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出手機一看,沒想到,竟然是周彤打給我的,難道說,她也心血來潮,也來湊個熱鬧?

“喂,江曉?”周彤問道。

“是,有什麼事?”我說。

“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可以不?”

幫忙?該不會是借錢吧?不過只要不是獅子大開口,像她那樣的遭遇,我是可以借點給她的,就當做好人好事了。

“你先說說,幫什麼忙?”我問道。

“你陪我去個地方。”

“去一個地方?去哪?”


“到那兒,你就知道了。”她說到這裏,頓了頓,又繼續道:“只要你幫我這個忙,下次你來的時候,我給你免費……不過,我先說清楚,我只用手,或者嘴……”

“爲什麼?”我笑了笑問道。

“沒有爲什麼,反正我就是這樣,而且明碼標價,童叟無欺。”她說。

“你一直都是這樣?”我問道。

她笑着說:“對啊!好多人都喜歡這樣。”

“別人要是硬來呢?”我調侃道。

她冷笑了一下,說:“我可以報警啊。”

這句話,倒是嚇我一跳,連忙說道:“警察還管這個?”

“你以爲呢?”她撇着嘴,說:“好了,你就說幫不幫吧,幫就免費,不幫的話,就當我沒說。”

“幫是可以,但是我現在還有事呢!”我看了眼葉雪,她現在可是邀請我去她家啊,錯過這個村,也許就沒這個店了。

“你到底幫不幫?”周彤見我不說話,就有些着急的說:“看你上次在酒店爲了捉姦,花了那麼多錢了,我給你補償五百塊,行吧?”

“可是……”我還是不想就這麼走了,再說了,我也不缺那五百塊錢啊!

“那行,你要是不幫我的話,我也不勉強你,畢竟我們無緣無故……”她在電話那頭,說着說着好像要哭了。

哎,我現在發現自己的心挺軟的,於是張嘴說道:“好好好,和我說到哪吧?”

“就知道你是個好人……你先來酒店吧!”周彤說道。

掛了電話,我和葉雪說,有點私人事情需要解決,葉雪雖然有些不情願,但還是和我道別。

我來到酒店之後,周彤興高采烈的帶着我打了一輛車,大概十來分鐘吧,我們到了園藝廣場。

廣場的中間有一個大型噴泉,算是一個地標吧,不過自從建設它的人,出了些生活上的問題之後。

這個噴泉就荒廢了,連旁邊牌子上面,那人的題字,都被人扣了下去。

我和周彤往噴泉那走去,一個男子坐在噴泉的邊上。

他看見周彤,立刻站起來,迎了過來。 “彤彤,別生氣了,好不好?”那個男人一過來,就摟着周彤的肩膀,說:“都是我的不對,我向你道歉!”

周彤把臉一黑,反手就甩掉了他的手,說:“我和你說了,我們倆不合適,你就不要纏着我了。”

“不是,彤彤……你不是和我說,你會愛我一輩子的麼?然後還要嫁給我,和我一起創業,還要生一大堆的寶寶……”那個男人像是要哭了。

“哼!”周彤從鼻子裏哼了一聲,說道:“不錯,以前我是說過。但是你連房子都沒有,我嫁給你了,我們住哪?有了孩子,怕是也要餓死吧?你有錢買奶粉麼?”

“我現在沒有房子,我們可以租房子住。我可以去賺錢,養活你,養活我們的孩子。”他一邊緊張的想着,一邊說:“那個,那個我可以打三份工,一天有二十四小時吧,我就睡四個小時。其餘的時間都去幹活。你相信我,我一定會讓你過上幸福的日子的。”

周彤抱着雙臂,說道:“小偉,咱倆是有緣無分!你回老家安心的種地,餘點錢,將來娶個比我好,比我強的媳婦。”

“不,我這輩子,就非你不娶了。”小偉拉着周彤的手臂,繼續說道:“跟我回去,好不好?我發誓,一定讓你過上好日子。”

“算了吧!”周彤再次甩掉了小偉的手,說:“我們真不合適。你快點回家去吧!你爸還需要你去照顧呢!”

