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怕不出三日,龍靈宮一定會被慕容邵峯的人殲滅,說是的墨峯閣,其實是慕容邵峯在江湖中的組織。”

關於墨峯閣的存在,沐雲軒不確定陌兒到底知不知道,只是,以陌兒的性格,她又怎麼會不摸清對方的勢力呢,慕容邵峯會對任何人隱瞞,唯獨不會對陌兒隱瞞。 只見蘇紫陌目光閃了閃,不在說話,而是拿起桌子上的剪刀,剪了一些線頭。

沐雲軒一看,心裏赫然明白,其實,陌兒知道有關慕容邵峯的一切,那關於他的一切,她又知道多少呢?

“陌兒,你很瞭解慕容邵峯,是吧!你也知道墨峯閣的存在,是不是?”

雖然心裏明白,但他還是想問,想親口聽她說。

聽了略帶質問的語氣,蘇紫陌放下手中的針線,擡眸看着沐雲軒。

“雲軒,每個人活着,都有他存在的價值,而邵峯對於我來說,他的出現,他對我的幫助,是這個世界裏在也不會出現的第二個人,這一次去邊境,我們也說開了彼此之間的心結,我們之間,比朋友更親密,卻不會越過友誼之間的底線,這一點,我們都明白,你居然選擇了信任我,那也請你以後一直信任下去。”

蘇紫陌也不知道怎麼去形容她和邵峯之間的感覺,那種感覺,比友誼更親密,可對於她來說,卻又不是愛情。

“陌兒,我一直都很信任你,只是,看着你和慕容邵峯的那份默契,心裏總是會很不舒服。”

沐雲軒大方的承認自己心裏的妒意。

蘇紫陌起身,往窗邊走去,看着窗外的美景。

幽幽的說道:“雲軒,人一但有了心思,一顆心變不能平靜,邵峯是一個有不管有多累,多苦,多痛,都自己扛的人,剛開始的時候,我只是覺得我們兩個人很像,纔會對彼此進一步的瞭解,只是人的一生中,總是累多於美,有些情,是剪不斷的錯錯對對,可那又怎麼樣,只要不會傷害到彼此,那就是對的。”

沐雲軒起身,朝着她走過去,修長的手臂從後邊緊緊的擁着她,沐雲軒把頭擱在她的肩膀上,聞着她的髮香,他神情陶醉。

“陌兒,我會去理解你和慕容邵峯之間的這份情意的,也許,你們之間的情意是我從來沒有體會過的,所以我纔會一時半會接受不了。”

“雲軒,有你的這一番話就足夠了。”

蘇紫陌把頭靠在他的懷裏,強有力的心跳讓她的心裏更加的安心……。

三日以後,蘇紫陌的身體就如檀燁然說的那樣,她的身體完全康復了。

一大早,蘇紫陌就神清氣爽的到院中,她站在小道上,快速的凝聚玄氣催動精元,漂亮的紫色的迷迭之翼瘋狂的生長,在晨光的照射下,非常的迷人。

“太好了,毒素已經全部清除了。”

蘇紫陌興奮的喊道。

不遠處,沐雲軒看着這神奇的一幕,震驚得微微瞪大眼眸。

他急步走過去,他聽過暗衛的描述了在星月國邊境陌兒的事情,他還以爲他們是誇大其詞呢?要不是親眼看見,真的不敢相信,天底下竟然會這樣奇妙的事情?

“陌兒。”

蘇紫陌回頭,微風中,她絕美的臉上升起了一抹調皮的笑意。

芊芊玉手一伸,如牆一樣的迷迭之翼快速的在沐雲軒身邊生長。

隨即笑着喊道:“雲軒,我的毒解了,我可以用玄氣了。” “陌兒,這樣的你真美。”

沐雲軒寵溺的看着她,此刻花海中的她,比任何時候都要美,這樣奇妙的場景,世間罕見。

“我什麼時候都很美。”

蘇紫陌一點調皮地迴應道。

“雲軒,我的毒已經全部清除了,現在去檀燁然那裏以後,我們就去找天無天尊。”

蘇紫陌驚喜的喊道,檀燁然救了她一命,再說,巫族又是她們共同的敵人,他一定會幫助她。

“好,陌兒,今後無論你去哪裏?我都會陪在你的身邊。”

沐雲軒也很高興,這樣陌兒,更美更有自信。

“真是福兮禍所伏,禍兮福所倚,那檀燁然出現的可正是時候,間接的救了我一命,雲軒,他是翼族的人,也是巫族滅族的對象,我們必須幫助他們。”

蘇紫陌說道,她一向說到做到,言出必行。

“好!”

