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什麼華麗的咒語法術攻擊,只有一條看似隨時都有可能被風吹散的龍形地氣,閃電般攻擊向了如一座磐石一般站在湖邊的李玄一。

雖然這道看似,隨時都會被風吹散的龍形地氣,其貌不揚。

可我整顆心,在它出現那一瞬間,就已經為之大動!

望著這道樸實無華的地氣,我想起了催官篇中的一段話。

「有龍無形,有龍有形,無龍無形。」

「乾元在於玄,坤元在於黃。」

「乾坤無極若有形,陰陽在位顯其真。」

想著當初自己怎麼都悟不透,最後卻悟出了一絲道理的這段話,我無奈搖了搖頭。

看來風水造詣,還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就的!

也許,眼前這三個魂門中的老頭,便已經達到了催官篇所講的這種類似境界!

這些思緒都只是一瞬間產生,我的目光並沒有離開戰場。

可正當我為李玄一擔心,同時想著他又會以什麼樣的方式來反擊這驚天一擊時,那道被魂門三個老頭所催動的龍氣,竟然猛地打到了一個突然出現的黑衣人身上!

不!不是打到,應該是那個突然出現在戰局中的黑衣人,擋下了魂門三個老頭的攻擊!

而且這個突然就出現在戰局中的黑衣人,所出手的動作,是那麼的輕描淡寫!

甚至給我一種,竟然和李玄一都不相上下的感覺!

「這個人是誰?」

這是我腦海中瞬間閃現出的想法,緊接著,便冒出一連串的思緒。

「大高手?到底是誰?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是魂門中人,還是另有其人?」

可還沒等我這些思緒完全閃現,也沒來得及去仔細分析思考,下一刻,便已經有了答案!

是顧宛如,她下意識的緊緊抓住了我的手,望著阻止了這場戰局的黑衣人,嘴中喃喃道。

「大祭司?」

聽到顧宛如話的我,整顆心瞬間便是一跳!

「大祭司?」

「魂門中的最高統領?」

我心中大驚,同時無比疑惑時,緊接著,對面被化解掉攻勢的那三個魂門老頭,便給出了我準確答案。

只見他們立時收掉陣法,幾乎同時彎下腰恭敬出聲道。

「恭迎大祭司!」

終於得到確認的我,這一刻,整顆心,已經不能再用震驚來形容了!

我深吸口氣,眼睛死死盯著那個一身黑袍,個子不高,身體微微略顯佝僂,卻將相貌隱藏在黑袍中的人。

不知道年紀,不知道男女,只感到撲面而來一股死氣!

好像這位傳說中的魂門最高統領,就是一個死人,而且還是死了好多年的那種!

我努力壓下心中波動的心情,腦海中飛速思考起了眼前這突然發生的一切!

魂門中的最高統領,怎麼會突然來到這裡,難道是,因為李玄一而來?

想到這個,我目光登時望向了李玄一。

可這麼一望,我還未平靜的心,頓時又激起了一片驚濤駭浪!

他……他竟然還在平靜的望著湖水,就好像如同老僧入定一樣,定定站在那裡,好似剛才這一切,都不曾發生過一般!

我有些呆愣的望著,他猶如磐石一般的身影,難道,這就是所謂真正的高手?

可就在這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我心中的驚濤駭浪還未平息時,又一幕讓我差點直接將眼球都瞪出來的情形出現!

只見那一身黑衣的大祭司,緩緩朝李玄一的身影走去,卻在離他三米處的距離時,就停下了身形。

而讓我無比吃驚的也就是這一刻,眼下魂門中的最高統領——大祭司!

那微微佝僂的身形,面對著李玄一的背影,竟然好似輕輕低下了腦袋!

我不知道他是刻意而為,還是只是極其隨意的一個動作,可就眼前事實來看的話,他這個動作,再加上他本就微微佝僂著的身形。

還真像是,一個犯了錯的孩子,正面對嚴厲的長輩。

感受著這突然出現的荒謬想法,我整個人一愣,隨即便趕緊將這種想法打消掉!

可緊接著下一刻,李玄一的話,登時就讓我徹底驚呆!

他沒有回頭,依舊望著湖面,像是已經察覺到了魂門大祭司來到了他的身後,然後緩緩出聲道。

「你錯了!」。 若是旁的人或許會被李順遇騙了過去。

但她與李順遇一起生活了那麼多年。

可以說,李順遇每一個細微的小情緒。

她都能察覺出來。

所以李順遇不僅認識那個葉子夕,而且還非常在意她。

什麼樣的人才會對他們三個人的影響都那麼大。

若她不是葉子夕的女兒。

誰是……難不成是葉瓷!

