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風拿出棒棒糖作為交換,蘇可檸也覺得他一直這樣也不太好,掏出一包紙巾,倒上點水,抬起手幫他擦臉。

氣氛慢慢變得有些怪異,蘇可檸突然意識到,這還是兩人第一次這麼親密的舉動。

「你,你不要亂動啊,要不待會兒抹的滿臉都是了。」

沈風發誓,他真的一動沒動,雖然閉着眼,但還是能感受到蘇可檸的手在輕微的顫抖,稍有接觸的時候就會彈開一下。

涼涼的,感覺蠻舒服。

「可檸同學,是不是應該換張紙了?」

「要你管。」

沈風這張老臉硬生生的被她糟蹋了五分鐘。

終於結束,兩人都在心裏不同程度的呼了口氣。

氣氛漸漸恢復平靜,沒一會兒就做好了毛坯,看着面前一件完美的藝術品,沈風滿意的點點頭。

「為什麼要畫一隻豬頭?」

「當然是為了好辨認了。」沈風一本正經的回答道。

當堂課上完成的作品可以交給老師,老師會把毛坯燒好再交到學生手上。

「是嗎?」蘇可檸對此有所懷疑。

「那是當然,下課了,趕緊回去吧。」

愉快的選修課就這麼結束,離開教學樓,漫步在學校的小路上。

「明天你要出去玩?」

「沈班長要一起?」

沈風搖頭,「不會,只是想提醒你一下要注意安全,免得被抓豬的帶走。」

「…..沈風!我就知道你畫的是我!」

「是你自己說的,我可沒說啊。」 清晨,霞彩萬道。

十萬幽州鐵騎,追上了秦雲的隊伍。

驛站四周,大旗飄動,人影如山,一眼看不到頭。

秦雲甚至還沒有來得及兵分兩路,就被包圍了。

兩軍對峙。

燕忠心手持一桿梅花槍,指著燕雲十二將的其中一位,面色通紅,怒吼道:「狗東西,誰派你們來的?」

「不知道這是陛下的車架嗎?」

「你們想幹什麼?!」

怒吼如雷,震動四方。

緊接着,寇天雄等座下數萬人紛紛在平原上拔刀!

噌噌噌,刀的轟鳴極為悅耳,亦極為肅殺。

軍隊上上下下,無一人不是義憤填膺,雙眼透著殺氣,雖然幽州兵馬多,但他們經過戰火的洗禮,根本不怕!

況且,保護的可是陛下。

反觀幽州十萬軍馬,有些沉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該如何說話。

因為他們收到的命令,就是來攔截陛下,其他的一概不知。

「我等是奉順勛王之命……」

一位大將開口說話。

但燕忠絲毫不買賬,霸氣道:「滾,別以為你們是燕雲十二將,本將就怕你們!」

「再不退,以謀反處理!」

強硬的態度,讓燕雲十二將紛紛皺眉。

他們都是統軍的一方人物,可此刻有些進退兩難。

畢竟陛下在此,他們不敢造次。

忽然,淡淡的聲音從驛站傳來。

只見秦雲走了出來,眉頭緊皺:「順勛王有什麼事找朕?」

語氣里,已經是冰寒如鐵!

十萬大軍來攔自己,這是無論如何都說不通的。

燕雲十二將是順勛王最得力的戰將,也是死忠。

此刻有一將硬著頭皮道:「陛下,我等只是奉王爺的命令,至於做什麼,得等他的指示。」

秦雲怒了。

上前三步,從驛站望向平原,冷聲質問:「那你的意思就是要朕原地等著,聽候發落了?!」

幽州十萬鐵騎,盡數面色一凜。

他們懼怕秦雲,但同樣忠於順勛王。

燕雲十二將中有一人走出,咬牙道:「陛下得罪了,我們也只是奉命行事。」

秦雲本能的想要發火,呵斥這十萬鐵騎。

他還真不怕!

但忽然,他目光一閃。

不對!

秦賜不可能這麼無緣無故派十萬大軍來截住自己,一定發生了什麼事。

此刻,常鴻等人開始請戰。

「陛下,微臣掩護您先退吧?」

「幽州來勢洶洶,顯然就是不想讓陛下您走了。」

「萬一順勛王……來一出挾天子以令諸侯,那該如何是好?」

一種偏將也是紛紛焦急附和。

秦雲擺手,皺眉道:「不可能!」

「朕相信他,就算他被人蠱惑,也不可能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一干近臣皺眉,不知該如何勸說。

就在此時。

一道鐵騎飛快奔來。

他入幽州兵馬陣營,如入無人之境,一直衝到驛站外千米。

下馬一跪,對秦雲遠遠大喊:「稟告陛下!」

「王爺有令,請陛下再回幽州一見。」

話音一落。

算是徹底激怒燕忠這些鐵桿心腹了。

紛紛怒吼:「他順勛王算個鳥,竟敢讓陛下去見他!」

「混賬東西,讓他滾過來!」

「真是不想要命了!」

「……」

秦雲再次走近,眼神沉冷,保持着冷靜。

問送話之人:「十一弟可有說為什麼?」

送話來的將士,擦了擦額頭的冷汗。

結結巴巴道:「王,王爺說……要陛下當面給他個解釋……」

此言一出,再度將沸騰的場面炸開。

就算是幽州兵馬,燕雲十二將,也都紛紛愕然,震驚!

王爺,究竟是怎麼了?

燕忠等人怒火滔天,抽刀想要砍人。

「管陛下要解釋,先問問本將手裏這把長矛同不同意!」

「來人,殺了此廝!」

「混賬東西,氣煞我也,這傢伙一定是在假傳話!」

送話的將士面對千軍萬馬的怒吼,雙腿發軟。

顫抖道:「陛,陛下,王爺確實是這麼說的,還請你回幽州一趟。」

「回你祖宗,讓順勛王自己滾過來見陛下!」常鴻怒罵。

不僅是他,數萬兵馬此刻都有些面紅耳赤,實在是順勛王此舉實在太過目中無人。

天子,豈有被人召見的理?

就在破口大罵,大家義憤填膺,準備一戰的時候。

秦雲沉吟一二,看不出任何憤怒,而且出人意料道:「好,朕就回幽州一趟。」

「你們在前面開道。」

話音一落,全場寂靜。

一雙雙眼睛充滿了不可置信。

「陛下,不可啊!」

「危險!」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但是……太累了,真的太累了,我真的已經受夠那種日子了……」Next post: 韓中騰直接回了一句打錯了,立馬把電話給掛斷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