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青山不一樣,他擁有靈覺,這是靈魂融合蛻變后開啟的能力。

別人只能用眼睛看,他卻可以用靈覺去感知,反應速度比常人快了不止一籌!

吳跬山此時十分難受,不得不一劍接着一劍,壓制林青山。

終於,他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一波真元耗盡,新力未生,攻勢一頓。

這時,林青山動了。

「鏘!」

長刃出鞘,人們只見一道雪白的寒光閃過。吳跬山手中的玄鐵劍寸寸崩碎,虎口滲出鮮血,下一刻,人已摔在地上,垂死掙扎。

連出上十劍,沒傷到林青山分毫,剛漏出一絲破綻,就被斬翻在地!

「好可怕!」

「林青山手上拿的是柄靈器吧!」「那是冰靈刃!」

林青山以劍尖抵在吳跬山的咽喉:「當日,你傷我父親性命時,可想過這一天?」

吳跬山聽到林青山的話,知道對方起了殺心,連忙開口道:「你不能殺我!我老祖殺了你的!我認……」

「嘩!」

林青山一刀封喉,清冽的劍嘯伴着鮮血劃破天空。

「廢話真多。」

這時,主事人跳上了擂台,對着林青山質問道:「他明明要認輸了!為何還要傷他性命?」

「沒聽見!」林青山淡淡道。

「你壞了規矩!」

林青山冷笑,規矩?

規矩不過是強者的勝利宣言罷了。

弱者,才需要去遵守強者的規矩!

他沒有回主事人的話,而是轉身面向台下眾人,大聲問道:「你們聽到吳家主認輸了嗎?」

「沒有!」

「吳家主有認輸嗎?」

「沒聽到啊……」

……

大多數聲音都是支持林青山,尤其是林氏和錢氏眾人,聲音格外響亮。

有包括吳氏在內的少數人,說聽到了,但很快被更大的聲音淹沒了下去。

聽到台下眾人的回答,主事人臉色一黑,眾口鑠金,三人成虎,黑的真的能說成白的!

就算說不成白的,也能說成灰的!

他知道自己拿林青山沒辦法,也沒必要為了一個死人去得罪如日中天的林氏和錢氏。

主事人冷哼一聲道:「你贏了!」

說罷,轉身離去。

和興奮的林氏相反,吳跬山身死,台下的吳氏眾人個個面如死灰,如喪考妣。

為首的吳佑欽面色更是難看到了極點。

吳跬山死了!

吳氏唯一的凝神種子沒了,吳氏徹底完了!

看着台上的林青山,和歡呼的觀眾,吳佑欽恨不得現在出手,將對方當場擊斃。

可是,這裏是衛城,有這麼多人在場,錢振廉和林世震一直在盯着他,他不能出手!

「走!」吳佑欽對吳氏眾人低吼道,語氣里充滿了憤怒。

「佑欽老祖請留步!」林青山看着正要離開的吳氏眾人,笑着開口道。

話音剛落,吳氏族人猛然轉身,一道道憤怒的目光投向了林青山。

「你還有何事?!」吳佑欽語氣裏帶着難以壓制的憤怒。

見吳佑欽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樣,林青山微微一笑,緩緩開口道:

「老祖莫急,這場比斗是我贏了,那三萬多兩玄金,吳氏是不是也該還給林氏了?」 離開深淵之城之後,秦昊立刻前往亞龍城鎮。

理論來講。

一個魔族陣營的玩家進入到人族陣營的城鎮是一件相當簡單的事情,畢竟玩家想要隱匿實在是太簡單。

難的是如何靠近到刺殺目標身邊。

巡衛郎是亞龍城鎮軍團中的一個長官,按照現在的定位應該在鳳凰軍團的駐地內。

雖然說是卧底。

但實際上鳳兒並不會提供任何的援助,頂多就是給點情報而已。

再加上。

如今秦昊已經不是第十軍團的團長了,所以想要進去鳳凰軍團駐地,就得悄悄咪咪的進去。

然後無聲無息的將巡衛郎給擊殺。

這件事情,對於秦昊而言那還是比較簡單的。

穿著黑袍來到鳳凰軍團駐地門口,然後喝下【鬼靈精怪藥劑】之後,直接晃晃悠悠的從大門進入。

而後在通過定位尋找到巡衛郎后….讓他大跌眼鏡。

巡衛郎好死不死,居然就在議事大廳,與鳳兒商討著戰場上的瑣事。

雖然從時間上還有五個多小時。

但秦昊也不想一直將時間消耗在上面,加上刺殺這種事情,也不熟悉,能夠速戰速決是最好的。

「下次最多還能夠派遣三千士兵,鳳團長你應該知道吧。」

巡衛郎眯著眼,望著面前的鳳兒沉聲說道:「如今魔族來犯,周邊不少城鎮都已經淪陷,城主對於此事相當注重。」

「當然。」

鳳兒點了點頭,開口說道:「但是這件事不是我能夠決定的,魔族那邊的人數越來越多。」

「這一點不需要你來擔心,城主他自會有妙計。」

巡衛郎眯著眼。

聞言。

鳳兒也只能暗自嘆了口氣。

在別人看來她這個鳳凰軍團的團長看起來威風,實際上在亞龍城鎮面前,依舊如同一個工具。

只要看不順眼,隨時都能夠將她踢出去。

在遊戲中,她還是頭一次在NPC面前吃癟。

「好了,天色都已經快亮了,我就打攪鳳團長了。」

巡衛郎站起身來。

而後離開議事大廳。

見狀。

秦昊也跟了上去,等巡衛郎走出鳳凰軍團駐地之後,立刻現身拿出天叢雲劍。

噗呲!

-21710!

在獻祭生命值之後,爆發出來的傷害直接超過兩萬。

巡衛郎的屬性不低。

甚至比很多BOSS級別的怪物都要強上許多,這一擊並沒有將他秒殺,反倒是讓其有了防備。

「有刺客!」

周圍負責護送的NPC連聲大喝。

巡衛郎更是直接拿出一把長劍對準秦昊,隨時準備反擊。

但是秦昊可不會老老實實的等待增員的到來,他選擇動手的地方就是駐地門口的不遠處。

選擇這個地方的原因很簡單。

在駐地門口這邊雖然增員很快就到,但因為安全的緣故,這裡並沒有太多的看守。

一旦讓其進入到大道。

進入到士兵的重重包圍之中,那刺殺的難度還要更高。

六劍芒!

秦昊當即喚出幻劍,隨後衝鋒而至。

狂暴的颶風席捲四周,讓士兵們接連搖擺,險些站不住身形。

「哼!」

巡衛郎冷哼一聲,也不甘示弱,與秦昊迎面相撞。

但…

NPC終究是NPC,只要不是在屬性碾壓的情況之下,在秦昊面前根本不堪一擊。

僅僅數回合之後。

就被打出僵直,然後無限連至死亡!

等周圍的士兵一擁而上時,早就已經晚了。

「搞定!」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謝蘊昭哼了一聲,表示認可。Next post: 葉瀟沉吟了一下,隨即笑了起來,摸出一個葫蘆從中倒出一份葯散,遞給了屺武。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