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把!」黑須團長一聲令下。

「噗」「噗」「噗」幾十道火光化著流星圍繞圍欄激射,一片火光晃動著照耀黑暗。

「嘰嘰嘰」絲絲雜音四起,冒起無數圓點森綠寒光,火光照耀中,挺著呆木死光眼睛的一大群沙莽獸瘋狂嘶叫著撲向最後圍欄。

「放箭!」易虎一聲大喝,「嗡嗡」的箭玄響起,一排排利箭化著光的線條劃開霧氣劃開黑暗,「噗嗤,噗嗤」的攢穿沙莽獸,釘進泥地。

嗷嗷嘶鳴利箭瘋狂的扎入,泥漿飛濺,怪浩不斷,一片掙扎扭曲過後,一地沙莽獸屍碎肉污血的填盪在山沿前。

接著「滾動」的黝黑獸影風捲殘雲的爭搶吞食著斷肢破肚的死獸,毫無停頓的繼續向前。

「大弓準備」易虎一揚手臂,「瞄準獸影群,擊散它們」!

「準備!」

「放」

「嗚汪」聲聲,十張韌行十足的大弓激蕩,十根粗長的原木箭矢「轟」「轟」的的刺破氣流,帶起氣勁直射獸影,十道木影一閃而過,撞起一大片慘鳴吼叫的獸身四分五裂,污血潑空。

「標槍準備!」

絡腮黑須漢子蕭不離沉聲指揮,望著黑壓壓在火把照耀下顯出的沙莽獸用力一揮手。

「嗚嗡,嗚嗡,嗚嗡」的標槍聲串破空氣,一排排白影破空扎出,嘩啦啦激濺,破空而出的標槍氣勢雄雄的扎進黑壓壓的沙莽獸群,猶如長空的閃電,密茂的扎滿山沿,嘶嘶獸鳴四起,黑壓壓的大片沙莽獸被扎串入地,深深的釘死泥漿,一地的獸屍斷肢又一次鋪滿山沿,紅紅的血水混著雨水跳濺,濃濃的血腥厚厚的壓著武士們的呼吸,粗聲急促。

一片短暫的箭雨過後,堆積如山的獸屍居然填平了山沿和草地的落差

黑暗中,依然嘶嘶響聲不斷,獸鳴不息,翻滾的泥漿中更多的沙莽獸攀爬湧出。

庶可嫡國 ,箭擊。

看著雨水流淌的山沿,霧氣中又是一道道寒光四射波動,刺人溧毛的數量盤旋著一片泥土的腥氣,帶著捲動成團的水霧慢慢的蠕動積累成堆。翹空的螯鉗彷如黑森森林立如鐵的矩陣,浩浩蕩蕩無知無覺繼續「沖」向山沿。

絡腮黑須團長蕭不離緊鄒的眉頭更深更緊。深沉呼吸「裝箭!準備!」

一大片象火山暗涌的褐黑泥流黑影「滾動」作再次沖向搖搖欲墜的圍欄。

「火把!準備!」

「弓箭準備!」 秋風打著旋的攪動著厚厚的血腥氣息。


滴落不歇的雨水順著冷冷的臉頰奔淌。

“忽忽”的嘶鳴夾雜著泥漿翻滾涌動,一層一層的沙莽獸開始瘋涌狂嘯而至。

一堆堆涌擊起翻滾泥漿的黑潮衝擊過殘肢死獸,旋滾著身軀哧合著利牙,血盆大口一正狂張,破過第一道圍欄,衝擊向第二道圍欄,象拓在牆上的灰漿一樣繼續蠕動盤爬。

一隻跌下又重上一隻,一群壓下又湧起一起,與其毫不遜色海嘯的氣勢壓向最後一道木欄。

蕭不離沉沉的揮了一下手。

圍欄下的武士齊刷刷的扭身疾步的收拾起一切可以動用的武器,轉進「刺蝟」一般的堡壘。

立時。各種木料削制的武器從堡壘的預留空隙中刺出,彷如一直咆哮發怒的「刺蝟」盯著面前密布洶湧的獸潮。

摩刀青蘭幾時見過如此這般恐怖洶湧的血腥場面,嚇得心跳加速,撲通撲通的猛跳,渾身一陣雞皮冷顫,纖細的小手抖晃著長劍毅然沖了上去,緊護在父親身旁。

「火箭!」

嗚噴一陣急促玄響,一道道箭矢從刺蝟似的堡壘射擊孔中嗡嗡的飛出,「咻」「咻」「咻」聲響潑水般朝著四周飛速激出,又似象一朵蒲公英被疾風刮過,分飛四飄,只是速度成千倍的快速。說來更向夜空中激放的煙花,火石亂飛激濺。

