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院長輕咳一聲,「不得無禮,你們幾個過來見過龍王大人和龍后。」

慕容大公子幾兄弟這才發現眼前的一對俊男靚女。

什麼?這就是龍王和龍后?怪不得剛才他們的氣場那麼大,剛才他們一心只找龍王龍后,所以才暫時把他們給忽略,原來就在他們眼前啊!

隨即兄弟幾人趕緊對龍王龍后做了一揖。

龍王微微頜首。

龍后卻是愛答不理。

隨後,帝玄胤和夜冰依夫妻兩個人走了過來。

兩人居然先對慕容院長和禹大師兩人打了聲招呼。

看到他們夫妻兩人居然先對自己打招呼,而並非尊貴的龍王和龍后,慕容院長又小小的驚訝一把,難道他的面子比龍王和龍后還要大不成,當然不是。

很快,慕容院長就想明白了,那是因為人家和龍王龍后的關係太熟,熟悉到都直接不需要打招呼。

不由苦笑一聲,這一家子也太變態了吧,居然有龍王做靠山。

「你們來龍王城比賽,而你們來者是客,我自然要保護你們的安危,今夜之事,是我們疏忽了。」驚訝過後,慕容院長道。

「那麼只希望今天晚上的事情,以後不會再出現了。」帝玄胤淡淡的點頭。

「好的,我現在就派人去調查到底是怎麼回事,另外會派一些高手在這裡保護著你們。」

「多謝院長,不過無需找人來保護我們,如果有需要的話,我會主動開口的。」帝玄胤道謝。 「這些刺客想必今天晚上也不會再來了,你們安心歇息便是。」慕容院長向龍王和龍後點了點頭,也就帶著他的孫子們離開了。

龍王和龍王害怕晚上再有人過來行刺,便沒有離開,直接在客棧里住下來了。

「小胤胤,剛才鳳凌他們身上都受了不小的傷,我這裡有些葯,你趕緊給他們送過去吧。」夜冰依拿出一堆藥瓶塞進帝玄胤的手裡道。

「我還是先送你回去吧。」帝玄胤望著愛妻,不放心道。

「我沒事的,有龍后姐姐在此,那些人也不敢來了,你趕緊去吧,將葯給他們送過去,讓大家早點休息。」夜冰依對帝玄胤輕柔一笑,折騰一番,她也有些累了。

「好,那你先回去好好休息。」

在帝玄胤的目送下,夜冰依回到了房間。

屋子裡剛才經過大戰。

燈火全部熄滅,已經是漆黑一片。

夜冰依一進入房間里,就聞到了一些陌生的氣息,她對毒氣還有香料味道特別敏感,別人發現不了,可她還是敏感的捕捉到了。

心中微微一驚,不好,還有殺手的存在,而且還不止一個人,好像還有好幾個人。

該死的,居然還沒有走光,還有人藏在她房間里?

不過夜冰依臉上並沒有任何變化,因為只要她露出驚慌的神色,對方就知道自己發現了他們,就會對她趕盡殺絕。

他們藏在暗處,又有好幾個人,那她肯定會吃虧,所以,夜冰依現在沒有打草驚蛇。

而且,她現在也不能呼救,也不能出去求救,否則對方會比她更快。

她要用她的獸寵,那肯定也只能除去他們其中一兩個,別的不可能一次性殺光,自己還是有危險。

用精魄的力量的話,又要傷害寶寶了,她不能這麼做。

隨後,夜冰依的身體直接倒下了。

刷刷刷!刷刷刷!

有六把長劍朝她的面門直接刺了過來,夜冰依並沒有動,她知道這是敵人在試探她。

果然,那幾個人停了下來,有些得意的看著夜冰依。

他們正要拿下她,沒想到他們還沒來得及出手,她自己就先昏倒了,簡直是天助他們也。

他們剛才試探了一番。

發現夜冰依是真的昏過去了。

現在夜冰依就是他們口中的羊,任由他們宰殺。

突然有人說道,「現在這女人已經昏死過去了,我們不如將她帶回去給小姐,讓小姐親手來處置她,說不定小姐會更加興奮。」

隨即其中一人將夜冰依給扛了起來,準備朝外面走去。

前面的幾個人突然回過頭來,看向後面的那人說,「你怎麼不走了?」

隨後就看到他們同伴身上突然抖動了一下,然後一把毒霧朝著他們奔了過來。

「不好!有毒。」五個人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口鼻,同時朝著那個會動的東西攻擊過去。

