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自己入職第一天,就碰上了醫鬧。

她站起身,將手中的筆掛在胸口的口袋外緣,雙手抄兜,無論心中多無奈,面上還是沉靜嚴肅的模樣。

「不好意思,來這兒看診的都是要掛號的。」

大喊大鬧的中年男人不耐煩轉過頭,剛想耍無賴,就看到女人白凈的小臉,愣了一下。

面前女人皮膚白皙透明,身上的寬鬆的白大褂被她穿出清冷純潔之姿,被整齊盤在腦後的頭髮因為忙了一天,有幾縷鬆鬆散散的散在額間和耳邊,有一種別樣的美感。

男人臉上自眼角至下巴,有一道長且深的猙獰的疤痕,放在本就刻薄的面相上,更顯醜陋。

醫院保安此時也趕到,本想將他趕出去。

奈何刀疤男不知道從哪掏出一張紙,得意一笑,露出一口大黃牙,「我排號了,剛才不好意思,是我的錯,我好好排隊。」

本來他就五大三粗,剛才病人不敢出聲。

此時加上他認錯,更沒人敢再說什麼。

刀疤男雖然是對保安說,可眼神一直直勾勾的盯着門口外雙手插兜,站的筆直的女人。

保安將詢問的目光放在白洛雪身上。

她自是感受到刀疤男不懷好意的眼神,可要是這個時候將他趕出去,還不知道他會鬧出別的什麼事。

只好擺擺手,忍氣吞聲,「算了。」

她回到辦公室,繼續坐診。

病人雖然多,可好在她業務能力出眾,就算是碰到說不清自己身體狀況的病人,她也有辦法耐心引導。

不知不覺…..

「第五十三號。」

白洛雪頭也不抬的叫號。

「醫生,我胳膊今天在工地上被劃了一下,您看看。」

略微熟悉的聲音響起,女人抬起頭,是刀疤男。

他臉上堆積著莫名的笑意,「您快看看。」

白洛雪忍住心中的不滿,盡職盡責的掀開他穿的發黃的衣袖。

傷口不大,也不深,經過等待,已經自己癒合,沒有看診的必要。

女人心中飛快的下了結論,收回了手,淡然開口,「你回去抹點酒精碘伏就可以。」

刀疤男像是不太滿意這個答案,他又矯揉造作的抬起手捂著胸口,「小妹妹,我這胸口最近悶得很,你能不能幫我看看?」

說話期間,眼神一直黏糊糊,賊溜溜的在她白皙纖細的脖頸和胸口處流連,甚至還時不時的吐著舌頭。

白洛雪如何不知他在故意找事?

想到快要下班,她不想惹事,冷漠開口,「我剛才給你把了脈,你身體什麼大礙。」

「下一位。」

然而,刀疤男像是聽不懂人話,一個勁往上湊,整個人都快爬到桌子上。

「小妹妹,你這太不敬業了,小心我舉報你。」

白洛雪無奈,美眸中滿是嫌棄與怒火。

可目光轉到對面鏡子中,自己胸口的「見習醫生」的胸牌,認命的拿起聽診器,裝模作樣的放在他胸口上。

片刻后,她機械地說,「心率整齊,沒什麼毛病。」

那刀疤男像是吃准她不敢聲張,就在她即將收回聽診器的時候,得寸進尺的抬起臃腫短小的手拉過女人的手,「你不是會把脈?你用手摸摸。」

男人直接抓着她白嫩的小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

白晚晴一陣噁心,瞬間用盡全力將手抽了回來。

手上噁心的觸感彷彿還在,她小臉徹底冷下來。

「你在這樣,小心我叫人了。」

刀疤男冷笑一聲,「你敢叫?到時候我就說你嫌棄我是農民工,不給我治病。」

他將腿直接毫無修養的放在桌子上。

他鞋底不少泥土,混合著難以言喻的臭味,還用掛着泥的指甲剃著牙,臉上還掛着貪得無厭的笑意。

彷彿再說你能拿我怎麼辦。

白洛雪小臉佈滿冷霜,直接拿起電話就要跟保衛室打電話。

刀疤男見狀,臉色猛地沉了!

