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給你惹麻煩了。”林天摸摸鼻子說道。

東陽睜開眼睛,看着林天一會兒,纔打了他一下胸口,說道,“瞎說什麼呢?那林柔柔自己騷浪賤怪得了誰?更何況林中天這個老狐狸越來越狡猾了,如果再不處理一下,我想咱們進軍全國的夢想有可能會被阻斷。”

“有煙嗎?”東陽揉揉眼睛說道。

林天掏出煙,遞給了東陽,“孃的,都是你們幾個損友,老子以前很乖的。”東陽笑着說道。

林天哈哈一笑,也點起一根,蔡江懷開車不能抽菸,所以兩人自顧自抽了起來。

冷靜了下來,東陽才說道,“那個傢伙也不知道發什麼瘋,竟然把咱們合作的幾家加工廠偷偷籠絡起來了,最近這些廠狀況連連,不是工人罷工就是嫌工作量大。”

“不是簽了合同嗎?”對於這方面林天也不是很懂。

“不。”東陽搖搖頭,說道,“他花錢僱了幾個工人在哪裏亂,而且還管不了如果真的把那幾個工人給裁了,那可能會更糟。”

“他們這樣做的目的不會是想要和咱們搶燒烤這一塊吧?”

東陽搖搖頭,說道,“他們本來就是遠近聞名的食品公司,資金非常雄厚咱們不是對手,咱們現在這種規模他暫時還看不上,他看上的是你手裏的醬汁而已。”

“醬汁?”

“恩…這個老狐狸也看出了商機,所以千方百計想要得到這醬汁,不過咱們已經申請專利了,他想要竊取還真沒有那麼簡單。”

“而且以他們公司的財力,如果真的生產出來了,那要壟斷咱們的市場很簡單,只不過是時間問題罷了。”

...

“這些事情以後再思考,先考慮眼前的吧。”林天突然冷冷一笑,盯着後視鏡淡淡說道。 “怎麼了?”東陽下意識看了看後面。

“我們被跟蹤了。”林天淡定的說道。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東陽皺了皺眉頭,腦海裏開始回想起來最近是不是惹到什麼人了,對於被跟蹤這種事情,東陽已經見怪不怪了怎麼說也在商場打滾了幾年了,成熟了不少遇到這種事情自然不會太過於驚慌。

“老蔡,別往別墅開,甩了他們。”

蔡江懷點點頭,猛然調轉車頭車子瞬間提速,東陽爲自己點上了一根菸笑着說道,“我倒想看看是誰。”

在離林天幾十米開外的另外一輛車裏。

“白老,他好像發現者咱們在跟蹤他們了。”

在車內,一個老者緩緩睜開眼,“發現又如何?兩個螻蟻而已追上去我要讓他們知道我們白家不是誰都可以惹的。”

司機點點頭,猛然提速追了上去。

...

“這些傢伙還真煩。”蔡江懷咬着牙,“需要我下去對付他們嗎?”

林天笑着搖搖頭,“這個地方還不行,你先下了高速然後儘量往偏僻的地方開,那樣咱們纔好辦事情。”

“成。”

蔡江懷的開車技術還不錯,他眼裏盡是狂熱。這輛車被改裝過,雖然看起來只不過是一輛簡單的車,甚至連品牌都沒有但是蔡江懷知道這車的發動機究竟是什麼樣的可怕東西。

猛地一提速發動機發出爆裂轟鳴,東陽和林天頓時感受到一股推背感,這種速度的刺激讓東陽叫了一聲,林天咧嘴一笑正準備抽菸突然發現自己的煙竟然空了…搖搖頭還是算了。

下了高速,車筆直開往郊區,現在已經是深夜,加上是郊區荒涼,恐怖的氣氛讓人有種窒息的感覺,不過對於林天來說這簡直就是過家家。進了郊區以後,蔡江懷小心的行駛着,對於這裏的地形還不熟悉,雖然打着車燈但是除了前面那一小片能見度之外,剩下的都是黑暗了。


後面傳來一陣晃眼,雖然只是一瞬間但是依稀能看到車後視鏡有一絲亮光緩緩靠近。

林天咧嘴一笑,“來了,前面停車吧咱們也該看看是何方神聖了。”

蔡江懷點點頭,扭了扭脖子,自從幫東陽做事以外他就很少動手了,今晚難得有機會一展身手怎麼可能不放鬆一下筋骨?看到兩人已經摩拳擦掌東陽忍不住搖搖頭爲對手感到惋惜,這還沒有見到人呢就準備揍他丫的了。

幾分鐘以後,一輛紅色本田汽車緩緩開進幾分的視野中,熄火從車上下來了四個人,三個年輕人一個老者手裏什麼都沒拿看起來應該不是早有預謀。

“閣下是何人?”雖然知道對方是來找麻煩的但是東陽還是問道,先禮後兵這個到底他還是懂得。

“我是何人並不重要,不過是該說你們天真還是傻呢?竟然給自己找了怎麼個葬身的地方?”老者緩緩走上前來,乾瘦的老臉上閃過一絲冷厲,剛纔在高速上他們不好動手,沒想到對方竟然直接開進了郊區,賞月嗎?

