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界線破碎的聲音昆羽也聽見了,不過現在沒時間管了,保命要緊。

從泥沙中鑽了出來,昆羽以最快的速度向着遠方游去,他不敢回分界線,這麼大動靜,大章魚絕對會在分界線旁,現在過去就是送死。 就在昆羽忙着逃命,分界線前生物忙着後撤的時候,青石板上的印記再次亮了起來,五個蹄印漂飛水中瘋狂旋轉。

一道身形如白馬,獨角,黑尾,腳爪如鉤,利牙銅面的虛影穿透青石板鑽了出來向着五道印記撞去。

五道印記光芒大放,五個虛影同時顯現,五個虛影腳爪凝實奮力踹向撞來的身影。

六道身影碰撞,炸裂聲傳來,渾濁的河水陡然劇烈動盪,泥沙不受控制的攪動起來,五道印記一暗,漂浮在後面的五道虛影同時消失,失去能量的印記如琉璃般破碎開來,在光線的照射下綻放璀璨的光輝,消失在黑暗中。

白馬虛影立在涌動的水流中,仰天長吼一聲,暴戾蒼茫的聲音傳遍整片水域。

青石板失去了印記變得脆弱不堪,又是一道波動散去,碩大的青石板碎裂成幾塊,被水流帶動的左右晃盪。

青石板下露出了一道漆黑的洞穴,漆黑的洞穴中射出兩道冰冷的寒芒,如刀片般劃過水流。

千年的封印,一朝破碎。

隨着五道印記破碎,守在分界線前的三王同時行動,各自佔據一個位置,渾身光芒綻放。

大章魚將捧在身前的東西輕柔的放在身前的水流中,藍光閃過,東西自動漂浮在水流中巋然不動。

大章魚閉上了眼,渾身的能量開始匯聚,一隻觸鬚伸了起來點在了東西上,能量衝出,東西漸漸融化,一道冰藍色的水幕張了開來,隨着能量的輸入,水幕越長越大,頂着蹦騰而出的水流生長起來。

剩下的兩王也放出自身能量點在延長到身前的水幕,有新的能量加入,水幕生長的速度快了幾倍,很快水幕延伸進了黑暗中。

奔涌而出的水流慢慢的減小了,大章魚的身體開始顫抖起來,大量消耗的能量讓他吃力起來。

張嘴吼了一聲,正在向後奔逃的生物全都本能的停下,顫抖的身子轉過來回到水幕旁,不停的有生物在靠近分界線的路上被灰色的水流碰撞,死在河底。

不過剩下大部分生物都平安的到達了水幕旁,抵着水幕開始釋放自己的能量。

有了新的能量加入,三王都輕鬆了一些,灰色水流流淌的速度越來越慢,大章魚偷偷的送了口氣。

清脆的碎裂聲沿着水流鑽了出來,剛剛鬆氣的大章魚心中一跳,不祥的感覺傳來。

幾乎是同時,剩下的兩王同時收回能量向後撤去。

三王的撤退讓那些持續給水幕傳輸能量的生物壓力驟增,飛速增長的水幕慢了了下來,不斷有生物被流淌而出的灰色河水觸碰,身體一軟沉了下去。

剛剛生長開來的水幕開始被擠的凸起,這樣下去堅持不了多久就會破碎,可是即使這樣,三王卻沒有一個看一眼。

六隻驚恐的眼神緊緊的盯着前方,身體不受控制的向後倒退。

一股蒼茫的氣息傳了出來,不斷滾動的灰色水流突然靜止,分界線水域內所有的物體都停止了運動。

一聲嘆息炸響在所有生物的腦海中,彷彿有一隻遠古生物在腦海中低語。

所有正在輸送能量的生物停止了動作,意識開始渙散,眼中失去光澤,一個個凝實的小光點從化爲身體的屍體上飄了起來,飛快的向水域深處匯聚。

三王停止後退,身體上泛起璀璨的光芒,無數能量在體表下翻滾涌動,能量的炸裂聲在響徹周圍。

三王中,大章魚的體型最大,但是能量的控制力卻最差,所有觸鬚不受控制的扭曲起來,不斷的抽打着河底,一道道裂縫破開水流直達遠方。

冰藍色的能量毫無規律的在身體裏對撞湮滅,緊閉雙眼的大章魚終於忍受不住,一聲痛苦的低吼傳出,一道冰藍色的能量從頭頂竄出,飛速的向前方匯聚。

像是開了閘門一般,大章魚猛然張開了雙眼,冰藍色的光芒從眼中溢出,拉出一道直線衝向分界線水域。

隨着能量的流逝,龐大的章魚身開始坍塌,支撐身體的觸鬚扭曲萎縮,最後一道冰藍色的光芒從身體中流逝,大章魚全身變得灰暗,雙眼失去神采,只留下一顆碩大的灰暗珠子隨着身體一起跌落在河底。

