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晴空萬里,藍天如洗,看不到一片浮動的白雲。

「雲蓉,這種天氣,能夠出現神跡嗎?」

「儘力而為。」

「好!你要用什麼法器,我叫他們替你準備。」

(本章完)

(=) 浙省,杭城,西湖邊。

清晨六點的朝陽中,姜遠身着一襲道袍,打開了虎魚直播,支好自己的手機后,便站在了一旁的空地上,開始了每天雷打不動的太極勢。

「八極,我要看八極,別打這軟綿綿的太極了,主播你一年就打兩次八極好意思么?」

「別喊了,想看八極就去看回放,姜老道一年兩次八極雷打不動,上次老王跑到現場刷了五百多個火箭,想看八極他都沒打,你就省省吧。」

火箭是虎魚直播中最昂貴的禮物,一個就要一千元。

再往上則因為這個世界的政策不允許,所以不再有其他更加昂貴的禮物。

「唉,主播也是傻,有錢都不掙。」

「這哪裏來的火星人?連姜老道都不知道?」

「既然知道姜老道會八極,那還不至於不知道姜老道,想來是來博眼球的吧。」

「那直接封了?」

「封了吧。」

一行行文字從手機屏幕上閃過,片刻之後彈幕便消失無影,整個手機屏幕上只剩下了姜遠那緩緩打拳的畫面。

直播間內百萬熱度卻幾乎無一人發言,在這諾大的虎魚直播上,姜遠也算的上是一個奇葩了。

————

時間如流水,逝之而不覆。

待到姜遠將四十二式太極勢衍化完畢,時間便已經來到了早晨八點。

此時此刻,夏日的陽光已然開始有些灼人。

而姜遠雖說在陽光下打了兩小時太極,額頭卻依然不見半點汗水,他人若是第一次看到這情況,卻也免不了嘖嘖稱奇。

當然,不管是對於他直播間的觀眾,還是跟隨他一起打太極的老頭老太來說,他們都已經見怪不怪了。

收起手機,放好支架,姜遠跟老頭們打了個招呼后便朝着玉皇山走去。

「小姜走了啊,不多打一會?」

「老趙你煩不煩?天天打天天問,人家小姜哪次不是只打兩個小時就走人的?」

「嘿,我問我樂意,哪像你,這麼多年了,也不知道跟人家好好打個招呼,光點點頭算什麼意思。」

……

笑咪咪的看着眼前這對老冤家又開始吵鬧,接着跟其他老人應付了幾句話后,便直接離開了西湖邊。

作為一個從小被收養,擁有官方度牒的道士。

姜遠自擁有記憶開始,便一直生活在玉皇山上那稍顯破落,卻又靈氣十足的小道觀里。

以前還有個老道士作陪,可十幾年前老道士羽化后,這破落的道觀也就只留有姜遠一人罷了。

一座三清殿,半間膳食間,再加兩間廂房,六座書閣,三分菜地,就是這座小道觀的所有。

「吱嘎~」

推開略有老化的大門,姜遠朝着仍舊在看直播的水友們打了個招呼后,便關掉了直播。

外邊就算了,可在這道家清凈之地,直播什麼的,若非必要,還是不要搞了。

渡步走到三清殿中,瞄了眼在自己進門后瞬間熄滅的供香,姜遠臉上卻沒有露出絲毫表情。

這麼多年了,這香什麼時候會滅,他早已做到了心中有數。

從一旁供桌上拿起一根特製的香燭,點燃后恭恭敬敬的朝着三清像作了個禮,接着將供香插在了老舊的香爐上后,姜遠便退出了這三清大殿。

香是他自己特製的,一炷香可以燒十二個時辰,也就是二十四小時。

制香的目的很純粹,就是想偷懶。

說實話,姜遠並不通道,他相信的,只有他自己。

可發生在姜遠身上的事情過於離奇,讓他哪怕是在老道羽化后,依舊保持着對三清祖師最基本的尊重。

如你所想,姜遠其實並不是這個世界的原住民。

或者說他是帶着記憶出生在這個世界的。

仍記得上輩子在一個叫做地球的地方燈紅酒綠,紙醉金迷,可一轉眼間便到了一處陌生的地方,成了一個嗷嗷待哺的嬰兒。

成為嬰兒就算了,畢竟姜遠上輩子也看過不少穿越小說,能出穿越再活一次,那確實是邀天之倖。

但被人放在籃子裏,拋棄在一座破落的道觀之前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既然是被拋棄的,那之後的事情也就順理成章了。