“不,我不走!”小偉再次拽住周彤的手臂,說:“你爲什麼要來大城市?我發現你變了,變成了滿眼都是金錢的女人。以前的你多好,孝順父母,而且從來都不買化妝品,省下來的錢,都留給父母和你妹妹,現在呢,你看看你現在這個樣子……爲什麼,爲什麼會變成這樣了……”

我站在旁邊,可以清楚的看見小偉的眼裏,有着晶瑩剔透的東西,瞬間滑落到了地上……


周彤把雙手一攤,說:“現在怎麼了?現在不是挺好的麼?你看看這個大城市,到處都是高樓,到處都是紅燈酒綠,遍地都是黃金……我感覺現在特別的好。告訴你,我是不會跟你回去的!你還是想開點,我們和平的分手吧!”

小偉聽見“分手”兩個字,突然激動了起來,說:“周彤告訴我,你是不是外面有人了?是不是想把我甩掉?”

周彤冷笑了一下,然後突然把臉轉向了我。

剛纔,我還納悶呢,她這是想和男朋友分手,可幹嘛非要帶着我來呢?這和我八竿子也打不着的事情啊……

可是現在,我見周彤看着我,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讓人非常的不舒服。

“對啊!”果然,周彤一邊笑着,一邊指着我說:“我就是看上別的男人了。而且,他現在就在你的面前。”

我就知道,她這是拿我當槍使了。

“他?”小偉瞪着眼睛,指着我問周彤。

周彤點了點頭,然後一把摟着我的手臂,說:“這就是我的新男朋友。”

“我早看他不順眼了,只是他比我好麼?”周彤緊緊地握着拳頭,說:“他哪兒比我強了?”

我雖然同情他,但是我確實比他強啊,穩定工作,大小是個領導,有房子,還有一大筆的存款……

“他哪都比你強,知道麼?”周彤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人家有穩定的工作,有房有車,還有存款,你就是拍馬都趕不上他。”

小偉沒有說話,像是動物世界裏的野獸,就那麼看着我,似乎要伺機而動,估計他要是失去理智的話,能活活的撕了我不可。

“周彤,你是不是真的喜歡他?”小偉咬着牙問道。

周彤在我的臉上,突然親了一口,說:“我們是真心相愛的。”她說到這裏,頓了下,又繼續道:“是不是啊?”

我感覺特別的尷尬,不知道應該怎麼說,只得咧嘴笑了一下。

小偉看着我,一字一頓的說道:“你要是騙了彤彤,告訴你,我王小偉一定不會饒了你。你聽見了麼?”

我聽見什麼了我,這關我什麼事啊?我這不是冤枉麼?和周彤才認識沒多久,好像就給自己豎了一個“情敵”。

“小偉,不要再纏着我了,你一定會找到喜歡你的人的。”周彤說完話,拽着我又繼續道:“我們走吧!”

終於要走了,我感覺我的手心裏全都是汗,原來尷尬也會出這麼多的汗。

只是我們走的時候,卻隱約聽見,王小偉在我的身後,好像咕嚕了一句:我遲早要把你踩在腳下……

踩我?估計有點難度,不是我潑他涼水,想憑着打工,賺到比我的錢還要多的人,幾乎是不可能的!

我和周彤都沒有回頭,一直走出了廣場。

不過現在,我想問問周彤,分手就分手,幹嘛拉我下水?

可是,我還沒有張嘴,身後又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彤彤姐,你等一下!你真的要跟這個男人走,不要我哥了?”

周彤停下了腳步,嘀咕了一句:王小雯。

這都哪跟哪啊?怎麼又出來了一個女的啊?

“小雯,你也來了?那來的正好!”周彤拿出口紅,抹了抹嘴巴,說道:“我和你哥是不可能的!你去帶你哥回老家吧!”

