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

伴隨著周遭水浪的翻湧,傲爽的一身綉袍也是在無風自動之下翻滾起來,靈力的吸收,沒一會兒的時間,便讓他的氣息達到了巔峰靈王的境界,只不過,此時還遠遠未結束,別忘了,他先前就說過,如果時機合適的話,尋求下突破的機會也可以。

……

距離傲爽和君臨意等人所在的山脈處,千里之外,有著一座城鎮。

城東的一座客棧內,有著數十名氣息強悍的武者,圍攏著一張圓桌坐下,這些人,有些武者來自於一些宗門內,因為他們的身上有顯而易見的標示,還有些武者,則是草莽氣息濃重,想來,也是江湖中的武者。

「消息確切嗎?傲爽……肯定會去參加青天擇雄?」

一名帶著白色面具,只露出兩隻眼睛的武者,眼神毫無變化地問道。

「消息,肯定是無誤的,青天擇雄,在青天王朝內每五年都會舉辦一次,這點你且放心,而之所以我會確認傲爽定然會前往,是因為他與王朝內的一個家族的族長女兒有些緊密的聯繫,你們也知道,傲爽這個人,相當重情重義。」

重情重義,在有些人看來是優點,可在一些『敵人』看來,也是個致命的弱點。

雖然說起來,他們並未有和傲爽有任何的牽連,和前些時日,劍盟內發布的一條追殺令,卻是讓他們甘願與他為敵……


能夠提供兩人確切的蹤跡,獲取十億靈石,若將他們擊殺,二十億靈石,將他們帶到劍盟,三十億靈石!

靈石自然不是白賺的,提供情報的話,還得需要健猛的強者親眼見到傲爽兩人才可以,這點毋庸置疑,而對於這些武者來說,他們更想要的,是將傲爽擊殺之後,得到的那二十億靈石。

「如果消息確切的話,算算時日,和他們的行進速度,和咱們之間的距離,應當不會太遠,不過有一點,現在不能確定,他們那邊究竟有幾個人,還有,除了咱們之外,難保還會有人知道這個消息,所以今日,咱們必須商討出一個合理的計劃,否則,這到嘴的鴨子,可就真讓他飛了!」

……

過年忙,沒想到這陣子也忙,多多擔待,對了,《魔舞日月》的正版網站是在,有什麼想對我說的,或是對這本書有什麼看法,都可以來這裡留言,我都會看的(第三方,扣扣登陸,也很簡單)。 第1147章八方雲動

「這位兄台說的有道理,不管是告知劍盟之後,咱們直接就能獲得的十億靈石,還是將傲爽擊殺之後,翻了一倍的靈石數量,都不允許出任何的岔子,不過,有具體的計劃了么?」

此時的客棧內,整整坐落著數十名巔峰靈王,或是低階尊者境的強者,這等陣容,即便是尋常的五品宗門內都不曾擁有,而他們此番前來,正是應了一句話: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當然,除卻有極少數武者知曉傲爽的實力外,其他武者都是奔著高額懸賞來的,可不知道,如果讓他們知道了,巔峰靈王之境的武者在傲爽面前被一招內轟殺,巔峰靈尊同樣隕落之後,他們當中的絕大多數人,還有沒有那個出手的勇氣,哪怕只是暗地裡的密謀。


「劍盟身為二品宗門,只要咱們把事情辦妥了,懸賞自然是穩穩的,可你們是否想象過,除卻咱們這些人外,還有其他人在暗中覬覦著這些海量的靈石,甚至,一些尊者境的強者。」


其實這方面肯定是不用想的,否則這次的主事人,也不會為了保險起見,而拉攏這麼多的江湖武者了,但每個人的心中都有數,不可能,只有他們這些人想要拿下這個懸賞。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算會出現尊者境的武者又如何?江湖上,誰不知道我『烈火尊者』天艷陽?若是賣我這個面子還好,如果想要強上,呵……不說擊殺,我自會將之拖住。」

四名尊者境強者,分別坐在圓桌東南西北四個正位,此刻說話的,是一名周身籠罩在火紅色氣息內的老者,眼中精芒綻露,那份暴躁和猛烈的氣息,直欲形成一圈圈實質的火浪。

「呵呵,有陽老的這句話,我們心底自然是多了些許底氣,但是,還有一條消息,在這裡我不得不說一下,那就是這個叫傲爽的武者的身上,很有可能擁有著一門在遠古之時都頗為強橫的魂訣,似乎叫做《萬魔朝星》,我就怕,到時候……引出什麼老怪物出來……」

