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丸狛強行忍耐,最終,在合眼前將藥劑都推入體內,往後一栽,躺在了床上。

……

窗外的泛起稀拉拉的雨聲,雨水拍打在窗戶上。

烏丸狛睜開雙眼,映入眼帘的是菲爾一臉擔憂的表情。

菲爾:「啊!主人,你終於醒了!」

烏丸狛坐起身,感受著身體的狀況,前所未有的棒,只是粘黏的觸感,以及身上散發的味道有些讓人難受。

烏丸狛:「菲爾,我睡了多久」

菲爾:「已經過去12個小時了」

烏丸狛拿出手機,打開一看,8月21,3點14分。

這一覺睡的還蠻久的,注射藥劑的時間大致是在凌晨左右。

烏丸狛跳出自己的屬性面板:

體:9

速:9

智:8.5

非常不錯,提速都有巨大的提升,藥劑獲取和改善了大腦,連智都提升了0.5。

別看提升的數額小,但這一點的差距是巨大的。

人類的極限是10,能到達這個一步的,從古至今都數的過來。

古之項羽的力可能達到10,但他別的屬性絕對沒有這麼高。

烏丸狛雖然沒有到達頂點,但是26.5已經是極高的屬性了,而且烏丸狛還年輕,離自己的巔峰期還有幾年的時間。

就是現在的自己,也絕對不會比內個黑皮賽亞人差,只會更強!

雖然現在不是古代將士衝鋒的年代,但是在柯南世界里身手也是極為重要的。

這世界上的一切都可能離你而去,但唯有權與力要緊握手中。

烏丸狛拿起床上的藥劑管,管內還殘有微少的藥劑,大概兩滴左右的量,烏丸狛想了想,將藥劑管收入系統內。

起身,走向淋浴室,對於愛乾淨的烏丸狛來說,身上的味道實在太難受了。

……

黑色的賓士e280行駛在雨中,在這個年代,這種車也算是豪車。

坐在烏丸狛肩上的菲爾問到:「主人,我們現在是去哪裡,不回家嗎?」

烏丸狛:「去打探情報」

「打探情報?」

烏丸狛:「嗯」

「……」

或許是照顧菲爾的情緒,烏丸狛再次開口:「看一下劇情發展到哪一步。」

「……」

菲爾更不明白了,不過無所謂,只要呆在主人身邊就好,無論是去哪裡。

「主人,前面好像有個人」

菲爾看著前面路中央好像趴著一個人影,開口提醒到。

烏丸狛將車子緩緩停在路邊,「我看到了」

拿傘,下車,關車門。

烏丸狛撐起雨傘走向路中央的人影旁。

坐在烏丸狛肩上的菲爾:「主人,是個小女孩耶」

烏丸狛沒有回話,低頭平靜的看著腳旁的身影。

茶色的頭髮,裹著不合身的白大褂,趴在路中央,地上的污水和雨水已經將她浸濕。

黏在一起的頭髮散在臉龐,但是也可以看出這是一個小女生。

菲爾:「主人,她好像昏過去了。」

烏丸狛:「嗯」

菲爾:「主人,她這樣被淋著會感冒吧。」

烏丸狛:「嗯」

菲爾:「主人,我們要救她嗎?」

烏丸狛:「……」

沒有得到回應的菲爾扭頭看向自己的主人,烏丸狛一臉平靜,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大致過了30秒左右,「嗯」

烏丸狛蹲下身抱起昏倒的小蘿莉,轉身,開車,將她放到後座。

回到前排插入鑰匙,發動車子,在雨中離開了米花町2丁目。

他沒有看到,在車子轉角后,22番地里有一位老人打傘走了出來。

……

車子內,菲爾,「主人,我們不打探情報了嗎?」

烏丸狛:「已經足夠了」

菲爾扭頭看向後座上的小蘿莉,所以主人的意思是這個小姑娘就擁有足夠的情報。

菲爾:「我們現在要回家嗎?」

烏丸狛:「不,我們買東西」

菲爾:「剛剛不是購物過了嗎?」

烏丸狛:「買她的。」

菲爾再次扭頭看了看小蘿莉,很明顯,主人口中的她就是這個小蘿莉。

烏丸狛平靜的看著車,臉上沒有任何錶情。

現在很明確,劇情剛剛發展到灰原哀逃離組織。

本來烏丸狛也是打算來博士家看看灰原哀有沒有在,以此來判斷劇情發展情況,沒想到這麼巧,剛剛好遇到倒在工藤新一家門口不遠的灰原哀。

剛剛烏丸狛還在思考,要不要拿灰原哀來換取組織的信任。

不過這個想法最後還是放棄了,組織的信任可以用其它方式來獲取,而且,畢竟自己姓烏丸。

再加上,菲爾明顯想救這個小蘿莉,多方面思考下,烏丸狛還是選擇伸出援手。

烏丸狛本來也是打算最後脫離這個組織的,通過灰原哀來和紅方牽上關係也不錯。

…… 「爾等還不棄暗投明?還要頑抗不成?」邱先生連高聲喝道,他乃元嬰大修士,這一聲喝蘊含元嬰真元,當真如同驚雷響徹火燭府上下。

頑抗?

