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他們兄弟三人出去以後。

蘇紫陌靠在沐雲軒的懷裏。

“雲軒,是我要謝謝你纔是,自從我來到這個世界裏,每天忙忙碌碌的掙銀子,一是爲了內心快樂而生活充實,還有就是給予孩子們幸福安定又不愁吃不愁穿的生活,因爲有了他們兄妹三人,我纔有勇氣一直留在這裏,謝謝你,讓我懷上了他們兄妹三人。”

直到這一刻,蘇紫陌從來沒有後悔過來到這個世界上。

“陌兒,我現在終於明白了,我們沉迷於外相,一生都在向外找自己想要的尋快樂。可是細細想來,快樂不是別人給的,恰恰是自己給自己的,我擁有的已經足夠多了,我別的不敢奢求,我只奢求陌兒你一輩子留在我的身邊。”

沐雲軒貪婪吸着她身上獨有的香味,他一刻都沒有忘記過那冰族公主說過的話。

“這裏有你,有我們的孩子,有我的親人和朋友,我還能往哪裏走,當然是一輩子留在你的身邊啊!雲軒,你想多了。”

蘇紫陌嫣然一笑,她又怎麼會捨得離開他們呢?

“你這樣說,我這心裏就安心多了。”

沐雲軒俊顏是掩飾不住的激動,他輕輕下了*榻。

“陌兒,你先睡一會。”

看着她還很虛弱,不想她太累,扶她躺下之後,又掖過被子給她蓋上。

“我先睡一會,雲軒你多派些人手在暗中保護馨兒,馨兒突然來了黎夏國,我怕庚桑瑤會對馨兒下手。”

蘇紫陌不放心的交代道,想到姐姐的傷,她就越發的擔心。

“她敢,陌陌,你好好休息便是,其它的事情我都會處理好的。”

蘇紫陌看着他點了點頭,閉上眼眸,可能是太累了,她很快就傳來了均勻的呼吸聲。

沐雲軒靜靜的柔情的看着她美麗的睡顏,原來,愛一個人,就想把世界上最好的都給她。

“陌兒,你放心,庚桑瑤的計謀不會得逞的。”

沐雲軒低頭,在她額頭上輕輕的落下一吻,才依依不捨的離開。

出門時,交代清蓮好好照顧蘇紫陌,才大步的離開。

已是黃昏時分,晚霞照射在沐雲軒高大的背影上,折射出了更加絢麗的色彩,天空中的色彩快速變換着,那火紅的遺輝下,是一副美麗的風景畫。

沐雲軒快速的出了宮,往城外飛去。

科豐恆的別院裏,蘇紫念已經能自己下下*榻行走幾步了。

這兩天,科豐恆一直寸步不離的在她身邊照顧她,兩人的感情也極速的升溫。

不管是蘇紫念吃飯,喝水,科豐恆都是親力親爲,看得別院中的丫鬟們嫉妒羨慕不已,而這些事蹟也在大街小巷傳開了,科豐恆的柔情,蘇紫唸的溫柔體貼,在黎夏國京城的大街小巷,都成爲了一段佳話。

科豐恆也是黎夏國的美男子,等着嫁給她的女人可以排到城門口,他婚期在即,也讓很多愛慕他的女子們傷心不已。

一家名爲茶記樓的酒樓裏。

君少辰聽着這些議論,心痛的無法呼吸。

江城在一邊看着他痛苦的神情,心裏也很心疼他。

不管怎麼說,殿下還是慢了一步。

一個穿着黑色衣服的男子小心翼翼的來到江城身邊低語了幾句之後又快速的離開。

“殿下,長公主就在科將軍的別院裏養傷。”

“帶路吧!”

君少辰起身,一臉的決然。

他想去見她最後一面,不見念兒最後一面,他怕自己會心不甘,會成爲心裏一輩子的遺憾,自從聽聞她要成婚以後,他沒有一晚是睡的踏實的,每晚的夢境裏,都是她穿着紅色嫁衣又嬌羞的模樣,在自己伸手去拉她的時候,她又突然消失了,午夜驚醒,他便在無睡意。

身心的煎熬,驅使得讓他不得不來黎夏國一趟。

在天黑之前,君少辰來到了科豐恆的別院裏。

江城上前敲門,稟明瞭身份。

門衛很快進去稟報。

科豐恆正在和蘇紫念在聊天,爲了讓蘇紫念多瞭解自己,科豐恆說的大多是自己從小到大的事情,蘇紫念時不時的掩嘴嬌笑。

“公主,長公主,皓月國太子殿下想見長公主。”