聞言,四名尊者的神情一凝,『老怪物』這三個字所代表的,是在靈魂之力上達到了天靈師之境魂師的一個稱呼,這個稱呼,也不是白給的,在絕大多數的武者看來,魂師都是極為神秘的,且不說他們的戰鬥方式有些怪異,單單是手段,就足以讓許多人心生畏懼。

「《萬魔朝星》一事,我也略有耳聞,不過,對於咱們來說影響並不會很大,難道你們忘了,每個在靈魂之力上有著一些造詣的魂師,根本就是不缺靈石的,只有一些東西讓他們感興趣時,他們才會出手,到時候,很有可能出現將魂訣帶走,傲爽卻留給我們處置的情況。」

「這個情況發生的幾率應當會很大,可咱們不能忘了,此行的目的究竟是什麼,說白了,咱們是為了傲爽的項上人頭來的,如此一來,哪怕是一絲一毫地偏差,都不允許出現,並且任何方面都不能遺漏,就算到時真有其他勢力出現,我們也不能自亂陣腳。」

雖說數十名武者,想要擰成一股繩,進而迸發出強悍的力量,還是需要一定的管理,而不用想,這種情況,必然會以四名尊者為首,只要不觸發利益關係,應當不會出什麼亂子。

「好,既然大致路線已經有了,下一步,咱們應當摸清下那個小子的大體實力了,在他身邊有幾個人?都是什麼境界的武者,甚至是身後站著什麼勢力,都要細細打探清楚,以免到時因為這一件事,傲爽沒有抓到,可惹上一身騷,被人追殺的日子,可不怎麼好過啊……」

除了先前的『烈火尊者』天艷陽外,坐在他對面,那名同樣處於低階尊者之境,身穿一襲藍色衣袍的中年人,點了點頭,眼底深處劃過一絲睿智,和……一絲深入骨髓的兇狠!

此人,名為唐然,被江湖中人稱為『狂殺尊者』,主要的事迹,便是他還是一名靈王境武者時,曾經被一個四品宗門傾全宗之力圍殺,要知道在四品宗門之內,最少也要擁有十名尊者級強者,從靈王和靈尊這兩個境界武者間的巨大差距中也能看出,可被追殺了整整五年,不僅沒能將他拿下,反而折損了三名尊者,自此以後,那個宗門也只能暗吃一個啞巴虧。

因為有著這樣近乎於逆天的創舉,在唐然的名號真正在江湖武者這個圈子中傳開之後,敢於和他挑刺的人已然不多,此刻聽到他如此說,眾人連忙點頭,示意他說的在理。

「千萬不要有任何的放鬆,如果傲爽是個好啃的骨頭,他不會發布如此高額的懸賞,雖說表面上是劍盟二長老的孫子被他所殺,但一些具體的事項和個中的隱情,若不親眼在場,根本無法了解到極為全面,一切以小心為妙吧,咱們的實力擺在這裡,應當不會出什麼岔子。」

……

嘩啦啦……

身下的湖面,依舊在不停地泛起猛烈的波浪,懸空盤坐的傲爽,整個人似乎都處於了龍捲風的風眼之內,周遭那混亂的場景,似乎與他格格不入,只有一身氣息,將他嚴嚴實實地包裹於其中。

「差一步……就能進入高階靈王的境界了,如果我想要突破的話,恐怕靜息一個時辰的時間便已足夠,不過,這臨門一腳,我卻沒有那個想要去踏出的心思,還是,先將這『焚星瑤光丹』吞服下去吧……」