開玩笑。

那些早就鬥志全無的軍衛們紛紛放棄了抵抗,還有的幾位元嬰統領更直接,登時朝着明王拱手行禮,發下天劫誓言,表示願意效忠明王,助明王成就大業,這一來更是一呼百應,他們可看的清清楚楚,明王先前的作戰風格,身邊修士的強大,這些都刺激着他們…更重要的是,他們也被徐川彈指間擒拿下任玄鷹嚇蒙了,做為文王麾下三位化神大修士之一,任玄鷹當然曾在眾多軍衛修真者面前顯現過實力,這等大修士,哪怕是同為化神大修士的修真者鬥法,也得殺上他個幾天幾夜,天昏地暗吧。

揮手間擒拿了?

徐川的這手段,震懾性太強!

所以這些戰敗的軍衛們立刻明智的決定棄暗投明,歸附明王了,夏皇詔,封王起,逐天下,登帝位,就是封王們一脈敗了,殺了領頭的封王,也是要留下些香火的,哪怕封王一脈有些斗得狠了,比如歷史上的香王和象王,象王弱時曾遭受香王奪妻殺子之辱,後來象王強了,殺到香王府上,將香王一脈近乎殺絕!可那也是給香王留了一男一女傳宗接代的。

這是規矩。

封王們斗的狠成這樣的不多,麾下聚集的修真者軍衛和修士就更是了,夏皇詔,本就是為了逐出一個得人心,得修真者擁戴的帝王,修真者軍衛是要投靠明主,共謀大業的,入了軍衛雖然會立下天劫誓言,可是此刻兵敗如山倒,舊主被擒,舊誓言不再束縛,所以光棍的很,立刻紛紛投了。

夏沖看着周圍的場景,臉色發白,敗了,他敗的很慘,明王並沒有給他好臉色,沒有侮辱他,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吩咐一聲帶下去,夏沖這個也是金丹修士的公子就被封了修為,拖走了。

遙想前一刻他還在府城中吃喝吹噓,做着有朝一日成就帝王的美夢,沒想到下一刻就落到這步田地。

這命運,太坎坷了。

……

「什麼?明王攻我火燭府,火燭府已經失守?我兒夏沖被擒拿,任先生也被擒了?」接連傳訊響徹在文王耳畔,在他的面前有眾多統領,身旁一左一右還有兩位化神大修士。

明王攻禹州,文王收到消息吃了一驚,完了哈哈大笑,只道明王有勇無謀,竟然這般受不得氣,敢對他出手,而且這樣直來直去,實在不高明,當即召集了自己麾下的統領,修士商議如何將明王吃掉。

在他…不,在他們的設想中,明王攻打的火燭府城可是有四萬修真軍衛的!且相隔不到千里之外的邊河府還有一萬軍衛駐紮,化神大修士任玄鷹就在那裏靜修鎮守,明王如今不過六萬軍衛上下,哪怕不管大本營燕州全部殺來,也只會碰個灰頭土臉。

但是他們萬萬沒想到,這敗的也太快了!那可是四萬修真軍衛和一位化神大修士,不是四萬頭豬!就這麼敗了?

文王被這個噩耗打懵了:「明王小兒竟然這般厲害?龍騰衛軍衛竟然這般厲害?」

其餘修士軍衛,如兩位化神大修士,這兩位化神大修士,一位姓朱,名自成,是禹州州牧麾下修士,這次就是奉禹州牧之命相助文王的。

禹州牧倒是不挑,幫自家地盤上的封王。

另一位無名無姓,自號歸一道君。

這口氣就大了,修真者也是修道者,修仙者,道君在道法上是地位極高的,意境圓滿觸摸到天道的都不敢稱一聲道君,他卻敢自號道君。歸一道君是關外化神修士,以一己之力創立了一名為千山宗的宗門,此次夏皇詔,拿出仙魔池和仙器來,誘惑實在不小。歸一道君選擇相助文王,自然覺得文王奇貨可居。

他們雖立下天劫誓言相助文王,驟聞這般消息,第一時間關注的更多是,任老鬼怎麼敗的?還被擒拿了?

那可是海外修真界中崛起的化神老鬼。陰險狡猾,詭計多端,法寶神通絕不俗,絕不會吃虧的。

怎麼就被擒拿了,想要探究消息,千曉樓只說被徐駙馬擒拿,文王得來的傳訊也是如此,問題是怎麼拿的?

……

文王心下慌慌。

赤王和桂王聞訊也是大驚,有感於明王的膽量和氣魄,嚴密關注。兩位王爺也有自己的小算盤,他們雖然佔據兩州,可惜身邊並沒有化神大修士支持,赤王桀驁不馴,也曾向幽州牧請助,奈何幽州牧理都沒理他。而桂王老成持重,青州牧沒有支持他的意思,他就知道自己成帝王霸業是難了。

封王祭雖然大家都是在同一起跑線上,夏皇給了每個封王機會,可是待遇機遇那是天差地別的,岐王夏津受修真者擁戴,麾下強者無數。

雁王聲勢浩大,聲名在外,雖損失了六萬金雁衛元氣大傷,可是威信樹立,同樣大事可成。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兩個身份,難道說……」岳飛睜大了眼睛,幾乎是不敢相信。Next post: 駱援朝臉上的笑容消失了,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以前的都是先進入設計階段,施工圖做好之後,他們再按圖施工。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