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罷,他打了個響指,“青崇居士,開始咱們的表演!”

一旁的青崇居士頓時擦拳磨掌迴應道:“來吧,我現在越來越順手感覺速度可以再提高一些。”

於是唐牧北在一頭霧水中,被幾個人帶到花園邊緣的樹林中。

惡少的貼身女傭 籃壇狂鋒之上帝之子 進入狀態的青崇居士運轉起功法來,整個人迅速籠罩上一層光暈,遠遠看上去像是個大繭子。

隨後,唐牧北就見識了這位靈植“淨化器”的正確打開方式。

散發着溫和光暈的大繭子隱隱約約生出一對漂亮的蝶翼輕輕扇動着,根本就看不清青崇居士的真實身形。

要不是自己親眼所見,就算凌雲劍忽悠繭子裏面是個仙子都絕對相信。

最主要的是這效果太特喵漂亮了!

唐牧北沒忍住,拿手機趕緊拍了兩張。

然鵝接下來的一幕讓他目瞪狗帶順便決定手機不揣兜裏了,這場景必須要錄視頻!

太特喵難得了!

因爲青崇居士已經開始伸出左手從一棵花樹上吸取出縷縷肉眼可見的綠色液體。

這應該就是他所說的靈植生長過程中積攢下來無法消化和排解的靈氣雜質。

然後外觀很不怎麼樣的綠色液體從他左手進入繭內,應該是經過自身功法淨化之後,轉化爲手指粗細的靈氣長絲,從右手傳輸過來。

整個過程看起來優雅唯美,暫時還在唐牧北的欣賞範圍內。

而此時溯洄前輩閃亮登場!

他盤膝而坐,同樣伸出左手將手指粗細的靈氣長絲接過來,也不知道用的什麼功法或者手段,總之靈氣長絲在他手指間經過之後,變成了細如蛛絲般更加晶瑩透亮的靈氣細線。

讓唐牧北目瞪狗帶的是接下來驚悚的一幕。

溯洄前輩居然在紡織!

沒錯,唐牧北使勁兒揉揉眼確定自己沒看錯。

更確切一點,溯洄前輩是在紡線!

因爲他用的那玩意兒雖然奢華漂亮,可就特喵是個赤裸裸的紡車啊!

嫑(biao,喵是不是很貼心,還給注拼音呢!)懷疑,就是一架傳說中的紡車,唐牧北小時候在村裏見過不少老太太倒騰這玩意兒。

蔡阿婆也時不時用來紡線。

幾個老太太在冬日溫暖的午後,聊着天把新收的棉花處理成棉花捲,然後聊着天左手嫺熟的抽線拉長,右手吱吱呀呀搖着紡車,紡成線穗子……

這可是很多年沒見過的老物件了,唐牧北都想象不出來得有多大的腦洞才能想到把靈氣長絲紡成線團子啊喂!

最關鍵是溯洄前輩紡起線來,動作可熟練了!

時間不長,經過特殊改良的紡車上就出現一個圓圓的靈氣團子。

唐牧北忙在心中訂正一下,這應該是靈氣線球纔對!

“怎麼樣?我們三個合力之作,是不是很給力?”溯洄邊紡線邊嘚瑟道。

唐牧北:……

三個人?

他忙一臉驚悚的看看身邊站着的扶桑宗主,小心翼翼問道:“前輩,你也參與了?”

突然好擔心扶桑宗主會突然變出一架織布機,咔咔咔就開始工作啊!

那畫面實在太鬼畜了!

“當然。”扶桑宗主微微一笑道:“這架紡車就是我親手改裝製作的。”

唐牧北頓時鬆了口氣。

果然,扶桑前輩的動手能力一直都很強。

可不知道他爲毛總是一心撲在特別懷舊的物件上進行改裝,比如那個二八大踹。

“我之前有考慮過魔改一架織布機,把靈氣線團織成布。”他悠悠說道,一旁的唐牧北差點吐血,喵的居然真考慮過?

但扶桑宗主話音一轉道:“後來一想沒什麼意義,誰會把靈氣絲線做成的衣服穿上身上?

