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

林慶低喝一聲,右足重重的向着地面用力一蹬,整個人如出膛的炮彈的。凌空之後,身軀怪異的做了一個側移,剛好避開矮個怪人的攻擊,同時右拳轟擊在後者的胸膛上。

蓬!

矮個怪人直接被轟的飛起,胸膛竟然稍稍的凹了下去。

噗!

矮個怪人狂噴一口暗紅色的鮮血,神色一陣萎靡,掙扎想着想要爬起來,最終還是無奈的躺在地上。

呼!

林慶長舒一口氣,解決了一個,那麼下一個就更好辦了。

孫傲雲也是一臉喜色,看來困擾杭州市的事情,終於要解決了。

直到此刻,高個怪人仍然在瘋狂的攻擊着石柱。而攻擊的對方,竟然出現了大量的凹痕,反觀他的指甲,沒有一絲破損!

好堅韌的指甲!


兩人感嘆一聲,這樣的強度,絕對堪比尋常利器。就在兩人剛要靠近高個怪人,準備用同樣的方法將其解決的時候。忽然間,風聲大作!

一道直徑在兩米左右的旋風快速的向着兩人的方向靠近,沿路帶起的雜物、野草使的整個旋風更加讓人無法看清背後的事情。旋風的高度不足五米,距離上方的橋面還有一段距離。

幾乎是條件反射般,林慶與孫傲雲匆忙避開這道旋風。然而讓林慶意外的是,這道旋風竟然如有靈性,轉了一個彎,再次向兩人撲去。

“有玄能的氣息,是有人在控制,小心點。”

孫傲雲向着另外一個方向躍去,同時提醒着林慶。

林慶點頭應了一聲,當下也不敢在繼續控制高個怪人,精神能量鋪天蓋地一般向四周擴展而去,想在四十米範圍內尋找到目標。當下與孫傲雲呈相反的方向躍去,然而,就在此時,旋風竟然分成了兩股,一股追向孫傲雲,而另外一股,則選擇了攻擊林慶。

林慶心底一陣吃驚,看來操縱旋風的必然的一名實力不錯的異能者。忽然,意識中出現了一道人影!

就在林慶剛想要施展異能控制對方的時候,陡然間,只覺的一股極大的撕扯力自對方的身上散發出來。同時,林慶清晰的感覺到,一股旋風將其包裹其中,自己附帶着異能的精神能量,竟然不能夠直接作用於他的身上。

孫傲雲身軀一矮,渾身都被紫色的電光所密佈,當下不再避讓,反而直接撲向了追來的旋風。旋風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大的撕扯力,孫傲雲一躍而過,同時急速的撲向高個怪人所在的位置。

在精神能量的覆蓋下,林慶自然清晰的感覺到孫傲雲的動作,也在此刻陡然醒悟到高個怪人。在沒有自己的控制下,他會不會逃跑!

當下顧不得其他,右拳再次被大量的玄能覆蓋,隨後用力的轟向面前的旋風。

蓬!

一聲悶響,旋風在林慶的攻擊下直接消散。

面前的場景,頓時完全展現出來。

高個怪人仍然站在石柱旁,目光直直的打量着旁邊虛浮在三米高的空中,身周被一股青色的旋風所包裹着。依稀可以看出,這個人是一名年齡在四十多歲的男子,身着一套醫生所穿的白大褂。

男子右手平舉,手心上有着一股微型的旋風正在不斷的旋轉着。很顯然,之前的旋風攻擊都是來自於他。

孫傲雲眉頭緊皺的看向這名男子,從對方的身上,她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氣息,實力絕對在四玄以上。 我真不想當村長 :“我是玄異組的,你是什麼人?”

“玄異組嗎?”

白大褂男子淡淡的看了孫傲雲一眼,神色中有着一絲忌憚一閃而過。“那又如何?這個人我要了,希望你們不要阻撓我。”

“你要了?哼!這兩個人爲禍了那麼久,必須消滅。另外,你到底是屬於什麼家族和組織的!”

孫傲雲再次冷聲問道。

高個怪人在這一刻也很清楚的認識到現在的直接幾乎成了對方口中的物品。同時,以他的感知來告訴他,這個能夠操縱旋風的人,纔是自己目前最大的敵人。低聲咆哮一聲,身子躍起一丈多高,凌空撲向白大褂男子。

白大褂男子看也不看一眼,平舉的右手輕輕一甩,其上的微型旋風帶起一股驚人的破壞力席捲向高個怪人。

身軀凌空的高個怪人,根本來不及反應,整個身軀瞬間被捲入其中,然後重重的砸在不遠處的石柱上。頓時鮮血四濺,失去了站起來的力量。

一擊之下,威力竟然強悍如斯!

