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月初六,中旨出。

紹興府通判葉治出不遜語,奪一官,貶授鳳州簽判。

(第一部完)。 聽到挑女人這裡,白雙雙自嘲的勾了勾嘴唇,也是,如果顧銘訣這個男人挑女人的話,那她或許就不會跟他相遇。

或者說,那個夜晚之後,他們兩個後面不會有任何的交集。

兩個人就這麼躺在床上,都沒有開口講話。

顧銘訣是聞到這女人身上的味道有些騷動,但考慮到了白雙雙現在不方便,大概也還要等半個月一個月才能夠?

他不確定,不過在他這裡,自然是能有多快好就多快好。

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

助理左右兩手提東西提的滿滿當當的,不知道的還以為這個助理是去進貨的。

「白小姐,顧先生,我回來了,」助理放好東西,將它們一一打開放在了桌子上面。

剎那間,香味撲面而來,就連白雙雙都忍不住的伸長了脖子想要看一下菜品。

「是這樣的,有烤魚,有紅燒排骨,有老母雞湯,還有一個硬菜,當然,還是專屬於白小姐的菜肴,」助理微笑著從另外一個袋子里拿出一碗稀飯。

當白雙雙看到那碗稀飯的時候,內心是拒絕的,桌子上面那麼多菜,她卻是不可以吃,只能喝粥。

這對於她來說是多麼難熬的事情。

「這小米粥我能不能不喝?」她試圖改變助理想要給她喝小白粥的想法。

但還是沒有一丁點的用處,助理搖了搖頭,「白小姐,喝小白粥是因為這有利於你的身體恢復,那些大魚大肉你是沒法吃的。」

說完,又看著顧銘訣說,「顧先生,那邊的菜是您的,您可以去吃飯了。」

顧銘訣看了一眼桌子上面的菜,上前一把搶過了助理手裡的小白粥。

「你去吃飯去,白雙雙由我來喂就行,」霸氣的丟下這一句話,他就朝著白雙雙旁邊的椅子上走了過去,然後……一屁股坐下。

白雙雙內心是拒絕的,本來吃小白粥就已經心不甘情不願了,現在又輪到顧銘訣來喂,這豈不是……

「想什麼呢,張嘴,」顧銘訣打斷了還在發獃的白雙雙,這傢伙,吃個午餐還在這裡失神,是該好好教育教育了。

想到這裡,顧銘訣情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唾沫,眼眸也跟著幽暗了下來。

白雙雙不滿的看了他一眼,就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那眼神……就跟……

想著想著,白雙雙的臉頰突然微微泛紅了。

「別想那些現在不能進行的事了,趕緊喝。」

一道含笑的聲音打斷了白雙雙腦海中的畫面,在反應過來這個聲音是顧銘訣的之後,白雙雙恨不得挖個地洞鑽進去。

今天的運氣怎麼就這麼背,什麼不好的事情都被顧銘訣給看在了眼裡。

啊啊啊啊,蒼天啊,大地啊。

百般糾結之後,白雙雙還是喝了一口白粥,本來沒啥味道的白粥在經過了顧銘訣的手裡輪轉了一番,變得香甜可口,回味無窮。

「好吃嗎?」顧銘訣從旁邊的抽紙盒那裡抽了張紙,來給白雙雙擦拭著嘴角剛沒喝掉的白粥水,眼神中充滿著溫柔。

看的是白雙雙一愣一愣的,情不自禁的點了點頭。 第1410章

但是很可惜,陳金龍雖然為此奮鬥了很久。

可還是未能得償所願!

陳金龍始終覺得,冥冥中自有天意註定。

可他又不是一個甘心被命運所驅使的人。

因此,這些年來,他一直在抗爭。

他要逆天改命!

可是終究,還是失敗了!

「陳金龍,事到如今,你還有什麼話說?」

陳天選走上前,冷聲問道。

陳金龍單膝跪着。

一秒記住https://m.net

他回想往事,突然一陣悲涼湧上心頭。

「想我陳金龍年少成名,威震大夏,一生都在為陳家的宿命奔波,可是萬萬沒想到,我會輸給你!」

陳金龍痛苦得無以復加。

他的血淚不斷流下。

既為陳家而痛哭,也為自己的遭遇而悲痛!