緩緩睜開雙眼,在一道歷芒劃過之後,傲爽身體周圍那混亂不已的景象,先是驟然一頓,而後,便是在自身氣息的收斂之下,逐漸由偌大變得微弱下來,整個湖面,歸於原本的平靜。

感受著身體中各處傳來的舒爽之感,傲爽心念一動,身前那承裝著『焚星瑤光丹』的翠綠玉盒,頓時掀開了一個口子,沁人心脾的葯香,緩緩在整個湖面中心瀰漫開來。

先不說這玉盒內的丹藥究竟珍貴到了何等程度,這三、四寸大小的玉盒,是由深山老林內,千年古樹中的木靈玉雕鑄而成的,這樣的玉盒,擁有極為濃郁的木屬性靈氣,作用便是能夠保證玉盒內丹藥的藥效和藥力長期不散,即便是儲存數年的時間都不會出現藥力泄露的問題,並且由成嫣然提供的丹藥,恐怕年限都要在近萬年左右。

「呼……」


伴隨著葯香在湖面透發開來,一道詭異的響動聲后,一團拳頭大小的靈光,頓時自其中激射出來,而在那包裹的靈團之內,赫然便是一枚閃爍著五種色彩,約莫有拇指大小的靈丹,靈芒燦燦生輝,藥力醇厚而讓人心曠神怡。

「咻!」

幾乎沒有任何的停留,與『塑魂造靈丹』處於一個層次的丹藥,早就誕生出了靈智,如今一經脫身,便急速向上方飛掠開來,似乎根本不願意讓傲爽去將自身吞服。

這點,倒是早就處於傲爽的意料之內,畢竟也不是第一次面對這種情況,掌心內的手印型印記在開合之間,逸散出一縷縷純青色而又淡藍色的意念之力,轉瞬之間,便將那枚丹藥包裹了進去。

「砰!」

如霞光般的五彩之色重重地衝撞在了意念之力上,當即便引得一陣顫動,連帶著傲爽的身體也是一顫,不過在手心微旋,意念之力逐漸展露出威力之下,卻終究沒能衝破這道壁障。

可一次衝擊並未能沖開壁障之後,丹藥上閃爍的靈芒卻更加強盛起來,隱隱將,彷彿都要有繼續發動衝擊的意思,可傲爽哪還有什麼心思跟它耗下去?身下升騰起幾抹深紫色光暈后,整個人瞬時出現在了半空上,一把便將『焚星瑤光丹』抓入了手中,一口吞下。

丹藥入腹之後,傲爽來不及感受身體內的感覺,便身形迴轉,再度盤坐在了湖面的巨石上,直到這時他才細細感受,那股溫熱而又涼爽的藥力,在身體內爆發開來的感覺,絲絲灼熱,點點清涼,倒是好不愜意,與他先前所想的,倒是有著極大的區別。

顯然,這枚『焚星瑤光丹』,並不似『塑魂造靈丹』的藥力那般狂暴,相反是極為溫和的,只不過,兩枚丹藥的品階相差不多,想要將它完全煉化,必然是一個浩大的工程。

對了,這『焚星瑤光丹』,究竟是做什麼用的?有什麼效果?

傲爽這時才猛然發現,從始至終,魔天都未說過這枚丹藥的效用,只是讓自己在將實力恢復到巔峰狀態之後吞服。

不過,雖然傲爽不知道這丹藥的具體效用,可既然是成嫣然託付魔天交給自己的,應當也是有百利而無一害,抱著這種心思,在觀察了一番周遭景象,發現君臨意、伊靈心等人無礙之後,他便細細感受起,這枚丹藥給自己身體帶來的種種變化來。

焚星?瑤光?他們所代表的,難道是什麼奇異的力量不成? 第1148章靈技丹藥!

相較於先前的『塑魂造靈丹』,這『焚星瑤光丹』的藥力絕對是較為溫和的,只不過因為藥力相差不多的緣故,傲爽想要將之煉化,自然是需要花費許久的時間,靈魂之力控制著身前玉盒進入萬鱷之源后,他便徹底閉上了雙眼,進入靜息狀態,運轉起《大魔囚天功》來。

自穿越至今的幾年來,在《大魔囚天功》上的境界,傲爽也是穩步提高著,不過因為遠古之時魔族第一工夫的緣故,縱然他魔資超人,可對於整個功法體系的操控,甚至是說領悟力,都並未達到如何高明的程度,只能說是略懂皮毛,但僅僅是皮毛,也足以讓他受益匪淺。