沐雲軒點了點頭,從今以後,她就是他的人生。

“那走吧!”

蘇紫陌收起迷迭之翼,走到沐雲軒的身邊,主動挽起沐雲軒的手臂。

對於她這幫主動的動作,沐雲軒笑得更加的開心。

不遠處的風華看着親暱的二人,漂亮的大眼裏,滿滿的全是嫉妒。

她壓下心底的妒意,緩緩走過去,柔聲說道:“聖主,夫人,早膳好了。”

沐雲軒一聽,“陌兒,差點忘記了,你都還沒有吃早膳呢?我們吃過早膳就出發。”

“好!”

蘇紫陌心情好,看風華也順眼了很多,只是風華這一身打扮,每天都很隆重,頭上戴着的步搖,雖然不是純金的,去也有不少的重量,隆重的羅裙,她就不嫌累嗎?不過蘇紫陌也只是在心裏想想而已,人家穿的人都不累,她在傍邊累什麼呢?

而風華也不着痕跡的打量着蘇紫陌,這個蘇紫陌時而熱氣四射,時而冷若冰霜,可不管她什麼性格,她那從周身散發出來的魅力,總是讓人移不開眼,難怪沐雲軒會對她情有獨鍾,只是,他們這份感情又能維持多久呢?

風華在心裏冷笑着。

回到膳廳,坐下吃了一半之後,風華親自爲蘇紫陌盛湯。

“夫人,這是蘿蔔排骨湯,聖主說夫人喜歡吃,一早風華便讓膳房的人給燉上了,現在喝正好!”

說着,風華把盛好的湯端到蘇紫陌的面前。

蘇紫陌感激的看了一眼沐雲軒。

“雲軒,沒想到你把我喜歡的菜都記下來了。”

蘇紫陌端起湯喝了幾口,她根本不擔心湯裏面會有多,除了亡靈花以外,其他的毒對她的毫無影響。

“凡是你喜歡的東西,我都會在意。”

沐雲軒一臉寵溺的看着她,自從見到陌兒以後,他臉上的笑容一直沒有停止過。

“雲軒,有你真好!”

蘇紫陌滿臉幸福的低頭喝湯。

風華站在一邊看着蘇紫陌喝得開心,她脣邊綻放出一抹詭異的笑意。

而蘇紫陌猛的擡眸,捕捉到了這抹詭異的笑意。

風華始料未及,沒想到蘇紫陌會突然擡起眼眸來,她那抹詭異的笑意瞬間僵在脣邊。 蘇紫陌也在這個時候,脣邊綻放出一抹更加詭異的笑意。

“風華,你聽過一句話嗎?叫做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

風華一聽,心裏猛緊,難道被蘇紫陌發現了嗎?怎麼可能?那毒是無色無謂的。

不過蘇紫陌這摸不着頭腦的話也讓沐雲軒輕輕攏了攏眉頭,隨即看着陌兒眼底那抹戲謔的笑意,沐雲軒瞬間明白了,也明白了她想做什麼,她那句話就是她現在想做的事情。

“夫人,奴婢聽過,只是不解夫人的意思。”

風華的笑容很是牽強。

“對了,風華,這排骨蘿蔔湯真的很好喝,風華你要不要也來一碗?”

猛的,風華撲通一聲跪到蘇紫陌的面前。

“夫人折煞奴婢了,奴婢身份卑微,怎麼可以和夫人同吃一桌呢?”

