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天離師兄.你和秦逸師兄很熟悉嗎.」

望著對方如花的笑靨.寒天離呆了一呆.只覺得心臟猛地一跳.然後道:「之前有過幾次接觸.秦逸的巨靈擊鼓.我想你們也知道的吧.

對了.你們怎麼會認識秦逸的.」

擔心對方多問出什麼自己不知道詳情的問題.從而露餡.寒天離趕緊搶著問道:「據我所知.秦逸他來到仙界宇宙也還沒有太久.莫非你們是在他來到仙界宇宙.加入落雪門之前就認識的.」

寒天離問出這個問題.語句里就暗含陷阱.

如果秦逸是在加入落雪門之前.就認識了雲墨和舒倩的話.寒天離打算等到黃泉榜大賽結束.就在這件事上做做文章.將秦逸定為天涯海閣派遣入落雪門的姦細.

反正天涯海閣只收女弟子.不收男弟子.這樣一來.自己再派人偽造一些證據.到時候就坐實了秦逸姦細的身份.讓他就算全身是嘴.也說不清了.

寒天離的如意算盤打得噼啪響.舒倩不知道他心中的歹毒心思.笑著道:「不是的呀.我們也是幾天前在來到落雪門的路上時.遇到了秦逸師兄.說起來.要不是秦逸師兄.我們還沒法來到這裡呢.」

「哦.」寒天離眨眨眼.「幾天前才認識的.那是怎麼回事.你們見到我們三小姐和他在一起嗎.」

一下子問出這麼多問題.寒天離頓時發現雲墨看向自己的眼神變了.

知道對方心中已經起了疑心.寒天離趕緊道:「兩位師妹不要誤會.只是秦逸他回來后.有傳言說三小姐一直和他在一起.甚至刑罰堂都要出面過問這件事情了.我也只是好奇問一下.並沒有惡意.」

「原來是這樣.」雲墨點了點頭.正色道:「那天我們遇到秦逸師兄的時候.並沒有見到有女人.倒是有混元天都的白木虎和秦逸師兄在一起.」

「白木虎.」寒天離吃了一驚.瞪大眼睛.

白木虎這三個字.在整個仙界宇宙.都是赫赫有名.沉甸甸的.任何一個人聽到.都要好好掂量掂量.

「白木虎怎麼會和秦逸在一起的.難道是秦逸被白木虎抓住.做了奴隸.受到了威逼利誘.」寒天離心中.一下子冒出好幾種想法.


「他和白木虎在一起.」寒天離斟酌了片刻.道:「白木虎居然敢這麼公然向我落雪門弟子下手脅迫.簡直膽大包天.」

原本以為自己義正言辭.這種類似世俗中平民怒斥權貴的行為.會得到二女的讚賞.結果話音落下.寒天離發現.雲墨和舒倩望向自己的目光.就像是在看著怪物一樣.

「不是這樣哦.」舒倩瞪著漂亮的大眼睛望著他.擺了擺手指.

雲墨也是一臉「你怎麼可以這麼說的」表情.讓寒天離不由自主.感覺一陣心虛.

「那天的情況和你說的完全相反.秦逸師兄不是被白木虎脅迫的.相反的.白木虎對秦逸師兄還很尊敬.還在秦逸師兄的要求下.保護我們.讓我們沒有遭到秦頂天那幾個人渣的毒手.」舒倩說到那天的情景時.全身散發出一陣陣殺氣.

「白木虎聽從秦逸的差遣.你們還遇到了秦頂天.」寒天離感覺自己有些發懵.

雖然他還沒有聽到事情的全部.但是隱隱約約之間.他發現事情似乎和他的預期.完全不一樣.

「是的呀.」舒倩點了點頭.

「那天我們遇到了秦頂天.還有絕劍宗的兩個傢伙.好像是叔叔和侄子.一個叫王傑.一個叫王冥.好像是這樣的.」

「王傑.王冥.」寒天離一陣不自在.

