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若萱似乎還沒有意識到了蘇羽的情況,依舊在蠻橫地發號施令。

彷彿蘇羽的錢也有她的一半,她只是在拿屬於自己的東西一般。

她不知道,蘇羽臉色已然漆黑如墨。

他,最討厭別人拿他的親人威脅他。

要不是顧及著母親的情緒,這幾年,他怎麼可能任由著林若萱如此胡來。

壓下了內心的憤怒和心痛,蘇羽目光決然,怒道:

「想要錢是吧?我告訴你林若萱,就算我把錢全捐給新川人民,以後也不會給你一分錢。」

「你以為你是誰,都是從貧苦一步步走過來的,你不是什麼公主和貴族。」

「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吃個飯一百多萬,首飾包包連買帶送,你知道這麼多錢,是多少人多少年的努力嗎?」

「從今天開始,你要繼續過你公主般的病嬌生活,我不會幹涉,但不要把我當傻子!」

呼~

說完這些的蘇羽不僅長呼出一口氣,壓在心頭久違的石頭也落了下來。

對於林若萱,蘇羽以前是有好感的。

但這幾年她的所作所為,他實在忍受不下去了。

前幾年,她說要開服裝店,自己拿了幾百萬出來給她。

結果,整個服裝店成了她自己的衣櫃。

朋友圈,除了炫耀還是炫耀。

之後,她更是迷上了各種名牌首飾和包包,迷留高檔餐廳的常客,成了所謂的「名媛」。

更讓他憤怒的是,有一次拉他出去玩。

結果,居然是她包場的同學聚會。

而他,只是那張銀行卡而已。

購物永遠是最貴的,包包永遠是lv的,數量永遠是要堆成山的…

這種事不時一次兩次,要是花自己賺的錢也就算了。

但她林若萱。

從畢業以來,就沒幹過一個月的工作。

一個吸血蟲卻在努力揮霍著別人努力得來的財富,整整2330萬…

呵呵,他倖幸苦苦賺來的錢,不是拿來燒的。

上個月,她還說想要出國遊玩,原因居然是她閨蜜想去國外看看。

她閨蜜想去???

對此,蘇羽二話不說直接拒絕了她。

沒想到她今天,居然因為捐款的事來指責自己,那可是救命錢啊!!

開口還要一千萬,真當他是凱子嗎?

當然,蘇羽也不是吝嗇這些錢,畢竟他捐的錢比這多得多。

但,她今天的所作所為,已經觸及到了他的底線!

他不齒這樣一個不懂得感恩的女人!

電話那頭,正在酒店泡澡的林若萱也懵了,眼神滿是不可思議。

回過神來,她臉色紫青,暴怒地對著電話咆哮起來:

「蘇羽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又沒做錯什麼!」

「好呀,我看你不是鐵了心,你是變了心喜歡上那個狐狸精了是吧?!」

「你不是想要分手嗎,我成全你,你記著,到時候就算你哭著來求我都沒用!」

「……」

聽著電話那頭的咆哮聲,蘇羽默然無聲。

直到現在,她居然現在都還高高在上,以為同自己在一起是她在施捨自己。

這樣的女人,自己曾經居然還想過和她過一生,呵呵…

蘇羽苦澀一笑,直接掛斷了電話。

二人走到今天,已經沒辦法繼續走下去。

道不同,不相為謀。

ps:

1.如有錯別字,請長按該字留言,謝謝大家!

2,主角媽媽喜歡林若萱,是因為主角爸爸和對方家關係好,而且兩家還有撮合的意思,爸爸去世后媽媽保留了這份獨特感情,覺得二人該在一起,而且媽媽也不知道外面這些事,畢竟男主不想傷害她就沒說,不是說媽媽就喜歡綠茶女! []

關鍵時刻,這會也在紅館的陳綺晴,居然也插了一句嘴。

話音落下,這對夫妻倆就更加激動了。

神鈺:「……」

實在是被吵的受不了,他乾脆從紅館里出來了。

他不會去相信這些鬼話。

當然,就算是真的,他也無所謂,因為,他一直就認為,這個弟弟比他優秀。

而且,如果他的父親神英還沒死,他本來就是神家繼承人,那現在他神鈺還給他,又有什麼關係呢?