萬一遇到打架的時候,對方稍微動點手腳,靈氣全被吸收不就得光屁股了嘛。

所以我只是想了想,沒有浪費時間。”

唐牧北腦補了一下畫面,確實太丟人了。

穿件靈氣做的衣服,還不如自己的功德之力變化成衣袍呢,至少別人搶不走。

他們閒聊的時候,青崇居士和溯洄已經合作製作出了不少靈氣線團。

然後統統拿過來餵給他的貓娘。

貓娘倒也不客氣,一口氣吞了十幾個才停下來。

片刻之後,只見補充足夠靈氣的貓娘身上光圈開始隨着呼吸膨脹。

黑白相間其中夾雜着絲絲血紅,好看又透着詭異。

“牧小朋友,你的貓娘變異很嚴重啊,你得做好心理準備。”扶桑宗主等人集體參觀貓娘,給出鄭重建議。

唐牧北默默嘆了口氣。

是啊,自己的貓娘自從被溯洄前輩“改造”過以後就在跑偏的路上再也回不來了。

不但吸收魔氣和靈氣,就連自己每天不落下修煉的正氣,都被它盡數吸收。

Wшw ◆тTk дn ◆¢O

也不知道貓娘出關以後會變成什麼樣。

他在心裏將網上那些醜貓表情包都過了一遍,做了最壞打算,大不了就當養了一隻袖珍超級醜喵!

在衆人關注下,貓娘膨脹的氣息開始逐漸收斂。

所有人大氣不敢出,都等待着一睹貓娘版祭靈獸的尊榮。

十分鐘後,所有氣息全部消失,唐牧北小小的心竅中趴着一個黑色小糰子。

終於,貓娘糰子從趴着的姿勢稍微動了動。

然後它擡起了臉!

冠寵六宮很囂張 那一刻,唐牧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瞬間把最醜的組合在心裏刷了一遍。

然鵝木有想象中的條紋黑臉,更沒有血紅大口。

貓娘一張小臉白白淨淨,一根貓鬍子也沒有,一雙漂亮的大貓眼眨啊眨好奇看着他們。

“臥槽!”

“艹!”

“我勒個大擦!”

最先反應過來的溯洄、扶桑直接爆了粗口,唐牧北也緊接着跟上。

因爲這張臉他們仨都認識,正是唐牧北在灰界遇到的那隻貓妖——落塵仙子!

簡直是一個模子裏刻出來的,只是縮小了而已。

縮小版的落塵仙子貓娘身穿紅色小肚兜,乖巧坐在唐牧北心竅中,一頭垂到腳踝的長髮將身體掩蓋住。

可能是看到圍觀人多不太好意思,貓娘伸出白嫩嫩的小手舔了舔,然後發出細嫩可愛的聲音:“喵!”

感謝書友傻蛋你好打賞,謝謝支持! 噗!

圍觀衆人全都驚呆了。

“喵”是幾個意思?

唐牧北忍不住扶額,自己的貓娘外表無懈可擊,但它爲毛要添手啊喂?

爲毛一開口是“喵喵喵”?

上一秒還慶幸靠外表找對象絕對沒問題了,下一秒又開始發愁。

巫在回歸 誰家祭靈獸會跟一個只會“喵喵喵”的祭靈獸談對象啊?

誒?

他突然靈光一閃,要是真的教不會貓娘說人話,貌似八雲店主家的藍是個不錯的選擇嘛。

只是一個純種貓妖;一個卻是貓妖外形的祭靈獸,物種不同能搞對象嗎?

這個話題稍微有點超綱,要不得空問問八雲店主?

“嘖嘖嘖,真沒想到啊。”溯洄壞笑着拿手機給乖巧坐着的貓娘拍了張照片,邊操作邊嘿嘿道:“不知道洛水那傢伙看到小朋友的貓娘會是什麼感想。

說起來,那隻貓妖愛慕他很久了吧?”

扶桑宗主聊起八卦也是兩眼放光,“那豈止是很久!

洛水第一次去灰界的時候,他倆就糾纏不清了。”

唐牧北:0_0

凌雲劍等一衆圍觀羣衆:0_0

有八卦!

而且是最帥最有魅力的那位前輩的八卦!

然鵝就在衆人豎着耳朵等待繼續聽的時候,他倆又啥也不說了,各自抱着手機忙得不亦樂乎。

估計是在他們的小羣裏調侃洛水公子呢。

唐牧北此時的注意力都在貓娘身上。

不得不說,雌性可真會長啊。

看看貓娘就知道了,外形選擇了漂亮的落塵仙子;黑色魔氣化爲烏黑長髮;裸露出來的小胳膊小腿和小臉蛋全都白的發光,繼承了靈氣溫潤白皙的優點;而血紅血紅的正氣,則變成了小肚兜,看起來俏皮可愛。

如果仔細觀察,還會發現在它黑色長髮中頭頂上隱藏着兩隻小小軟軟的貓耳朵。

實在是別有一番風味!

