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仔細地看了看,微微有些驚訝。

有人在這個小窗戶上按了一個泄陰渠,這個泄陰渠是用並不起眼的小銀釘製作的,這些小銀釘釘在窗戶上,看起來就像是普通的裝飾,不是內行人根本什麼都看不出來。

嚴子黃看著樂天,這個傢伙難道想對大空寺下手?

大殿內其他東西倒是還蠻正常的,一尊巨大的佛像矗立在大殿中間,接受眾生相火。

樂天仰著頭看著這座巨大的佛像。

「奇怪……這大空寺供奉的居然不是如來佛祖?」他嘟囔著。

嚴子黃就在旁邊。

「這個我還是知道的,據傳這大空寺是因為在古代有妖魔在此地橫行,一位大師從這裡經過,收服了這隻妖魔,然後將它鎮壓在這裡,後來這位大師就在這裡掛牌停留,將這座寺廟取名大空寺!」他解釋道。

樂天指了指頭頂的佛像。

「你知道這是什麼嗎?」他問。

嚴子黃看了看,搖搖頭。

他上香的時候基本就是為了上香而上香,對於所謂的佛祖他是沒有什麼所謂的虔誠的,這也是現在大部分人的心態。

這尊佛像他見過數次,第一次還仔細的看了看,不過這尊佛像的相貌醜陋,甚至有點窮極惡的狀態,所以他以後就更不去看了。

「反正是佛嘛。」他無所謂的說道。

「這個叫做大威德金剛菩薩!這是他的忿怒身!」樂天解釋道。

這樣的佛像出現在這裡,那就還真的有點意思了,這說明這個大空寺本身應該不是一座寺廟,它應該是座鎮壓之地!

這大空寺的地下一定鎮壓了什麼東西。

嚴子黃所說的那個妖魔鬼怪的傳說極有可能是真的!

「忿怒身?」嚴子黃一愣。

「沒錯,所謂的忿怒身就是佛主在鎮壓魔障時候顯現的相形,一般都呈現多面多臂、青面獠牙之類的恐怖形態,比如這尊大威大德金剛菩薩,他的這尊忿怒身法相被描繪成表情激憤、神態威武、孔武有力、多頭、多眼、多手、多足的狀態!」樂天說道。

嚴子黃點了點頭。

「也就是說……這是在鎮妖?」他看著樂天。

樂天點點頭,這嚴子黃的智商果然比一般人要高。

「然後呢?這個大空寺有什麼問題?難道是這鎮妖法相活了?」嚴子黃看著樂天。

他這是一句玩笑話。

樂天皺眉。

「不知道。」他又看了看這尊佛像。

「繼續看看!」

嚴子黃帶著樂天走出了大殿,兩個人順利地進入了後門。

這大空寺裡面的僧人本來就少,平時除了有遊客來的時候會出來見見人之外,其餘的時候他們只呆在禪房,所以樂天就順利的在後院的各個角落都埋上了他做的黃紙元寶。

「這裡就是方丈的禪房了。」嚴子黃指了指。

沒想到樂天居然直接一腳踢開門就這麼大大咧咧的走了進去。

禪房裡面坐著一個和尚,這個和尚的年紀很大了,他抬頭看了看樂天,依稀有一點好奇。

「你來了。」他突然開口。

樂天挑了挑眉。

「你認識我?」他奇怪的問。

嚴子黃也跟了進來,他站在一旁沒說話,因為他發現樂天和方丈之間的氣氛有些奇怪。

「我在我死之前見過你……」

方丈慢慢的說道。

嚴子黃的眼睛突然瞪大,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死之前?

樂天的手中突然扔出了兩片柳葉,這兩片柳葉圍著他的身體不斷地飛旋,奇怪無比。

嚴子黃看著這個樣子的樂天,他終於清晰地認識到樂天不是一般人,這真是一個有神奇手段的傢伙。

「可以坐下說話嗎?」方丈慢慢的說道。

他彷彿無視了樂天的攻擊狀態。

樂天慢慢的坐下,可是柳葉依舊在他的身體周圍盤旋。

「樂天……」嚴子黃喊了一聲。

「禁聲!」方丈突然呵斥。

嚴子黃一愣,奇怪的看了看這個好像完全變得陌生的方丈,他閉上了嘴巴。

「你來的太晚了……」方丈看著樂天。

「我不明白!」樂天也看著他。

「大空寺……年代久遠!但是它現在已經失去了鎮魔的作用!它鎮壓的妖魔已經要出世了……這個世界要亂了!」方丈低聲說道。

樂天挑了挑眉。

「大空寺的下面鎮壓著什麼東西?」他疑惑的問。

「不知道……年代太久遠了,即使是我,也無非知道大空寺曾經鎮壓了一件邪物!其餘的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方丈搖搖頭。

「你死了?」樂天問。

方丈沒有回答樂天這個問題,因為樂天問的是一句廢話!