直接將腳放下來,抬起手用蠻力奪過電話,拽了電話線。

女人沒想到他這麼偏激,眼中滿是警惕。

就在男人還想有什麼動作時,原本緊閉的大門,突然發出一聲爆響。

有人在外面,把門給踹開。 前面疾步走著的婉珍裝著沒有聽到,依然快步走著。

她身邊的丫鬟小聲的請示,「小姐要不要等等她?她這樣大聲叫,被別人聽到不怎麼好。」她邊說邊偷偷回頭瞅了瞅。

「不要理她,我們快走。」婉珍依然憤憤的,扯了扯丫鬟,「快走,不要回頭。」

說著腳步越發的快了,那丫鬟被她扯的腳步一個踉蹌,好不容易才穩住身子,快步跟上去。

婉珍想裝著沒聽到也要看看季晚淅給不給她裝,只聽到季晚淅繼續大聲的喊,「婉珍等等,太後娘娘叫你帶我一起走走的,你要抗旨嗎?」

季晚淅這話一出,婉珍霎地停了下來,目露凶光的轉身回頭盯著季晚淅,眼底兩簇怒火獵獵的燒著,垂在身側的手握成拳頭,因為太過生氣而微微顫抖著,她磨著牙咬牙切齒的大聲道:「誰讓你在太後娘娘面前扮乖巧,討好太後娘娘,磨磨蹭蹭的捨不得出來。不過一個小門小戶的姑娘,裝什麼大家閨秀,學什麼弱柳不禁風,你這樣儀態萬千的走給誰看?不會是想留在宮裡當妃子吧?這裡都是姑娘你再裝也看不上你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你不讓我好過,我也不會給你留臉面,婉珍說的毫不客氣,一點面子也不給季晚淅,把她的臉皮和私心都戳穿了。

「噗。」

「呵呵。」

隨著婉珍的話羅,附近響起好幾道忍俊不住的笑聲,還有那些看向季晚淅的目光,充滿了不屑、鄙視、嘲諷,像是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季晚淅的臉色紅轉白,白轉青,青轉灰,眼看就要被氣的吐血,但是她還是忍了下來,連帶微笑不急不躁的走近婉珍,有點陰陽怪氣的說道,「離開要像長輩告退這個是常識是禮儀,婉珍妹妹你真的該學學了。還有我們的教養嬤嬤不是說了,女子走路要裙擺不動,目不斜視,你都學到哪裡去了?再說你就快要嫁進林府,成為林府少奶奶,怎麼還可以這麼急急躁躁?到時候可不要給人說,抹黑我們季氏,讓太後娘娘丟臉。哦哦,我都忘記了你不姓季。我們太后姑奶奶只是你的姨奶奶。」

季晚淅的話雖然不大,但是附近的宮人都能聽到,她邊說邊往四周看去,當她說完太後娘娘是她的姑奶奶之後,那些剛剛還一連鄙視的看她的宮人們,一個個都慌不失的低頭,有些甚至快步離開。

季晚淅勾起一抹冷笑,她就知道,宮裡都是一些捧高踩低之人,之前不過是因為婉珍的身份,對她不屑。

現在知道她和太後娘娘的關係之後,就不敢嘲笑她了,這也是她故意說出來的原因之一。

同時她的話也把婉珍踩的一文不值,婉珍聽了哪裡受得了,差點就要衝過去甩季晚淅一個巴掌,要不是她身邊的丫鬟死死扯住,她就衝過去了。

「喲喲,看你把自己說的多麼清高,要是清高你爹娘爺爺來求我祖母做什麼?要是清高,你不要臉的跟著進宮算什麼?你還不是想進宮當我皇帝舅舅的妃子嗎?但是憑你?」婉珍雙手抱胸下巴微抬故意上上下下的打量季晚淅一番。

她「嗤」的笑了一聲,「要身材沒身材,要容貌沒有容貌,要家世沒家世,你還有什麼能拿的出來的?」

婉珍故意拍了一下手,像是突然間想起來一般,「哦,對了,你還有一張不要臉的嘴,賣乖討好諂媚巧令辭色,不過你要知道『巧令辭色別有所圖的人,可以休矣。』所以你就不要痴心妄想了,我皇帝舅舅是不會看上你的。我們走,你不要跟來!」

