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在此時,唐宋忽然舉起手喊著:「等會等會,我,雷城唐宋,出四百五十萬零一兩!」

噗!

人群差點沒吐血,雲藝的茶水直接給噴出來了,一群人均是獃滯的看著他。

神級龍衛 這人腦子有病啊,就多一兩?而且,剛剛還勸人家收下,怎麼現在又出價了?

很快雲藝反應過來,慌忙拉扯唐宋的衣服,不停的擠眉弄眼。乖乖,那可是四百五十萬,全身的家當啊!

楊雲飛雙眸閃過寒光,殺意凜然的冷哼:「唐先生,我看你是故意羞辱我!」

楊若毫不掩飾的怒罵:「你個無恥之徒,竟然……好啊,林琳,你們是故意來羞辱我們楊家的是吧。」

「楊姑娘千萬別誤會。」唐宋挑著眉頭,「我這不是覺得楊公子是好人,不該吃虧么?再說了,也沒規定不能出價了呀,你們楊家一樣還可以繼續出價。就是楊公子好像,沒機會了。」

「你……」楊若氣得直跺腳,憤恨的大罵,「你個混賬,竟然如此羞辱我們楊家,你……不要以為你是丹師就了不起!」

「不好意思,是丹師還真了不起。」唐宋無辜聳肩,「我上次就說了,我修為比你高,天賦比你好,還是個煉丹高手,現在又是帝都紅人。不好意思咯,有實力真可以為所欲為。」

「你,你……」楊若指著他直顫抖,都快腦充血暈過去了。

楊雲飛面色陰冷,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唐宋卻咧著嘴:「楊公子你別生氣,我也是為了你好。剛才多尷尬,現在好多啦。」

噹噹!

說話間,下邊又傳來鑼聲,拍賣師有些不滿的喊著:「唐先生,可是真要?」

「當然是真的啦。」唐宋理所當然的應道,「不過,我沒那麼多錢。」

人群頓時就炸裂,好多人紛紛站起來喊著:「唐先生,我這有,先用我的!」

「用我的!唐先生,這東西,我們李家送你了……」

眼瞅著一群人騷動,楊雲飛的面色更是難看,要不是人多,他一定拔劍刺死這丫的。

沒錢你喊毛啊,而且就多一兩,多丟人!

拍賣師都嚇到了,趕緊再次敲打鑼聲,人群才再次安靜下來。唐宋抿著微笑拱手喊著:「眾位稍安勿躁,我雖然沒錢,可我有丹藥啊對不對?就是不知道御寶齋能不能以物易物,市場價,十五顆三品療傷丹藥,外加……嗯,外加這麼一塊天靈石,如何?」

說話間,忽然從口袋掏出一塊拳頭大的天靈石,讓眾人頓時就驚呆了。

「可以!」

一個渾厚的聲音忽然飄蕩,「唐先生既已經承諾,自當可以。」

唐宋喜上眉梢,拱手道:「那就多謝啦。放心,丹藥一個月內全部供應,不影響其他家族生意。」說著轉過頭沖著楊雲飛一笑,「楊公子,這下你不用難堪了,不用感謝我,我們都是好人。」

楊雲飛不停的顫抖,頭髮都要炸起來了。憤恨的怒視一眼,冷哼轉身走出去。

好個屁,誰還看不出來,分明就是羞辱!

「林琳,林家,你們好得很,哼!」楊若也憤恨的甩手走了。

唐宋還一臉委屈的攤開手:「我是真心在幫忙,怎麼都不知好人心?哎,這年頭做個好人真難。」

雲藝翻著白眼,強烈的鄙視著,倒也是鬆了口氣。只要不動她的錢,丹藥倒是沒事,反正又不是她煉丹……

重新坐下來,林琳略帶擔憂的低聲道:「唐先生,這般戲弄,他們楊家會瘋的。」

唐宋不以為然:「瘋就瘋,大不了多個敵人而已。別多想,那東西我要,可不會送給你。」

林琳一抽,頓時就尷尬了,還以為他會送給自己呢。

雲藝很是奇怪:「唐大哥,你有那麼多丹藥,要黑金器做什麼?十五顆丹藥可是不少,還加那麼一塊天靈石呢。」

唐宋沒有回答,只是笑了笑。他樂意,不行嗎? 拍賣繼續,不出唐宋所料,後邊的東西確實越來越珍貴,有一把號稱神兵的長刀,最後則是一個金色的器皿,說是幾十萬年的黃金器。

這些東西,唐宋都很感興趣,可惜沒錢買,只能幹看著。林琳也沒買到什麼,空手而歸。

等到拍賣會結束,唐宋去處理手續,可算是拿到了那個黑金器,也就是個瓶子。

材質應該是青銅,只是經過時間的沉澱之後,變成了奇怪的材質,裡邊也確實蘊含著濃厚的元氣。

唐宋拿著器皿打量了一會,眉頭不由緊縮起來。這東西,怎麼感覺跟墨俠的劍鞘有些相似?