林慶、孫傲雲兩人都是一愣,悄然嚥了一下口水,明白碰到了棘手的事情。

“一名精神方面的異能者,一名電系異能,可惜,一個攻擊偏低,一個層次太低。你們不是我的對手,還是乖乖的聽我的就行了。另外,我只帶走一個,另外一個,你們完全可以交差了。”

白大褂男子淡淡的道:“我暫時還不想和你們玄異組爲敵,也希望你們不要招惹到我。”

在對方說話的同時,林慶再次向對方覆蓋精神能量,然而都是徒勞,精神能量剛剛靠近對方的時候,就直接被圍繞在他附近的旋風直接撕碎。

“別試了,精神能量再強大也干擾不到我。而且,以你的層次,就算干擾到我,又能有什麼用處呢?”

白大褂男子衝林慶不屑一笑,“你們不過就是玄異組的兩個普通的組員而已,還是留着自己的性命,好好享福吧。”

話落,不再多說,同時一道旋風再次自其手中散發出來,席捲住之前的高個怪人,凌空向遠方飛去。

林慶連忙向孫傲雲道:“怎麼辦?”

孫傲雲眉頭緊皺,雖然心底很不甘,可只有無奈道:“以咱們兩個人,根本沒有辦法和他動手。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他的實力恐怕在五玄的層次了。除非,我們聯合到黑玫瑰和樑餘飛,纔有可能和他動手。只不過……”

頓了一頓,孫傲雲很是不解的道:“這個人到底是什麼人呢?竟然擁有那麼強的實力。可是根據我知道的信息,好像沒有這個人吧?難道說是隱藏在普通人中的異能者?”

對於這個問題,林慶自然也是沒有答案,不解的道:“我更奇怪的是,他是怎麼找到這個位置的?就連我們來這裏,也完全是因爲路過,說白了,就是無意中的收穫。那麼他呢?難道說,他一直就在附近嗎?”

聞言,孫傲雲一愣,想了半天也沒有絲毫頭緒。當下將重傷倒地的矮個怪人收拾了一下塞在了後備箱中。所幸這一片區域來往的人並不多,戰鬥也是在短時間結束,因此倒是沒有影泄露這次的事情。

[收藏,收藏,順手藏啊!鮮花,鮮花,順手花啊……來點票票更給力的說] 回去之後,林嵐因爲在上班,所以兩人也不擔心會嚇到她。

將昏迷的矮個怪人帶到了地下室,並用鐵索綁好,固定在一張椅子上。令林慶奇怪的是,在講對方帶入地下室的時候,他清晰的感覺到對方精神的混亂。孫傲雲自也感覺到了這個現象,也頓時有些明白爲什麼對方能夠如此肆無忌憚的襲擊人了。

或許,他的吸血也和他現在的狀態有很大的關係。

心中一動,林慶從脖頸處取下‘淨心玉佩’虛放在對方的頭頂。出乎林慶現象的是,在有了‘淨心玉佩’的作用後,矮個怪人渾身綠色的毛髮,竟然悄然縮短着。而其的呼吸也逐漸變的平和,很快竟然醒了過來!

矮個怪人望着面前的林慶與孫傲雲兩人,神色一陣錯愕,隨後又被茫然所代替。再逐漸的,又陷入恐慌、懊惱和不解等各種複雜的神色。

終於,在一段時間的回憶和詢問之後,林慶與孫傲雲兩人也完全清楚了這兩個怪人的來歷。順利的程度,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想象,矮個怪人配合的很是順利。

原來,這兩個人便是之前的盜墓者,並肩死屍心臟處僅存的血液注射到自己體內,進而想獲得強大的力量。然而,力量雖然得到了,可是他們在隨後的日子裏也陷入了狂亂,吸血便是其中之一。據矮個怪人的說法,他們有的時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至於名字,高個的叫唐奇,矮個的叫鄭吉。

林慶不解的問道:“你們怎麼會知道這麼古怪的方法?死屍的血液,嘖嘖,如果是我,連想我都不敢想。真是不佩服你們都不行了。”

鄭吉臉色難看,顫聲道:“我們當時也很害怕,可是想到如果擁有了強大的力量,就可以隨意橫行,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的時候。就什麼也顧不得了,而且,剛開始的時候,除了我們相貌難看之外,也沒有什麼不一樣的。每天只要我們多穿一點,也沒什麼人會在意。”

頓了一頓,恐懼的道:“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在幾天之後,我們就感覺自己特別想要喝血。而且還是哪種特別新鮮的那種,這種慾望到了最後越來越強烈,一直到我們自己都無法控制的地步。”

“所以,你們就忍不住襲擊了普通人?”