王小雯似乎非常的生氣,然後斜眼看着我,像是要把我夾死似的,這兄妹倆人,看樣是要和我不死不休了。

“好了,沒什麼事,我們就走了。”周彤再一次的摟着我的手臂。

“青春損失費,你應該要給一點吧!”王小雯在身後突然說道:“他搶了我哥的女人,這損失費,怎麼也要給吧?”

我這轉臉,又成搶女人的強盜了!

“這錢一定要給,可是我身上沒帶。你有麼?”她說到這裏,又拍了下頭,小聲的嘀咕着:“不,你肯定沒有。我現在上哪弄錢去呢?”

接着,她又對王小雯說:“小雯,你等下,這錢我一定會給的,不過給了之後,你讓你哥,一定不要再纏着我。”

“我不要你給,就要他給。”王小雯指着我說道。

嚯,這是要倒貼錢的節奏啊!

不過想想也對,她不找我要,找誰要啊,誰叫我“搶”了人家的女朋友呢!

“一定要給他們錢麼?”我低頭問道,對於那個小丫頭的一臉鄙視,我看着還真不太舒服。

周彤擡頭看了我一眼,很堅定的點了點頭,然後小聲的說:“他爸出車禍成了植物人,我怎麼都要給他點錢的。可是我的錢都給妹妹買藥了,現在也沒有啊。”

“好吧!”我擡起頭對着王小雯,說道:“你們要多少錢?”

王小雯明顯一愣,說:“不多……一萬!”

我點了點頭,說:“等我一會。”


說完話,我就朝着廣場的一角走去,幾分鐘後,我從自動取款機處回來。

我從皮包裏拿出五萬塊錢,遞給王小雯說:“拿回去,給你的父親看病吧!”

“這是多少?”王小雯問我。

“五萬!”我說。 “五萬?”當我說出五萬的時候,王小雯和周彤異口同聲道,然後張大着嘴巴看我。

王小雯拿着錢,說:“你真是有錢人?”

“走吧!”我拉着還在傻站着的周彤,就離開了,不過身後還是傳來了王小雯的質疑聲:不像啊!

“你叫什麼,住在哪裏?”剛離開廣場,周彤就很嚴肅的問我。

我扭頭,笑着道:“怎麼?我不是你的男朋友麼?怎麼名字你都不知道?還要問我?”

“別開玩笑……我說正事。今天帶你來,只是想讓你冒充我的男朋友,讓小偉死心罷了。並不想讓你損失什麼,所以這筆錢,我一定會還給你的……不過現在沒錢,所以要問問你的名字和家庭住址。”周彤說道。

“錢的事情,以後再說吧!我也是跑業務的,生活上還能過得去。”我看着來往的車輛,說:“我討厭車禍,因爲我妹妹也是因爲車禍,現在時而清醒,時而不正常……所以,我聽到別人出車禍,心裏就軟了。那錢就當做我的捐款吧!”

“不行!”周彤斬釘截鐵的說道:“你告訴我名字和住址,這錢我一定還你。”

看着周彤,我感覺她和別人口中的小姐,一點都不一樣。

我們公司裏的四眼,其實就是個悶騷的人,經常和我們炫耀***的事情。

他說,那些小姐都是無情的。只要你付了錢,提了褲子之後,她們看見你,就像是普通人一樣。

直到下次,你再去消費的時候,她們才又會特別熱情起來。

所以,四眼總結道:小姐無情,有錢纔有情。

可是,今天的周彤,卻一而再再而三的要還我錢,看樣有的人,是不能一概而論的。


不過,我只是把名字告訴了她,然後又問她:“爲什麼和那個小偉分手?”

她點了點頭,說:“我們倆家都窮,他家一個病人,我家一個病人……如果我們倆在一起結婚的話,我就要做個本分的女人,也就不能幹這一行了,而小偉又是個要強的男人,到時候,一定會把自己給累垮的……本來家裏就是雪上加霜,這樣一來,日子就更過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