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去吧,從這裡可以離開無極宗。從這裡出去之後就要靠你自己了。」老者說完后又朝著原路走回。

楊恆也沒有再理會老者,抬腳走進了山洞。

山洞裡的那間石室已經不復存在在,變成了一條通道。

楊恆帶著小九借著昏暗的光線一路往通道裡面走去,沒有絲毫的停留。

通道陰風陣陣,令人心中生寒。

「大哥哥,我們這是要到哪裡去啊?」小九有些害怕的問道,身體也不由自主的朝著楊恆身上靠去。

「別害怕,沒事的,很快就出去了。」楊恆安慰道。

他自己心裡也沒底氣,根本就不知道這條通道通往哪裡,只是覺得老者會讓他從這裡離開無極宗,最起碼不會有什麼危險。

楊恆帶著小九一路走走停停,在通道里走了幾天之後,終於從一個樹洞里走了出來,來到一個茂密的樹林中。

樹林里到處是參天大樹,偶爾還能聽到一兩聲凶獸的咆哮。

楊恆將靈識釋放出去,在幾里之外發現有幾個靈人境初期的年輕修士在斬殺一隻凶獸,他把身上的氣息全部收斂起來,拉著小九朝著這幾個人飛去。

這幾個年輕修士中三男兩女,楊恆過去的時候,幾個人正好將一隻四階凶獸解決掉。

「這片樹林是處於什麼地方?聯真國還是尹風國?」楊恆對一個穿青衫的青年修士問道。


青衫修士發現他看不透楊恆的修為,立即客客氣氣的回道:「這裡是兩國的分界線,屬於無人管轄地帶。從這往北是尹風國,往南是聯真國。」

楊恆點了點頭,心裡也大概有了個底,立即帶著小九朝著北方尹風國的方向飛去。

他這次要去的天空神城位於亞元大陸的極北之地,正好要橫穿整個尹風國。

聯真國和周圍的一些國家都處於亞元大陸之上,亞元大陸又屬於光明大世界中幾個大陸之一。

楊恆現在最擔心的就是聯真國的人發現那塊令牌在他身上,然後追殺過來,那樣又會是一個大麻煩。

又過了一天,楊恆已經來到了尹風國的的地盤,他看到小九滿臉疲憊的樣子,就在朝著附近的一個城池飛去。

這座城池叫雲軻城,比陵郡里的那些城池更繁華不少。

進城之後,小九之前臉上的陰霾一掃而空,拉著肩膀上的猴子蹦蹦跳跳的往路邊的各種小攤子走去。

楊恆知道小九常年生活在禁忌谷,對新鮮的東西都很好奇,所以也不覺得奇怪。

兩人一路朝著客棧走去,就在楊恆一個不注意的時候,小九不小心撞到了一個靈人境中期修士的身上。

「這是哪家的野丫頭,是不是瞎了眼了!」這個靈人境中期的修士對小九怒喝道。

當他看清小九的長相,嘴臉馬上一變,猥瑣的笑道:「這是哪家的小姑娘,長得這麼俊俏。」

小九立即朝著楊恆做了個鬼臉,然後跑到了楊恆身後。

楊恆看到小九年紀小小居然一點都不害怕,心裡也很是納悶。

不過想到小九常年跟一些強悍的凶獸生活在一起,也就不覺得奇怪了。

「你是誰?趕緊給我滾,這個小姑娘我已經看上了。」靈人境中期修士對著楊恆大聲喝道。

楊恆看到對方眉宇間散發一股淡淡的戾氣,知道這人也不是個好東西,冷聲喝道:「給我滾!」 “他那柄巨錘就是昊雷錘!?”魅女紅潤的小嘴張的滾圓。

“自然是不可能的,昊雷錘的威力何止於此。”天噬眼中出現了一絲波動,“就是不知道和我的錘子比起來孰強孰弱。”

“那你怎麼知道那個靈魂體在他身上。”

“他的靈識掃過了。”

“什麼!”魅女一驚,被人探查了而不自知,這是很危險的事情。

“我身懷殿主所賜祕寶,才能感覺的到,這靈魂的強度恰好也和風仙逃離時的強度相差不多,雖然有些強了,想來這幾年是在這少年身上有所恢復。”天噬頓了頓,“這靈識一觸即走,顯然也是發現了我。”

