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謂「術業有專攻」,他沒有學過這種遠程通訊技術,所以也不知道現在到底發生什麼了。

「這李燕華真的好討厭!」

「動不動就使喚人,最低下了!」

「教授就可以為所欲為了?沒看到人家研究員都滿頭大汗了?」

「就是!這傢伙一點智商都沒有!」

「樓上的,人家可能是在出生的時候,情商全部都加到了智商上面!狗頭!」

「這種人,平時生活一定也很失敗吧?」

「喂喂喂!你們說的也太過分了吧!人家再怎麼說也是一名教授!合法的!」

「切!我還是龍國的一位公民呢!合法的!」

……

「你個外人在這裏瞎摻乎什麼?你懂通訊技術嗎?你說快就能快了?」

陳教授不知何時來到了這邊,沒好氣的說道。

李燕華沒有搭理對方,依舊是緊緊的盯着面前的屏幕。

陳教授忍不住看了對方一眼。

這傢伙,什麼時候對王天和朱莉他們這麼上心了?

他不是一心只有研究研究?情商幾乎為零?

研究到最後,就連……

「唉……」

陳教授內心嘆了口氣。

「這三扇石門是有什麼問題吧?」教授說道。

李燕華微微一愣,但還是為教授講解道:「是的!這三扇石門不得了!」

「之前我和老師一起研究的時候,發現在古老亞特蘭蒂斯的傳說當中,就曾經出現過這三艘船!

傳說中,三艘承載着希望、富裕、美好的船,將會抵達最終的神殿之所,獲得世間真正的極樂!」

陳教授有些不解的摸了摸下巴,「那這聽起來,不是挺好的?」

李燕華深深的吸了口氣,「是挺好的,但是傳說只講了三艘船將會抵達最終神殿之所……可沒說,在這個過程當中,乘坐船的人究竟會遇到什麼!」

教授也是很快反應過來,臉色忍不住一變。

「你的意思是……」

「是的,經過我和老師的研究,我們發現,這三艘船根本就不是什麼承載希望、美好的東西!」

李燕華頓了頓,眼神十分的複雜。

「而是,會將所有乘坐該船的人帶向無盡的深淵!」 「叮~身體改造完成。」

一大早,側着身子皺着眉頭淺淺睡着的呂笙就被系統的提示音驚醒。

昨晚又是興奮,又是忐忑的,好不容易才睡着,睡眠也很淺。

自從得到系統以來,呂笙覺得對他生活最大的改變,其實是睡眠,他很少有睡得特別好的時候,大部分時候睡眠的質量都不高。

要是再這麼下去,估計哪天就變禿了,至於能不能變強,就不知道了。

「系統,這次又改造了什麼?」呂笙翻了個身,繼續睡,口齒不清的問道。

「叮~本次改造,着重改造了宿主的皮膚。」

呂笙放了心,最近兩次的加點,使得他體質已經達到了7.7,上次改造是去除了身上一些礙眼的毛髮,大概就是腋下、手臂、腿以及那裏,使得他現在全身上下除了頭髮和汗毛,其他部位都光溜溜的,尤其是腿,呂笙本來腿毛就很稀疏,也就比汗毛粗壯一點點,現在幾乎看不到腿毛的存在,使得他的雙腿看起來又白又嫩。

這次改造,改造的是皮膚,效果還沒看到,但是仔細感受一下,能夠感覺都自己的皮膚變得滑嫩了一些,具體能達到什麼程度,就要對照看看了。

不過,這會兒呂笙是沒什麼起來的動力了。

在床上賴到十一點多,呂笙被餓醒了,不得不爬起來。

下樓洗漱的時候,看着鏡子中的自己,才感受到了系統改造的力度。

他的皮膚肉眼可見的變得白了起碼一個色度,也變得嫩了不少,最明顯的是臉上,本來還有一些粗糙的臉,肌膚變得嫩滑,膠原蛋白滿滿,連顏值都提升了不少。

呂笙也不知道自己是該高興還是該難過,他的身體經過這幾次改造,已經越發中性了,遲早有一天,改造到中性的極致,肯定就要偏女體化了。

而且這個過程是不可逆的,恐怕到時候就算忽略性徵,他的外表看起來也會偏女性化一些了。

猛地搖了搖頭,甩去腦海中的想法,呂笙害怕自己再想下去,估計得糾結死。

他現在最好的方式,就是不去想這些,反正都是反抗不了的,何必徒增煩惱呢?

快速洗漱完,收回了對A和黑長直,換了一身男裝,拿上手機和錢包出門。

就近吃了一頓麻辣燙,呂笙找了家檔次挺高的理髮店。

他現在本身的髮型已經沒法看了,必須要修剪一下。

點了一個總監級的托尼老師,呂笙只有一個要求,看起來不娘的髮型,這是他最後的倔強!

