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流上蛟龍憤怒狂吼,血氣爆射,凶氣逼人。

九幽龍爪帶着森然寒意,以及鎮壓萬物之力,擊中兩顆劍丸。

轟!

法體震動。

真雷劍丸一滯,三息一動不動。

陸謙找到機會,踏上黃泉奈何金橋遠遁百里。

劍丸落空,方圓一里事物化為齏粉,大地削平三丈。

「今日你必死!」女子駕馭雷光,以分毫不差的速度追了上去。

一人一光前後追逐。

突然,蛟龍停了下來。

雙目爆射金光,五道水桶粗的青色雷霆狂吼落下。

直接擊中女子。

女子身上的法衣亮起碧光,形成碧綠光球。

雷電擊在其上,徑直被折射飛回蛟龍。

砰!

蛟龍巨尾一掃,擊飛雷電。

蛟口吐出青銅戰矛,化身百丈青銅蛟龍。

八道貪狼劍丸和飛刀交相輝映。

劍嚢和戰矛進入天罡之後,威力明顯強大數分。

與真雷劍丸竟斗得不分上下。

陸謙甚至還反擊。

龍涎、九幽爪、赤雷尾以及不壞如金剛的龍甲,方圓數里的空氣都被蛟軀舞動,尖嘯爆鳴。

砰!

劍氣打在龍甲之上,發出鋼鐵脆響。

又好幾次近身而來,尾巴掃在法衣護盾上,打得護盾一震抖動。

「你為何緊追不捨?」蛟龍威嚴喝問。

蛟伏黃泉圖中的蛟龍與肉身蛟龍合一,越發栩栩如生,身軀黃泉上方,威嚴如獄。

一瞬間,女子覺得這條蛟龍是真的蛟龍王族,氣質陰險、惡毒、兇惡。

「我那兩個兒子是不是你殺的?」

原來此人是玉生。

之所以對陸謙如此仇恨,是當日她逃跑之時,無意間看到一條蛟龍攻擊曲素梨等人。

由此印象深刻。

並且陸謙剛才說自己是解脫陰帥。

當日眾人作戰之地,正是解脫大殿所在。

所以玉生不顧危險,貿然前來追擊陸謙。

又是兩顆劍丸合二為一,化為百丈星光。

璀璨的光芒如龍蛇穿梭,破空而來。

白金神雷飛殺劍光! 貝尼斯坦也知道這張銀色卡片的珍貴,所以他並沒有一上來就直接接住卡片,而是擺了擺手表示拒絕。

「能遇到偶像已經非常知足了,這麼貴重的東西,送給我確實不合適!」

話雖然這麼說,但宇恆發現貝尼斯塔的眼神一直沒有離開那張卡片。

其實想想也很正常,貝尼斯塔畢竟是超越俱樂部的粉絲,如果有機會免費觀看主隊的比賽,何樂而不為呢?

既然嘴皮子功夫不管用,宇恆乾脆拉住貝尼斯塔的胳膊,將銀色卡片遞到了後者手中。

「一會的廣告設計我還要有求於你,所以你就別客氣收下看卡片吧!」

既然宇恆都把卡片塞到自己手中,貝尼斯塔當然不好再拒絕,他只得小心翼翼地將卡片塞到布兜。

…………

既然已經拿到了宇恆的禮物,貝尼斯塔當然要儘力幫宇恆設計廣告。

「恆哥,你到底要做什麼廣告?我現在就去設計!廣告費什麼的千萬別出,當我免費給你做就好!」

對於貝尼斯塔的提議,宇恆欣然接受,倒不是他貪圖小便宜,主要還是為了順利完成任務。

畢竟任務2是有2000元的限制,一旦超出這個範圍,系統就會任務失敗。

…………

「我需要的是一個招聘人才的廣告,主要招聘的是市場運營和廣告設計高層次人才。」

貝塔斯曼聽聞宇恆的話突然眼睛一亮,「恆哥,難不成是你自己的公司?」

宇恆搖了搖頭,「都跟俱樂部簽署合同了,我上哪裏開公司去,再說有公司開我還上外面風吹日晒擺攤幹嘛?」

就在貝尼斯塔無奈搖頭暗嘆可惜之時,宇恆又隨口來了一句。

「雖然公司不是我的,但畢竟是朋友開的,再說裏面還有我的股份,他們遇到了困難,我當然不能袖手旁觀。」

(在這裏就默認匯梨銷售公司為股份制公司吧,讀者們不要太計較哦!)