王冥是誰他不知道.但是王傑這個名字.在前段時間.卻是在絕劍宗內.名氣扶搖直上.

這一切原因.還是對方練成了菩提絕生殺劍這件逆天的法寶.

寒天離自認如果一對一遇上王傑.如果對方還是原本的實力境界.自己就已經是略顯下風了.

要是對方使用了菩提絕生殺劍.自己就絕對沒有獲勝的可能.被對方一劍斬殺.都有可能.

現在聽對方的口氣.她們和秦逸一起.不僅遇上了王傑.還遇上了秦頂天.

這兩個人.可都是絕劍宗內赫赫有名的人物.

特別是那秦頂天.可是幾乎和仙界十大宗門的宗主齊名的兇悍人物.

「然後呢.」寒天離感覺一陣口乾舌燥.說話的時候.喉嚨都感覺有點發緊.聲調都變化了.

「那個秦頂天本來就不是什麼好東西啦.對他的傳言.你也知道的.」說到這裡.舒倩有些不好意思.雖然語焉不詳.但是寒天離自然明白她話語里的意思.

秦頂天為老不尊.好色無比.這在整個仙界宇宙.都算是臭名昭著的.

只是他實力強悍.整個仙界宇宙.都沒有多少人能夠勝過他.再加上絕劍宗有意識地袒護他.所以他更加有恃無恐.而絕大多數修道者.對他都是敢怒不敢言.

寒天離這樣的人物.在落雪門中.面對普通弟子. 妖孽保鏢俏總裁 .

但是一旦到了秦頂天面前.就和一隻螞蟻沒有區別.對方只要一不高興.吹口氣都能殺死他.

寒天離打量了一下舒倩.

對方和雲墨兩人.可以說都是任何人都不會否認的絕世美人.

寒天離很難想象.這樣的美女.被秦頂天盯上后.居然能夠逃脫毒手.這件事是不可思議的.

按照寒天離曾經聽過的消息.秦頂天看中的美人.全都被他**糟蹋.最後飽含怨氣.煉成了凶煞逆天的劍靈.

這也是他被仙界諸多修道人士不齒的原因.

「秦頂天他現在人呢……」寒天離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問道.

「死了呀.」舒倩輕鬆笑道.

「死了.」寒天離深吸一口氣.點點頭.「白木虎果然如傳說中的一樣.是混元天都按照接班人的要求來培養的.居然連秦頂天都被他斬殺了.」

「不是這樣的啦.」舒倩急忙擺手.「白木虎幾下子.就被秦頂天斬斷了胳膊和腿.看上去特別慘.當時我和師姐都覺得.我們要完蛋了.

那個時候我甚至都做好了自殺的準備.

只要秦頂天敢對白木虎師兄下殺手.我們就算是自盡.也不能活活受辱.」

「那秦逸呢.他做了什麼.」寒天離感覺事情越來越向著自己不願意相信的方向發展.

但是自己越不願意朝著那個方向去想.卻越是感覺四周越來越冷.

一股說不出來的寒意.彷彿是從自己骨髓里湧出來的一樣.

「然後就在我們都陷入絕境的時候.秦逸師兄出手了呀.」舒倩說得很自然.

寒天離感覺自己的嘴巴嘴張越大.

「秦逸、秦逸他出手.」寒天離以為自己聽錯了.「你剛剛說秦頂天被殺死了……」

「是的.」舒倩點了點頭.「秦逸師兄一下子.就把秦頂天打死了.」

……

四周彷彿是一下子陷入了寒冬.

空氣裡面.全都是凍入骨髓的寒冷.

寒天離感覺自己靈魂都好像要鑽出去了.身子搖搖擺擺.一晃一晃.彷彿是行屍走肉.

他甚至都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和雲墨和舒倩道別的.也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回到落雪門這一邊的看台的.