君歡抓住了沙發邊角,手一點點握緊。

她下意識屏住了呼吸。

刺痛襲來,她的心也一點點變得更加清明。

理智提醒她,千萬不要將此事告知旁人。

否則她這個可有可無的君家大小姐恐怕也就更加岌岌可危了。

君歡嘲弄勾唇,恨意乍然溢滿了眼眸之中。

……

與此同時,被譽舒叫走的陸景延此刻已經到了船艙之中一個秘密的會議室內。

一見到他,裏面坐着的人便齊刷刷地站了起來。

「長官!」眾人敬禮道。

陸景延微一頷首,坐到了中間的上首位。

這些人不少是上過戰場的精英。

但此刻卻無一不服。

他們都知道。

上面的那個男人看起來矜貴自持,但真正動起手來,卻比他們這些人都要狠。

曾經有個兵王瞧不上陸景延,在大聯賽上挑戰了他。

但那個哪兒哪兒都優秀的人,卻根本在陸景延面前撐不過十招。

由此他們才知道,那個聽說是靠陸家人脈進入特殊部門的男人,實力根本不容小覷。

「長官,我們查到公安部門也有人混進了這條船。」有人沉聲說。

陸景延推了推鼻樑上架著的金絲眼鏡,薄唇輕啟,「不用管他們,你們只管做自己的事。」

「這裏面可是有大魚的,你們要是給我放跑了,後果自己該知道。」

「是!」眾人立刻應聲而起。

這是譽舒上前,溫聲說:

「四爺,這次恐怕還引來了別的人。我們查過,像是暗部的人手。」

陸景延修長好看的手指微微一頓。

一聲輕笑從他的唇邊溢出。

怪不得那小傢伙說不用擔心她。

她倒是早有準備了。

「暗部的人不會成為我們的敵人。」陸景延噙著笑意開口。

他那原本略顯冷淡的聲音,此刻也多了些許罕見的溫柔。

下面的人略一怔愣,識趣地沒有再提。

笑話,誰敢去質疑陸閻王的話啊。

再說了,他的決定可從未有過出錯的時候。

「譽舒把游輪佈置圖說一遍。」陸景延冷然開口。

譽舒便連忙點開了詳細的游輪地形圖,與這些人討論了起來……

而此刻,失魂落魄的李順遇剛一出船艙,便見到了風韻不減當年的明盛藍。

她屏住呼吸,急忙藏在了暗處。

李順遇有些心煩意亂。

為什麼,她剛剛在君歡那裏聽到了葉子夕的名字。

明盛藍便突然出現在了這裏。

當年她跟明盛藍十分要好。

她懷孕了之後,便請明盛藍進了君家別墅來照顧她。

誰知道,沒多久明盛藍就跟君盛攪和在了一起。

她便將明盛藍趕了出來。

後來又趕上她生產之際,發生了那許多事情。

等她脫開手,再去找明盛藍的時候。

她便已經不見了。

可是為什麼,她會忽然就出現在這裏。

李順遇偷瞄向她,見她進了下了樓,便疾步跟了上去……

。 秦沖的推測沒錯,這明姓修士果真是玄真宗明家之人。

「這一點老夫和明道友一樣覺得不可思議,當初老夫認識他的時候,他不過是一名金丹期的晚輩,誰能想到區區百餘年的時間,他的修為竟然能達到這般境界?」

海大富的話再次讓這兩人驚駭不已,要知道如今的修仙界之中,即使金丹期修士進階都已經極為不易,此人卻能在短時間內進階到元嬰中期,着實讓人不可思議。

「海道友此言當真?」明姓修士仍舊有些不信。

「這等事情老夫何必作假呢?」

此時那名陳姓修士說道:「據說此人也不過是三靈根的資質,竟然能有如此般的修鍊速度,定然是獲得了不少逆天的機緣,不然斷不至此。」

說道機緣之事,三人隨即也陷入了一陣陳默。

片刻之後,那明姓修士才繼續說道:「算了,此事以後再從長計議,老祖已經傳來了新的指示,封鎖消息的事情就到此為止了,我們這一次雖然在最後時刻遭遇重創,但老祖並未怪罪,也算是萬幸了。」

聞此另外兩人也都鬆了一口氣。

「只是我們並不確定在極寒谷內還有幾人倖存?再加上那個秦沖,恐怕消息很快就會被傳開的。」

「明道友,此事也未必會如此,即使有幾人能倖存,他們也未必會很快將消息傳出,再者真正知道那異象內情之人並不多,因此未必會如我們所料。」

「海道友所言也有道理,這件事情就算暫時告一段落了,接下來的事情還是要多多藉助兩位道友才行啊。」

聽到明姓修士如此一說,那兩人似乎精神一振,變得興緻盎然起來,似乎他們對於明姓修士所說之事已經提前知道了一般。

對於兩人這般表現,明姓修士也並未感到異樣,隨即便繼續說道:「我們晉國三大宗門,已經準備就緒,不久就會有所行動,屆時若有用到兩位道友之際,明某會及時通知兩位的。」

「明道友放心,既然我們幾家勢力已經結盟,用到我們的地方儘管開口便是。」

……

可就在此時,秦沖卻是心中一驚,急忙悄悄撤回了那隻噬靈飛天蟻,對於三人接下來的談話,秦沖便再也聽不到了。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誰啊?」阿爾緹妮斯問。Next post: 貝爾摩德在接到電話后就直接開啟免提模式,她端坐在酒店房間的沙發上,正享用主廚親自烹飪的牛菲力,甚至還配上一杯她所喜歡的雪莉酒。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