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皮爾斯沃李特休斯,快開門。”

沃李特向着城堡大門大喊一聲道。

隨即城堡裏面的動作也是迅速,眨眼之間門就瞬間開了,而且這門是非常巨大的,高10米,寬7米。

“沃李特長老您來了啊!”

在雷動二人進門之後,一股身穿怪異服裝的男子從遠處走進。

“管家,這位就是上次密函中我說的董公,好生招待。我去見家主!”

沃李特隨即說道,對着雷動身形一鞠躬,隨後就跑向一條非常巨大的走廊。

“董公,您好,我是這裏的管家,名叫菲爾遜。你可以直稱在下菲爾遜。”

望着沃李特急忙的遠去,菲爾遜在疑惑翹望一眼後,目光轉移道了雷動身形之上。

對着雷動恭敬的說道。

雷動聞言只是略微的點了點頭,示意了一下。

他現在只是好笑,這沃李特的名字居然會有這麼長。

而且,從那沃李特急忙的身形中,雷動也猜測出什麼事情了。

“董公,請隨我來!”

隨着沃李特身形的越走越遠,身邊的菲爾遜對着雷動輕聲說道。


雷動聽聞,點了點頭。

腳步跟着菲爾遜緩緩走上前去。

身形後雷動跟着那隻身軀龐大的霸天虎,兩眼望着這龐大的讓雷動有點吃驚的城堡佈局。

這整一個城堡的面積就相當於是白帝城的四分之一。

而且矗立在中央處高大的建築,也超過了雷動一開始的想象。

那可是有着百米之高啊!

這種建築房屋,在以前雷動卻是沒能看到過。

“董公您好,這裏是我們沃斯特城堡專門招待貴賓的客堡!等下會有僕人給您,您需要的東西。這裏面的東西現在都是屬於您的!”

菲爾遜帶着雷動走到一個比最大房屋建築略微小上一半的房屋面前停了下,來對着雷動恭敬的輕聲說道。

兩眼看着面前這巨大的有着5層,而且是尖頂的屋頂,看齊最上方,貌似還是一個閣樓。

看着房屋表面的裝修,那一系列的金**調,使得整個像是一個小城堡一般。

怪不得被稱爲客堡。

想了許多,雷動腳步也止不住的走向了門前。

門居然是自動的打開了,雷動連碰都不用砰一下。

“帶我去客房吧!”

雷動對着屋內的一個黑臉男子輕聲說道。

說實話,雷動這輩子都沒能看到過一個像面前這個男子一般的皮膚黝黑,全身上下一面漆黑的男子。

那男子也是聽懂了雷動的話語,對着雷動鞠身一躬,指了指樓梯方向,隨即向着前面走去。

“先生您好,這裏每一間佈局都是差不多的。你可以隨意住這裏的每一間房間!”

傭人對着雷動恭敬的說道。

“隨便那哪一間都行!”

雷動擺了擺手示意道。

“好的,先生。”

傭人聽雷動這樣一說,立刻恭敬說道。

隨即雷動被這傭人帶到一處門上刻有“仙”字的房門門口。

“先生,這間房間裏的佈局是我們這邊最好的。請進。”

傭人打開房門,對着雷動鞠了一躬說道。

雷動只是點了點頭,二話不說就走了進去。

兩眼向着房門裏面的佈局掃了一眼。

這簡直就是皇宮一般。

“我想皇室裏面的國王也不一定有這樣的房間吧!”

雷動有點傻眼的心中喃喃道。

表情上的驚訝,卻被那張假的臉孔遮蓋起來,不然那傭人肯定要說雷動沒見過世面。

“好了,出去吧!我想休息一下!”

雷動向着這個黑皮膚的傭人擺了擺手,輕聲說道。

隨即身形走向有着一張看起來就讓人馬上能睡覺牀榻。

“砰!”

聽聞那房門被輕輕關上,雷動直接二話不說身形向着背後的牀榻躺去。

“哇,真爽!”