門外傳來的丫鬟的聲音。

一聽皓月國太子殿下,蘇紫念身子猛地一震,脣角便的笑意瞬間凝固,眼眸裏快速閃過一絲痛苦,同時,臉上也及其的不自然,更不敢擡眸看科豐恆。

科豐恆一看她的表情,心裏面什麼都明白了,原來,念兒心裏的那個人,是皓月國的太子殿下,說心裏不痛是假的。

“念兒……。”

“豐,豐恆,對不起,我不想見他。”

蘇紫念快速強顏歡笑的打斷科豐恆的話。

“念兒,不見,你心裏會留下遺憾的。”

科豐恆握住蘇紫唸的手,他不想她心裏留下遺憾,她想他開開心心的嫁給自己。

“豐恆,你,你都知道了?”

蘇紫念怔怔的看着她,不知道要怎麼辦纔好!

“念兒,都寫在你的臉上呢?”科豐恆捏了捏她的臉頰,柔柔一笑。

“豐恆,我和殿下之間,要說有什麼?可我們之間卻沒有開始過,彼此之間也沒有任何的承諾,見不見又有什麼區別呢?”

“陌兒,有區別,就是因爲你們之間什麼都沒有承諾,彼此之間都會心有不甘,去見一面,讓彼此把遺憾了卻了。”

科豐恆心裏不想讓她心裏有遺憾,更看不得她爲了想別的男人而黯然神傷。

作爲男人,心裏都是自私的,都希望自己的女了心裏只有自己。

“豐恆,我……。”

蘇紫念咬着脣,內疚的看着科豐恆,不知道要怎麼辦?

“念兒,要我送你出去,還是要我陪你出去呢?”

科豐恆故作輕鬆的說道,他是鼓足勇氣才說出這句話的。

“這……。”

蘇紫念心裏知道,不管是見或是不見,這件事情已經對豐恆造成了傷害了。

“豐恆,你等我一會,我去去就來。”

蘇紫念起身,“啊!”蘇紫念驚呼,由於動作太大,扯動了傷口。

“念兒,慢點。”

科豐恆快速的走過去扶她起來。

蘇紫念疼得說不出話來,坐在凳子上緊緊的握緊雙手緩解疼痛。

一看,科豐恆在心裏嘆了一口氣。

“念兒,我先送你回去吧!”

科豐恆擔心她在路上又扯動了傷口,雖然這裏離前廳並不遠。

法師的宿命 “嗯!”蘇紫念點了點頭,不過心底是如何想的,就讓今晚做一個了斷吧!讓彼此的心裏也斷了念頭。

正廳裏,君少辰獨自一人站在窗邊。

他的背影顯得有些孤獨,看着天上的明月,夜色撩人,卻憶舊傷疤,猶記離時無話語,千里相思憶嬋娟,清風夕夜夜無眠,指尖臨摹昔日憶,未經得春夏秋冬,奈何心思終化空。

君少辰心底默唸着,心底一半安慰,一半卻心痛,如果那天晚上送她回明月山莊,他開口要她留下,她會不會留下,其實她,他心裏只想要的,只是一個答案而已。

葉輕眉復活傳 “殿下。”

聽到熟悉的聲音,君少辰身體猛的一震,他僵直着身體轉過身來。

可在看到科豐恆的那一刻,他的腳步瞬間停了下來,電花火石間,兩雙深邃的眼眸看進彼此的眼簾。

青藤心事——中學時代 “念兒,我等一會在過來接你,你自己小心一點。”

科豐恆扶着她坐下以後,看了君少辰一眼,脣角蠕動了一下,始終什麼都沒有說,轉身往裏屋走去。

“念兒,聽說你受傷了。”

君少辰看着她的容顏,思念的心瞬間得到了釋放。

“殿下,只是一點皮肉傷,並無大礙。”

蘇紫念這才擡起頭來,靜靜的看着他,也許是心裏有了束縛,他看君少辰的眼眸裏,波瀾起伏不定。

“無礙便好!那ri你離開之時,我在城門頭上站到了天黑……。”

“殿下,現在在說這些,已無意義……。”蘇紫念快速打斷他的話,他現在纔開口,她心裏明白,一起都回不到原點了。

君少辰身子一僵,怔怔的看着她。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念兒,我只想要一個答案。”

他深深的看向蘇紫念傷痛的眼眸,他突然明白,是他的沉默,造成了今日的傷痛。

“其實殿下心裏已經有答案了,不是嗎?”