貝尼斯塔坐不住了,最近幾年廣告設計市場並不是很吃香,他最近還想轉型另找出路,現在看來不需要了。

「恆哥,你看我怎麼樣?雖然只有本科學歷,但起碼有一個廣告設計的高級技術職稱。」

宇恆有些愕然,他沒想到自己的粉絲竟然響應你自己的人才招聘。

「當然可以,以你現在的條件去匯梨公司綽綽有餘!」

就在這時,一開始接待宇恆的小女生喏喏道:「師傅,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嗎?」

看到自己徒弟委屈的表情,貝尼斯塔猛地拍了一下自己腦袋。

「我去,差點把徒弟給忘了,恆哥,別看小悅年齡不大,她可是市場運營方面的小專家,以她碩士的學歷倒也符合你的標準。」

人才白送到手,宇恆除非是傻X,否則他沒有不接受的理由。

…………

宇恆剛答應下來師徒二人,一則系統的提示聲就讓他差點興奮地叫出來。

「由於宿主是在完成擺攤任務過程中觸動了其他任務進度,經系統判斷,一律視為宿主在擺攤時完成的任務。」。 「鋼筆怎麼可能好吃呢?我給你的信息表達得很清楚,除了極少數物質以外,它不能改變物體的味道。」

「信息?在哪呢?」我並沒有在桌子上看見紙條,或者是在機器上看見說明書。

「早就在你腦子裏了。」

在我腦子裏?我試着想像那個食物轉換器,短暫地思考之後,腦海里竟然浮現出完整無缺的機械構造以及使用方法,彷彿這機器是我親手設計、製造而成。可是我自看見它到現在卻僅僅不到十分鐘。

我仔細品味了一下這種「信息傳遞」的感覺,它不是給你一張紙讓你看,也不是一種生硬的記憶,而是真正的理解與貫通,就像睜開了一直緊閉着的眼睛——它完完全全地屬於我,就像是眨眼一樣自然。如果說把人初始的記憶比作一打白紙,外界的知識比作寫滿資料的外語文檔,那麼背誦就是摘抄、刻錄的過程,理解是翻譯的結果,而這樣的「信息傳遞」,則是悄無聲息地將原不屬於我的紙塞了進來,紙上寫着的都是翻譯過的語言,跳過了繁瑣的過程,直接抵達終點。

我的直覺告訴我,它還有其他的功能。

「跟玄幻一樣,這個就是科技的力量嗎?」

「萬物皆有定則,別被能力束縛住能力。」

「你可真是個大哲學家。」

「我可不認為哲學家做的事情能與我相比。他們只能解釋世界,而我可以改變世界。哲學家們被自然規律束縛,於是他們去尋找規律,但多數人往往止步於此,他們在自己的規律里活着,而我不一樣,我發現規律,掌控規律,從而改變規律。」他的聲音逐漸有了溫度。

他接着說道:「科學是有盡頭的,就像是一個美麗的迷宮,生命的意義在於找尋出口,而所有人都在迷宮中失去方向。」113說道這裏頓了一下,「他們不認為這是迷宮,並且樂此不疲。」

越往後,他說話的語氣就越低沉,就像是自言自語。

「我還以為你不喜歡說話呢,沒想到也能一次說這麼多。」我調侃道。

「話多話少取決於內容,和我無關。」

話題到這就結束了,他說還要做實驗,讓我自己隨便逛逛,如果實在無聊,就去找他的克隆體玩,不過據他說,他的克隆體不太正常。

「克隆體?自己克隆自己,奇奇怪怪,我看你不正常。」

那邊沒有回話,估計已經切斷了聯繫了吧。可是這傢伙還沒告訴我克隆體的位置,也沒個地標地圖什麼的,我不用幾分鐘就會迷路。

當我想到地圖的時候,大腦突然有種方向感,指引我去一個地方。

「又是信息傳遞嗎,真方便的工具啊。」

我跟着感覺走,越走旁邊的實驗器材越少,最後地上或桌上都換成了食物與玩具。沒多想,過了半分鐘,終於抵達了克隆體所在地。

本是黯淡昏沉的燈光突然變得明亮起來,燈光集中在一個大門上,顯得格外刺眼。我知道,這扇門裏就是克隆人住着的地方。

再向前踏出一步,變故突生。

就像是我之前在服務站坑殺黑衣男用的手段一般,我踩到陷阱了,因為燈光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才導致我沒有注意腳下。隨着「咔嚓」一聲,我腳下一緊,瞬間就被倒掛起來,頭朝下,距離地面大概有半米。