“那我們怎麼辦,要斬草除根麼。”魅女妖媚的臉上浮現一絲殺機。

天噬搖了搖頭,“別忘了我們這次的目的,如若碰巧有機會,除掉這羣小娃娃是隨手的事情。”

“說的好像你很大似的。”魅女撇撇嘴,舒展着曼妙的身材,向隊伍中走去。

天噬最後望了林清雨離去的方向一眼,也帶着隊伍離開了。

山脈中林清雨一行人還在謹慎的前行着。

林清雨的隊伍隱隱落後幾步,他腦中正在呼喚着風致,可怎麼也得不到迴音,好像憑空消失了一樣。

這樣的情況自風致最後向他示警有敵情的時候就開始了。

雖然不知道暗中可能存在的敵人是誰,但能讓風致如此慎重對待的還是首次,林清雨甚至感覺周圍都瀰漫着詭異危險的氣息。

“嗯?”木婉兒突然停下了。身後三人也都跟着停下,疑惑的看着她。

“這附近。。。你們仔細聽。”木婉兒輕聲說道。

衆人的呼吸聲都低了下來,仔細聆聽,然而大都露出迷茫的神色。

只有羅塵和林清雨相互對視了一眼。

林清雨憑藉着敏銳的五感覺察出了不尋常的味道。

羅塵因爲練習弓箭,眼力和聽風辯位的能力異於常人,也隱隱約約聽到了不同尋常的聲響。小狐狸背後火紅的毛髮乍起,翹鼻不安的抽動着,同樣覺察到了不同。

悶悶的轟隆聲在林清雨耳邊回想着,似是萬獸奔騰,又似雷霆呼嘯。

一種山雨欲來的感覺襲上心頭。

沒有了風致的幫助,林清雨顯得更加謹慎和鎮定。

“我們避開,繞路而行,不要多惹是非。” 大叔,你真迷人 ,建議到。

三人均是點了點頭,陸鳴天雖然沒有察覺到什麼,但看到林清雨三人異常的表現,也就沒有反對。

四人帶領着隊伍稍微改變了一些方向,緩慢前進着。

耳邊的轟隆聲更加清晰了,林清雨已經確定是雷霆的聲音。

雖然略微改變了方向,但畢竟不是完全的背道而馳,隊伍距離聲音的源頭越來越近,連一干修爲不夠的人都聽的越來越清楚,臉上的驚色越越來越濃。

“林兄弟,你看!”羅塵的故意壓低的聲音傳來,帶着濃濃的震撼。

林清雨遠眺望去,木婉兒和陸鳴天也朝着羅塵所指的方向看去。

銀色雷光充斥於天地間,雖然相聚很遠,但仍可以感覺到磅礴的氣勢。

“這,難道是什麼奇珍異寶出世不成?”陸鳴天帶着濃濃的震撼,呆在原地,喃喃自語,隨後又流露出貪婪的目光。

“不是異寶出世,是有強者在動用雷的神通。”木婉兒上前幾步,盯着遠處,明亮的眸子中有了一絲波動。

“這是人爲的嗎。”羅塵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

“應該是有通天本領的強者吧。”林清雨說道,他忽然想到了風致與他斷開聯繫的原因。

“莫非,是因爲那個強者不成?”林清雨心中琢磨不定。

“不管是什麼原因,這樣的事情還不是我們這些人能夠參與的,還是趕緊離開吧。”林清雨說完,轉身朝隊伍走去。

三人也最後望了那震撼的奇景一眼,轉身準備離開。

“咔嚓,咔嚓。”前方的樹木突然紛紛爆裂,一道肉眼可見的黑色波動席捲而來,眼看就要將衆人席捲而進。

“什麼!”衆人還沒反映過來,黑色波動已經來到眼前。

只有林清雨和木婉兒還保留着鎮定的神色。

木婉兒放出碧綠色的大鼎,擋在身前,而林清雨則把巨大的石錘砸向地面,藏身於其後。

沒有任何聲音響起,預料中的襲擊也沒有到來,林清雨收起巨錘,發現黑色波動早已化爲白色的寒冰。

楚寒凌出手了。