砰砰砰——

然而其中幾人手中的兵器卻全部被打掉。

「你們敢想劫持我?好大的狗膽!」

夜冰依冷喝一聲,同時抓住那一個被被她毒死過去的男子,往前面一擋。

那些人看到自己的同伴倒來,趕緊伸手扶住他。 “停!”陳志凡在旁邊看着,這個時候急忙喊停,梅靜姝這個開法,寶馬的車對着牆的那邊肯定得刮花,雖然應該有保險,梅靜姝也不差錢,可終歸是個麻煩事不是。

好在陳志凡及時大聲喊停,車子在堪堪要碰到牆面的時候,梅靜姝使勁踩剎車,車子隨即停了下來。

此時車子右邊轉向燈那兒離牆面,看起來僅僅有幾毫米,真正的差之毫釐了,梅靜姝要是再晚那麼一點點,車子肯定得擦上去。

“下來吧,女司機大人,你這種開法,這車居然還能好好的,真是難以置信,我都感到驚奇。”陳志凡叫着梅靜姝下來,嘴裏還不忘揶揄一下梅靜姝。

梅靜姝臉紅了一下,然後說道:“平常我不這樣的,不知道怎麼搞的,一但有人在我旁邊,我就會特別手忙腳亂的。”

“是嗎,那我還錯怪你了?”陳志凡反問道。

在他看來,梅靜姝不但是方向感不好,而且心理素質很差,這種人是最不合適開車的,遇見她兩次都是因爲開車開不好的問題,陳志凡真的好奇她這種開法車和人都沒出事。

“其實你說的也對啦,這車上手不到一年,大修倒是沒有,小磕小碰的我已經修了十來次了。”梅靜姝吐了一下舌頭,絞着手指,說道。

說着她就麻利的下了車,她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有人要代駕,那當然求之不得,她可不會打腫臉充胖子。

“那保險公司豈不是要陪哭?”陳志凡笑着,邊說着話,邊上了寶馬車的駕駛座。

“嘿嘿,反正前段時間最後一次出事故的時候,那個一直給我查勘定損的保險公司辦事人員,臉有點黑。”梅靜姝調皮的笑道。

人家臉不黑纔怪,雖說大保險公司根本不在乎賠你那點修理費,可是這三天兩頭的來一出,而且還是寶馬車,修下來費用本來就比較高昂,你寶馬車就算比便宜的車多交的那點保險費,也根本就於事無補啊,這麼一來,有好臉色纔怪了。

畢竟誰都只願意往自己兜裏揣錢,一直往外賠,誰會高興?

陳志凡心裏想着,不過沒有說出口,因爲他現在正全神貫注的開車。

這巷口確實有些窄,很考驗駕駛技巧,心不在焉的去說話可不行。

陳志凡先把車順着梅靜姝開進去的軌跡,倒了出來,然後在外面修整了一下方向,讓車子的入彎角舒舒服服的,然後一抹盤子,一踩油門,車子就順順當當的開進了巷子。

梅靜姝在一旁看着,手舞足蹈的,比自己開進去還高興。

進了巷子就好辦多了,一直順着路直開就好。

可是好巧不巧的,剛好有一臺車開了出來,一輛豐田陸地巡洋艦,那車速度很快,剛看到燈光,車子就進到巷子中間了。

而且那車比較寬,車子和巷子,算是嚴絲合縫了,人都擠不過去。

梅靜姝在一旁很緊張的看着,她在想自己要是遇到這種情況,那還不得抓瞎,肯定要把車癱在原地動彈不得了。

前面說過這巷子很窄,也就剛剛容一輛車通過的寬度,根本就別想錯開車。

此時人家都已經深入這條巷子了,這巷子不長,但也有百八十米,那人已經不好退回去了。

“你是往哪邊去的?”陳志凡把頭擱出窗外,大聲問了一聲對面的車。

那車剛纔看到這情況,車窗也已經按下來了的,自然聽到了陳志凡的聲音,一個粗狂的男聲回答道:“我走左邊的,麻煩兄弟讓一下咯。”