“哦!”蘇紫陌輕輕的哦了一聲,讓人聽不出任何感情來。

毫無起伏的聲音卻讓風華的身子止不住的打了一個寒顫。

她冷冷的看了一眼低着頭一臉害怕的風華。

據金蝶查到的消息,這風華就是巫族的人,昨天她替她買完布料以後,去邵峯名下的君悅樓裏見了一名白衣蒙面女子,如果她猜得不錯的話,風華見的那個女人,一定是巫族裏舉足輕重的人物。

既然掌握了這些,蘇紫陌覺得,這個礙眼的風華也沒有必要在留了,省的她整天打雲軒的主意。

“你不是介意尊卑的問題,你是介意這湯裏有毒吧!”

蘇紫陌出其不意的話,讓風華瞬間眼眸震驚的看着蘇紫陌。

“夫人,你想趕風華走,直接說明就可以,不必在聖主面前讓風華如此難堪。”

風華擡眸,看着沐雲軒,一臉憂傷的說道,那漂亮的眼眸裏,眼淚呼之欲出,嫵媚的樣子,非常的撩人。

“在雲軒面前感覺到難堪,你這話說的就讓我非常不解了。”

蘇紫陌一臉風輕雲淡的。

每一個懂得淡定的人,都會有過很傻很天真的過去,知世故而不世故纔是最成熟的善舉,這就是蘇紫陌一路走過來所學到的,把自己置身於危險之中的事情,她從來不會做。

沐雲軒沒有任何表示,冷冷的坐在一邊。

“夫人……。”

風華急急的看着她,她是什麼意思,她不相信她不懂,她這是明知故問,像沐雲軒這樣的天之驕子,有哪個女人見了是不心動的。

“這湯裏的毒無色無味,你真以爲無色無味我就吃不出來嗎?”

蘇紫陌冷冷一笑,把剩餘的灘往地上潑去。

瞬間,地上散發出呲呲的聲音,冒着一些白色的氣泡。

“啊!”

風華大驚失色,她是怎麼知道的,她是怎麼看出來的?

她下毒的時候很隱祕,沒有人發現纔是。

“你下毒的時候是很隱祕,旁人是看不見,可是你忽略了一個問題,我的體內有精元,在無色無味的毒都能吃的出來,你還忽略了一個更重要的問題,我蘇紫陌對一般的毒都有抵制能力,你這毒雖然可以讓我斃命,卻也會在入口以後立刻被我體內的迷迭之翼化解。” 蘇紫陌話音一落,風華心微微顫抖着,的確,這些是她沒有想到過的。

“如果還有什麼不明白的,你可以直接問我。”

蘇紫陌淡笑的看着她。

“聖主,不是,不是風華做的,風華只想報恩,怎麼敢做出這種無恥的事情來,夫人,風華不知道什麼地方做錯了,夫人要如此冤枉風華。”

風華心裏明白,蘇紫陌雖然知道是她做的,但是她手中沒有證據,沒有證據,她也不敢拿她怎麼樣,她要是隨意的處置她,也得看看沐雲軒同不同意。

只是這一次,她不知道的是,她還是估算錯了。

沐雲軒是什麼人,就算他的女人把天捅一個窟窿,在他眼中也不算什麼。

“哦,陌兒是如何冤枉你了,你倒是說說。”

沐雲軒漫不經心的問道,深邃的眼眸裏,卻滿是冰冷的殺意。

“聖主,夫人沒有證據就冤枉風華,風華不服。”

面對沐雲軒的時候,風華的聲音溫柔似水,柔媚的容顏上,一臉委屈的看着沐雲軒。

沐雲軒看着這張媚俗的臉蛋,真想一掌把她擊飛,只是陌兒想玩,他便硬生生的給忍住了。

“既然你不服,那我就把證據給你找出來。”

蘇紫陌語氣冰冷,似乎也失去了耐心。

“只要夫人拿出證據,風華便自裁謝罪,絕不讓聖主爲難。”

風華把自己說得在沐雲軒心裏很重要似的。

蘇紫陌一聽,突然笑了笑。

“你倒是真把自己當回事了,雲軒,她如此爲你着想,你就不爲她求求情嗎?”