哭聲引來了觀里的老道,老道看嬰兒可憐,便在觀里給他添了一床被褥。

之後便是教他做人,引他入道,直至十二年前,也就是姜遠十八歲那年羽化,離開了這片他所熱愛的土地。

至於姜遠,在老道的細心教導之下,也習慣了這樣的生活。

上輩子燈紅酒綠,這輩子坐看風雲,兩種極致生活的轉化,他沒有一絲不習慣,甚至還有點怡然自得。

若說真有不習慣的地方,也不過是老道走了以後,少了個人陪他聊天罷了。

退出三清殿後,姜遠便渡步走到了僅剩半間屋子的膳食間。

至於為什麼只剩下半間,那是因為幾天前下了場大雨,直接將另外半間給衝垮了。

但他現在忙着其他事情,所以便一直沒有抽出時間將其修葺。

熟練的給自己盛上了一大碗小米粥,就著涪陵榨菜應付了一頓早餐后,姜遠便來到了藏書閣之中。

破落的道觀里有六座嶄新的書閣,怎麼看都會顯得違和,但知曉姜遠存在的人,卻都不會這麼認為。

他們知道這些書閣內的萬卷道藏並不是姜遠用來裝飾的,而是已經徹底將其揉碎吸收了。

暫且不提這萬卷道藏的作用,姜遠在進入六閣之一的啟明閣之後,便再次打開了虎魚直播。

嗯,人是要吃飯的,而且姜遠還需要錢做許多有意義的事情,所以在他看來此刻開下直播還是有必要的。

隨着直播開啟,下一秒,密密麻麻的彈幕與禮物便出現在了彈幕之上,其直播間熱度,也直接頂上了熱度榜第一名。

「老規矩,我只回答三個問題,然後開始寫作。」

隨手截圖了屏幕,互動欄最新的提問便映入了他的眼瞼:

「第一個問題,姜老道今年已經三十了,人都說三十而立,姜老道準備什麼時候娶妻生子?」

「嘖,這問題貧道回答了沒有一百也有八十次了,老道在重複一遍,雖然道士不忌婚娶,但老道暫時還沒有找對象的打算。」

看着話音落下后彈幕上出現的一片孤寡,姜遠笑着搖了搖頭後繼續截屏:

「好了,別刷孤寡了,趕緊提問,不然我直接進入下一個流程了啊。」

看着屏幕上立馬消散的孤寡二字,姜遠不免再次笑了笑。

這群水友,確實不能慣。

順手截了下屏幕,看到互動欄上的第二個問題,姜遠臉上的笑意,那就更足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龜田的臉沉了下去。

他覺得,不能再陪秦天這個瘋子玩下去了。不然非玩火自燃不可。

他這幾天,好不容易討取了一點正雄等人的歡心,少挨了幾頓打,可不想再惹這些閻王爺。

「廢物,這點小事都辦不好,要你何用!」

正當龜田想要對秦天發怒的時候,秦天冷哼一聲,站起來,沉着臉,大步朝對面大通鋪的正雄走去。

龜田像被雷劈了一下,驚訝的看着秦天。

對面大通鋪,包括正雄在內,幾十個凶神惡煞,看着走過來的秦天,也全都愣住了。

「你要做什麼?」看到秦天站到了面前,正雄下意識的問道。

秦天沒好氣的道:「方才的話沒聽到嗎?」

「這個位置,老子看上了。」

「你,還有你的人,通通給老子滾蛋!」

「八嘎!」正雄怒吼一聲,瞪大了眼睛。

與此同時,他左右兩邊那些個傢伙,終於露出本來面目,全都跳了下來。

「正雄老大,讓我來!」

「讓我來對付這個瘋子!」龜田生怕被牽連,他為了表示忠心,就準備衝過來,率先對秦天下手。

「八嘎你老母!」秦天直接揚手,啪的一聲,給了正雄一個耳光。

「給臉不要臉是不?」

「八——」正雄被打懵逼了。看着生氣的秦天,他第一反應,竟然覺得自己像是一個不識好歹的小弟一樣。

不過,他迅速反應過來。他才是這裏的王者。

而秦天,不過是一個剛剛進來的瘋子。

「殺了他!」

他怒聲大叫起來。

兩邊那些手下,什麼四大護法,八大凶神,怒不可遏,怒吼著,像一群虎狼一樣,朝秦天撲了上來。

遠處,正準備衝過來教訓秦天的龜田,看到這一幕,嚇得腳一軟,直接摔倒。

「不關我的事!」

他尖叫着爬回狗窩,瑟瑟發抖的看着戰場。

此刻,被重重包圍,已經看不見秦天瘦削的身軀。

「瘋子!」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看來,我是低估了你的無恥!」Next post: 但是看見容瑄轉賬的金額后毫不猶豫的改變了主意,這還愁買不到衣服?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