樂天自嘲的笑了笑,他面前的這個人當然是個死人,不過他的狀態非常奇怪,一般人是看不出這是個死人的。

這也是嚴子黃每天和方丈聊天,卻從來沒有發現自己的面前是一個死人的原因。

「你一直在等我?」樂天問。

方丈點點頭。

「我只是一個算命的……你等我做什麼?」樂天問。

「接手大空寺……鎮壓魔瘴!」方丈慢慢的說道。

樂天一愣,他驚訝的看著方丈。

「你特么有病啊!老子在外面有七八個老婆……三十多個兒子,老子哪有功夫在這做和尚?再說了……我憑什麼來做和尚?這大空寺關我屁事!」他像是一隻被踩了尾巴的貓。

嚴子黃看著樂天,這傢伙……看起來身份還不一般啊。 本來我說去她們學校見面的,可是被潘曉瑩拒絕了。說在學校外面有家賣早點的地方。在那裏見面。我有些疑惑的起牀。洗漱過後,朝着那個賣狗不理的早點攤走過去。

等我到了那邊的時候。潘曉瑩面前放着一杯豆漿半籠包子,吃的很慢,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我也要了一籠包子和一杯豆漿。坐在了潘曉瑩的對面。

“影子,發生了什麼事兒?” 狐狸來襲:小妞乖乖進圈套 看到潘曉瑩那幅表情,我心裏也是咯噔了一下。有些擔憂的朝着她問道。

“葉子,你前兩天給我的符用完了。我們宿舍的人,全都出事兒了。”潘曉瑩擡起頭來。眼神有些絕望的朝着我說道。

她說,就我給她了幾張符的那天晚上,睡到半夜就看到顧子藝站在張倩的牀邊。冷冷的看着張倩。她喊了好半天。顧子藝都沒有任何的迴應,甚至伸出手去掐在了張倩的脖子上,如果不是她及時用那符按在了顧子藝的腦門上,顧子藝就可能會把張倩掐死。

就在她把那張符按在顧子藝腦門上的時候,她很清晰的聽到了一聲慘叫,那聲音並不是顧子藝的,倒像是別人的卻是從顧子藝的身子裏發出來的。

貼完之後顧子藝就暈了過去,她把顧子藝弄到牀上之後,整整一夜都沒有睡覺。直到第二天早上醒來,顧子藝那邊沒有任何的不一樣的地方。

而且當時我也在,沒有看出來顧子藝不一樣的地方,所以她也就鬆了一口氣。當時由於我和羊駝子一起過來比較忙,所以她就沒告訴我們。

可是前天晚上林萌也出現了這種情況,昨天晚上又是張倩。更重要的是,這兩天她覺得整個宿舍都不太對勁兒,有時候看東西都有些模糊,就像是有霧一般,可是外面明明是大晴天。

聽到她這話,我心裏又是一驚,難不成宿舍裏面陰氣很重?

“中午帶我去你們宿舍看看吧。”我嘆了一口氣,朝着潘曉瑩說道,說話的時候,手裏還緊緊的握着那張符。

“別中午了,現在就去吧,林萌她們應該上課去了,我待會兒吃完飯就帶你去。”潘曉瑩說這話的時候,眼神中竟然充滿了乞求的神色。

我無奈的點了點頭,既然如此,早點過去看看也好。只不過,她們財經學院這趟水肯定很深,我就算過去,也只能幫她們宿舍,至於其他的事情,就得等楊老爺子和張大師那邊的結果了。

正常人的夢魘成長記 等吃完早飯的時候,我和潘曉瑩一起進了財經學院。那幾個保安看到我之後,也沒有了之前的警惕,甚至還有些恭敬。可能他們也從中年保安那邊聽說了楊老爺子的事情,能夠把楊老爺子請過來的人,可能覺得我和楊老爺子的關係不一般。

