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第一次承認,自己不是慕容沝,決定隱瞞洛洛的那一刻開始,慕容沝就已經,無法回頭了。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他編出來的藉口,讓他自己,都有些……

不過好在,洛小虞聽到先生這樣的回答,先是驚訝的眨了眨眼睛,然後,所有的冷戰和怨氣都消失了,驚喜的問道:“你說的是真的?你去跟蹤慕容沝了?那離婚的事情談的怎麼樣了?慕容沝同意了嗎?”

如果先生是因爲跟蹤慕容沝而警惕的關上手機,那也是可以勉強理解的。

至於爲什麼跟蹤慕容沝,其餘睡覺的什麼可以活動的時間不理會自己,她都可以放開,以後再談。

現在最重要的是,先生既然是因爲這件事去做,那麼,成功了嗎?

慕容沝同意離婚了嗎?

離婚證呢?

慕容沝波瀾不驚的眸光一閃,拋出三個十分平靜的字:“跟丟了。”


跟丟了!!!洛小虞的心頭,壓着沉重的三個字,砸在心頭。被先生所說的‘跟丟了’給壓的,差點沒暈過去。

先生這是在消遣她嗎?

花了這麼多天去跟蹤慕容沝,竟然可以跟丟了?怎麼都覺得先生在騙人。

她雙手叉腰的半眯着雙眸,盯着先生,哼道:“先生,你該不會在騙我吧?你應該知道,我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自己人的欺騙。雖說,我們現在還沒正式確定關係,但,如果你騙我的話……”

她不能接受隱瞞,也無法接受沉默。但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欺騙,如果三者選一,她絕不原諒那個欺騙自己的人!

連欺騙都做得到,那還有什麼是真的?

既然什麼都可以欺騙,他們這又算什麼?

洛小虞突然,嚴肅的擰着眉頭,盯着先生那奇怪的目光,頓時,有一種很不祥的預感!看着先生那雙深不可測的眸子,閃爍着她完全看不懂的意味,她的心,被狠狠的揪了起來。

她腳下一軟,往身後的石凳上坐去:“你,該不會,真的在騙唔……”

她的眼前一暗,眼前的所有景色被一張放大的臉遮蓋的徹底消失了,

她的雙肩被人緊緊的握住,她的呼吸被霸道懲罰的吻給堵住,

她的腦袋一陣眩暈。再後來,是什麼感覺,她已經不記得了。

她感覺,有一道很強大很強大的力量,把她所有的理智和想法都略奪的一絲不剩。她的腦海裏一片空白,整個人處在一片懵懂之中。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現在在做什麼?

她現在,在哪裏?

慕容沝感覺到她的鬆懈,才肯放開她,雙手撐在石凳背後的那顆小樹上,將洛小虞圈在自己的雙臂之中,雙眸,直直的勾着她的眼睛,脣角冷冽的深深的抿着,嚴肅的盯着她。

好半響,洛小虞才回過神來,想起先生在做什麼,生氣道:“先生,你又……”

“不要威脅我,也不要撇清我們的關係,否則,我下次,不會這麼輕易,放開你。”慕容沝帶着寒意的雙眸,有些溫怒的盯着洛小虞,一字一頓,重重的,提醒道。

他也有底線,不能撇清關係,不能說要威脅他離開之類的話,否則,他真的會失控!

如何指導魔物當個好演員 慕容沝不敢想象,洛洛那句‘如果你騙我的話……’之後準備說的話說出來,他會有多麼抓狂。所以,他不想聽!

不想聽任何有可能說出口離開的話。

洛小虞被先生突然的怒氣,渲染的哭笑不得。她能弱弱的哼一句,先生自己現在,也在威脅她嗎?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底線,就只許先生自己有底線,有祕密,威脅她,就不準她反過來對他了?

只許官兵點火,太過分了!

洛小虞不滿的噘着嘴,見先生的目光嚴謹的大有一副,她不答應,就不肯放她走的意思,只好被迫的點頭。

能說什麼?她還能說什麼?洛小虞現在這樣打量着陰晴不定的先生,心中很是無語。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歡先生什麼了?

她真是腦子秀逗了,才會跟先生表白,跟他說自己的心意。她感覺,自己被自己帶進溝裏,無法自拔了。

哎……

是誰說先告白的那個人會吃虧一輩子的?這麼烏鴉嘴。

叫他出來,她保證不打死他!