這個陷阱是一個踩踏式的,只要我踩到,我腳下的特殊的錐形地板就會向下陷,並扎斷設置在地下的一層長條薄膜,薄膜一端連接着重物,重物上端連接着繩子,繩子通過滑輪繞過來連着我的腳,斷開那一瞬間重物就會攜帶着極大勢能下落,將我吊起來,最後重物落地,將底下的槓桿翹起,槓桿另一端則是地上的一個盤子,盤子裏有蛋糕、刀叉,甚至有榴槤。槓桿被撬起,這些東西一股腦地飛出來,靶心正是無法逃脫的我。

所有的東西都打在了我的身上,我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水果刀劃破了臉,叉子從我脖子旁邊飛過,用雙臂擋住了榴槤和蛋糕,但是沒想到蛋糕里裝着鐵球,手腫了一大塊,而且隱隱感到骨頭裂開了。多虧擋住了,否則腦袋瞬間開花。

我撿起地上的刀,一點一點將腳上的繩子割開,然後頭朝下平安落地。

我心想:克隆體設計的嗎?難不成他知道我要來?

「果然不正常,在這麼封閉的環境還放機關。」

「不正常?你就這麼評價我的嗎?真是一點情誼都不講。」大門緩緩打開,裏面走出一個跟113面容差不多,但是衣着完全不同的一個人。

他看了我一眼,念叨著:「竟然不是113嗎?派個小嘍啰來是什麼意思,太看不起人了。」他失望地轉過身,對我說道:「哎,進來吧。」 迪文警惕說道。

隨後,神侍們紛紛取出了各自的兵器,將山洞包圍起來。

整個過程中,都小心翼翼,沒有讓身上的氣息泄漏出來!

但卻沒想到,還是驚動了山洞裏面的強者!

「外面是什麼人?」

山洞裏面,傳出了一個聲音。

讓眾人詫異的是,這居然是一個女子的聲音!

要知道這裏已經非常接近七聖柱之地,除了幽冥海族之外,怎麼可能還有外面世界的強者來到這裏,而且是個女子!

然而聽到這聲音,秦風和葉輕眉臉上都是露出了濃濃的詫異之色。

儘管對方說的是亞特蘭蒂斯語言,但還是在聲音里聽出了一絲熟悉的感覺!

雲嵐道:「此人的亞特蘭蒂斯語言說的很不標準,可能和你們一樣,也是外來者!」

她表情變得有些奇怪。

最近來到亞特蘭蒂斯的這一批外來者,實力是不是太強了?

秦風就不說了,實力比她還要恐怖,而葉輕眉居然也是宗師三重修為!

隨後又是這山洞裏的女子,目前看來,至少也是一名宗師,而且很可能是高階宗師!

秦風試探著朝裏面喊了一句:「加百列,是你嗎?」

「主人!」

山洞內的女子聽到秦風的話,一下激動的回應過來。

隨後,加百列從裏面跑了出來,一臉驚喜的看向秦風!

秦風和葉輕眉都是傻眼了,沒想到真的是加百列?

此刻的加百列,已經換上了亞特蘭蒂斯的女裝,雪白的肌膚上,穿着一身女獵裝扮。

但她肌膚白的不像話,一頭靚麗的金色長發,精緻絕倫的西方面孔,一看就知道不是亞特蘭蒂斯人。

雲嵐微微瞪大了眼,被加百列的美貌給驚艷到了!

看到葉輕眉時,她就覺得對方美貌不俗,沒想到又出現了一個。

這個秦風看起來艷福不淺,身邊美女一個接着一個?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說自己就算被這麼多夢澤門的翹楚一起強化,也不會是秦風的對手。Next post: 「炎柱的女兒?」凌淵一頓。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