隱約之中.他感覺自己眼前像是出現了一個黑洞.正在不斷將周圍的生機、光線.全都吸進去.

他現在耳邊彷彿還在回蕩著舒倩不久前說的話.

帶著崇拜的語氣.說出了到現在為止. 漫威蓋倫 .

這個消息如果傳出去.恐怕整個仙界宇宙.都要震動.

「秦逸師兄呀.一出手.就直接打死了秦頂天.肉渣滓都沒有剩下來.」

「那個王傑扭頭就逃.但是秦逸師兄一瞬間就到了他前面.輕輕鬆鬆.就把他和他的侄子.直接碾碎了.」

「你說那把劍.叫菩提絕生殺劍.也被秦逸師兄得到了.」

「秦逸師兄當時實在是太厲害了.就和天神一樣.任何人在他面前.都只有被碾壓的份.」

「整個過程呀..好像只有幾個呼吸的時間.反正要不是我親眼看到.也絕對不會相信這個事實的.」

「秦頂天那個囂張跋扈的人.居然就這樣死了.就連一絲反抗都沒有做出來.」

舒倩話語中的每一個字.都彷彿是一記重鎚.狠狠敲打在他心臟上.

此時此刻.寒天離感覺自己可憐的小心臟.都要碎成渣渣了.

這個消息實在是太過震撼.就算是寒天離現在聽說了.也不敢隨便說出口.

一旦說出去.搞不好會惹來天大的麻煩.

秦頂天和王傑是絕劍宗的人.

秦逸是落雪門的人.

消息傳出去.絕對會引起這兩個宗門之間的大戰.

他寒天離如果是講出去的人.必然會成為千古罪人.

對方也一定是看準了這個原因.才會將這件事毫無顧忌地告訴自己.

」出大事了……這回真的是大事了……」

寒天離感覺自己走路的時候.雙腿都在打哆嗦.

一想到自己之前還對秦逸說出那樣的話.寒天離就感覺自己全身汗毛都豎了起來.

當時自己還以為.對方是被自己的氣勢嚇壞了.所以根本沒有反應.

但現在看來.要是雲墨和舒倩沒有說假話的話.那麼當時秦逸做出那樣的反應.原因就只有一個.

對方根本就是不屑自己.

自己當時自以為是的威壓和挑釁.在對方眼中.根本就是一個笑話.

「怎麼辦.怎麼辦……」失魂落魄地回到人群中.寒天離就連對面來人的招呼.都視而不見.整個人都恍恍惚惚的.

他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秦逸在比賽中.被自己安排的人打敗.從而打破舒倩和雲墨的謊言.

一路彷彿行屍走肉.走回到人群中.突然間有人拍了一下寒天離的肩膀.嚇得他直接跳了起來.

「怎麼了怎麼了.秦逸被淘汰了沒.」寒天離一副驚慌失措的模樣.

等知道比賽還沒開始.一切都沒能如他所願之後.他的神色一下子變得格外沮喪起來.

這個時候.恐怕暫時還沒有第二個人知道.之前還意氣奮發.得意洋洋的他.此時此刻.內心是多麼惶恐和不安.

「不會是真的.秦逸怎麼可能呢.怎麼可能殺死秦頂天呢.他哪裡可能會有那樣的實力.他來到仙界宇宙.也還沒有多久的時間啊.」

「不對.他之前給我的感覺.就和過去完全不一樣.而且幾天前聽說.三小姐也回來了.她的實力.也有了叫人恐怖的增強.甚至就連宗主都被驚動了.

難不成.這也是秦逸的功勞.如果他能做到這點.那麼斬殺秦頂天和王傑.也絕對是可能的啊.」

就在寒天離內心不斷的否定和肯定中.隨著一聲悠揚的鐘鳴.黃泉榜大賽正式開始了.

整個天空上.瞬息之間.密密麻麻布滿了無數的光幕.

所有的光幕.又一共劃分為八個大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