墨俠的那個劍鞘盒子也是蘊含著濃厚的元氣,比這個黑金器不知道濃厚多少倍,也柔和很多。

「這玩意兒能有什麼用?」雲藝極為不滿的撇嘴,「四百五十萬買這個,虧死!」

唐宋來回打量著,輕聲道:「鬼丫頭,你要是都懂這些,那就真發財咯。這個東西確實蘊含著元氣,應該是能將自然靈力轉化為元氣,搞不好真能改變天賦。」

「我看未必。」雲藝不以為然,「天賦那可是天生的,怎麼可能通過這種東西改變。」

唐宋笑而不語,有些天賦是天生,但一般人的修鍊可沒有到拼天生天賦的地步,後天還是可以改變,這一點他最清楚不過。

側頭看到林琳還是憂心忡忡的,唐宋不由一笑:「怎麼,還在擔心楊家?」

林琳點著頭,神色有些複雜:「他們一定會借題發揮。以前林家跟楊家關係密切,我跟楊雲飛也是娃娃親。可後來因為某些原因,兩家矛盾重重,現在他們巴不得我們林家出問題。」

唐宋微微聳肩:「那就讓他們鬧,只要不打起來就行。我估計,他們也沒那個膽量。呵,那個楊雲飛可不簡單。」

「他是飛龍門的人,飛龍門雖然也隸屬帝國,卻不受直接管束,只有在戰時才會應招。」林琳解釋著,「他從十五歲便到飛龍門,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最近又回來了。」

飛龍門,這名字聽起來好像有點,俗!

唐宋也沒在意,停下腳步:「你該回去了,我們也該迴風華館,一會可能還有事。如果林家有什麼麻煩,及時來找我,畢竟朋友一場。」

說罷,唐宋便轉身上了馬車,雲藝跟林琳說了兩句,也跟著走了。

「唐大哥,你是不是看上林姐姐了,怎麼總幫著她?」雲藝挑著細眉壞笑。

唐宋慵懶的斜眼:「我剛才說得不清楚嗎,朋友一場。我的朋友不多,能讓我看順眼的人也不多。鬼丫頭,別打擾我。」

捧著黑金器,閉上眼將神念和元氣滲透進去。

雲藝吐了吐舌頭,唐大哥似乎也看不上人家,他雖隨和,骨子裡卻高傲得很……

回到風華館,唐宋也沒去吃飯,跟楊叔說了一聲之後,就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了。

他發現一個非常玄妙的問題,這黑金器內的元氣很怪,看似柔和,實際卻夾雜著一股剛猛,一般人根本無法吸收。而這股剛猛之氣,跟黑雲石裡邊的能量有點相似。黑雲石,就是錢!

這個發現讓唐宋不禁聯想到了墨俠的劍鞘,最近一直覺得不太對勁,現在可算明白,劍鞘散發出來的力量跟黑雲石的力量其實一樣的,只是更加強大而已。

怪就怪在這了,墨俠在這樣的能量影響下,為什麼能把人的力量瞬間泯滅?

時間沉澱,普通的器皿就能變成寶貝,這個世界還真是怪得很……

沒能探究出個所以然,唐宋目前只能確認,黑雲石其實是有用的,不僅僅是能當錢。只是到底能不能吸收黑雲石內的力量,他目前也不好確定。總之,這是個不錯的方向。

吸收不同的力量,才能讓他的實力提升更快。如果只是單純的靠丹藥,其實用處並不大,因為同一種能量很容易讓人有適應性……

咚咚咚!

正忙著,房門敲響,外邊傳來雲藝的叫喊:「唐大哥,宮裡來人了。」

唐宋起身去開門,頗為奇怪:「不是說這幾天先讓我參加選拔嗎,怎麼這麼快來人?」

雲藝搖著頭:「不知道,就來了一個將軍,說是讓你跟他進宮。」

唐宋更是詫異,聖上那邊可是說了,等他部署好了之後才會派人來找自己,怎麼現在又要讓自己進宮?