陳志凡就把車倒了回來,出了巷口,他是往那車相對的右邊倒的,這樣,就把路讓給了豐田車。

沒辦法,這紅燈區的街道也不寬,和窄巷比,也就兩個車能緊挨着會車,不先問清楚他的方向,那麼要是選擇了和豐田車相同的方向,然後這紅燈區的路上也正好來車,那就恭喜了,車被堵死了,他只能去繞路了。

讓都讓人家了,就把事情做妥帖一點吧。

對面的來車看見道路通了之後,瞬間提速,一陣風一樣的開走了,靠近寶馬車的時候,按了聲喇叭,表示感謝。

接着陳志凡又把車重新開回巷子裏,這次就沒車子過來了,他把車順順利利的開出巷子,在大院裏找了一個空餘的停車位,把車子停好。

走回酒吧門口,梅靜姝正跟黃虎有一句沒一句的聊着天,黃虎那拘束的樣子,看起來兩人也說不上什麼話。

陳志凡走過去一招手,把鑰匙丟給梅靜姝,而梅靜姝則一臉小星星的望着他,在她這個和馬路殺手只差一步之遙的女司機看來,陳志凡就是車神啊。

上次這次都是靠他,才化解了危機。

有他在身邊,那自己就永遠不用擔心這些開車的問題了。

梅靜姝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會突然有這種想法,她自己都被嚇了一跳,然後急忙甩甩頭,把這個想法努力甩出去。

可她越是這樣,腦袋裏混亂的想法就越多,不知不覺,想得更多更遠了竟想到在車裏陳志凡搭着她的手掌教她怎麼開車呢。

她的臉一下紅了起來。

黃虎站在她身邊,斜眼看了個正着,然後他如同觸電,急忙低下頭來,不敢再看一眼。

因爲在他眼裏,此時的梅靜姝臉色暈紅,更加美豔不可方物,他看一眼,就覺得自慚形穢,根本擡不起頭來。

陳志凡倒不覺得有什麼,美女見多了,至少和他朝夕相處的葉詩瑜就不輸於她,江如嫣、她於朝鳳、零等和梅靜姝比都只是各有所長而已,他已經有些免疫力了,陳志凡只是有些奇怪怎麼梅靜姝怎麼突然就臉紅了,自己也沒幹什麼啊。

可人家又不說,陳志凡自然不好意思問。

他乾咳一聲,在這種詭異的氣氛中站在酒吧門口真難受,就一揮手,喊道:“走吧,進去吧,好好玩一下。”

三個人就進了番茄酒吧。

挑開花花綠綠的皮質門簾,穿過玄關大廳,這裏是等人休息的地方。

然後推開沉重的隔音門,裏面就是另外一番世界了。

……

“隊長,目標已經確認完畢,無誤,他現在應該進入那個番茄酒吧裏了。”

“好的,等我通知,一起行動。”

“收到。”

剛纔和陳志凡會車的豐田陸地巡洋艦,停在街邊一個光線昏暗的角落裏,裏面一個那個粗壯的聲音彙報道,等答覆了無線電裏傳來這個清冷的聲音後,他這邊也沒了聲音。 夜冰依朝著身旁說道,「小鳳凰,你還不趕緊出來幫忙?」

之前夜冰依便與小鳳凰說好了,等她的寶寶出來,才能放它走。

如今小鳳凰一直呆在她的雲依閣當中,剛才那個會動的東西也就是它,只不過小東西放完毒之後,倒頭又回去懶洋洋的睡大覺了。

聽到夜冰依的叫喊,小鳳凰直接氣炸了。

大叫了一聲,七彩光芒一閃,它飛了出來,「討厭死了,討厭啊啊啊!人家晚上不睡覺會不漂亮!」

正睡的香,突然被打擾,小鳳凰頓時一肚子氣,小翅膀一拍,直接把那個黑人給吹出了窗外。

外面的聲音很大聲,嚇的黑衣人心中一驚,急忙朝著夜冰依踢過去。

然後,一道金光朝著他閃了過來。

「你們這些討厭的人,打擾人家睡覺!都該死都該死!」小鳳凰憤怒的大叫出聲。

它撲棱著翅膀,朝著黑衣人飛了過去,張嘴直接咬在了他們的脖子上。

「我咬咬咬!」

被咬的黑衣人只覺眼前一黑,接著便倒了下去。

很快死的就剩下一個人。

那人心裡慌亂,回頭朝夜冰依丟了一個東西就直接飛出窗外離開了。

夜冰依聞到了一股濃重的炸藥味道,心中暗道不好!

