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龍脈,比如道家衰亡。

或許那一場浩劫之中,還有更爲深層次的較量在繼續。

我捏緊了拳頭猛然增大了死亡漩渦的威力,開口說道:“你還知道什麼?有用的都告訴我,只要我滿意,我留你一條性命。”

鐵龍加持在身上的土性元力已經陷入到了崩潰的程度,即便土性元力防禦力最爲強悍,但是面對死亡漩渦的威力顯然還是不夠看的。

“我不知道,我真的是不知道了。我能說的都說了,求求你放過我,放過我吧。”

鐵龍慌亂之下,並未注意到自己的語病,可惜我已經注意到了,頓時就冷笑起來,開口說道:“能夠說的都說了,那麼不能夠說的呢?給我快點說。”

震顫之下,鐵龍全身顫抖,但是死死咬着牙,掙扎無比,竟然並不願意繼續說出更多來。

可惜,我已經被徹底的勾起了胃口,關於數百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讓我華夏差點陷入萬劫不復之境地,這是我必須要了解清楚的事情。

鐵龍還在不斷的掙扎,這時候,他旁邊一個傢伙已經守候堅持不住,被死亡漩渦直接吸收過來,然後瞬間被扯碎,慘叫都沒有來得及發出來就直接消失不見。

這一幕讓鐵龍給差點嚇尿了。

趕緊大聲的說道:“我說,我說。”

我的心跳也是陡然加速起來,滿懷期待,不知道鐵龍還能給我說出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來。

不過鐵龍剛想要開口,雙眼就猛然睜大,身體上竟然放出了青色光芒,而後,整個人的胸膛猛然爆炸,竟然莫名其妙的死了。

我被嚇了一跳,就連苦苦支撐的明心他們都陷入了沉默之中顯然被鐵龍莫名其妙的掛了給嚇到了。

“吼啊……陰險的道家人,還有什麼是說不得的麼?竟然還給弟子加入瞭如此歹毒的禁止,哈哈…………真是可笑,你們不說,本尊來說……”

一時間大家都陷入到了沉默的處境之中,畢竟鐵龍死得太過蹊蹺,也太過詭異了一點。

正當我想要用死亡漩渦逼迫其他人再次開口的時候,死去的鐵龍猛然開口說話,只是聲音完全變了另外一種,顯得很是詭異。

而後屍體陡然直立起來,已經毫無光澤目光鎖定在了我的身上:“李瀟,你鎮壓我數百年,可惜都不能殺掉我,甚至連自己最爲心愛的女人都給搭進去了,你不是要來找我的麻煩麼?明日午夜,我會徹底破關而出,記得到時候過來參觀我的盛世時刻,我要讓你永世爲奴,翻不得身。”

說完之後,鐵龍的身體猛然爆炸,血霧漫天,死亡漩渦的威力竟然被瞬間衝散,我也被巨大的氣浪給衝擊得直接朝着後面退卻,根本站立不穩。

至於明心他們,更加狼狽,都是一口鮮血直接吐了出來,他們不敢有絲毫的停留,直接朝着旁邊一面牆壁撞了 過去,葉悠然的聲音,還在傳遞過來:“法一,我們還會再見的。”

我皺眉,趕緊控制失魂傀儡追擊過去,可惜,他們鑽入暗門之中後,我們再次打開,竟然已經消失不見,根本不知道他們的蹤影。

老舅告訴我,這一處暗門是直接通向那一處大陣之中的,葉悠然他們顯然直接朝着巨妖的老巢那邊衝擊過去。

我沒有繼續追下去。

巨妖之前突然傳話,顯然已經能夠閃現威能,現在我突然有種懼怕面對巨妖的感覺,總覺得面對這個傢伙會有意想不到的危險降臨。

明日午夜,血祭典禮,巨妖破關。

我的心裏面閃過一陣陣不好的感覺。

巨妖……數百年前的大戰,還有末法時代。

這些事情之間到底有着什麼樣的聯繫?

殷明珠這時候方纔緩緩走過來,看着我,眼神很是詭異。

我被殷明珠給看得有點發毛的意思,說道:“你看我幹什麼?我長得太帥,情不自禁啊?”

殷明珠搖頭,說道:“我發現你其實有時候還是挺能幹的。”

這算是誇獎麼?

我頓時就來了精神,嘴角裂開了一絲笑意。

“那些符咒你研究出來什麼沒?”