沒有了林萌,我進入女生宿舍必須得偷偷摸摸的。幸好宿管大媽那邊沒有太注意,讓我渾水摸魚溜了進去。

到了潘曉瑩宿舍之後,她把這幾天的事情差不多都給我還原了一遍。顧子藝和林萌的失態想要掐死同學,這個我倒是好理解,唯獨張倩的失態讓我有些捉摸不透。潘曉瑩說,她半夜醒來之後,看到張倩站在林萌的牀邊看了好半天,她已經把符拿到手上,如果張倩伸手她就會貼上去。

可是張倩看完之後,卻直接走到了窗戶前面,把窗戶推開遠遠的朝着宿舍下面看過去。而從潘曉瑩的那個角度看過去,張倩好像是在看像湖心島,甚至朝着湖心島招手,嘴裏還不停的說着什麼。

“她說什麼?”我很好奇的朝着潘曉瑩問道。

“沒聽太清楚,好像說着什麼‘來了’,說這話的時候,她整個人身子縮成一團,到最後直接坐在地上哭了起來。”潘曉瑩說道當時的情況,把她自己也嚇了一跳。

看到情況不對,她立刻下牀,朝着張倩跑過去。當她跑過去的時候,張倩已經一隻腿爬上了窗戶,要不是她及時把那張符貼上去的話,估計張倩就從窗戶跳了下去。

“張倩醒來之後還記不記得發生的事情?”我繼續朝着潘曉瑩問。

潘曉瑩搖了搖頭,示意不管是張倩還是顧子藝林萌,這幾天的事情,她們都不記得,就只有她自己知道。

就在說話的時候,我看到潘曉瑩她們宿舍確實開始變得模糊。我猜測的沒錯,這還真的是陰氣,而且這陰氣的來源,竟然是她們宿舍正對着的那個人工湖,從那邊飄上來的。

看到這情況,我立刻把窗戶關上,然後從揹包裏面掏出來幾張符紙,劃破手指在上面畫上了驅鬼符,然後緊緊的貼在了窗戶兩邊和門背後。

“影子,告訴林萌她們,這幾張符無論如何都不能動,還有剩下這幾張你留着,如果有什麼事兒就跟上次的一樣。”我把剩下的幾張,鄭重其事的交在了潘曉瑩的手中。

就在潘曉瑩準備接過這幾張符的時候,我竟然看到她嘴角有一絲詭異的笑,想都沒想,直接從裏面抽出來一張,拍在了她的脖頸上。只聽見從潘曉瑩的身體裏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那根本就不屬於她的聲音。接下來,潘曉瑩便暈了過去。

把她放在牀上喊了好半天,從慢慢的醒轉過來。

“影子,記住我的話,無論如何,自己要留一張防身。”

剛纔我纔想起來,之前給潘曉瑩符好像只有三張,她都用在了幾個同學身上,到最後自己身上並沒有。如果不是她今天找到我,說不定就會出現意外。這回看到那六七張符,我才略微的鬆了一口氣。

經過剛纔那事兒之後,潘曉瑩還很虛弱,所以我並沒有讓她起身送我,而是自己下樓出去了。那宿管大媽看到我之後,眼睛都睜的雞蛋那麼大,看到我大早上從女生宿舍下來,還以爲我昨晚在女生宿舍過夜來着。

從宿舍下來之後,我並沒有急着回去,而是開始繼續在學校裏轉悠了起來。首先要去的當然就是那個人工湖,本來那天我和羊駝子都商量好了要去湖裏看個究竟,只不過後來實驗樓的事情讓我們退縮了。

站在人工湖前,那些保安都在遠處小心翼翼的看着我,雖然現在不阻止,但是我知道只要我再往前邁一步,他們就會過來。

就在我站在這邊到時候,總覺得湖心島上有人在看着我。擡頭朝着湖心島四處看去,才發現還是那天的那個白色連衣裙的女孩兒,眼神冷冷的看着我,一隻手朝着我伸了出來,好像再朝着我喊救命。

而就在此時,一根木棍毫無徵兆的從她的胸前刺了出來,鮮血瞬間噴出,甚至我都能夠感覺到,那血直接噴在了我的臉上。女孩兒的眼神從剛纔的冰冷變得更加的絕望,然後慢慢的倒在了地上,眼睛還是緊緊的盯着我。