婉珍說完拉著丫鬟轉身大步走去,也不管身後被她說的臉色變換不停的季晚淅是不是跟來,不過她都這樣說了,她如果還跟來,那就真的不要臉了。

被婉珍這樣不分場合的臭罵一頓,就算季晚淅再沉穩,城府再深也有點承受不了,她也沒有臉面跟上去,她眸色深深地望著婉珍遠去的背影,垂在身側的玉手慢慢的攥成拳頭,指甲深深地在掌心留下幾個月牙狀的凹痕。

她冷冷地往周邊看了過去,那些看戲的宮人們一個個裝著忙碌的低下頭去,她抿了抿唇就轉身往回走。

她低著頭狠狠地磨了磨牙,婉珍你等著。

當她走到偏殿門口時,已經雙眼發紅,裡面含著淚水,一副委屈可憐的模樣。

她已經回憶了一下自己的話,雖然有點過了,但是那也是姑娘家鬥嘴的話,還不算太過,並且那些說婉珍的話也是為她好,她就不信這附近沒有太後娘娘的心腹,肯定有人稟報給太後娘娘知道了,她就要看看太後娘娘怎麼處理這事。

而她們兩鬥嘴一事還真的第一時間就有人繪聲繪色的描述給郭嬤嬤知道。

郭嬤嬤聽了皺了皺眉,就把人打發下去,她立即快步走了進去,把對話一五一十的說給太後娘娘和季老夫人知道。

太後娘娘聽了向季老夫人挑了挑眉頭,一副看吧,我說的對吧,這樣的人怎麼能讓她進宮?

季老夫人也是一臉的愧色,她嘆了口氣,「我也想不到老大媳婦會把一個好好的小姐教成這樣。」

「如果他們不是一早想著要把她送進宮,會讓她學那麼多心機計謀?我們家婉珍心直口快哪裡是她的對手。」太後娘娘冷冷的一笑,「看來族長他們都老了,一代不如一代啊。」

太後娘娘悠悠的嘆了口氣,接著道,「兒孫自有兒孫福,為他們打算那麼多,反而打擊他們上進之心,這真的要不得,也怪不得季氏現在連一個拿的出手的孫子輩都沒有。算了,哀家也不管他們了。」

太後娘娘和季老夫人說起其他的話題,所以當季晚淅一副受盡委屈,可憐巴巴的模樣走進來時,她們兩個裝著一副驚詫的模樣。

季老夫人奇怪的問道,還故意往季晚淅身後看了看,「晚淅你不是和婉珍一同出去逛逛了嗎?怎麼一個人回來?」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最新章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全文閱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txt下載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手機閱讀: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592章城府)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喜歡《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手機站: 這邊,青竹到了廚房,從廚房的門口往裡看,阿月已經找來了一些茅草蓋在了身上,蜷縮在灶台前睡著了。

青竹從懷裡掏出自己的金瘡葯來,從門口扔了進去。

阿月忽然驚醒,警惕十足的坐了起來,看向門口。

青竹笑笑,道:「看你脖子上受傷了,擦點金瘡葯吧,好得快。」

阿月看著地上的藥瓶子,撿了起來倒了一些在手裡,然後又將瓶子扔給了青竹。

「多謝。」

說完,又躺下去。

青竹有些好奇,卻又不知道該怎麼上前去問,只得笑著搖搖頭離開了。

這邊,江夏睡在炕上,似乎是聞到了熟悉的被子的香氣,江夏睡得格外舒服。

半夜,江夏迷迷糊糊的醒來。

「好渴……」

她掙扎著想自己起來倒水,身後卻傳來一陣大力,將她的身子直接給託了起來,緊接著,頭頂處就傳來湛墨的聲音,「張嘴。」

江夏聽話的張開了嘴巴,喝到了水。

喝完水,湛墨又將江夏放回被窩裡。

江夏卻睜開了眼睛,看著油燈旁的湛墨。

他坐在自己身邊,也沒脫衣服,脊背挺得筆直。

這男人,體態可真好!

側臉看過去,也是帥呆了。

江夏心裡滿足的很,有帥哥照顧,就是爽啊。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這可是下周的買菜錢,趙三哥的救濟還要等到15號才到位呢,自己總不能去開口向人家要吧。Next post: 獨孤雯臉上冒著汗,雖然有些畏懼會長的壓迫,但她性格仍然非常執拗,嘟噥說。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