孫傲雲皺眉問道。

“是的。”

鄭吉點頭答道,“吸了第一個人的血之後,我們就再也沒有辦法控制自己了。然後一次又一次,偏偏每次吸血之後,我們都會變的非常清醒,而且,力量也就會變的更強。可隨之而來的吸血慾望就更強了!每次吸血之後,我們就到處躲閃,避開人羣,可是一到夜裏,頭腦就會再次陷入混亂,什麼都不知道了,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吸血……”

話落,鄭吉的雙眼中充滿了恐懼,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我現在真的很想死,那些死人的畫面,就像惡魔一樣纏繞着我。我希望,你們能夠幫我,哪怕是殺死我!”

鄭吉神色堅決,一副求死的模樣,方法真的是無法繼續忍受這樣的日子。忽然有道:“我大哥呢?難道是被你……殺、殺了?”話落,神情又是痛苦,又是一副解脫的模樣。

“沒有,他被一個穿白大褂的異能者帶走了。”

孫傲雲道,同時又問道:“對了,你認識一個穿白大褂的異能者嗎?”

“異能者?什麼異能者?”

鄭吉神色迷茫,好像對異能者的這個名詞,很是費解。

“異能者就是……”

孫傲雲想了想,卻又覺的和他解釋也沒什麼用。很顯然,他或許根本就不認識那個異能者。

見孫傲雲不答,鄭吉神色苦惱,道:“他會把我大哥怎麼樣?”

孫傲雲搖頭道:“不知道,那個人,我們也不認識。”接着,便把對方出現之後發生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

鄭吉嘆了口氣,雙目微閉,這些天來發生的事情一一在腦海裏閃過。忽地,神色閃過一絲疑惑和興奮,“咦?我今天還沒吸血,怎麼會感覺到自己很平靜?你們是不是做了什麼?”

林慶擺了擺手中的‘淨心玉佩’,笑道:“它的功勞。”

“真是好東西!”

鄭吉讚歎道,剛想再說話,忽地神情再度變的猙獰,低聲咆哮一聲,乾枯的胸口,心臟瘋狂的跳動着。與此同時,鄭吉的雙眸也變的一片猩紅起來。

“嗯?!”

林慶、孫傲雲兩人齊齊向後退出一步,做好防備的姿態,有些不太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發狂的鄭吉力大無窮,身下的椅子頓時被大力蹂躪成一片渣滓。

然而,束縛在鄭吉身上的鐵索卻很是牢固,任他現在力量不俗,卻也沒有辦法直接掙脫。

“怎麼辦?”

林慶皺眉問道,同時將淨心玉佩掛到自己的脖子。現在的情形很明顯,對方的暴動並不再是意識混亂,而是來自於血脈的狂暴。

吼!

鄭吉眼中滿是兇意,伸頭探向林慶兩人的方向咬去。兇口大張,獠牙顯的很是兇惡。束縛在他身上的鐵索不斷的發出咯吱聲。

孫傲雲眉頭緊皺,沉聲道:“看來,只有殺了他了……”

“殺了他?”

林慶一愣,如果心底一直認爲對方是個怪物的話,或許他還能接受。 我的尤物老板娘 ,還是覺的有些彆扭。畢竟……殺人這種事情還是讓他難以接受。

兩人正說話間,鄭吉帶着一身的鎖鏈,瘋狂的撲向兩人。彷彿,他現在已經又不受自己一絲一毫的控制。

而且,一股刺鼻的氣息從他的身上釋放出來,很快便充斥了整個地下室。

林慶眉頭一挑,右掌向着前方虛按下去,磅礴的精神能量瞬間席捲了鄭吉。並利用視覺錯覺將其的目標轉移爲地下,一時間,鄭吉瘋狂的啃着堅固的地板。

孫傲雲右手輕輕一動,一道由能量凝聚成的長劍浮現出來,對於林慶的想法,她很是明白,只是道:“其實,你也沒有必要把他當作人了,他現在只是一個吸血的怪物,你明白的。”

話落,緩緩的走到鄭吉旁邊,手中的紫色閃電長劍毫不猶豫的對着後者的腦袋插去!

噗!

一聲輕響,閃電長劍沒有一絲遲鈍的將鄭吉的大腦貫穿。

吼!

鄭吉再次吼叫一聲, 紈絝王爺草包妃:傾世邪寵

林慶皺了皺眉頭,卻並沒有說什麼。畢竟,就算是一個普通的殺人犯,也應該得到這樣的結局。更何況,這個鄭吉殺了何止數十人?

孫傲雲看了林慶一眼,並散去手中的完全由能量形成的紫色電劍,淡淡的道:“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如果我們不殺了他,始終是個禍害。”

林慶嗯了一聲,有些乏味。孫傲雲卻也不再說什麼,走到旁邊的一個櫃子出找出了一個小瓷瓶,然後再走回鄭吉的身旁,這纔將小瓷瓶打開,打出了一滴綠色的液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