自古,靈玉大陸上便一直是人、魔不兩立的局面,雖說面對著萬年前的遠古浩劫,異妖入侵之時曾經團結起來對抗外敵,但時隔萬年,如今,也只有一個三品宗門的魔天宗罷了。

因此,在整個大陸上,存留的魔族功法、靈技都不太多,像此時的傲爽,能夠修鍊著《大魔囚天功》與《萬魔朝星》這樣純正的功法與魂訣,實在是極為不易,雖說其中波折許多,可在任何人看來都是值得的,畢竟,修鍊了它們之後,對於戰力上的提升實在無比巨大。

就當傲爽細細感受那股溫熱的藥力浸透身體之際,大片的赤紅色靈芒出現,而後,成嫣然的身形逐漸被勾勒出來:「傲郎,這枚丹藥,叫做『焚星瑤光丹』,也是近日才在空間內發現的,它的效用……能夠……讓你與自身的意念之力契合度猛漲,將種種屬性的力量增添入某種異寶的雛形之內,比若,將焚星這種力量與魔珠結合,以九幽魔幡,來觸動瑤光……」

眉頭一凜,傲爽的靈魂體,望著那突兀出現的成嫣然,陷入了某種思索的狀態,看來,焚星和瑤光是兩種力量,不過這種力量,卻並不是實際存在的,而是要通過某些形式才能綻露出來,並且,如果說真能讓意念之力獲得增幅的話,那豈不是邁入靈尊境界的一個門檻?

「在仆宗興旺之際,曾經有一名聖階強者,甘願花費一條龍脈來換取這枚丹藥,只不過,因為它是一顆『靈技丹藥』的原因,父親並未與其交換,傲郎,這次你是撿到了……」

靈技丹藥?靈技丹藥……整整在心底墨跡了幾遍后,傲爽才想起,自己在何處看到過相關的記載,莫不是只存在於傳說中,將其吞服下去之後,能夠憑空修鍊成一門靈技的丹藥?

雙目微眯,這時,傲爽還真是不得不驚訝,這種丹藥,就算是在《靈玉奇異錄》上,也只有過幾行字的記載而已,想來撰寫之人,對於它的了解也不多,可以說是知之甚少。

並且,用一條龍脈來與之交換,成山居然沒和他交換,並且對方還是一名聖階強者,就算交換物品的價值上有些差異,但面子問題也被摻雜其中,可這般交易,卻還是沒能完成,那麼,種種跡象都能表明,『焚星瑤光丹』的珍貴程度,著實超出傲爽的想象。

伴隨著成嫣然的身影逐漸變得虛幻,一句縈繞在傲爽身體內的聲音隨之傳來:「五彩霞光所代表的,正是焚滅星辰和瑤河穹光的力量,看來,傲郎你應當也考慮到了,靈尊境的事宜……沒錯,如果這兩種力量你真能將之融會貫通,修鍊上的桎梏,必定會再度被你打破。」

嫣然,為了我,你還真是煞費苦心啊,若不能將這兩種力量修鍊而成,這枚『焚星瑤光丹』豈不被我生生浪費了?想到這可是比之一條龍脈更有價值的丹藥,傲爽深吸一口氣,不敢多做猶豫,控制幽黑色的精純魔氣,開始逐漸向瀰漫在身體內的藥力匯聚而去。

且不說這枚丹藥的珍貴程度,單單說邁入靈尊境強者門檻一事,傲爽就不能錯失這個良機,雖說他從未刻意追求過修鍊上的境界,不過,成為一名尊者,對於他來說可是遲早的事,如果此時藉助著恢復實力的契機,便能輕易將其打破,豈不要剩下許多事情。

想到這裡,傲爽雙手掐著印訣,開始一遍遍地在心中默念起心訣來,純凈無比的魔氣也是在身體內一次又一次地遊盪,一瞬一息之間,那種近乎於空靈狀態的感覺,緩緩在腦海中泛起陣陣轟鳴之感,如果,此時真能讓他進入那種狀態的話,那麼把握必然會打上許多。

空靈狀態,甚至是天人合一的狀態,傲爽不是沒有進入過,只不過自從加入藍日道宗以來,他從未細細修鍊過任何繁瑣的靈技,參悟《萬魔朝星》,也只能算是靈魂力量上的摸索罷了,但話說回來,他又不是不明白這兩種狀態的重要性,因此不管如何,哪怕只是一絲一毫地機會,他都要將之把握住,直到,將『焚星和瑤光』這兩種力量徹底參透成功。