也沒細想,唐宋走出院子,外邊確實有個身穿鎧甲的男子騎著馬等著,旁邊還有一匹空馬。

那人看起來挺威嚴,實力也不弱,應該是個四段靈王。見到唐宋,立即拱手道:「末將方雲,奉命前來接送唐先生,請!」

很有軍人的風範,唐宋掃了一眼,點著頭翻身上馬,跟著方雲走了。

馬兒飛馳過街道,卻不是朝著皇宮的方向而去。唐宋皺著眉頭,不禁問道:「方將軍,這是要去哪?」

方雲回頭解釋:「我也不清楚,陛下只是讓我將你帶到地方。其實,那個地方我也沒去過……城東廢區。陛下如何安排,末將就不知道了。」

唐宋更是奇怪,聖上好歹也是皇帝,讓自己去廢區做什麼?

多看了一眼方雲,唐宋忽然留了個心眼……

帝都城東還真有一片廢棄區,好像是剛著火沒多久,正在重新修整。面積挺大,烏黑麻漆的,看樣子燒得很慘烈。

下了馬,唐宋四處張望,心生警惕。這裡可是個殺人的好地方,距離熱鬧區域很遠,四周圍還有很多樹木擋著。

只聽方雲拱手道:「唐先生,末將的任務完成,等會陛下會派人來接你,告辭!」說完就走,相當乾脆。

唐宋站在廢墟上邊,眉頭緊鎖的釋放神念。很快面色就變得陰冷,右手閃現出墨俠,冷哼著:「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總想要殺我?」

咻!

話音未落,幾道光芒飛射過來。唐宋沒有用防護罩阻擋,而是揮動墨俠劈砍。是三根黑色飛箭,掉落在地之後竟然發出烏黑的氣體,周遭有一股灼燒的氣味。

沒等細想,兩個黑影從對面廢墟飛竄出來,長劍凜然的朝著唐宋刺過去…… 現在小黑貓還在沉睡中,一時半會也醒不過來,不過按照她和劉宇之前的說法來看,那張溝通符只有劉宇能用,其他人根本用不了,所以基本上可以肯定就是劉宇本人親自傳過來的消息,但這又是爲什麼,難道是我和小黑貓想錯了,其實黑袍人他們根本就沒來過這邊?

不過很快的我就否定了自己的這個想法,因爲如果黑袍人他們沒有在這邊的話,那爲什麼甬道里會有一個死去而且還屍變了的黑袍人?想來想去也想不出一個合理的解釋,腦子裏一片混亂,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現在要去找劉宇和李慕顏的話,必須原路返回,可回去的路上不止要遇到那個乾屍,還會遇上詭異的狐狸眼女屍,現在小黑貓又在沉睡中,我一個人想要在它倆的眼皮子底下出去似乎也不太可能,很可能我和小黑貓還會因此喪命,但要是劉宇他倆那邊萬一出事了那又怎麼辦?

最後想來想去,我也只能選擇繼續往前走,看看前面會不會有其他可以出去的路,這樣也順便可以邊走邊等,讓小黑貓在多休息一會,要是實在沒辦法了我再把她叫醒。

決定了之後,我往身後看了看,後面黑漆漆的沒什麼動靜傳來,那具乾屍似乎沒追來,這樣也好,我可沒功夫和它糾纏下去。於是我一隻手抱着小黑貓,另一隻手拿着手電繼續往前走。

兩邊立着一根根的石柱,每一根石柱上雕刻的東西都不一樣,不過時間緊迫我也沒時間細看,瞟了幾眼就繼續往前走去。這條類似於走廊的路很長,到現在我都還沒走出去,兩邊還一直是立着的石柱。

又走了一會,前面開始出現亮光了,我趕緊關掉手電,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走近一看,發現有亮光的地方是一間墓室,我終於是走通了這個悠長的通道。

我躲在墓室門外,靜靜的等了一會,仔細聽墓室裏的動靜,但墓室裏靜悄悄的沒什麼動靜,我才深呼了一口氣,謹慎的閃身走了進去。

墓室裏亮着火光,很通亮,墓室中央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不過等我看向兩邊的時候,頓時愣住了。

只見墓室兩邊的牆面上分別掛着三副棺材,加起來總共是六副棺材,有四副棺材的蓋子已經沒了,七零八落的倒在地上,還有兩副還比較完整,連同棺材蓋一起被一條很粗的鐵鏈給綁住了,完好的掛在牆面上,其他四副沒了棺材蓋蓋着的棺材裏已經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

不過看了一下,之前那四副棺材應該也和另外完好的兩副一樣,被鐵鏈綁着,只是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綁着這四副棺材的鐵鏈不知被什麼給震斷了。這種把棺材直接掛在牆面上的情況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也不知道爲什麼要這麼做,就只覺得很奇怪。

心裏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想法,難道是棺材裏的東西震斷了鐵鏈跑了出來?