神鈺來到了觀海台。

本來是要直接去三樓找霍司爵詢問他是不是已經恢復的事?

他還是比較關心這個。

可是,當他進來后,他都還沒有上去,就在城堡外看到了花園裡有幾個孩子正在跟一個老人在玩鬧的場景。

那老人,已經年紀很大了,頭髮鬍子花白,平時是很難這樣的動。

可是現在,他卻看到他在花園裡,跟那幾個孩子嬉鬧著,就好似他也成了一個老頑童一樣。

「老爺子,已經很久沒有看到你這麼開心過了,好像,從神英少爺去世,你就沒有了。」

「是嗎?」

正在陪著孩子玩的神宗御,聽到管家老田這句話,漫不經心回了句。

老田便點點頭:「是啊,就算是當年神鈺少爺出生,也沒見你這般歡喜,後來他長大了,更是看你抱都沒怎麼抱過呢。」

老田說這話,其實就是為了讓眼前這個老爺子更開心一點。

因為,他確實很久沒有看到他這麼高興了。

可他不知道,就在這個花園的不遠處,神鈺站在那裡聽到這話后,卻忽然就臉色暗了暗,隨後,思緒飛到了很久很久以前。

是的,他小時候,真的沒有被他抱過。

同樣都是爺爺,他還是他的親孫子呢,可那時,他留給他更多的印象,只有嚴厲還有不苟言笑,就更別提抱他了。

所以,他小時候,對他是畏懼的。

像現在看到的畫面,更是連做夢都不敢。

神鈺面色終究還是白了白。

沒一會,給孩子們做了水果汁的溫栩栩端著過來,看到他一言不發的站在那裡,她愣了一下。

「神鈺少爺,你怎麼站在這裡?是想過去看看孩子嗎?沒關係的,直接過去就好了,他們應該會很喜歡你的。」

她以為他是在看到孩子后,有點躊躇不敢向前。

畢竟,她知道,因為當初那件事,他一直心裡有愧。

可是,他聽到了她的聲音,回頭看到她后,卻忽然一張略帶蒼白的俊臉上,露出了少有的慌亂:「不,我就隨便看看,我是來找司爵的。」

「是吧,他在上面呢。」

溫栩栩看了他一眼,指了指樓下。

神鈺便馬上走了,腳步匆忙得讓溫栩栩也是好一陣詫異。

他到底怎麼了?

神鈺來到了三樓。

風和日麗的早晨,這裡的空氣特別好,霍司爵難得沒有待在卧室里,他出來了,搬了一張椅子坐在外面,手裡則是拿著一個小本子,在桌上寫著什麼。

正寫著,他的眼角餘光看到了一個穿著橄欖綠迷彩服的高大男人進來。

「司爵,你在幹什麼?」

他走了過來,直接看向了霍司爵正在畫著的筆記本。

霍司爵見狀,眸光眯了眯,馬上,他就把筆記本合上了,整個表情一瞬間變得很冷。

神鈺:「……」

就這樣僵僵的站在那,他不願意承認,這個時候,他的心情更差了。

但是,他深吸了一口氣后,還是很快調整了下來,然後裝作一副很無奈的樣子,不看了,隨手也拖了一張椅子過來,在他對面坐下。

「好了,你不用藏,我不看就是了,對了,我剛才在下面看到了你兩個孩子,你怎麼突然把他們接來了?你這是要準備讓他們認祖歸宗了嗎?」

他問得很隨意,就像是閑聊。

霍司爵的目光卻更冷了,他掃了他一眼,眸中全是陰寒。

「什麼認祖歸宗?他們跟你們神家有什麼關係?」

「……」

神鈺終於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他這句話,其實真的沒有別的意思,就只是想要問問,他是怎麼突然有這個想法的,還有,他也想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記憶復甦了?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而權曦卻只是看着顧琰和顯示屏中不斷跳動的數據,像是全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裏一般的自言自語道:「他可真的了不起,你知道嗎,那天,他一個人的失控,癱瘓了整整大半個研究所的配置啊,厲害,真的是厲害。」Next post: 顧思瀾親眼看着對方離開,關好了門,不疾不徐地拿出用白紙包裹着的的藥粉,灑進了湯裏面,用湯匙攪拌均勻之後便上樓,敲開了江宴的門。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