一番洗剪吹、燙染之後,托尼老師給呂笙弄了個林更新同款髮型,但是,同樣的髮型,放在呂笙的臉上,配合細嫩的臉,看起來就變娘了……

這一點連托尼老師都有些無語,並主動背鍋,承認是他自己的失誤,並提議重新幫呂笙弄。

呂笙嘆了口氣,知道不是托尼老師的問題,以他現在的樣子,除非是剪平頭或者光頭,不然估計看起來都會有一些娘。

偏偏呂笙又不想剪那樣的髮型。

「就這樣吧。」呂笙認命般的放棄了掙扎,付了500塊回家。

回家換上賺錢套裝,呂笙在沙發上躺平,消解自己的惆悵。

沒躺一會,電話響起。

呂笙無精打採的拿過手機看了一眼,來電顯示的是『呂笑笑』,叔叔家那個比他小一歲的妹妹。

頓了五秒鐘,呂笙接通了電話。

「喂,笑笑。」呂笙盡量讓自己的聲音顯得平靜一些。

「哥,你們國慶放假嗎,放幾天?」電話對面的呂笑笑聲音很清脆,帶着一股少女感的甜膩,卻又不顯得做作,很自然。

「我們放七天。」呂笙簡單回答道。

周內學校就通知了,國慶從下周三開始放假,連放七天。

「哥你放假回家嗎?」呂笑笑顯得有些雀躍,問道。

「我就不回去了,放假要做兼職。」呂笙聽到『家』這個字眼,沉默了片刻,否定了,隨口找了個理由。

「啊?你不回來嗎,我好不容易放三天假呢。」呂笑笑聞言失望不已。

進入高三,這一個月來兩周才放一天假,其他時候都要補課,這次終於能放三天假,還以為呂笙也會回去呢。

「你放假有什麼打算嗎?」呂笙不想說太多回去的問題,轉移了話題。

「還能做什麼,在家看書刷題唄。」呂笑笑語氣無奈,高三是人生最重要的轉折點,一分之差都是天淵之別,但凡有點上進心,都不會在這個時候還想着玩。

「也別一直看書刷題,適當放鬆一下,釋放一下壓力,也會提高學習效率的。」作為一個不久前才脫離高考那個泥潭的過來人,呂笙還是有一些心得的,對妹妹建議道。

「算了吧,我媽肯定不會讓我出門玩的。」呂笑笑語氣沮喪,這也是她不得不選擇看書刷題的原因之一。

嬸嬸王玉霞從來不管呂笙的學習,但是呂笙自己爭氣,考取了211的西財,所以她對於呂笑笑的要求很嚴格,起碼不能比呂笙考得差。

呂笑笑學習尚可,一般都能在同級里考個上游偏後的位置,過線沒問題,發揮好,走個一本也不是不可能,但是讓她考重本,有點強人所難。

「這樣吧,我一會兒給你轉點錢,你自己去買點學慣用品,就當散心了。」呂笙也知道嬸嬸對呂笑笑寄予厚望,不太可能讓她出去玩,只能曲線救國。

反正他現在卡里的錢隨便揮霍,也夠他用很久了,轉點給這個唯一跟自己比較親近的妹妹花點,也不心疼。

「哥你自己留着用吧,你去上學,家裏都沒給你錢,也不知道你怎麼生活的,你肯定比我更需要錢,留着給自己做生活費。」呂笑笑連忙拒絕。

呂笙的處境她很清楚,怎麼會要呂笙的錢。

「我自己有數,給你就拿着,別跟哥客氣。」呂笙霸氣表示。

呂笑笑依舊不肯要,但是呂笙卻根本不給她拒絕的機會,簡單說了幾句,就掛了電話。

在微信上找到那個用着可愛貓貓頭像的妹妹,先發了一個最大200的紅包,備註買學慣用品,然後轉賬1000,備註買衣服。

不是他不想給更多,是怕給太多太扎眼,被嬸嬸知道就不好了,同時也怕呂笑笑亂花。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來人是陸湛,他身邊還跟着一個嬌俏的容貌精緻的女孩。

女朋友嗎?

顧念有些好奇。

「陸湛?」

輕輕的聲音讓陸湛朝這邊望過來,臉上閃過一瞬間的驚喜:「咦,顧念你怎麼在這裏?」

「我來這裏逛逛,看看冬天的衣服,對啦,陸湛你手上的傷怎麼樣了?」

陸湛攤開手掌:「已經好了。」

「哥,這你朋友啊!」她身邊的小姑娘眨著圓圓的大眼睛,眼神里的笑意一片八卦。

「嗯,同學十年的顧念。」

「哦哦哦,我知道。」小姑娘擠眉弄眼,伸出手打招呼:「我是陸汐,陸湛是我堂哥。他跟我說過你,說你是他……」

「哎,好了好了,廢話真多。」陸湛皺眉:「這我妹,沒有男朋友,所以死活拉着我來逛街。」

顧念笑了笑。

陸汐看着眼前笑起來很好的女孩,一瞬間好感倍增,她撇開陸湛,跑過來問顧念:「你也喜歡這個牌子嗎?」

「對啊,她們設計很有趣呢!」

「看來我們的眼光很像,Molly也就這裏才有實體店呢。」陸汐也是愛笑:「你幫我看看我上次看中的大衣怎麼樣?」

導購按照陸汐的指示拿出來那件大衣遞給她,陸汐脫掉外套讓陸湛拿着,陸湛暗暗翻了個白眼,拿過外套坐到沙發上去了,敢情自己現在變成了個外人。

顧念前前後後左左右右看了一遍說:「很好看,顏色和質感還有設計都很好,但是它的這個肩線設計會顯得有些成熟,你要不要再試試落肩的那款,因為你的肩膀很平,穿落肩會顯得更俏皮點。」

導購員又拿了一件落肩的大衣遞給陸汐,陸汐穿上之後果然很好看,她開心地轉了一圈:「姐姐,你眼光真好,下次買衣服我就跟你一起了。」

陸湛坐在沙發上冷哼,這才幾秒,就姐姐叫起來了,他這個妹妹是有多自來熟啊!

陸汐當即拍板就要這一件了。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聽到姜成的回答,柳大館長不由自主的輕輕皺了下柳眉,看的對面的姜成又是心中一盪。Next post: 宋陌澤一驚轉身抬頭望去,只見洛臨淵正坐在院牆上靜靜地仰望夜空。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