蘇紫念擡眸,猛地看向他,只是那眼眸裏的憂傷依然存在。

雖說愛之深,痛之深,今晚一見面,那從未說出口的愛,也能讓彼此之間有了一個解脫了。

“念兒,雖然我心裏已經有了答案,但是我還是想親口聽你說出來。”

君少辰原本只是想看她一眼就走,可是見到她以後,他心裏那股強烈的佔有慾讓他想把她緊緊的禁錮在身邊。

“殿下,念兒已經說過了,沒有結果的答案,殿下又何必強求呢?”

蘇紫念突然笑了,笑得一臉的燦爛,以其把話說出來傷人,不如從此成爲朋友也好!

君少辰看着她臉上的笑意,猛地一震,心裏猛地一痛,這麼柔弱的她,他又怎麼能傷害她,逼她呢?

錯過了她,都是他的懦弱造成的,如果他當初勇敢的把她留下來,也許結果不會是這樣的結局,心裏猛然的像是想通了什麼?

他突然笑着開口道:“念兒,謝謝你!你一定要幸福!”

最終,所有的千言萬語都化作了一句話。

說完,君少辰也笑了,那笑容裏,多了一份真誠,少了幾分佔有慾。

“多謝殿下!”

蘇紫念一看他的笑意,希望他們別過之後,彼此都能忘記心裏的痛,開始新的生活。

“念兒,那我走了。”

君少辰最後深深的了她一眼,就像要把她永遠落在心底一樣。

縱然心底有再多的情,有在多的話,但是說出來,好像都是多餘的。

君少辰迫使自己轉身。

轉過身以後,他俊逸的臉上,悄然滑下了淚水。

他猛的停下腳步,心裏有着太多太多的不捨,這一別,也許就在也見不到了,可是他硬是不讓自己回頭,他生怕這一回頭,就真的在也舍不下了,心裏痛得慌亂不已,死死的攥緊雙拳,就連身子都顫抖得厲害,卻依然沒有辦法去彌補那抹恐慌。

蘇紫念擡眸看着他的背影,兩行清淚瞬間滑落。

君少辰邁着如千斤重的步伐,就像一個木偶一樣,慢慢的消失在蘇紫唸的視線裏。

“殿下。”

看到君少辰的臉上的淚水,江城目光怔了怔。

從小跟在殿下身邊,還從來沒有見殿下這個樣子過。

“長公主大婚之日,把準備好的賀禮送過去,即日啓程會皓月國。”

君少辰語氣憂傷的吩咐道。

“是,殿下。”

“回去吧!”

君少辰又回頭看了一眼,和蘇紫唸的眼眸對上,他溫柔的笑了笑,在次回頭,卻是一臉的苦笑,院子裏的蟬鳴聲彷彿也是孤寂的,君少辰深深呼出一口氣,大步離開。

聽到屏風後面的響聲,蘇紫陌快速的抹去臉上的淚水。

龍飛鳳仵 “念兒。”

科豐恆從屏風後邊走了出來,鬼使神差之下,他剛纔沒有離開,而是站在了屏風後邊。

“你……。”

蘇紫念擡眸,只是那杏眸裏還泛着水霧和疑問。

“念兒不會介意吧!”

科豐恆柔笑着扶着她起身。

“也不是什麼聽不得的事情,就像你說的那樣,彼此見一面,心裏已經了無遺憾了。”

蘇紫念深深吸了一口氣,腰間的傷口又開始隱隱作痛。

痛意讓她不由得微微蹙眉。

科豐恆很快發現了她的異樣。

“念兒,回去休息吧!”

“嗯!”蘇紫念溫順的點了點頭。

擡眸,她會心的笑看着科豐恆。

“豐恆,謝謝你!”

科豐恆突然笑了,笑得非常的開心,這樣他就更有信心了。

“你我之間,何必言謝!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快點把傷養好,等着做我的新娘子。”

“嗯!”蘇紫念嬌羞一笑,兩人慢慢的往裏走去,那攙扶着的背影,溢出了絲絲幸福。

黑夜陰森,萬籟俱靜!夜幕籠罩下,有兩道鬼鬼祟祟的身影翻過高高的宮牆,很快消失在夜色裏。

而另一邊,一個黑影在茫茫夜色下的樹林裏急速穿梭,只是不一會兒的功夫,就已經出了城外,來到一處偏僻的小樹林內,猛的停了下來。

此人便是沐雲軒,

他剛剛停下,就有一個黑衣蒙面人飛身難道他的面前。

“聖主。”黑衣男子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

“說吧!”沐雲軒面無表情的問道。

絕世盛寵,黑帝的呆萌妻 “皓月國涌進了大批巫祝,黎夏國也來了一批,”

“可查清楚,他們去皓月國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