光是想到這裏,我就後背一陣發涼,嚥了咽口水,不敢再繼續往下想,現在情況已經夠糟的了,我可不想情況變得更糟糕,希望是我多慮了,也許這些掛在兩邊牆面上的六副棺材就是空的也說不定,我在心裏這樣安慰自己。

又看了一圈,發現前面有一個可以走出這間墓室的門,那邊好像也亮着,我就加快速度,小心翼翼的往那邊走去。走到出口那,我躲在邊上,聽了一會出口那邊的聲音,和之前一樣,那邊也很安靜,什麼聲音也沒有。

此時我的心裏更加疑惑了,要是沒有人往這邊來過的話,那這幾間墓室的火光是誰點亮的,不可能墓室裏的火光在我們下墓之前就一直亮着,肯定是在我們下墓之後有人來過它纔會亮。

從時間上來推算,黑袍人他們不可能先走了這邊然後又折回去走了另一邊,這樣時間根本就不夠,難道除了我們和那些天羽閣等黑袍人之外還有另外其他人進來了?

婚如泡沫 總之奇怪的地方太多,越想我腦袋越亂,乾脆不想了,先把眼前的情況處理好了再說。

我小心翼翼的把頭探出去看了看,沒發現有什麼人之後,才走了過去。這間墓室之前的都要大,除了我現在正對着的那個方向之外,其他兩邊都有相應的出口,加上我這裏總共是三個入口可以到達這裏,也可以通往其他地方。

這間墓室裏的火光和一般的火光還不太一樣,泛着微微的青光,感覺不是很亮,但剛好能把墓室裏的環境照清楚。墓室兩邊泛着四座雕像,具體是什麼雕像我看不出來,似人非人,似獸非獸,看着像是怪物一樣。

在加上墓室裏奇怪的火光,顯得這四座雕像看上去更加詭異異常。最奇怪的是我對面的那個方向的位置很空,沒有雕像,也沒有擺放着棺槨,那麼空但是卻又沒有可以出去或者進來的門,感覺和墓室的格局有些不太搭,就像是原來那裏本來是有什麼東西的,但是不知道什麼原因,現在卻沒了。

我不經意下擡頭看了一眼,發現墓室頂部也很奇怪,有一圈一圈的凸出來的東西,就像是在上面鋪了一層大小差不多,橢圓的石頭一樣。

沒看出其他的問題,我收回了目光,小心翼翼的在墓室裏走着,拿着手電觀察墓室裏的情況。最後我墓室很空的那個地方走去,特意仔細的觀察了一會這個位置,原本想發現些什麼的,但可惜的是最終我還是沒發現什麼,試着找了一下機關,也沒有找到,只能是放棄,打算從另外兩個出口中的其中一個走出去看看,試試能不能走回最外面我們四個分開行動時的那個岔路去。

隨便選了一個出口,我走了過去,不過剛走了幾步,就聽到有腳步聲傳來,還有說話的聲音。我頓時慌了,急忙後退,往四周看了看,想找個可以藏身的地方。

找了一圈似乎沒發現可以讓我藏身的地方,我急了,這時候想要從其他出口跑出去已經來不及。正慌張的時候,一雙手有人從我身後冒出來,捂住了我的嘴巴,把我拖到了一旁的巨大石像後面。 叮叮……

唐宋快速揮舞著墨俠跟對方糾纏起來,三道劍芒快速閃爍。那兩人實力可不弱,都是靈尊。

之所以沒有竭盡全力反擊,是因為唐宋知道,還有其他人埋伏!

果然,那兩個黑衣人糾纏了一會之後沒能拿下,同時往後翻騰退開,又快速閃身進入廢墟之內消失了。

唐宋沒有追上去,綳著神色釋放出神念,保持著警惕。玩的這些花招,可真像是地球上某個島嶼國家,號稱忍者的那種套路……

呼!

一個黑衣人忽然又出現,劍芒迅猛的刺過來。唐宋阻擋了之後,對方又消失不見了。

呵,玩隱身術?真特么傻吊,不知道自己有神念探查?