我摸了摸腦袋有點不好意思的開口說道,轉移了話題。

殷明珠搖頭,說道:“都是最粗淺的符咒,而且還是刻畫在牆壁上面的,但是發揮出來的效果,估計比起金色符咒都要來得更好,而且還是這麼巨大規模的符咒……雖然不願承認,但是法一,我現在真的覺得,古人的力量比起我們強大太多,至少,在道術方面是這個樣子。”

我聽了殷明珠的話,也是不由得點頭認可,畢竟祖師爺留下的手印讓我參悟之後想要用出來就直接吐血,顯然身體根本負擔不了,這種威力,不是現在的我們能夠想象的。

“之前鐵龍的死,你怎麼看?”

我沉默下來之後,殷明珠倒是沒有多想,而是轉移話題,對我開口問道。

我頓時沉默下來,猶豫了一會兒方纔開口說道:“鐵龍應該不是巨妖殺了的,即便進入大陣之中,會被巨妖控制,鐵龍也的確是被巨妖控制,但是殺人的,我覺得應該是道家聯盟的手段。”

這句話,我其實有點不願意說出來的。

即便和道家聯盟的很多人都不對付,我還是願意承認他們算得上正義之人,但是鐵龍不知道想要對我說點什麼,竟然直接就這樣慘死,我甚至擔心,是不是所有人都會被添加了這種禁制,只要是說出某些祕密,都會面對鐵龍的遭遇。

這種手段,比起巨妖將人變成怪物又有什麼區別?

現在我擔心的是,殷明珠會不會也被添加了這種禁制?

殷明珠點頭,說道:“關於妖丹我竟然絲毫不知,唯一知道的便是絕地的記載,看來所謂絕地之中埋藏的祕密完全不是我們想象的那麼簡單,而我顯然是被某些人排除在外了。”

殷明珠的話讓我只能沉默應對,的確如此,我和殷明珠顯然都錯過了某些可能是相當重要的東西了,不過也沒有關係,不給我說,我還可以自己去挖掘出來。並不困難。 “你們是怎麼進來的?”

我對着殷明珠開口問道

村子有問題,直接從陣眼那邊進來,直接會被巨妖暗算,這是我現在最爲擔心的事情。

殷明珠搖頭。開口說道:“不用擔心,我們是從地道之中進來的,並沒有通過陣眼,只是鐵龍,死得夠冤。”休每投弟。

殷明珠雖然外表冷漠堅強,其實內心還是相當柔軟。

我沉默下來,沒有迴應。巨妖並沒有打算立刻誅殺鐵龍,而是選擇讓他成爲我們之中潛藏的一顆棋子,要不是鐵龍自己掛了。估計會一直潛藏下去,到時候會給我們造成什麼樣的損失,誰也無法估量。

將剩下的怪物都變成了失魂傀儡,我方纔帶着殷明珠一起朝着外面走去。

“你要帶我到哪裏去?”

殷明珠有些奇怪的看着我一路向前。

我笑了笑,說:“見我媽。”

殷明珠不知道想到了什麼東西。一張臉頓時就紅了起來,顯得相當的可愛,我看着不由得頓時呆了一下。

那些怪物畢竟都是李家坳的村民,除了老舅,其餘人我都只是暫時控制,只要我願意,他們隨時都能夠恢復自由。當然,前提是我能夠找到讓他們恢復正常的辦法。

要不然,縱然巨妖被除掉之後,剩下的這些村民也必定會釀出禍事。

現在只是侷限在李家坳的範圍之內到還好,一旦到了其他的範圍之內,造成的禍害流毒相當之恐怖。

我帶着殷明珠到了家中。

媽媽不在。

我的心中頓時閃過一絲陰霾,即便知道媽媽應該是到了地下,進入了祭祀儀式,沒有看到媽媽在這裏,我的心裏面總是不免擔心。

“放心吧,法一,沒事兒的。”

殷明珠看着我,開口說道。

我點頭,強行按捺下來自己心中的擔憂,勉強對着殷明珠笑了笑。

“我觀察過李家坳的地勢。陣法限制,死氣濃郁,明日正午,陽氣最甚,到時候我們找機會進入大陣之中破壞大陣的風水氣勢最爲可行,到時候我能夠藉助日光,發揮到我現在能夠掌握的最強大的請神術,到時候,我們應該能夠將巨妖鎮壓。”

殷明珠顯得很有信心,對我開口說道:“倘若我們現在就下去的話,死氣濃郁,對我們影響很大,我的建議是明日正午下去,到時候巨妖還沒有衝破封印,對我們來說,最好不過。”

我點頭,知道殷明珠所說是最爲正確的建議,因此最後也只能是按捺下來自己心中的擔憂,答應下來。

殷明珠看了我一眼,好像是鬆了一口氣的樣子。

不過很快就冷喝起來:是誰!

