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戰勝你。」玉鼎真人只是說了這麼一句話,便站直了身軀,如蒼松一樣面對著昊天上帝。

「好,玉鼎,既然你找死,本帝馬上就成全你!」

昊天上帝目光一凝,天子劍揮動,直刺玉鼎真人!

這一劍,帶著絕對的帝王之氣,王之法則下,無物不臣服,縱然你是傲絕三界的人,也要拜倒在天子劍之下。

玉鼎真人的目光很冷,人很冷,他似乎從來都這麼冷。雷克頓靜靜地看著這一切,他知道,這是玉鼎真人證明自己劍聖尊嚴的時候。

只見玉鼎真人緩緩地抬起了手,纖長有力的手指,劍客的手,朝著虛空之中做了一個握劍的動作。

昊天上帝眉頭一皺,雷克頓眉頭一皺。

他們幾乎是同時感覺到了,玉鼎真人明明是握在虛空之中,卻彷彿真的有一柄劍在他的手中一樣。雷克頓的目光忍不住看向一旁,被天道封印的斬仙劍依舊安靜地躺著。

天子劍太厲,天子之怒,血流成河,伏屍百萬!

劍刃,已經來到了玉鼎真人的面前。

玉鼎真人的手動了,他的手做出了一個揮劍的動作,也許在外人看來,這個動作毫無意義,因為他的手上根本就沒有劍。

但是,卻有劍光閃爍起來!

天子之怒又如何?劍客之怒,伏屍一人,血濺五步,天下縞素!

錚!

金鐵交鳴之聲傳來!

天子劍直接被轟退了回去,昊天上帝臉色大變,握著天子劍的手都在顫抖著。

雷克頓的目光落向玉鼎真人,只見他的手中,竟然握著一柄劍!而斬仙劍,分明躺在一旁的地上啊?玉鼎真人的劍又是哪裡來的?

不對,那不是劍,那只是無形的劍氣凝聚而成的,這是玉鼎真人自己創造出來的劍!從他的內心誕生的劍!

轟!

猛然間,天雷滾滾,風雲變色,彷彿三界末日一般。狂風咆哮著拂過蒼茫的天空,日月隱匿了自己的光輝,蒼天都在哭泣,在驚恐。

天道怒了,驚了,恐了,慌了!

「此劍,是我心中之劍。」玉鼎真人忽然抬頭看向天際,看向了三十三重天之上。

天道可以封住他的斬仙劍,但封不住的,是他心中的劍。

「不愧是劍聖。」昊天上帝佇立在天雷之下,緩緩地說道,「玉鼎,本帝今天,不得不殺你了。只要殺了你,天道都會支持我的!」

天子劍揮動起來,周圍的一切都在昊天上帝的王之法則籠罩下。此時的他,就是絕對的主宰,就是掌控一切生靈的帝王。

「天子劍法!」

天子劍劃過一道凄美的弧線,直落向玉鼎真人。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天子之怒,血流成河,伏屍百萬!這一劍的威勢,足以讓三界為之屈膝。

但是,玉鼎真人不是凡人,他是劍聖,一個絕代的劍客。

無形的心中之劍迎著天子劍而上,純潔無暇的劍光與華美金色的劍光碰撞到了一起!

錚!

玉鼎真人和昊天上帝同時退了三步,兩個劍客的全力對拼,竟然是平手。但是雷克頓注意到,玉鼎真人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臉色一陣蒼白。

「玉鼎他……還有傷在身!」雷克頓心中猛然驚覺過來,玉鼎真人本就是帶傷之身,雖然臨陣突破,領悟了心中之劍,但是以這樣的狀態面對著昊天上帝,玉鼎真人是毫無勝算的。

昊天上帝的目光一凝,經驗豐富如他,也看出來了玉鼎真人的弱點。如果玉鼎真人是巔峰狀態,那麼昊天上帝很有可能不是玉鼎真人的對手,但是現在,玉鼎真人絕對耗不過昊天上帝。