一排弓箭放出,噗噗噗爆響四起,山沿,圍欄瞬間釘上一層羽箭,串上一排獸屍,翻滾的獸群象剝皮一般掉下一大堆獸屍,接著咯吱聲動,立即又是一群湧上,滿嘴利牙撕磨著血泡,殘肉懸挂,瘋狂啃咬著被利箭標槍扎死的獸屍。

血腥刺激著味覺的沙莽獸搜刮著一地的獸屍,風捲殘雲的掃蕩一空,大裹胃腹。微微緩動的獸群在不到一茶功夫的時間,掃蕩光圍欄前一切血肉,空空蕩蕩的血水雨水泥濘攪動,剁剁剁凄聲破空不絕,羽箭接踵踏至,又是一片獸屍遍布。

嗷嗷的嘯叫聲中,血盆大口狂撕,無數被箭矢釘住的沙莽獸血花飛濺,掙扎扭動中,立即一張血盆大口飛來,「咯吱」一聲絞下,還在嗷叫翻滾中箭的沙莽獸立馬斷成兩截,掙扎扭動的軀體業已破碎吞咽進另一隻沙莽獸的嘴裡。

攪動著泥漿,撕咬著同類的獸影依然蠕動洶湧的漫過了最後的屏障——木圍欄。

再也經不起如此無數沙莽獸衝擊撞壓的圍欄,象風中的落葉般無力的倒下,嘩嘩如流水的獸群疊壓撕咬著滾壓進圍欄內。混著黑乎乎的泥漿,水花蕩漾,撲向碉樓堡壘。

絡腮黑須團長一聲大吼「大弓!」

麻利快速的武士手起刀落「嗡」「嗡」「嗡」堅韌枝條弓背眨眼急速顫張擊打,粗大長尖的原木大箭嘣嘣聲響化著裂天氣勁盪開一切,粉碎一切,「砰砰砰….」近距離的威力凌厲盡至的發揮。一支支粗大的巨箭炸起一片獸屍,盪起破空的血霧,殘肢碎骨四處拋散。凄凄哀鳴聲起,碎腿裂頭破皮四下亂拋,十隻巨箭掃蕩而過,穿過圍欄,盪開獸群,木削飛舞,破壞力不減,如電破碎夜空。

易虎一聲大吼:「標槍!全殲獸群!」

「嗡」「嗡」「嗡」冷沉穩定的武士用力的旋舞手臂。如山堆積的木條標槍,一支一支泛著尖利白光的木標槍划空電弧投出。

「剁」「剁」「剁」破土聲爆,泥漿彈起,獸軀破爛,潑雨流星般標槍密密麻麻釘滿山沿,釘滿最後一層獸群。

滿地羽箭斜插,滿地標槍林立,嘿嘿流淌的血水染紅泥漿染紅草叢。

………..