又是一道嘆息傳來,分界線水域中傳來了清晰的走動聲音,如同馬蹄踏地般踩在剩下兩王腦中。

龍魚的血紅鱗片更加鮮豔,盈盈有血色順着鱗甲透出,魚虎獸的嘴角早已鮮血肆意,兩王不敢睜眼,苦苦強撐,動用一切壓制着身體內暴動的能量。

一道雪白的身影擺動着黑尾,從黑暗中走了出來,立在銅面上的獨角尖划着妖異的光芒,邪魅的眼睛饒有興趣的看着眼前僅剩的生物,擡起前爪,緩緩落向離得最近的龍魚。

死亡臨近,龍魚全身光芒綻放,一道金紅色的虛影從沸騰的血液中飄飛而出,虛影和龍魚很像,只是腹下兩爪更加粗壯,四尾有兩隻生在肋間變成帶羽雙翼,抖動間金紅色的光輝揮灑在周圍。

看到虛影,邪獸停止了動作,猙獰暴戾的神情微微柔和少許,收回了前爪,環視了一眼周圍,腳下發力瞬間破開水面,在初陽的照射下,爪踏虛空,肆意散發着強大的威勢。

邪獸低下修長的脖頸,喉嚨滾動,能量聚集,隨後仰天開口,空中突然一陣悶雷響起,一大片漆黑烏雲將燦爛的朝陽遮蔽,霎時間周圍空間陰暗下來,陰雷滾滾,紫色的閃電在雲層中穿梭爆閃。

一聲古老悠遠,邪異暴戾的吼叫從邪獸的口中涌出,隨着陣陣雷鳴,吼叫穿透雲層響徹了整片天空。

遠處的山脈靜默了片刻,突然此起彼伏的響起各種獸吼,迎接他們失散已久的王,能量溢散,震得山脈不斷顫抖,低能生物全都縮伏在地上瑟瑟發抖不敢動身。

密林中,一隻紫色背殼的烏龜嘴中叼着一隻牙象的獸珠,轉身看向漂浮在半空中不斷散發着威勢的邪獸,眼中紫芒爆閃。

已經完全鱗片化的四肢抽動了一下,不過似乎想到什麼,收回擡起的前肢,眼中的紫芒也隱了下去,一仰頭將碩大的獸珠吞嚥下去,轉身背對邪獸邁開粗壯的四肢,一步一個腳印的走進密林深處。

在水底不停抽動的兩王終於壓抑住暴走的能量,渾身血肉扭動片刻,大片血霧溢散,恢復了身體的掌控。

魚虎獸睜開眼第一時間開始檢查起自己的身體,龍魚則攤開尾巴,瞅了眼被緊緊護在身下的小肉球,探查一番,長舒了口氣。

整個中段水域此時寂靜一片,大片大片生物屍體鋪在河底,灰色的水流不受控制的到處流淌。

在緊貼河岸邊岩石根處的一片厚實泥沙中,昆羽費力的鑽了出來,抖動身體將泥沙和碎石抖落,舒展了一下身體。

回想起剛纔的一幕,昆羽內心中悸動不已。

在知道那個高能生物即將破除封印而出的時候,昆羽就已經做好了打算,拼着再次重傷,他躲在了這出誰都不會來找的偏遠地方。

也幸虧他沒想着往分界線跑,否則現在躺在河底的屍體中指不定也有他。

剛剛又一股強大的吸力掃過整片水域,所有帶有能量的物質都不受控制凝聚能量向遠處匯聚,吸力掃過昆羽的身上,昆羽金色的液體瞬間炸鍋了。

不過不知道爲什麼,還沒等他做出措施,腦海中的魚珠飛速的旋轉,所有不受控制的金色液體都被吸入腦海,被牢牢的固定在腦袋裏。

擺動身體,昆羽甩開腦中雜亂的思想,開始在周圍水域遊動起來。

整個水域寂靜如死境一般,灰色的流水混合着本來的河水來回沖刷着雜亂的河底,不遠處一個生物的屍體出現在眼前。

昆羽擺動身體上前查探一番,沒有外傷,只是全身的能量都消失不見,撥開身體,沒有魚珠。

放開屍體,向前遊動了一截,又遇到一些同樣死法的生物,看着毫無掙扎的屍體,昆羽心中一片冰涼。

身體向上浮了起來,視野漸漸開闊,震撼的一幕出現在昆羽的眼中,大片大片倒伏的屍體,層層疊疊的鋪滿了整個河底。

所有的生物無一絲一毫的掙扎,彷彿只是一瞬間就被吸納一空,眼神空洞,身體緊縮。

流動的河水帶動着屍體來回飄動,整片水域成了一個巨大的墳墓,所有的屍體無聲的訴說着恐怖於淒涼。

這就是高能生物的威能麼?