雷動大聲說道。

隨即馬上捂住了嘴巴。

搖了搖頭,雷動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

要是被外面的人知道自己看到這些東西就這麼興奮,那還了得。

兩眼微咪開始享受起這張牀榻給他的感覺。

“主人,這地方我來過!可惜那是很久很久以前了。”

牌魂的話語聲突然傳道雷動耳中。

“哦?你來過,變化大嗎?”

雷動不屑的問道。

這牌魂總是有意無意的調自己的胃口,所以他現在可不想再去理他這些亂起八糟的事。

“呵呵,主人,想當年我來這裏的時候,這裏是只有30戶人的小村落。想不到,這一下子就發起了。這沃斯特家族還是要靠那個發起人,沃斯特皮爾克里斯,這個小子不知道得到了什麼寶貝,居然一下子實力從內破師突破到了內聖品階。說起來,那個時候內聖品階在整個光明大陸來說沒幾個。”

牌魂倒是津津有味的對着雷動說起這個沃斯特家族的發家事蹟了。

“咳咳,牌魂,我倒是問你,內聖品階倒地有什麼厲害的地方?”

雷動乾咳兩聲疑惑的對着牌魂問道。

“呵呵,主人。這個嘛,我就給你打個比喻吧。比如一條小蛇能吞一隻小兔子,而一條巨大的蟒蛇就可以吞噬人類了。”

牌魂對着雷動輕聲說道。 聽着牌魂故意調自己胃口的話語,雷動直接連回都不會,一副不屑的樣子,閉眼休憩起來。

見雷動這樣,那牌魂貌似也急了。

“主人,我說的比喻可能有點簡單了。那我說的更通俗一點。如果一個內聖實力的人施展他的強大武技。那麼你以前看到過的白帝小城,將會成爲一堆廢墟。”

牌魂急忙說道。

聽着牌魂話語中的那種誇大的話語,雷動心中也在自己嘟喃算着。

“一個內聖實力的就能讓白帝小城給變成廢墟。那實力更強的難道能讓整個光明大陸變成廢墟?”

雷動細細一想後,輕聲問道。

“呵呵,這也不能說不可能!你知道爲什麼現在大陸的邊上會有海嗎?主人!”

牌魂笑了一聲緩緩的道。

聽着牌魂又是故意調動自己的胃口,雷動一臉無奈。

“有話快說啊!”

雷動無奈的說道。

“咳咳,好吧。據說以前光明大陸也不是一個大陸。我們處在的世界彷彿是一個球體一般,球體表面都是陸地。可有一天,兩個逆天的高手要決鬥,直接導致那些完整的土地一下子變成了粉塵,贏的那一個逆天高手見生靈塗,一狠心將精血變成一片連接剩下大陸的大海。”

牌魂津津有味的說道,隨後一道白光從雷動玉牌中傳出,發出了那個球體的影像。

“哇!”

雷動看着光影上,這個大海的由來。

還有這個實際很大,但此刻在雷動眼前只有一小點的皮球一般。

“牌魂。這個是哪裏看來的!好厲害啊!”

雷動發出一聲驚歎,疑聲問道。

“呵呵,主人這些影像不就是從那本魂書裏面透露出來的嗎?你不知道?”

牌魂笑聲說道。

“額!又玩我!”

雷動無奈的心中喃喃一句。

這牌魂又開始裝不知道了。

但說是魂書裏透露出來的,雷動現在又長了個心眼,以後可要好好看看。

“牌魂,我覺得現在好奇怪,我現在6品內破師,可是卻沒有別人那麼厲害。你看看昨天我差點要被那黑衣人打死!”

雷動心中想了許久後,說出這麼一段話。

“呵呵,主人,你終於發現了嗎?其實你的實力品階已經是可以了。但是你現在沒有一樣武技能夠讓你瞬間將人致傷。”

牌魂隨即回答道。

“說的也是,雷火殘卷現在已經起不到什麼好的作用了。魂步的速度現在連逃跑都是有點費力。麒麟變對自己的實力提升也開始慢慢減少了。哎,該怎麼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