摩刀青蘭大張著嬌唇,張望著滿山沿躺流著的獸軀爛肉,紅紅白白,偶爾還有一團血肉顫動,抑不住的一陣嘔吐。

「易虎!扶蘭蘭進去。」蕭不離冷冷雙目眺望著四周。

易虎放下標槍,飛身縱前,望了一下團長,「蘭蘭,走,進去休息。」

摩刀青蘭白著臉點點頭,離開父親,飄進堡壘。

絡腮黑須漢子望著入眼遍地的獸屍,冷厲的眼光射向夜空,射向黎明漸白的草甸中。

這一戰,拒守天利地形,搏殺了無數的沙莽獸,這一戰,終於可以擺脫生死的威脅。

沉沉的靜默半響,轉身望著大夥道「終於有希望了!」

武士們一陣歡呼激烈,疲憊勞累的臉上露出艱難的笑容。這是倖存的開心,這是勝利的歡呼。

因為傳說中還沒有一支商隊主動戰勝過神秘暴魘的沙莽獸,而且還是成群結隊的獸群。

今天,我們終於做到了,這是在尊敬的團長帶領下得到的榮譽,這無上的榮譽讓大家看到了希望和曙光。

絡腮黑須團長蕭不離抬手緩壓,緩緩的望過每一個弟兄道:「你們辛苦了」。

「為了榮譽,同生共死!」整齊的聲音異口同聲,劃破夜空。

……………

「嗷……」一道刺耳震魂的嘯鳴擊盪轟隆,瞬間破碎支解整齊劃一的聲音,僵硬停張著口的武士們驚岔的眼睛看著山沿的黑暗。

一團團白霧籠罩的草甸傳透著陣陣的震動,地皮的震動。

陰沉下臉的武士們再次的舉起了尖削的標槍,輕輕的調息靜靜的等待著。

沒有人明白黑暗中發生什麼,大家知道這一定是最危險的信號,威脅再一次的降臨,戰鬥再一次的準備。

絡腮黑須漢子蕭不離深深的鄒起眉頭,緊緊的抓攥住手中的戰刀。

極目遠眺的霧空,一股可怕的威壓破過黎明前的暗夜,山一般沉重的壓向自己。

轟,轟,轟,一股粗壯腥臭氣息盪來,秋雨彎著腰的飄開一旁,白芒芒的霧氣虛無消散。

一道綠亮如月的寒光帶著侵破肌膚的威壓咆哮而來。

立刻,壓得眾人佝僂著身軀,極力的運氣抵擋。

裂裂作響的勁風激蕩著洛腮黑須團長的衣袍,壓迫得周身元氣激蕩。

「沙莽獸王!」

「倉」一聲刀鳴,蕭不離堅定的緊繃身上元氣爆漲,一圈黃噔噔的元氣境高階勁力蓬勃,破開威壓,一聲雄吼「殺」!

黑暗中閃動的一團黃光「嗖」的一聲炸雷凌空躍起,一片匹煉半月深幽刀光夾起風雷怒吼,盪開一切,瞬時劈下,直破綠亮寒光。

「咚」「咚」「咚」「咚」清晰穩沉的地震破空。

一片黑亮亮的烏光電閃一般襲來。

「砰」的一聲爆響,只見一頭巨大無比的沙莽巨獸披著渾身黑亮亮的變異鱗甲,盪起一片看不見後身的泥漿水波,一跨十丈的飛身一爪擊撞在黑須團長蕭不離的刀上,「倉啷」聲激爆,震天波濤一般圈圈勁力迸閃,一片黑一片黃的光暈一擊破碎。

「噗」的一口血氣翻騰,鮮血噴涌,黑須團長蕭不離倒飛而回,撞進堡壘之中。

巨大的沙莽獸一頓沙沙作響的獸軀,嘩拉拉的一甩長尾,一枚巨大森黑油光的巨螯,張合著一把驚天巨鉗凌空擊下,噼里啪啦一陣亂爆,剎時草飛泥濺,樹木倒伏,砰的一聲落下,劈向刺蝟般的碉樓堡壘。

易虎面色陰沉的一聲大叫「目標,巨尾!投!」呼呼咻咻聲響,一排標槍整齊劃一的急速投出,半空間合成一束,化著一支更粗更壯的巨槍破空攢刺,如毒蛇吐信,似金剛破身,幾十名武士元氣的燃燒,合遁入刀的手法,威力非凡,直以加風迅雷之勢,截刺疾風劈落的獸尾。

「嗷」「嗷」聲吼,巨大的沙莽獸尾瞬間釘滿一排破木橫枝的標槍,被勁力狂暴的穿刺撞向一邊,痛的抽打得滿地獸屍殘骨橫飛亂舞。

易虎虎目一挑,大叫一聲「可惜」,狠狠一頓手中戰刀,划起一道刀光,彈身而起,元力激蕩,運起氣遁,一個虎下南山之勢,一躍半空,帶著黎明的紜紜光明,森冷鋒利的戰刀激冽化起一片耀眼玄光,「霍」的一聲吼出,一刀劈在橫舞亂抽的巨大紗莽獸尾巴上,「噗」的一股血霧激射,潑遍易虎全身,比原木還粗大的紗莽獸尾哧拉一下應刀宰斷。

一聲哀嚎嘯天,巨大的沙莽獸吃痛,斷尾扭動脫落,血涌狂噴,一雙巨大鱗腳橫掃,凌厲的一道巨勁衝撞上易虎,易虎「啊」的一聲如拋石頭般划起一道黑弧,拋出山沿落向草甸,生死不明。

見易虎狂撒著鮮血拋飛,「哇」「哇」「哇」一片武士怒吼,手中剩餘標槍紛射,一道道果敢身形暴動的操起冷森鋒利戰刀晃動,爆然的全身元氣嗡嗡作響,發狂的武士們蜂擁而上,攪起無數刀光飛舞,勁氣纏繞,分著兩路光圈的森冷刀鋒絞向巨大的沙莽獸一雙巨大的獸腳。