我想也不想,迅速翻身,全力戒備。

不過很快我就有點尷尬起來,因爲殷明珠看我的眼神頓時變得很是古怪。

我摸了摸自己的腦袋,想要解釋一下,殷明珠卻對我開口說道:“地上有血跡。”

我也看到了,知道自己純粹反應過度,在殷明珠面前算是丟了一個大臉。

殷明珠沒有理會我,而是小心戒備,朝着屋子裏面走了進去。

我自然也是跟着一起。

血跡很淡,我之前根本沒有注意到,現在看到之後,心中更是擔心無比。

難道媽媽真的是出了什麼問題了?

殷明珠對我輕輕搖頭,而後,和我一起朝着屋子裏面走去。

血跡越來越多,我心中的壓力也就愈發的大了起來。

最後我們兩人直接在屋子對面一個櫃子面前停了下來。

互相看了一眼,我的眼中已經有了止不住的擔心。

正要繼續朝着櫃子那邊走的時候,櫃子突然被撞開,裏面一隻已經變異的受傷怪獸朝着我們迅猛無比的撲了過來。

速度很快,力量很強,瞬間就朝着我的腦袋上抓了過來。

我早就加持了狂化狀態,頓時挑眉,雙手猛然伸出,狠狠抓住了這一隻怪物的雙手,想要將他先擒拿下來再說。

可惜,我瞬間就瞪大了雙眼,這怪獸力氣實在是太大,即便是加了狂化狀態,我竟然都無法抗住他的衝擊,被他直接給衝撞得飛了出去,在地上直接打了一個滾兒。

不過即便這樣,我也沒有將這一隻怪獸給放開,而是被他拖着朝着前面奔跑出去一段距離,這時候殷明珠的攻擊已經到了。

“不要。”

我大吼,全然發力,將這隻怪獸朝着旁邊推開,然後雙手硬抗殷明珠兩道雷霆。

殷明珠錯愕之下根本來不及控制雷霆躲開,我也因此直接被兩道雷霆給轟擊在了身上,頓時慘叫一聲,直接飛了出去。

幸好,殷明珠這兩道雷霆之勢試探性成分居多,並沒有太大的攻擊威力,對我沒有造成太過嚴重的傷害。

我落在地面上之後,全力朝着這一隻怪物衝刺過去,雙手擒拿,直接朝着他的雙肩扣住,一邊對着殷明珠大吼:“把他鎮壓住,他是我爺爺。”

不知道爲何。

之前爺爺還能夠完全保持清醒,說話做事,都具有相當不錯的條理性,但是現在,受傷之下,他似乎是完全失去了理智,甚至我自己都有點不敢相信這是我爺爺了。

殷明珠一愣,隨後直接點頭,開始邁出禹步,隨後直接說道:“煙波浩渺,困神之陣。”

隨後雙手快速結印,然後右腳猛然一踏,猶如凌波飛行的仙子一樣,飄飄然,伸出一根右手拇指,朝着爺爺天靈蓋上按壓過來。

這一手帥的很,讓我驚訝到不行。

不過同時,也是全力控制鎮壓住爺爺,不讓他胡亂動彈,讓殷明珠能夠直接一手按壓在了爺爺天靈蓋之上。

而後,一股無形波動直接產生,竟然憑空生成一條由水波形成的玉帶一樣的東西,將爺爺全身都纏繞起來。

而後殷明珠直接口中呵斥:定神!一張符咒貼出,正好是貼在水波涌動的中心點之上。

原本不斷涌動的水波頓時凝神停止下來,並不運轉,而還能不斷掙扎的爺爺也被這水波直接緊緊束縛住了,根本就不能動彈半點。

“你確定他是你爺爺?”

將爺爺給徹底的控制下來之後,殷明珠有些疑惑的看着我開口問道。

我點頭,心中無比難過,說道:“肯定是的,我不會看錯,只是怎麼短短時間就”

我看着爺爺,心疼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殷明珠也是皺起眉頭,說道:“這怎麼可能?那些人都擁有神智,但是他”

我沉默搖頭,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最後只能看着爺爺,無比擔心的說道:“爺爺,我媽呢?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可惜,爺爺根本就無從回答我,完全沒有絲毫的迴應。我看了愈發的難過起來,剛想要繼續說點什麼,爺爺卻突然猛然楊天嘶吼,將殷明珠的術法給直接掙脫,然後狠狠一爪子拍在了我的胸口上面,將我直接給拍得飛了出去。

而爺爺則是直接快速轉頭,瞬間就沒入了黑暗之中消失不見。

“爺爺回來,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大聲喊叫,可惜,沒有半點回應。

殷明珠並沒有追出去,而是過來,將我給扶起來,有些擔心的解釋着說道:“我對於李家坳並不熟悉,而且,擔心你出現其他變故。”

我搖頭,直接說道:“我要提前進入地下,找到祭祀的場所。”