唐宋心頭暗暗冷笑,墨俠一橫,雙眼閉上。

咻,咻……

密密麻麻的黑色飛箭籠罩過來,唐宋依然沒有使用防護罩依舊是快速揮動著墨俠阻擋。他很清楚,這些黑劍上有毒,而且這種黑色的毒應該是能對防護罩進行侵蝕,最少是增強防護罩消耗。

飛箭還沒掉落完,兩個黑衣人又衝出來了,依然是想要偷襲。

唐宋雙眸寒光一閃,防護罩迅猛釋放,同時身子加速朝著左側的黑衣人衝過去,墨俠毫不留情刺出。

突然的加速,讓左側的黑衣人有些措手不及,長劍橫檔在胸前形成盾牌。可讓他沒想到的是,墨俠居然毫無阻攔的刺穿了他的防護,劍芒咻的一下擦過他的長劍,沒入他的胸口。

與此同時,右側的男子攻擊唐宋的身後,可唐宋的防護罩散發著強橫的金光,他根本攻進去。

唐宋沒有繼續攻擊左側的黑衣人,而是快速翻轉墨俠,一道圓弧劍芒往後甩。後邊的黑衣人駭然,趕緊往後翻騰,差點沒躲過去。

嘭嘭……

劍芒擊在不遠處的廢墟上爆炸起來,唐宋再次撤掉防護罩,冰冷的橫著墨俠:「明明可以一起上,卻非要一個個送死,你們是不是傻?」

左側的那個黑衣人捂著胸口,臉色極為蒼白的慢慢倒下,喉嚨發出沙啞的叫喊:「小心,他……他的劍有毒!」

呼呼……

一道道黑影從烏黑的廢墟跳出來,都是蒙著黑色面罩,也都是手握長劍。七個人將唐宋團團包圍起來,殺意凜然。

唐宋依然沒有釋放防護罩,微眯著眼掃視幾人,不屑撇嘴:「瞧不起我,竟然都只是靈尊,太讓我失望了。」

話沒說完,那七個人忽然抬起左手迅猛一甩,卻是在空中撒了一種黑色粉末,然後快速撲過來。

唐宋自然知道,他們放的這種黑色粉末其實就是為了消磨防護,要不然他們也不會一直都沒使用防護罩……

沒敢大意,唐宋快速翻轉著身子反擊。七個人不停的變換位置,唐宋的周遭全都是劍芒。可是墨俠運轉得心應手,只要對方劍芒發出,墨俠就能過去阻擋,神奇得很。

唐宋就像是一個劍術高手,在七個人中間不停的轉換身影,就是沒讓對方佔到任何便宜。一對七,居然還旗鼓相當。

一時間,七個人頗為驚駭,速度又加快了幾分,密密麻麻的劍網朝著唐宋壓迫,試圖逼迫著他釋放出防護罩。

唐宋就是不放,就用墨俠強硬阻擋。只要心夠快,墨俠就能及時到位,要啥防護罩?

扭了好一會,眼瞅著七個人越來越著急,唐宋丹田猛地一沉,防護罩順勢迸發。

咻!

墨俠忽然加速,形成一道巨大的金色劍芒快速劈砍。前方一個黑衣人躲閃不及,被硬生生割斷了腦袋。趁著空隙,唐宋趕緊衝出包圍圈,然後又將防護罩撤掉。

果然不出作料,在他釋放防護罩的時候,後邊有兩個黑衣人忽然又撒黑粉,只是沒想到他這麼快又收回防護罩,而且還衝出包圍圈,反倒讓剩下的六個人有些慌亂。

一出包圍圈,唐宋立即轉過身,右手揮動墨俠,左手則是奮勇甩出三叉。

嗤!

三叉穿透一個黑衣人的腹部,墨俠則是將對方的攻擊擋住。轉眼幹掉兩個,還剩五個……

那五個人明顯有些慌,同時也更加憤怒,一股腦的撲過去。唐宋右手墨俠左手三叉,再次跟他們糾纏起來。

可能是因為那些黑粉的緣故,元氣消耗非常大,比跟萬掌主的打鬥消耗還要大。可是對方似乎有什麼破解的辦法,速度沒有絲毫減慢,讓他暗暗驚奇。

腦子靈光一閃,唐宋忽然加大力道反擊,然後趁著空隙閃身飛掠。不出所料,剛飛起來,廢墟下方飛上來一道道光芒,竟然在空中形成一個網將他籠罩起來,然後強行往下拉。

咻咻……

在唐宋掙扎之際,幾道黑色光芒又飛射上來,擊中了他的身體。唐宋頓時失去了抵抗能力,光網拉到地上。也在此時,那五個黑衣人衝上來,長劍按住他,徹底鎖死。

面色發白的緊咬著牙,唐宋喘著氣罵道:「丫的,我跟你們又沒什麼仇,為什麼要殺我?」

「因為你是天才。」一個陰冷的聲音從後邊傳來,隨後一個人慢慢飄飛上來。 錯跟總裁潛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