還好沒有長出貓尾巴來,不然畫風可能太接近二次元了。

就在他滿心歡喜打量貓孃的時候,溯洄突然面色一凜,“不好,你的貓娘引下天劫了!”

what?

別說唐牧北了,就連扶桑宗主都一臉“你特喵別騙我”的表情,“開什麼玩笑?你聽說過祭靈獸能引下來天劫?它們都是跟主人一起渡劫的好伐!”

“這點常識我還是有的。”溯洄面色凝重,右手掐訣穩固自己的小花園空間不被天劫入侵,“可事實就是貓娘要渡劫了,快幫忙轉移出去!”

穿到星際養包子 扶桑宗主見狀知道事態緊急,抄起凌雲劍一掐訣,唐牧北等一干懵逼羣衆只覺得眼前一晃已經站在俱樂部裏了。

“咔嚓!”

臨近年關的冬日,天空中突然響起巨雷。

天劫試圖入侵小花園空間被阻擋之後,發現目標已經轉移到現世,立馬就顯露出猙獰面孔。

俱樂部中原本正熱鬧打麻將聊天的厲鬼們頓時瑟瑟發抖,連動都不敢動一下。

空氣中瀰漫着雷劫的味道。

這是厲鬼們最害怕的氣息之一,就連桃娘都不例外,稍微沾染半點就會瞬間魂飛湮滅。

“不能在這裏渡劫,跟我來!”扶桑宗主反應超快,操控着凌雲劍帶上唐牧北直衝雲霄。

他們必須在雷劫落下之前找到荒無人煙之地,否則一旦雷劫落下恐怕要出大亂子!

此時天空中巨雷轟鳴閃電刺眼,雖然是深夜,但唐牧北一擡頭就能將此情此景看的清清楚楚。

可怕的雷雲此時正在凝聚,視線所及之處全都是雷劫範圍。

讓人看的膽戰心驚的是,與平時所見雷劫完全不同。

此時貓娘引下來的天劫居然一半白色一半黑色,兩種極端顏色凝聚在一起,猶如整片天空化作巨大的陰陽八卦圖形!

“哪位道友在此渡劫?”突然有居民樓上的窗戶打開,有人開心喊道:“道友帶帶我!給個聊天羣邀請也行啊!”

扶桑宗主:……

溯洄:……

唐牧北:……

就連凌雲劍都小聲吐槽道:“又是個網絡小說看多了的中二少年吧?”

此時的兩位前輩可沒心思搭理它,這麼大的動靜不是鬧着玩的。

他們正聯手將空中異象屏蔽掉。

與此同時,雷聲響起的瞬間,原本正悠哉悠哉躺在沙發上打遊戲的霧梟大人立馬躥起來!

“什麼情況?”他警惕的嗅了嗅空氣中的味道,眉頭緊皺,“這個牧店主實在太邪性了,隔段時間不弄點大動靜就渾身不舒服斯基?這特喵是雷劫的味道,而且是靈氣和魔氣雙組合……

臥槽!

大事不好!”

霧梟大人揮手召喚出黑色漩渦,下一秒就出現在花川河邊。

雖說天空中的異象已經消失不見,可他依舊很擔心。

異象並沒有真的消失,只是被某位前輩出手屏蔽掉了。

他擔心的是,此時水城中坐鎮的邪魔永生者會不會已經察覺,並將此異象認爲是改造後的通魔樹引下來的?

畢竟,靈魔雙修的目前也就那棵被抽了樹髓的通魔樹了。

如果對方去查看必定會發現通魔樹被抽取樹髓,那麼就會得知水城被人間界察覺掌控,接下來……

霧梟大人深呼吸一口氣,現在可不是跟水城作戰的好時機,該怎麼辦纔好呢?

而此時唐牧北還沒意識到雷劫帶來的麻煩。

他正心裏打鼓呢。

貓娘剛出關就要渡劫,能抗住嗎?

這可是自己見過最可怕的天劫,此時手心滿滿的全是汗,但兩位前輩卻看起來很興奮的樣子。

“牧小朋友,這次的天劫可是好東西啊!大補!”扶桑宗主微笑道:“要知道不同的修煉方式都會有相對應的雷劫。

你的貓娘能同時引下靈魔兩種天劫合二爲一,你又是它的主人可以並肩作戰,這次天劫你蹭完以後絕對能縮水!”

日鬼哩!

“嘿嘿嘿。”唐牧北雙腿都開始打顫,勉強擠出個乾笑,“我就蹭蹭不進去。”

溯洄給了他一個鄙視的白眼,“瞧你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