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力操控着魔霧意境的同時整個身子都顯露出來了。

“我的魔霧意境等級算上去還比你的霜寒意境高上半級,你就那麼自信膽敢和我進行意境對拼。”楚雲不屑的笑道,模樣有些癲狂。

魔道的氣質顯示的淋漓盡致。

“徐蘇寒有些難辦了,這楚雲實力比他強,至少目前是這樣。”陳煜在下面看着擂臺上的聚勢皺了皺眉說道。

“比徐蘇寒強?那個楚雲竟然那麼厲害?”萬多多聽了陳煜的話後驚訝道。 在萬多多和其他考覈弟子看來現在擂臺上的局勢分明是旗鼓相當的局勢。

甚至徐蘇寒主動進攻下,看起來徐蘇寒還佔了上風。

而陳煜卻說楚雲比徐蘇寒強。

雖然萬多多很相信陳煜但還是疑惑的問道。

“嗯,楚雲的武道意境威力比徐蘇寒的武道意境強,雖然強不是很誇張,但是相比之下霜寒意境還是差了一截,兩人又是同樣都是先天修士,若是徐蘇寒沒有什麼出奇的招式的話,這一場他很難取勝。”

“而反觀楚雲從頭到尾都十分自信,彷彿知道自己一定會勝,沒有絲毫的擔心,現在勢均力敵的局勢更像是楚雲戲耍徐蘇寒刻意弄出來的,不過他們現在估計要動用真正的實力了,楚雲也不會再留手了。”

“更何況徐蘇寒的情況在情報上可是詳細的很,楚雲的實力在情報上卻少之又少,這不魔霧意境這件事不就沒有任何風聲傳出來,知己知彼方可百戰百勝,從一開始徐蘇寒就落入了下風,楚雲對他所有的情況知根知底,但是他卻對楚雲一知半解,此消彼長之下,難啊!”

果然場上的局勢按照着陳煜的分析發展着。

在楚雲漏出身形全力操控魔霧意境後,絲絲黑色的氣體頑強的鑽進了徐蘇寒的霜寒意境中。

徐蘇寒對這些黑色氣體毫無辦法,就算能夠磨滅也需要耗費很大的力氣。

徐蘇寒只要縮小霜寒意境的大小集中力量。

一下子整個擂臺上三分之二的空間都被楚雲的魔霧意境所佔據。

不過隨着霜寒意境的縮小,力量不斷的聚集,魔霧意境的侵佔速度也漸漸地慢了下來,沒有一開始那樣的快速了。

“桀桀桀!怎麼樣啊,我們的徐天驕。”楚雲似乎也不急,怪笑道。

徐蘇寒也明白楚雲這是在戲弄自己,可除了忍住怒火沒有任何辦法。

“別得意的太早,霜寒退,綠意生!”徐蘇寒輕喝,霜寒意境中的一小塊地方霜寒退去,長出來了一些植被,充滿了生機。

一下子魔霧的侵入再次減慢了許多,不少入侵進入徐蘇寒霜寒意境中的魔霧也被消融掉。

消融後,那一小塊地方還噴灑出一些金色的液體。

徐蘇寒伸手一揮,金色液體朝着楚雲的魔霧意境飛去。

金色液體一進入魔霧意境中便驅散了不少魔霧。

一下子場面似乎再次變得勢均力敵起來。

可只有徐蘇寒知道這些都是假象,只是暫時的而已。

他也只是打了楚雲一個措手不及。

武道意境的對拼就如同兩方天地的對拼一樣。

就是一種相互侵佔侵蝕的過程。

一時的優勢並不能說明什麼。

“不錯嘛,武道意境已經從生搬硬用到了可以隨着規律變化的地步,不過那又怎麼樣,可不只是你有。”楚雲略微驚訝之後便再次不屑一笑,操控着魔霧意境。

“今天就給你上一課,什麼叫做武道意境的運用。”