“要吃什麼?”慕容沝圈着他的雙手並沒有鬆開,直接開始轉移話題。

街頭的風,吹的身後的小樹搖搖擺擺,先生的雙手有些搖晃。洛小虞有些尷尬的移開目光,將自己的視線與他錯開:“隨便。”

“恩。”慕容沝滿意的收起眸子,叫來一部車,牽着她,坐進車內。

洛小虞懊惱的單手撐着自己的腦袋,向窗外看去。

她怎麼就迷迷糊糊的被先生牽着鼻子走了?這消失幾天沒有任何消息的事情,說過就過了?

不過,還能怎麼辦?

先生可是老大!

有着很多小弟的老大。

她除了吃虧,好像也沒別的了。洛小虞感覺,自己的以後,似乎可以直接用慘無人寰來形容。

不知不覺,車就停在一家酒店門口。洛小虞有些排斥的擰着眉頭,看了眼外面的天氣。

“先生,光天化日之下,你帶我來酒店吃飯?你讓‘他’的顏面何存啊?”洛小虞忍不住小聲的提醒道。

怎麼說慕容沝都是晏城之王,要是被人知道,他的名義妻子和別的男人大白天去酒店,肯定會被氣的吐血!

(本章完) 之前還只是聽說而已,現在知道,連竇莉後臺那麼重的大人物都能被慕容沝整的元氣大傷。洛小虞覺得,自己有必要要好好注意一下!

否則,會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這個‘他’是誰,不用說,他們彼此也能懂。

慕容沝竟有些無語。

對洛洛還會想起自己另一個身份,他真不知,高興,還是難過?他會跟自己吃醋?他會讓自己顏面無存?

老婆,二胎來一個 答案是……

和洛洛在一起,什麼都可能發生。

半個小時之後。

車子來到先生的家門口。

洛小虞鬆了一口氣,見四周沒人,才快速的和先生走進家裏,把門反鎖。

小心翼翼,偷偷摸摸的樣子,特別像在做壞事。

慕容沝睨了一眼正在門口警惕的看着門外動靜的力量:“和我在一起,很丟臉?”

“不丟臉啊。”洛小虞一邊看着外面的壞境,一邊迴應着先生。

沒看到有東西在動,她的心也會跟着緊繃起來。生怕有人出現,把她和先生的事情告訴慕容沝。

那模樣,說不丟臉都很難讓人相信!

慕容沝走過去,揪着洛洛的衣服,往客廳走,把她按在自己的沙發上,居高臨下的盯着她:“已經晚了。”

“什,什麼?”

“現在才想起和我在一起,怕被慕容沝發現,已經晚了!”

慕容沝嚴肅的,一字一頓解釋道。

洛小虞晴天霹靂的愣在那裏,震驚的,眨了眨眼睛,瞪着面前的先生,後知後覺的發覺他說話的由來,嘴角,狠狠的抽搐起來。

所以,先生的意思是,她已經上了賊船,怎麼防都沒用了嗎?從一開始她和先生在一起的時候,慕容沝就知道了?

那……

“慕容沝是甘心戴綠帽子的人嗎?他既然知道我和你在一起,爲什麼不生氣?不找我對峙?還不肯離婚?”洛小虞困惑的問道:“還是,慕容沝是不是不舉,對女人沒興趣,覺得對我心中有愧,所以,只要我不在新聞媒體面前曝光,他都不在意?”

“……”

這下,輪到慕容沝一頭黑線了。

不承認自己的身份,隱瞞,甚至是騙她自己和慕容沝是兩個人,並不代表,他會和她一起說自己的壞話?

慕容沝冷冽的脣瓣微微一動,盯着面前的小女人,很想,很想用行動告訴她,自己是不是不舉!

該死!

慕容沝面若寒霜的坐在一旁,冷冷的瞥了一眼洛小虞,雙手環胸的盯着電視機,一腳翹在另一只腳的膝蓋上。

大有一副準備沉默的樣子。

洛小虞以爲自己真的說對了,好奇的湊上前去,問道:“先生,既然你認識慕容沝,還暗暗跟蹤他,準備幫我和他離婚,那你是不是對慕容沝很瞭解?他真的不舉嗎?真的不介意被戴綠帽子?”