巨大的沙莽獸似知道勇猛武士的意圖,狂嘯聲吼,連連不斷,幽深血盆大口一張,呼著卷卷腥臭,低首橫掃,象吃點心一般,掃蕩向飛撲而上的武士,一陣陣「吭吭」氣團卷出,立時,四五名武士沒入巨口,巨嘴張合間攔腰碎斷,血肉橫飛。

紅著眼的剩餘武士毅然繼續運刀劈出。

鐺鐺鐺聲響,一片火光溜出,十幾刀下,只是一絲絲血侵冒出。 瘋狂圍上的眾武士不由大吃一驚,相互變色,獸王鱗腳居然這麼堅硬。

一時遲疑,「嗷嗷」叫聲中,又是四五名武士被巨大的沙莽獸一腳掃飛出去,發著悶哼的慘叫。

剩下幾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咳嘿一聲,氣運丹田,元氣暴漲,飛動起冷森鋒利的戰刀凌厲的不斷繼續瘋砍,一陣陣飛血飄揚,細絲**變成一個大大傷口,股涌獸血涓涓盛出。

巨大的沙莽獸傷痛加劇,站立不住,一低獸頭,橫向低掃,「蓬『的一聲又撞飛幾名武士,收腿一抬,高高抬起,凌空踩下,「啊,哇」二聲,二名武士躲無可躲直接被巨大沙莽獸巨大鱗腳踩踏成餅,噴血而忘。

此時,一聲霹靂風勁炸裂,一道亮亮閃閃的巨大刀光隨風劈至,轟的一聲狠狠的宰入正低頭的巨大沙莽獸王的背上。

嘩的一蓬血霧盪起,一大片碎裂鱗甲混著血水亂飛,正是怒火熊爆的絡腮黑須團長瘋狂的一刀劈下,解了巨大沙莽獸腳下其餘幾名武士的危險。

巨大沙莽獸抗不住上下夾擊,流淌的血水和著秋雨蹣跚倒退十丈,露著冷森的綠眼,一口涎液長掛,血盆巨口望天長嚎,激怒兇橫的霸氣升騰,一圈圈白舞繚繞,全被吸進嘴裡。一陣天地元氣波動,巨大的沙莽獸抖晃起全身鱗甲,沙嘩嘩作響,一股冷森森冰氣環繞四周。

「不好!」絡腮黑須團長一聲大吼:「三級妖獸!」

一晃身體,急退中一邊大叫:「全體退回堡壘!」

大夥臉色一變,心驚肉跳快速奔回。

自然界本多異獸,未開化的異獸已經戰力恐怖無比,何況這頭巨大的沙莽獸已經進化到三級層次,全隊人都未必是它的對手,現在力抗是不可能的了,只有躲進碉樓堡壘,避過鋒芒,看情況逃生。

一行人急急快速的躲進碉樓堡壘,堅守最後一道屏障險要。

一片冰氣蕩漾著的散出巨大沙莽獸的巨大身體,秋雨飄搖的地面,碎屍混和泥漿緩緩的生硬,凍起一片冰花,隨著咆哮的巨大沙莽獸咆哮吞吐,白芒芒的冰花蔓延四周,快速的爬延上碉樓堡壘,一陣寒氣逼人,瑟瑟發抖。

「難道我們真的要被困死在這裡?」摩刀青蘭驚恐萬分,如此巨大變異的妖獸還是第一次看到,幼弱的女孩心中惶恐無比。

冰冷著臉的武士抖著本來就濕透了的身子,豪無所懼的望著外面冰霜爬滿碉樓堡壘。緊緊的攥著一樣冷森的戰刀,呼著白氣。

「死!也要戰死!」嘴裡狠狠的嚷嚷。

絡腮黑須團長蕭不離望望為數不多的兄弟勇士,道:「你們突圍,我擋著,蘭蘭快走!」

轟隆一聲木斷枝飛,話剛落,一團巨大的冰球重重的撞在堡壘頂部,嘩啦咯吱聲響,堡壘頂上砸出一個大洞,大夥一閃,轟隆又一聲巨響,一大團冰球化著一團白光砸到,直接摧毀堡壘中部,一陣霹靂扒拉亂響搖擺,臨時搭建的樹木堡壘直接崩潰倒塌,樹木橫飛,斷木四射,眾人毫無準備,夾雜在亂木破枝間翻滾墜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