天子劍再一次揮動起來,刺向玉鼎真人。

玉鼎真人當然不可能閃躲,因為天子劍法蘊含著王之法則,正所謂率土之濱,莫非王土,誰能閃躲?天子之怒,只能承受,而不能逃避。

劍光閃動,玉鼎真人和昊天上帝又拼了一個回合的平手。

但昊天上帝壓根沒有打算給玉鼎真人喘息的機會,天子劍連連揮動,天子之怒瘋狂地施加到玉鼎真人的身上。

玉鼎真人的劍法絕對足夠強大,不然他不可能僅僅靠著天境八重天左右的法力,就能和准聖十二重天的昊天上帝一戰。但是昊天上帝並沒有打算在劍法上和玉鼎真人分出高下,他就是要拖死玉鼎真人。

玉鼎真人的臉色越來越蒼白,動作似乎也慢慢地變得吃力起來了。

大道傷痕帶來的重傷,隨著他不停地施展劍法,變得越來越嚴重。


轟!

天子劍猛然揮出!

一道血光浮現!

「玉鼎!」雷克頓高聲疾呼,用盡全身的力氣撲了上去,接住了跌落出來的人影。天子劍,洞穿了玉鼎真人的肩膀,鮮血染紅了他如雪的白衣。

「哈哈哈,玉鼎!」昊天上帝手握著天子劍,狂笑道,「本帝承認,三界之中,除了劍神通天教主,只怕你就是劍法第一了。不過很可惜,今日之後,劍法第一,還是本帝的天子劍法!」

玉鼎真人猛然咳嗽一聲,一口污血湧出嘴角。雷克頓扶著玉鼎真人,緩緩地站了起來。

「我沒事。」玉鼎真人冷冷地說了一句。

「我知道。」

「那就放開我。」

「為什麼?」

「如果你還是我的朋友。」玉鼎真人看向雷克頓。

雷克頓忽然感覺到一股氣鬱積在自己的胸口,他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但是他尊重玉鼎真人,所以無論如何,都不能讓玉鼎真人放棄自己劍客的尊嚴,所以雷克頓放開了玉鼎真人。

玉鼎真人的身子晃了晃,終於還是站穩了。他那星辰般璀璨的雙目,看著昊天上帝,忽然低聲說道:「雷克頓,你幫我一個忙。」

「什麼?」雷克頓問道。

「等一下,可能會有很麻煩的事情發生。」玉鼎真人解釋道,「所以我需要你的幫助。」

幫助,這兩個字從劍聖的嘴裡說話,簡直比鴻鈞道人拉肚子還要不可思議。

雷克頓深深地看了玉鼎真人一眼,說道:「需要我幫你什麼?」

「保證我,可以揮出下一劍。」玉鼎真人說道,「同時,幫我保住你自己的性命。」 一片浩蕩無垠的混沌虛空之中。

混沌之中,有一片大陸漂浮在其上,中間是一座高聳萬丈的懸崖,懸崖的邊緣處有一個廣場,地面上以五彩混沌石鋪成地板,周圍有少澤雷玉雕刻的坐榻。

三界宇宙的聖人們,一個個端坐在坐榻之上,靜心聽著那浩浩渺渺的聲音,講述著宇宙大道。

驕傲的梅雲霄,身穿銀白色的宮裝,宛如一朵桃花點綴在蒼茫之中。

忽然,梅雲霄緊閉著的雙眼睜開了,純凈如水的眸子當中,閃過一抹難以言明的神色。

「雲霄,靜心方可忘情。」鴻鈞道人的聲音忽然傳入梅雲霄的耳中。

梅雲霄的瓊眉微微顫動了一下,終於又緩緩地閉上了雙眼。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鴻鈞道人一聲長嘆從虛空中傳來。雲霄已忘情成聖,但這情之一字,真的那麼容易忘卻嗎?