女孩兒的身後,戰着的竟然是驚慌失措的潘曉瑩,這讓我心裏更是咯噔了一下。

我立刻掏出手機打潘曉瑩的電話,剛剛打通,湖心島上的潘曉瑩就不見了。

“葉子,我做惡夢了,就是之前說的那個噩夢,我又在夢裏殺人了。”還沒等我問呢,潘曉瑩那邊就帶着哭腔朝着我說道。

“影子,你先別哭,到人工湖這邊來,我在這兒等你。”我心裏帶着疑惑的說完話之後,就在這兒等着潘曉瑩的到來。

我也不知道,剛纔那一幕,旁邊的幾個保安和路過的學生有沒有看到,反正之前那個女孩兒出現的時候,那幾個保安都是看到了的。

沒幾分鐘,潘曉瑩就過來了。

剛走到我旁邊,整個人就開始顫抖起來,手指着湖心島的方向,顫顫巍巍的說道:“葉,葉子,就,就是在那邊……”

她指的方向,正是我剛纔看到那一幕的地方。只不過現在,湖心島上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剛纔的白色連衣裙的女孩兒也已經消失不見了。

“影子,我剛纔全部都看到了。那些,都只是你的夢而已。”我輕輕的拍着潘曉瑩的肩膀,儘量溫和的朝着她說道。

我覺得,有必要跟她好好的解釋一番學校裏發生的事情,不然的話,如果再發生一些事情的話,我害怕她會承受不了。

所以,我把之前帶着楊老爺子過來的事情,全部都給潘曉瑩說了一次,尤其是“八卦破裂,陰陽逆轉”陣法被破壞的事情,給她完整的說了一遍。雖然潘曉瑩看上去沒有怎麼聽懂,但是也讓她安心了不少,至少知道,這並不是她自己的原因導致的,而是整個學校的環境所導致。

更重要的是,我說楊老爺子那邊現在已經開始行動了起來,這也讓她更加的安心下來。

“影子,把手伸出來。”

聽到我這麼說,潘曉瑩愣了一下,有些疑惑的看着我,不過還是把自己右手伸了出來。

我拉過她的右手,感覺她手明顯縮了一下,不過並沒有掙。抓過他的手之後,我直接把那張金色的符貼在了她的右手上。 方丈看起來有些意外,他雙目凝視著樂天。

樂天根本理都不理,一個死人的目光能把自己看害羞了還是怎麼的?

「既然如此……也是世人的劫難該到了!罷了,罷了……」方丈嘆了口氣。

樂天依舊沒說話。

「老衲有一事相求。」方丈沉默了一會,再次開口。

「我知道了,你不就是想讓我將你打入大威大德金剛菩薩像裡面?這個我可以答應你,但是你要想清楚了,一旦入了佛主身,你永生永世都無法轉世!只能再次鎮壓魔障!」樂天警告道。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希望施主你好自為之……早點認清自己的身份。」方丈嘆了口氣。

樂天一愣,自己的身份?

他果斷的不去深究這個話題,這個老和尚已經死了,他的話自己不能聽的太多,很容易會誤導自己的判斷。

「去!」

樂天手一揮。

他身邊的兩片柳葉突然飛到了方丈的身邊,下一刻方丈就在嚴子黃的面前消失了,嚴子黃眼前一晃,他看了看原本方丈所在的那個位置。

那裡居然有一具腐屍……

刺鼻的臭味四下散開,嚴子黃的臉一下白了。

「嘔……」

他衝到門外劇烈的嘔吐。

醉卿心:錦繡傲妃 樂天看了看,他來到方丈的面前,仔細的看著這個已經腐爛的腦袋。

這個人已經死了小半年了,居然還是強撐著等他的到來,為什麼?

樂天的鼻子聞道了一種奇怪的味道,他微微皺眉。

嚴子黃回來了,他看了一眼樂天,差點又吐了。

「你……你幹嘛?那是方丈的屍體!」他喊道。

「廢話!不是方丈的屍體我還懶得動呢。」樂天哼了一聲。

他徒手摘掉了方丈的頭顱,拿在手上仔細地看著。

嚴子黃看著頭顱上的腐肉,心裡一陣陣的噁心,不過樂天動作更讓他好奇,他強忍著劇烈的嘔吐感看著樂天。

樂天居然將手伸進了頭顱的裡面……

片刻之後,他收回了手。

嚴子黃看到樂天的手中居然有一顆發黃的石頭!

樂天將頭顱重新放了回去,他洗了洗手,然後仔細的打量手上的石頭。

「這是什麼?」嚴子黃問。

總裁老公太危險 他總覺得樂天的手非常的噁心,這傢伙以後還怎麼用手拿飯?

「舍利,高僧舍利你沒聽說過嗎?」樂天瞥了嚴子黃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