蘇紫陌冷眼看着她,這風華遇到沐雲軒也算是一頭栽了進來,女人一但栽到來人的手上,心態就會變得很低很低,就算是低到塵埃裏去,也是滿心歡喜的。並且在心裏盛開出一朵最美的花來。

“陌兒,不必了,我現在就把她殺了,以謝你多留她一日性命的恩情。”

沐雲軒略帶警告的看着蘇紫陌,她要是在敢說一句爲這個女人開脫的話,他會立刻把她就地正法,某女現在精神可是好得很!這一想,沐雲軒的臉上流露出了他現在不該有的情緒。

蘇紫陌一看,只能狠狠的割了他一眼,這丫的這個時候居然想着那種事情。

“聖主……。”

風華有些不可思議的看着沐雲軒,他會救她,不就是因爲自己有幾分姿色嗎?男人不都是喜歡美麗的女子嗎?她自認爲自己還有幾分姿色的。

“看來,你對自己的姿色很自信啊?”

回眸,蘇紫陌又好笑的看着風華。

“聽夫人的意思,是因爲嫉妒風華的姿色纔會冤枉風華的嗎?”

風華瞬間疾言厲色的看着沐雲軒,天底下的男人,沒有不討厭善妒的女人的。

“呵呵!”蘇紫陌冷冷一笑。

“你倒是會順杆往上爬,只給你一份顏色你就想開染房,你這野心到是挺大的。”

“聖主,你也看到了,夫人這是……。”

“住口。”

沐雲軒憤怒難忍,猛的一掌把風華擊飛出幾尺。

“陌兒,可玩夠了?” “沒有,不好玩,一點都不好玩。”

蘇紫陌賭氣的看着沐雲軒。

只是看到沐雲軒對她的隱忍時,她突然發現,雲軒變了,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所有的愛情裏面都有卑微,只是份量不一而已!因爲愛上一個人,在乎一個人,就會有妥協,妥協是男女雙方對一份情感的努力和付出。

雲軒是因爲愛過,所以變得慈悲,還是因爲懂得而逐漸變得寬容了嗎?

思即此,蘇紫陌釋放出迷迭之翼,快速的纏住風華的脖子。

“聖,聖主,救我……。”

風華此刻還是沒有放棄,仍然對沐雲軒抱着一絲希望。

只是讓她絕望的是,沐雲軒仍然沒有多看她一眼。

“今天,誰都救不了你,我蘇紫陌曾經發過誓,巫族的人,見一個殺一個,殺巫族的人,從來不需要理由。”

說完,蘇紫陌猛的一拉,風華頓時翻白眼,當蘇紫陌的迷迭之翼收回之時,風華倒地,已經氣絕。

看到她如此快速的殺了風華,沐雲軒眼眸裏閃過一絲不解,陌兒不是說她還沒有玩夠嗎。

“陌兒。”

沐雲軒起身,從她身後擁着她,這樣的事情,本應該由他來做的。

“雲軒,自從知道你和櫟兒身上的詛咒沒有解除以後,我便變得沒有懷着一顆慈悲的心去對待人和事了,成全了他們,我就會失去你們,所以我纔會失去了容忍,變得這麼殘忍的。”

“陌兒,你沒有變,你永遠都是我心裏那個自信又善良的陌兒。”

沐雲軒緊緊的擁着她,“陌兒,我就是希望你能變得自私一點,這樣你就能多替自己想一想,所謂的慈悲,只不過是正人君子嘴裏的口碑而已,。慈悲之心,並不能擁有所想得到的一切?寬容,更不是一種容忍,所以陌兒,你在自私一點也沒關係的,我與你天天在一起,你什麼都不用擔心。”

溫暖的話語,讓蘇紫陌的心瞬間得到了安慰,其實,她感覺自己變了很多,雲軒也變了很多,唯一沒變的就是他們之間的感情。

“雲軒,謝謝你!”

蘇紫陌擡眸,溫柔的看向他。

蘇紫陌起身,沐雲軒大手依然放在她纖細的腰上。

蘇紫陌淡漠的看了看地上的屍體。

“金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