……

「如今,隨著境界和實力的提升,四階靈獸當真算不得什麼強悍的對手了,甚至都起不到任何歷練的作用,回想當年參加風雲亂戰時,碰到一隻複眼魔蛛,都需要傲大哥傾盡全身手段才能將其拿下。」

彈指間將一頭四階靈獸斬殺,伊靈心甚至都不去收取它的靈核及身體上的材料,畢竟對於現在的她來說,或許也只有五階靈獸能讓她動些手段才能拿下,四階靈獸,在她手中都走不過一招。

若不是這四階靈獸在感受到傲爽的異動後向這邊趕來,她也不會出手將之斬殺,或許許多武者,都不是那般嗜殺之輩,只不過,當有些事情和人真觸動他的逆鱗之時,才會出手。

對於伊靈心來說,傲爽就是他的逆鱗,若非如此,她也不可能不遠萬里,從北域來到中域了,而雖說並未真正幫到後者什麼忙,可這份真摯的情義,的確讓眾人都為之感動。

況且別忘了,伊靈心身後所代表的可是赤元門,五大二品宗門之間,即便尋常之時沒有什麼利益糾葛,但如果真出現了什麼狀況……動輒便是兩個宗門間的碰撞,涉及面可就太廣了。

從資源爭奪戰,到真正的幾萬名武者的互相搏殺,莫說對於兩個宗門的影響了,靈力無眼,彈指間,山河即會因之崩陷,完全可以用『禍亂蒼生』來表述,到了那時,不知會有多少沒有修鍊過的普通人因之受到牽連。

「四階靈獸,完全就是不堪一擊的存在,對於咱們來說,五階靈獸至多有些吃力而已,不過六階和七階的靈獸,以靈王境武者的一人之力來說,恐怕就無法搞定了,不過這裡,應該沒有那樣的存在,否則早就因為異動而出現了。」

此刻,在君臨意等人的身下,都或多或少陳列著一些靈獸的屍體,這般場景,簡直和北域的遠古戰場內發生獸潮之時相差不多,只不過,並沒有五階靈獸,甚至是六階靈獸坐鎮罷了。

當年在遠古戰場內,如果七階靈獸青蛟王出手的話,恐怕傲爽都不知道要死多少次了,可不幸中的萬幸就是,傲爽恰巧能救治幾頭五階靈獸的幼崽,這才堂而皇之與小吞天大鱷簽訂了契約,得到了萬鱷之源這個鱷族的祖器。

「注意些吧,不知怎的,今日我總是有些心緒不寧,恐怕,有些事情要發生了……」

懸空盤坐的劉歌,身前盤踞的一頭火鳳,正在一刻不停地屠戮著出現的一頭又一頭的靈獸,不過,此刻的她柳眉微蹙,似乎心中真有什麼不祥的預感一般。

修鍊之人,和尋常的普通人是不一樣的,尤其是像劉歌這樣天資優異的武者。

「用爽的一句話說吧,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上次,劍尊的實力實在太強,瑪德,被他在身上留下近百道劍傷,將他們擊殺,恐怕真不足以將心中的怒火發泄乾淨,來吧……動我兄弟者,必殺之!」

金黃色的靈光閃過,幾頭四階靈獸頓時被君臨意扼殺於瞬息之間,望著眼底深處的凜然殺意,經歷劍尊一戰之後,他似乎也完成了某種蛻變,殺氣如同泄閘的洪水般根本抑制不住,這般情景,到和當年第一次觸發了《瘋魔禁》的傲爽相差不多。

「劍盟肯定是不會放棄對傲大哥的追殺的,據我猜測,此時在整個靈玉大陸上張貼出了什麼懸賞也不一定,而為了那天價的懸賞,屆時不知會有多少勇夫出現,到時候,咱們所要面對的,可就是不會停滯下來的戰鬥了……」

對於這點,幾人心知肚明,不過既然已經選擇一路同行,並且明確的目的地就是北域的青天王朝皇城,那說什麼也沒有用了,面對著隨時可能出現的敵人,除了做好應對的準備之外,倒也沒有其他的辦法。