楚雲說完後他魔霧意境的魔霧變得更加濃黑起來,一股死氣油然而生。

變得更加濃黑的魔霧似乎腐蝕大增了。

迅速便把徐蘇寒打過來的金色液體腐蝕的一乾二淨。

並且轉化成魔霧供楚雲驅使。

雖然徐蘇寒早已經就料到這一切,但看到楚雲摧枯拉朽的就把他的金色液體給摧毀還是十分失望。

一臉頹廢的看着眼前發生的一切一言不發,一改上擂臺之前自信滿滿的樣子。

隨着魔霧意境的變化,楚雲的整個魔霧意境散發出陣陣魔威,就連站在擂臺下陳煜和萬多多也能清楚的感知到魔霧意境裏面蘊含的恐怖。

“看來陳大哥說的沒錯,徐蘇寒敗勢已定了,對了陳大哥若是你能夠對付楚雲的魔霧意境不。”萬多多嘆了口氣說道。

看着擂臺上被逼到絕路的徐蘇寒有些感慨。

曾幾何時徐蘇寒上了天驕榜到現在那意氣風發的樣子,和現在簡直就是一個鮮明的對比。

那時候的他在南域雖然說不上年輕一輩沒有敵手,但也未嘗敗績,整個人十分自信,而現在的徐蘇寒卻被楚雲打擊的一臉頹廢。

“這要等到上了擂臺才知道 不過我可不會敗。”陳煜一臉自信意氣風發地說道。

雖然他的紅狐意境不像楚雲一樣玩出那麼多變化。

他對於武道意境的使用還是停留在最粗淺的境界。

但耐不住他的武道意境十分強大。

要知道光是紅狐意境還只是紅狐真意的時候,就能夠把驚韓逼上死路。

紅狐意境進化成了紅狐意境後更是直接秒殺驚韓。

就連徐蘇寒的霜寒意境在他身上也發揮不了什麼作用。

在陳煜和萬多多聊着的時候,場上的局勢已經落定。


徐蘇寒的霜寒意境再也抵擋不住楚雲的魔霧意境。被楚雲的魔霧意境摧枯拉朽般摧毀。

整個擂臺一下子全部籠罩在魔霧意境之中包括徐蘇寒。

所有人一下子失去了視野。


只能夠看到擂臺上漆黑一片,魔威滔天。

等到魔霧散開,他們只看到擂臺上躺着一個血人。

血人正是徐蘇寒,至於楚雲則就站在旁邊冷眼的看向擂臺下的衆位考覈弟子,一臉的不屑。

當看到陳煜的時候朝着陳煜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挑釁着。

至於徐蘇寒全身皮膚全部被魔霧腐蝕掉,估計若不是登仙門考覈不能殺人,徐蘇寒已經死了。

不過徐蘇寒這樣子就算沒死估計也差不多了。

徐蘇寒只剩下一口氣躺在擂臺上。

陳煜第一個反應過來,雲雀步運轉兩步踏上擂臺,把徐蘇寒抱了下來。


陳煜從儲物手環內摸出一顆療傷丹藥給徐蘇寒服下。

運轉真氣幫助徐蘇寒快速的煉化藥力。

徐蘇寒的氣息頓時平穩了起來。

陳煜雖然和徐蘇寒關係不是很好,但好歹也算是除了萬多多以外,陳煜在這登仙城唯一一個算得上是朋友,能夠說的上話的人。

陳煜擡頭望向楚雲冷聲道。

“朋友,你這樣過分了吧。

以你得實力可以很輕鬆的就擊敗了他。

何必如此對他。”

“桀桀桀!我這樣你很不爽嗎?想替他報仇那我在總決賽等你,對了,登仙門考覈可沒有那條規則規定不能夠讓對手受傷了吧,只是不能殺人而已,你看他這不是沒死嗎?我可是一個遵守規則的好少年。”楚雲陰森森的笑道。 “嗯,你說得對!”面對楚雲這種人陳煜也懶得和他廢話,他也確實沒有違反規則。

與其和他在這裏毫無意義的爭辯,還不如先把徐蘇寒帶下去救治,至於後面該怎麼解決,那當然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了。

陳煜抱着徐蘇寒就下了擂臺,一下擂臺萬多多就迎上跟着陳煜一起把徐蘇寒帶下去治療。

罪門長老默默地看着這一切也沒說話,楚雲確實沒有違背登仙門考覈的規則,只是做的事情讓人不喜罷了,在正道看來是不對的,讓人詬病。

可他身爲主持整個考覈的人,除非考覈弟子犯規不然是不能插手的。

不爲什麼,爲了保證考覈的公平。

“登仙門考覈半決賽楚雲勝,請參加決賽的兩位弟子準備一小時,抓緊時間恢復狀態。”罪門門主沉聲說道。

“稟告長老,弟子剛纔根本沒有消耗多少靈氣,完全不需要恢復靈氣,不知道可不可以申請直接開始。”楚雲站在擂臺上說道。

“這個得問另一個考覈弟子,若是他同意的話,可以提前開始決賽。”罪門門主想了想說道。

正在這時陳煜剛把徐蘇寒送去治療回來,聽到了楚雲和罪門門主的對話。

直接開口道:“可以,弟子也願意直接開始決賽。”

楚雲見陳煜也答應下來頓時哈哈大笑,不過眼睛裏面卻流露出一股戲謔。

“長老,既然陳煜也同意了,那麼是否可以申請直接開始決賽,考覈已經進行了那麼多天了,弟子也想早點結束。”

“既然兩個考覈弟子都願意提前開始決賽,那麼本座也不好不成人之美,決賽現在開始,請兩位考覈弟子上擂臺。”罪門門主說道。

陳煜一步踏上擂臺。

“桀桀桀,想不到你竟然那麼急着上臺,莫不是知道不是我的對手,早點結束?”楚雲囂張的說道。

一邊說一邊釋放出魔霧意境把陳煜籠罩在其中。

陳煜不爲所動,識海中的紅狐魂卻自行的轉動起來。

一道道紅色光輝散發驅散着陳煜周圍的魔霧。

陳煜並未張開紅狐意境,反而只是使用紅狐真意。

他想要看看自己的紅狐真意到底有多強。

果然沒讓陳煜失望。

紅狐真意驅散開魔霧,楚雲的魔霧意境拿他一點辦法沒有。

“怎麼可能,你的武道意境竟然已經達到剖析規則的地步了。

你怎麼可能達到這個境界。”楚雲見陳煜並未張開武道意境,僅僅只是靠着身上散發的紅光,自己的武道意境便拿他沒有辦法,頓時驚訝的說道。

紅狐真意和紅狐意境同出一源,氣息上十分相似,也怪不得楚雲會認錯。

認爲陳煜這是使用了武道意境,只是運用武道意境的境界達到了剖析規則的地步。

武道意境的運用一開始是最基本最粗陋的使用。

然後進一步就是如同徐蘇寒那樣順應屬性的變化和武道意境的一些規律去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