慕容沝微眯雙眸,側着身子,瞥了一眼好奇心非常重的洛洛,眼底閃過一瞬間異樣的色彩。

“洛洛,你確定要和一個男人提不舉的事情?還是,你想要提醒我……”

“啊!我什麼都沒說,我餓了,我去看看翼準備的食物怎麼樣了,

我先過去了,再見。”

洛小虞突然一拍自己的腦門,逃也似的溜了。

先生的目光太炙熱,想也不用想就知道,先生現在在想什麼。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洛小虞一溜煙的消失了。

慕容沝揉着自己的太陽穴,目光盯着她消失的方向。

想要讓洛洛過上她想過的生活,隱瞞,欺騙她一些事情,可不包括,讓她以爲,自己是個不舉的男人!

是不是‘慕容沝’這個形象在洛洛心中太好了?

洛小虞若有所思的來到廚房,看着正在廚房圍着圍裙做膳食的翼。穿着黑色的西裝,全身上下全是蕭肅,冷冽的氣息,站在竈前做膳食,確實,很有違和感!

幸好,他旁邊還有一個小艾在幫忙,要不然,這廚房,太詭異了!

兩人聽到聲音,回頭看了一眼夫人,剛準備說話,洛小虞做了一個禁聲的動作。

洛小虞坐在廚房裏面的一個凳子上,把廚房的門關上,透過廚房的門縫,看向正坐在客廳的先生,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她一手撐着自己的腦袋,煩躁的擰着眉頭,很是無奈。

她自己原本的堅持沒了,想問的事情,想要給先生一個狠狠的記憶,都沒有了。反而自己是落荒而逃。現在事情已經過去了,再去追問反而顯得自己特別小氣,特別過分。

她真的被先生吃的死死的,好無奈。

和慕容沝離婚的事情進行的怎麼樣了她也不知道,先生和慕容沝之間的關係,好像現在到現在都沒告訴自己。

還是,什麼都不知道啊。

先生比慕容沝還神祕!

好歹,慕容沝的仇家,慕容家族那些壞人的事情她還是知道的,慕容沝的公司,他的親人,她都認識。

可是先生呢?完全就是一個謎團。

還是一個,根本連問都沒辦法問的謎團,先生要不要這麼會糊弄人?

洛小虞第一次感覺,如此的無力。她人生所有沒辦法掌控的事情,幾乎都從先生開始,未來,或許還有更多她無法預知的事情發生。

先生……

“夫人,菜已經做好了,可以開始了嗎?”小艾端着菜碟子,走到洛小虞面前,小聲問道。

洛小虞擡頭一看,見他們兩個早已經準備好,站一邊已經等待多時,她平靜的點頭,讓開地方。

食物端上桌子以後,洛小虞把他們兩個都趕了出去。

洛小虞雙手叉腰的從桌上站了起來,向先生道:“先生,我慎重的向你…唔…”

還沒說完,一塊紅燒肉堵在她的嘴裏,洛小虞還未說出口的話,之內被迫又全部吞回自己的腹中。

先生到底還讓不讓她說話了?

“夫人,食不言寢不語。”

夫人!

他竟然直接喊她夫人!

洛小虞幽怨的嚼了幾口,快速解決掉口中的食物:“誰是你夫人,別亂叫。我可不記得和你結過婚,拜過堂,還是有過結婚證。”

夫人?

名不正言不順,夫什麼人?

洛小虞大口大口的解決着碗裏的飯,就當那些東西,都是先生,全都惡狠狠的解決掉。

容沝雙手合十的撐在桌面上,盯着洛小虞吃飯的行爲舉止,脣角微微上揚,“夫人是急了,想要儘快嫁給我?”

“這話是你自己說的。”

“我只是說出了夫人的心聲。”

“王婆賣瓜,挺不錯。”洛小虞沒好氣的哼道。

先生沒說一句,她都毫不猶豫的堵了回去,她現在心情很不好,可不準備再給先生糊弄了!

然而,下一刻!

讓她預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她看到,先生的手中,放着一本小紅本,本上的大頭像,就是她和先生!雖然是PS的,很無恥。不過!那真是結婚證啊!

慕容沝給她看了眼合照,又把本子合了起來。

大大的‘結婚證’敞在空中。

洛小虞不敢置信的盯着先生手中的結婚證,伸手,想要去搶過來,仔細的看一眼。

她還沒看清楚信息,只看到照片,先生是怎麼做到的?結婚證也能一廂情願的辦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