不過,如果真是如此的話,劉歌,恐怕絕不會一副心神不寧的心境了…… 第1149章徜徉星河

此刻,在傲爽的身體內,能夠顯而易見地看到,一絲絲蘊藏著焚滅星辰和瑤河穹光的力量,正在沿順著經脈或是功法運行的軌跡進入四肢百骸之中,甚至是融入每一塊血肉和細胞之中,而他本人,微閉的眼眸也是不停聳動著,似乎在為進入某種狀態而做著最後的準備。

如果說尋常之時,哪怕再天才,再妖孽,也不敢斷言自己能夠在短時間內進入空靈狀態或是天人合一的狀態,因為對於尋常武者來說,一生中能夠進入一次,都已經是極大的福澤,哪怕是天嬌鳳楚,也只在自身氣息與周遭場景極為契合,或是某種屬性力量的感悟頗深之時,才能有著一絲踏入的機會,可儘管如此,也足夠讓他們興奮一陣,甚至是燒高香了。

在一陣純黑色的靈魂之力震顫之間,傲爽只感覺那存在於識海之內的靈魂體,似乎受到了什麼莫名力量的影響,魔光陣陣,整個人完全脫離開了肉身的束縛,進入了一片星河之中。

這……這是……魔天前輩上次跟我說的『徜徉星河』?傳說中的悟絕世界萬物?

記得上次在傲爽參悟《萬魔朝星》之時,他就曾進入過一片璀璨的星河之內,感受著萬物生長中的那種蛻變,藉助著那瞬間的感悟,他才得以完全將這門強悍的魂訣參悟透,乃至於,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不止一次的使用靈魂的力量來對敵,或是越階戰鬥。

而那次的情況,傲爽跟魔天說過一次之後,後者當即便是震驚不已,驚呼道:即便對於真正的天嬌鳳楚來說,那都是莫大的機遇,試想一番,在混亂的星河內,正是力量與力量碰撞中最為直接的表現,那都是蘊藏著靈與法的,略識皮毛,都能讓一名武者完成某種蛻變。

因此在此刻,知道自己竟再度進入了這種『徜徉星河』的狀態后,傲爽如何不驚?但震驚之餘,他更希望的,還是這次的狀態,持續時間能夠多上一些,畢竟對於自己以後修鍊的道路,或是對於各種靈法的參透和感悟,都有著莫大的好處,簡直可以說是一飛衝天的時刻。

『轟隆隆』的巨響聲不斷傳來,混亂的景象之中,一片片如璀璨匹練的星河轟然破碎,一條條如天際瑤河的長河內,迸射出無數道遮天的穹光,它們橫貫星河,壟穿無數星域,從浩瀚的場景,滲透入微末之中,這種力量最為直接的體現,瞬時顛覆了傲爽原本的認知。

原來,力量可以表達的如此直接和具有侵略性,面對著這般偌大的攻勢,縱然是聖階蓋世級強者,恐怕都生不出任何反抗的心思來,而這不就是,將自身的攻擊,融入到大勢之中么?天地大勢?如今看來,尊者境的武者,只是小道爾,星河大勢?穹宇大勢?星域大勢?

原來,在不知道在多少武者面前,那如天塹般阻隔著他們進入尊者境的桎梏,竟是如此簡單?只要自身與外界的親和力足夠,能夠輕易融入大勢之中,任何勢頭不能便都能被我借過來,並且為我所用,那時候,恐怕靈技,都不是通俗意義上的靈技了……

看清了,也就看輕了,靈技?秘法?靈法?那只是一個名稱罷了,只要能讓我的實力得到增強,將一些大勢融入其中又能怎樣?何為年少輕狂,何為孤傲?只有……勝者為王!

傲爽膽敢保證,在被劍盟追殺之後,他從未有一刻,對於實力上的渴望有此時這般濃烈,這條道路,是自己親手選的,不管將來,究竟會走到哪一步,哪怕是將自己的性命葬送,可任何的遺憾,是無論如何都不能有的,至少,自己曾經依靠自己的力量去拼搏、爭取過!

漫漫穹宇,亘古蒼蒼,強者,必將逆天威,化龍飛!一遍又一遍地念叨著《蒼穹手》的心訣,傲爽驟然發現,這段心訣根本不似表面上看起來那般簡單,並且隨著眼中的場景越來越多,虛妄的景象,也逐漸被『洞虛之眼』洞穿,從模糊不清的混沌,窺探至本質,本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