三界宇宙中。

重傷之下的玉鼎真人,已經難以同昊天上帝對抗了。但是玉鼎真人不是別人,他是玉鼎真人,所以他並不會敗,就算敗,也只有一個人能讓他敗,昊天上帝並不是這個人。

「玉鼎,雷克頓,本帝判你們,死刑!」昊天上帝緩緩地舉起了天子劍,這個時候,他已經不能留手了。

玉鼎真人冷冷地看著昊天上帝,縱然臉色蒼白,縱然血染白衣,他的身子依舊挺拔如蒼松。雷克頓手持霸鋼刃,站在一旁。

「來吧!」玉鼎真人朝著雷克頓微微地點頭。心有靈犀,勝負,將會決定在一瞬之間。

天子劍揮動下來!

昊天上帝這一劍,用出了自己的十二成功力,王之法則籠罩了天地。此時的昊天上帝,儼然是主宰一切的帝王,萬物為之誠服!

天子劍,天子劍,天子之劍!天子之命,誰能抗之?

轟!

無數的天雷在這一瞬間躍動起來,風雲鼓盪,山嵐掠崗,勁草低首。金色的劍光,已經落到了玉鼎真人的頭上!

冰霜一般的玉鼎真人,看著劈下的天子劍,只是緩緩地抬起自己的右手,做出了一個握劍的動作來。

沒有劍氣縱橫,沒有法則力量,只是一個簡單的握劍動作。

陡然,天空中一股恐怖的威勢凝聚起來,一道黑色的玄雷浮現出來,以萬鈞之勢劈向了玉鼎真人!這是天道懲罰,玉鼎真人要用出違逆天道的招式,自然會引來天怒!

「玉鼎,不要管,我給你擋著!」

雷克頓的聲音如炸雷般響起,他竟然直接燃燒了自己的一部分元神,渾身烈焰吞吐,如同一尊魔神,手持著黑色的妖刀,沖向了那道黑色的閃電!

《不死妖訣》之中,有一門拚命的法訣,可以讓人燃燒自己的一部分元神,短暫地恢復巔峰狀態,甚至超越巔峰,但是修為卻會被打落一個境界。

付出了會被打落一個境界的代價,雷克頓要為玉鼎真人擋下天罰!

昊天上帝的目光異常凝重,他知道玉鼎真人一定在醞釀著足以傷到他性命的一招,自己絕不能讓玉鼎真人施展出這一招來。

天子劍,似乎猛然間變得更加凶厲了!昊天上帝的這一劍,幾乎是他生平最強大的一劍,劍光所到之處,空間化作洪流亂碎。

黑色玄雷落下,雷克頓揮動著自己的霸鋼刃,迎著這天罰之雷而去!

「一刀式!」


妖刀劃過一道完美的弧線,硬生生地劈在玄雷之上!

電光四濺,雷克頓感覺自己渾身的骨骼血肉都在一瞬間失去了知覺,堅硬無比的火鱗金甲居然也片片碎裂,血光浮現。

該死,這麼可怕的玄雷!

雷克頓咬著牙,在燃燒部分元神的狀態下,他的戰鬥力已經達到了准聖級別了,但依然被黑色玄雷一招重傷。天道之怒,可怕無比!

雷克頓雖然已經重傷了,但這一道黑色的玄雷也被他硬擋了下來。

玉鼎真人的蓄勢已經完成了,昊天上帝的天子劍已經距離他只有一尺的距離了。

電光火石,千鈞一髮,這一刻,彷彿時間都變慢了一樣!

轟轟轟!

陡然,天空中三聲炸響,居然又有三道黑色的玄雷落下!這三道玄雷絲毫不弱於第一道玄雷,顯然是要硬劈玉鼎真人了。

玉鼎真人握著心中之劍的手已經開始揮動了,但是動作並不快,相當穩而緩慢。雷克頓目光一凝,玉鼎真人是不可能在玄雷落下之前揮出這一劍了,但是他自己已經重傷,怎麼可能擋住三道玄雷呢?

拼了!

雷克頓猛然一咬牙,嘴裡吐出一口污血,用盡自己最後的力量,撲向了三道黑色的玄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