳一生甩下一張方子,搖頭擺尾的走了。

“唔?”小廚師看着方子,這都是補血、補氣的藥,後勤官身體又沒毛病,補什麼血麼?

“該死的,菁菁來事了,我們也要跟着喝這些?”梁麗一臉不屑的望着廚房專門送來的湯,和安萌牢騷起來。

“我猜,八成是陳一生做的。”安萌閃着俏皮的眼睛答道。

“不是他還有誰?他喜歡菁菁,裝的還好像大家都不知道似得。”梁麗撇撇嘴。

“我們要不要告訴他菁菁已經有心上人這個事啊?”安萌忽然說道。

“我看還是不要了,菁菁那個心上人什麼德行,咱們又不是不知道,順其自然發展吧,再說陳一生他們現在事情多,我看還是不要找麻煩。”梁麗頭頭是道的分析道。

“嗯”安萌答道,“還別說,這湯真是好東西呢!”安萌美滋滋喝起了湯:“甜甜的”

“我嚐嚐!”梁麗也是忍不住捧起了湯碗,拿起精緻的小湯匙喝了起來。

看着廚房專門送上的湯,菁菁忍不住一陣臉紅,心道一定是安萌她們幾個搞得鬼,她哪裏知道這是陳一生的心意。此時,一口一口小心喝着湯,彷彿要喝掉徹骨的思念,菁菁的心又飛到了那個心上人那裏,神遊天外。

而現在,對陳一生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是下一步怎麼辦。

正如一個人需要吃飯睡覺樣,陳一生的號角軍作爲一個小小的軍事集團,不事生產,當然客觀上他們也沒辦法種地什麼的,一切靠爭戰獲得,當然就不能停下征戰腳步,坐吃山空。

陳一生他們幾個作爲號角軍的高層,現在才知道爲什麼修真界會有無盡的爭鬥了。爲什麼人與人之間爲了名利要爭搶,爲什麼團伙之間會火併,爲什麼國家之間會發生戰爭。一切都是爲了生存和資源啊。比如陳一生他們幾個高層每天必須食用50顆四階妖獸晶核,才能獲得一點點修爲的進步,而那些牛頭人戰士即使吃品質最好的靈糧每天也要上百斤,訓練量一大,近千斤的靈糧都不一定餵飽。原第九軍團的人類士兵是不打算回去受軍團長鬍力的氣了,也是誓死追隨陳一生。這一百二十張嘴,每天都要近600顆四階妖獸晶核培養,否則修爲提升不了。

“一生,我現在總算明白什麼叫不當家不知道柴米貴了。我們繳獲雖多,但消耗也大,如果保持這種狀態閒呆着,我們的儲備只夠大夥用兩個月,兩個月後大家要麼餓肚子,要麼散夥了。”軍需官王力咬着牙花子,愁眉苦臉的對陳一生說道。

“唉”陳一生忍不住嘆了口氣,怪不得修真界天天殺戮了。要是無所作爲,與世無爭,除非守着個大寶庫,否則別說修煉了,就是養活自己都困難。他也明白了爲什麼強者大都有自己的勢力範圍了,孤獨的修者,除非有大際遇,否則很難出頭的。冥冥中,彷彿有一種力量在推動陳一生他們不斷進行一場又一場生死搏殺。直到殺死敵人,存活自己,或者被敵人殺死。而且,陳一生他們發現自己實力越強,勢力越大,這種力量的約束力就越大。

“哼,即使千難萬難,我們也要走出自己的一條路,改變這個扭曲的世界!”陳一生騰地站了起來,咬牙切齒,好像要和什麼力量搏鬥似得。

“王力,把大家都叫來,我們開了會,商量一下下一步怎麼辦。”陳一生吩咐道。

“諾”王力也習慣似得去通知大家開會了。現在,陳一生他們也都各自有了自己的帳篷居住,主要是爲了方便辦公和管理。

現在,陳一生的團隊核心除了安萌她們三個都到齊了。安萌她們也說了,這幾天就是看家,不參與行動。

“現在的形勢是,血蹄部落雖然遭到重創,但是主力尚存,而且,還有許多僕從部落可以補充力量。我們目前只有240名可用的戰士,其中只有40名是金丹或者五階,而凱恩現在還還有200名五階精銳牛頭人,還有800多名普通牛頭人戰士。硬拼我們勝算不大。大家討論下一步怎麼辦?”趙一楓講出了形勢。

“要我說,咱們還是繼續偷襲他們的營地。”徐豪建議道。

“但是,血蹄部落一定有了戒備,不會像上次那樣成功了。”王力說道。

“我們能不能先收服那些僕從部落,壯大力量,然後再一舉擊敗血蹄部落呢?”洗晨風建議道。

“我們是客軍,他們不一定臣服,我們能不能去打北邊野豬嶺的鋼鬃野豬王?”一直不愛說話的羅威提議道。

“鋼鬃野豬王手下豬妖上萬,實力不亞於金獅王,比血蹄部落厲害的多,而且是一個整體,不像牛頭人這種部落形式的組成,更不好打,而且,萬一凱恩從背後襲擊我們,我們就被動了。”趙一楓糾正道。

左思右想無出路,衆人一時都陷入了沉默! “現在,金獅城對我們這邊發生的事情,毫無反應,大家不覺得奇怪嗎?”王力提醒道。

提到金獅城的事情,大家心裏也是一緊。

“我覺得金獅王一向把金獅草原視爲自己的花園,不可能不關注,現在還沒有表示,要麼就是金獅王自信凱恩能擺平,要麼就是他去做其他更重要的事情了。”趙一楓分析道。

衆人連連點頭。但下一步怎麼辦,衆人還是沒有頭緒。不自覺的把目光望向了陳一生,這個軍團長。

“我的主意,就是等!”陳一生開口道。

“等?”王力心說,合着我給你彙報物資不能持久,我們的情況緊急白說了啊?

“現在的形勢確實敵我實力差距太大,我們只有等機會。當然,我們不是被動的等,咱們把隊伍分成若干小分隊,持續騷擾血蹄部落,使它騰不手來找我們麻煩。大家大概忘了吧,妖獸界可不是就我們在歷練!”陳一生道出了等待的原因。

“哦,好你個陳一生!”趙一楓率先反應過來。“現在修者們大都級別晉升了,肯定不能滿足於擊殺3階以下的小怪。遲早要深入妖獸深處,而金獅草原是必經之路,我們就是等這些修者們來歷練的時候,渾水摸魚!”趙一楓進一步解釋了陳一生的意思道。

“好主意,就這麼辦!”衆人好像看到了勝利的曙光,紛紛應和。陳一生在衆人中的地位無形中又提高了不少。

人,一旦有了明確的目標,就會爆發出無窮的動力,陳一生的號角軍團現在就是這樣,有了趙一楓、王力、羅威的謀劃調度,240名可戰之兵,分成了6個行動小隊,除了一個看家外,其他都出去,也不與血蹄部落的主力交戰,就是專門撿落單的血蹄部落戰士,和防備不嚴的僕從部落騷擾,同時還恩威並施,竟然還真的拉到了五六個小部落的暗中臣服,作爲隱祕的休息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