“暗處的朋友,何不出來一見?”楚寒凌化爲一道白影驀然出現在隊伍面前,對着遠處說道。

“我家少主在此取寶,閒雜人等擅闖,死路一條。”聲音幽冷沙啞,如同亡靈之音。

楚寒凌眉頭微皺,“朋友,在下只是帶領弟子路過,稍後便離去。”他隱隱放下了架子,覺得對手不好惹。

“可以,把那個拿錘子的小子和寶鼎的小姑娘留下。”聲音虛無縹緲,卻將矛頭指向了林清雨和木婉兒。

楚寒凌臉色變得難看,“閣下不要欺人太甚,你一個小小的武尊也太放肆了。”從剛纔的波動中他覺察出了對手的實力。

“桀桀。。。”陰冷的笑聲瀰漫四周,“我一個人自然不是你的對手。”

“桀桀桀桀。。。”又是幾道陰冷的笑聲瀰漫,氣氛頓時變得緊張起來。

楚寒凌警惕心大起,對手不是尋常的武尊,而且還不止一人,即便靠他八星武宗的實力加上水屬性變異的冰樹形,恐怕也未必討得了好。

“衆位,出門在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今日之事,便算是楚某的錯,大家交個朋友如何。”楚寒凌再度讓步。

“你有什麼資格,與我爲友?”一道少年的聲音響起,充斥着無盡的冷漠。

楚寒凌心中一凜,遠處充斥天地的雷光不知何時已經消散,他知道,真正的帶頭人物來了。

“這位小兄弟,在下。。。”

“咔嚓。。。”銀色的雷光閃爍,自暗處電射而來,直接擊向楚寒凌。

楚寒凌話還沒說完遭此襲擊,心中大怒,但雷霆太快,他也只來得及形成一道冰罩。

“哐!”冰罩立刻粉碎,楚寒凌倒飛而出,臉色漲紅,終於在半空中沒有忍住,噴出一口鮮血,臉色慘敗的倒在地上。

“對少主不敬,你,該死。”蒼老的聲音傳來,帶着同樣的淡漠。

強如八星武宗的楚寒凌,竟然被一擊而敗?! 這一日,當最後的一滴精血融煉完畢,年辰結束了修煉,站起身來。此時,一道清晰的靈魂印記,將識海和眉心處聯繫起來,年辰體內法決一轉,靈識狂涌之下,一隻妖異的豎目突兀地出現在眉心,顯得金光灼灼!

就在神目一開的時候,原本遠處模糊的景象,清晰地出現在年辰的腦海!

天空中,那隻大鳥將凌厲的雙瞳四處向下搜尋,毫無所獲。而一旁的年辰,卻異常清晰地發現在一株靈藥旁邊,三眼銀狸蜷伏在地,將氣息收斂得絲毫未泄!明明就伏在毫無遮擋的靈藥旁,卻讓那隻大鳥無從發現,這三眼銀狸的隱匿神通,果然神妙!

嗯,這神目神通,果然有其獨到之處,竟然可以看破一切行藏!年辰奇怪的是,除了這金光神目之外,他的腦海裏尚有一絲若有若無的靈魂印記,與眉心處相連,然而卻無法真正的掌控!

而楊倫和陰陽破看見過的血紅色神目,年辰竟然無法施展!看來,這血紅色神目、和書上記載的化靈血烏第三目所帶的法則之力有密切關係!

法則之力啊!那可是撼天動地的驚世神通!以自己如今低下的修爲,自然不可能施展!

想通了這一點,年辰不禁對這法則之力,有着一絲的期待!

丹宗大殿內,年辰和楊倫走了出來,腳下遁光一起,竟然直接向北方飛去!

大哥,想不到宗門各位長老竟然如此好說話!我以爲這次出行起碼會有阻礙呢!

呵呵,這可能得益於天寅南修仙界的兩大泰斗,枯木禪師和無塵道長曾經發過話,爲哥哥我打開方便之門!所以宗門長老都不怎麼管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