這是想炸死她?

隨即,有人托住了她的腰,直接把她給帶了出去。

夜冰依抬眸便對上一雙明凈的眸子,微微驚訝,「你是誰?」

那人身形微怔,並沒有說話,直接把她帶到安全的地方。

「依依!」

帝玄胤察覺到了危險,趕緊跑了過來。

隨後上前看看夜冰依沒有受傷之後,才跑到那個黑衣人飛快離去的地方,眼眸若有所思。

「小胤胤,剛才這個人救了我,但是卻不說出自己的身份,就直接離開了。」夜冰依疑惑的說道,「不過我總覺得他很熟悉,我應該在哪裡見過他?」

「該死的,這些人究竟是誰?居然連我的人都敢動!」帝玄胤陰沉著臉色,俊美的臉龐殺機畢現。

「他們都是壞蛋,大壞蛋,該死的大壞蛋!」小鳳凰氣得直炸毛,剛才差點就把它給炸焦了。真是氣死它了。

「屋子裡死了五個人,還差一個,給跑了。」夜冰依正感覺到惋惜,突然,院子里飛進來一道黑色的影子,砰的一下落在地上。

正是剛才逃跑的那個黑衣人。

不過現在已經死絕了。

夜冰依和帝玄胤兩人對視一眼,夜冰依想到了剛才那個救自己的人,「肯定是他做的,可他是誰呢?為什麼要幫助我?」

「帝尊大人,這些人身上帶著都有水家的東西,應該是水家的人了!」風凌檢查完那些黑衣人的屍體說道。

「水碧碧?」夜冰依根本不用猜,就知道是這個女人,「好啊,看來她和夜家真的勾搭到一塊去了,還真是一臉配。」

「風凌,去叫上我們的人一起集合,立即前往虎嘯學院的住處。」帝玄胤冷冷的吩咐道,瀲灧的紫眸中含滿了危險,居然敢傷他帝玄胤的女人,絕對不能饒恕。

「你要小心。」夜冰依握了握他的手,給了他一個安心的眼神,並沒有阻止他。 這些人敢欺負到她夜冰依的頭上,如果她現在可以打架的話,一定會親自上門收拾他們。

「依依,你去和大家在一起,不要自己單獨在一起了,知道么?」帝玄胤的大手揉了揉夜冰依的頭,溫柔的囑咐道。

「嗯。」夜冰依抱著他親了一口,「別擔心,我不會有事的。」

虎嘯學院的住處。

水碧碧和夜諢兩個人一直都在等著那幾個高手的好消息。

接著,很快便聽到了那道爆炸的響聲。

水碧碧臉上露出欣喜的神情,「太好了,一定是他們得手了。」

一旁的夜諢卻眯了眯眼,並不覺得事情有這麼簡單。

「倘若成功的話,那麼他們就應該回來了,怎麼還用的著硫磺彈呢?這說明他們已經遇到危險了!

不好,我們要趕緊走了,否則他們一我到這裡,到時候我們再走就來不及了。」

聽夜諢這麼一分析,水碧碧也覺得有道理,隨即氣惱的揮了揮拳頭,「我不服,我就這麼廢了!」她恨不得把夜冰依給千刀萬剮。

「只是眼下不是賭氣的時候,我們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趕緊走。」夜諢無奈地安慰道。

水碧碧恨恨的咬牙,也不得不照著夜諢如今說的做。

然而,她們還沒有來得及收拾東西離開,就有人來稟報,「水師姐,不好了,我們這裡被人圍剿了,他們好像都是彩翼學院那邊的人。」

「什麼?他們居然來得這麼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