陳天選居高臨下,一臉冷峻看着他。

陳天選本來不想殺人。

可是陳金龍作惡多端。

如果不剷除這種人。

那麼以後還會有更大的麻煩!

「我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但是,你既然輸了,就只能認命。」

「我才是真正的天選之子!」

「陳家的大道,我來扛!」

陳天選的話擲地有聲,響徹雲霄!

廖玲瓏聽了,心中頗為感慨。

這一段天選之子的爭鬥,總算可以結束了!

她這個當媽的,以後也可以放心了。

「哈哈哈,陳家大道?那就是狗屁大道!你們知道我們陳家,為什麼會遭到厄運嗎?」陳金龍突然獰笑道。

他的面目猙獰,五官扭曲,臉上充滿了悲憤!

這讓陳天選觸動很大!

「你說!」陳天選道。

他的心突然有了一絲顫動。

陳天選有一種不祥預感。

這件事,肯定跟爺爺有關係!

不過,這也只是他的猜測。

到底真相如何,目前也是不得而知!

「呵呵,我們陳家世代行醫,救治蒼生,可是陳頂那個老東西卻破開永夜之地,導致陳家遭到厄運!」

「不但陳家遭殃,還連累了很多無辜百姓!」陳金龍大聲說道。

「不……這不可能!」陳天選大聲說道。

他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原來,陳天選苦苦追查的幕後真兇,竟然是自己的爺爺?

這讓陳天選完全無法接受!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我既然要死了,自然沒理由騙你,不過你信也好,不信也好,這都是事實。」

陳金龍獰笑道。

「爺爺不可能這樣做,他不是這樣的人!陳金龍,世人誰不知道,陳頂是個頂天立地的男人!?」陳天選不屑一顧,完全不把陳金龍的話當一回事。

爺爺是個蓋世英明的人物。

哪怕他真會這樣做,肯定是有他的大道理。

「呵呵,他禍害蒼生,只為一人,那就是陳家的天選之子,就是你!」陳金龍大聲說道。

「爺爺這樣做,是……是為了我?陳金龍,你真能胡扯!!」陳天選的情緒終於了有波動。

一時間,五味雜陳湧上心頭。

陳天選萬萬沒有想到,事情的最終結果,竟然會是這個樣子!

這件事,真的大大超出的意料之外!

「哈哈哈哈,胡扯?那老傢伙可不是什麼好人!陳家千百年來的道是什麼,救濟蒼生!可惜,可惜,可惜啊,他為了一個人,放棄了蒼生,廖玲瓏殺他殺得沒錯,他就是罪有應得!」陳金龍大聲說道。

「我雖然在追殺廖玲瓏,表面上只是為了給老傢伙報仇,實際上,我反而覺得,廖玲瓏做得很對!!我的目的,只是為了,陳家的秘密而已!」

廖玲瓏聽了這話,不由得心中一痛,臉上露出無比痛苦的神色。

這些往事,早已過去多年。

但是,廖玲瓏每次回想起來,都會覺得無比悲痛!

陳天選看到母親的表情,真的愣住了:「真,真是這樣?」 「你彈的很好聽。」

溫行之心情很好,「以前有時間也有興趣,便去學了一點,你想學的話我可以教你。」

季宛宛迷之微笑,喝了口水「不了。」

二胡是佔據她童年的記憶,她一輩子都記得那放在腿上,兩手拉奏的觸感,是那麼的美妙絕倫。

讓她提起興趣的東西不少,可堅持喜歡下去的是少之又少。吃完午餐,季宛宛就提出要回去,溫行之欣然答應。

當季宛宛終於回到公司,她整理好客戶的反饋一旁的高雯雯端著保溫杯過來告訴她這事。

季宛宛有些漫不經心的說自己知道了。

她蹭過去問她「打電話來的是誰啊?那個聲音真簡直太欲了,他該不會是職業聲播吧?」

季宛宛莞爾一笑「那是我老公。」

高雯雯震驚,恨鐵不成鋼的錘胸口「還真是你老公,太過分了,不拿出你老公的幾張照片打發我我是不會原諒你的。」光聽着聲音就知道這人長得肯定不凡。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顧思瀾親眼看着對方離開,關好了門,不疾不徐地拿出用白紙包裹着的的藥粉,灑進了湯裏面,用湯匙攪拌均勻之後便上樓,敲開了江宴的門。Next post: 他想要,渴望著,親眼看到,超凡的偉力呢!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