巨妖明天破陣,按照道理,應該是最爲虛弱的時候,畢竟那時候他所有力量都會用來對抗大陣鎮壓,並沒有多少力氣來對抗我們。

那纔是我唯一的機會。

殷明珠點頭,然後看着我說:“你不會想要直接殺下去吧?巨妖傀儡不少,掌控人手,我們下去,只能是自尋死路。”

李家坳被巨妖控制的人不再少數,而且執法隊還顯得異常強悍。

的確是一個天大的難題。

我看着殷明珠,很是認真的說道:“人之所向,爲善而已,我媽媽我爺爺都深受巨妖所苦,我不能置之不理,或許硬拼是最差的一種選擇,但是我卻不得不走出這一步。”

我看着殷明珠很是認真的開口說道,有些事情,做了顯得很傻,不做,顯然更傻。 但是卻沒有人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對外靈師公會的解釋是,他們靈師公會的兩位會長,三位太上長老集體閉關突破呢!所以外界再好奇,也沒有辦法……

只能看到靈力不斷的湧入四樓某個房間,神識卻是絲毫探測不進去,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也讓越來越多的人,聚集在了靈師公會的周圍,都很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回春南風館自然也是收到了消息,派人暗中觀察著,但是剛好白未央這段時間並不在北城,所以也就不知道墨九狸轉換靈力,引起了如此大的轟動……

時光飛逝,轉眼間過去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北城外的花草樹木都因為靈力瞬間被抽空,而全部枯萎了,現在城內個家族內的聚靈陣中的靈力,也開始向著靈師公會涌去了……

不少家族的老祖宗都在聚靈陣內閉關修鍊,卻忽然間發現吸收不到神力不錯,甚至再在陣法內待著,自己體內的神力都往外流失了,嚇得一個個急忙從陣法內跑了出來……

一些脾氣不好的老傢伙,還因為是家族內誰故意搗亂,後來才發現不對勁,因為他們陣法內的力量,全部都向著同一個地方飛去了,這讓北城內大部分強者,老傢伙們都怒了……

他們修鍊好好的,卻被靈師公會給攪合了,那裡能容忍啊!

於是,一大群的強者老傢伙們殺到了靈師公會去了,甚至有一些人跟秦方等人都交情不錯的,傳音石都快被打爆了,紛紛質問秦方等人搞什麼鬼呢……

弄得秦方等人看著手裡不斷閃爍的傳音石,再看看還在吸收力量的墨九狸,也是一個頭兩個大啊……

加上外面的吵鬧聲,真的是讓五個人都有些慌了啊!

看著還沒打算停下來的墨九狸,他們都十分擔心,這丫頭難道不怕撐爆了自己嗎?難道不怕爆體而亡嗎?就算她不怕,他們都害怕墨九狸把整個北城變成廢城啊……

「會長,副會長,煉丹盟的盟主和煉器盟的盟主來了,他們的煉丹師和煉器師,因為靈力流失都炸爐隕落了,現在都在樓下吵著要找你們算賬,我們很快就攔不住了啊!」這時門外,靈師公會的大長老第無數次前來彙報情況了!

「我知道了,把那些老傢伙都給帶到三樓會客廳,一會兒我們就下去,至於其餘人先不管!」秦方想了想說道。

「是,會長!」門外大長老說道。

「我和老董下去看看,不然怕是躲不過去了!」秦方看著孟老三人說道。

「沒錯,我們兩個下去攔著,你們三人守在這裡吧!」董坤也說道。

「好吧,你們兩個小心點兒!不行,就說實話,我們總不能為了一個丫頭,連累整個靈師公會!」孟老聞言想了想說道。

「行了,我們知道怎麼做!」秦方說道。

說完,秦方和董坤,剛想起來出去的時候,忽然間看到墨九狸身上亮起了一道晉級光芒,兩人的腳步一頓,也就沒出去了……請個假

頭疼得厲害,在電腦面前坐了半天,實在是寫不出來,請假休息一晚上,最近實在是忙到崩潰,明天正常更新,大家多多包涵 接著,五個人傻眼的看著墨九狸的等級一路飆升,似乎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聚集在靈師公會裡面和外面的人,也都傻眼了……

大家都不是傻子,之前靈師公會的大長老說,是他們的會長,副會長,和幾個太上長老閉關突破,可是這晉級的光芒,分明就是一個人在晉級啊……

難道五個人幫一個人晉級嗎?那豈不是晉級的人,可以直接飛升了嗎?

不過,眾人絕對沒有想到,他們的想法成真了!

終於停止吸收神力的墨九狸,還不知道這裡的等級是怎麼算的,所以在她不斷晉級的時候,也就慢慢得到一些關於九重天的記憶,等到終於晉級完成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