霸道、冷酷。

這一刻,昆羽平靜的心泛起了一絲波瀾,眼中流露出一絲渴望。

沉默了片刻,昆羽突然想起什麼,飛快的在屍體中尋找。

整整找尋了兩天,什麼也沒找到,昆羽失落的同時也放下心來,沒有屍體就說明沒死,只要沒死就行。

回到分界線旁,昆羽看着大章魚龐大的身體 ,眼中閃爍着光芒,這隻在幾天前還是自己最大的敵人,現在卻無聲無息的倒在自己前方。

真的是世事無常啊。

感慨了片刻,昆羽撕下了一塊章魚須,大口的咀嚼着。

還別說,挺好吃的,要是能做個鐵板魷魚,再撒點孜然就更好了。 大章魚的身體能量太過龐大,剛升過一級的昆羽只是吃掉一截章魚須體內的能量就爆滿,泛黑的體表下不停的閃爍着金色的光芒,濃郁的能量幾乎要從鱗甲中溢出來。

沒辦法只能停止吞噬,進入意識空間消耗能量開始調整身體,溢散的能量大量的消耗,珍貴的金色液體在飛速的蒸發。

很快消耗一空,從意識空間出來,昆羽繼續吞噬,又是一條觸鬚吞完,體表的能量再次充盈,擡頭看了眼龐大的肉身,昆羽微笑的抹了把淚。

幾次循環後,昆羽停了下來,這樣吞噬再轉化的效率實在太慢,等他完全消化完這頭大章魚,所耗費的時間都要按年算。

靠在大章魚柔軟的腹腔,昆羽沉思起來。

他雖然自己不怎麼樣,但是見過的高能生物着實不少,有些體型巨大遮天蔽日,就像那隻巨大的鯨魚,但是也有些生物體型並不是很出衆,比如從封印中逃走的那個邪獸。

你要說高能生物的戰力是按照體型來判斷,根據氣息,昆羽覺得那隻邪獸不比大鯨魚弱甚至還要更強。

那麼問題來了,成長到那種程度的高能生物,他的能量都儲存在哪?

昆羽瞅了眼比剛來中段時候大了何止一倍的身形有些不解。

按照他的計算,如果想要達到大章魚這種一段水域王者的級別,他即使可以自己調節體型也不會比大章魚小到哪。

這種笨重的體型本來就是不合理的,簡直就是活靶子一般,弱肉強食的世界,不顯眼、身形靈活纔是保命根本。

至少昆羽捕食獵物,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這種體型笨重,看起來能量充裕的生物。

那如何在控制體型的情況下吸收能量?

沒有系統教導的弊端出來了,如果是小肉球,在發展到大章魚這種程度,血脈中的記憶就會覺醒,會自動教導他怎麼轉化縮小體型。

但是昆羽是孤家寡人,所有的路都要自己來探索,也得虧昆羽有一個人的腦子,不然依照他的體型,能不能活到現在都是未知數。

現在沒有別人可以依靠,昆羽只能自己想辦法。

沒有急着吸收能量,昆羽再次進入意識空間。

他想的第一個方法就是將肉體壓縮,他想看看極限情況下,肉體可以縮小到什麼程度。

調整金色的絲線,發現只能改變體型,沒辦法調整肉身的緊實程度,昆羽想了想,控制着魚珠旋轉起來。

大量的金色液體從金色的門戶中涌出,昆羽用意識引導着這些液體開始填充金色絲線的空白之處。

昆羽想的很簡單,既然這些金色絲線代表的是身體的骨骼和血管,那能不能用金色液體進行填充形成內臟和筋肉。


大量的金色液體涌進了懸在虛空中的魚身中,彷彿無底洞一般不見任何反應。


很快腦海中儲存的金色液體流淌一空,一陣眩暈感傳來,飄在虛空中的金色魚身卻沒有太大的變化。

看到這一幕昆羽不驚反喜,他就怕金色液體毫無反應的又返回了,現在全部消失說明有些效果,不過看這情況所需的能量應該會非常龐大。

能量?現在最不缺的就是能量!

睜開眼,看了看如山嶽般的大章魚,昆羽張開嘴吃了起來。

三天過去了,大章魚的屍體已經消失了一小半,體內的金色液體不停的充滿又消耗一空,來回循環不知道多少次。

昆羽現在也不去主動控制金色液體,就放着新生的液體灌進意識空間中的魚身裏。

三天過去,最下端靠近魚腹的金色絲線被液體填充滿了,金色的絲線隱沒在液體中。

昆羽查探一番,發現金色的液體正在慢慢的凝實,彷彿真的在向着肉體轉變。

有了變化,昆羽的動力更足了,也不去意識空間了,直接躺在大章魚的肉身上啃食起來,來了興致還用嘴啃出一個造型來。

這種只要吃就能變強的事情,是昆羽上輩子做夢都在想的事,沒想到這輩子給了他機會。

日升日落,一個月過去了,中段水域的河底大章魚的肉身只剩下頭了,一隻黑色的怪魚在機械的開合着嘴。

從一開始的興奮到現在的麻木和厭煩,昆羽經歷了其他生物難以想象的一個月。

沒想到能量充足也是一種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