“我們好像不認識你吧?”林天上前一步,問道。

“是你!”那乾枯老者突然大吼一聲,“小雜種,敢傷我們少爺納命來吧。”

老者身形突然變換,整個人變得虛無縹緲起來,速度暴增整個人瞬間出現在林天面前,伸出冷冰冰的手就要鉗制住林天吧脖子,林天站原地看都沒有看,甚至連擡起手都沒有。

一雙粗糙的手抓住了老者的手,只見蔡江懷笑了笑,輕鬆寫意的說道,“老頭,你以爲你那三腳貓的功夫需要林天出手嗎?”

“找死!”老者見自己的攻擊被攔下來頓時有些惱怒,“你們抓住這兩個小子,這個硬茬交給我。”

蔡江懷有些鬱悶後退了兩步,自己竟然被當成硬茬了?那林天豈不是超級硬茬?不過容不得他多想老者的拳頭已經猶如雨點般襲來。

這個老者應該是煉體的狂熱者,從他的攻擊已經力大如牛的起力就能看出,一拳轟出蔡江懷拳拳對抗竟然微微有些吃力。

剩下三個小弟已經掏出小刀,獰笑的準備收拾掉眼前的兩人了。

林天正打算出手,東陽突然攔住了林天,“讓你看看我這幾天的訓練成果。”

還沒由得林天反應過來,東陽已經緩緩走出去了,他脫下西裝外套扔在地上,鬆了鬆自己的領帶,雙手握拳在原地緩緩跳躍。

林天眼睛一亮,這個不是拳擊的標準姿勢嗎?看見東陽比的這兩下子,林天才知道原來東陽還學過拳擊?記得幾年前,好像也是東陽提出要去林老那家奇特的店鋪買運動器材的吧?千萬不要被東陽瘦弱的外表騙了,他轟出一拳的一瞬間急速躲閃,一擊膝撞已經頂了上去,容不得那人反應東陽已經扳平了一人,後退幾步東陽深吸了一口氣再次攻向兩人。

這會輪到林天無聊了,他看了看東陽扔在地上的外套,拿了起來從口袋裏掏出一包煙,點起來深吸了一口,另外一邊蔡江懷和那個老者的戰鬥正在白熱化階段,蔡江懷雖然也煉體,但是畢竟還太年輕了,加上閱歷不足好幾次都被老者陰了,不過也不會差太多,單純力量對抗的話蔡江懷畢竟比較年輕。


抽完一根菸,東陽竟然一個人解決了三個人,這讓林天着實嚇到了。

東陽笑了笑,拉了拉領口,說道,“以前我爸總會讓我鍛鍊,我就一直忤逆他,直到幾年前帶你去林爺爺哪一家店以後,我才覺得自己還是強一點好。”

看到東陽上身溼透了,暴露出那極爲分明的胸肌,林天笑了笑,說道,“看起來咱們東娘確實男人了。”說完林天深吸了一口煙,緩緩走向了那老者,彈出了菸頭。

原本正與蔡江懷激戰的老者看到有暗器襲來,而且速度還很慢立馬冷笑一聲,一把抓住…幾秒鐘以後他眉毛一挑扔掉了手裏已經熄滅的菸頭。

“你也真是的,隨便扔了個菸頭你也要當做寶撿起來,真的是…”林天搖搖頭,“既然你想玩我就陪你玩玩吧…”

老者冷笑一聲,“別以爲你對付了幾個雜魚就夜郎自大,等我收拾了眼前這個小子就是你的死期。”

在旁邊的蔡江懷用着一種可憐的眼光看向了這個老者… “你想和我打?”林天詫異的問道。

老者一臉傲氣,說道。“自然,我告訴你倘若不是你他們也不會遭受滅頂之災,反正我告訴你你死定了!”

“哦?”林天笑了笑,這個老者還真的樂觀啊,現在場面對於林天來說可是有絕對優勢的,而這個老者竟然還能說出這種話。

“我告訴你!”

老者還沒說完,就看到到一道黑影朝他腦袋襲來,原本還打算說教的他來不及防禦被林天一腳給踹了出去...

“你怎麼可以偷襲我。”老者沉着臉,說道,“你這個卑鄙小人,納命來吧。”

面對朝自己張牙舞爪攻擊而來的老者,林天只是微微擡起手看似輕柔的手卻充滿不可抗拒的力量,“啪。”老者近身那一瞬間,林天的手已經溫柔的扇在他的臉上。

“噗。”

這可憐的老頭捂着自己的牙齒,眼裏已經充滿了恐懼,這是什麼情況?自己最引以爲傲的身體就這樣子被“玩弄了?”“小子你會付出代價。”老者鎮定下來,深吸一口氣。

“要打便打,拿來那麼多廢話?”蔡江懷在一旁調笑道。

老者退後了幾步,在自己口袋裏掏了掏,拿出了一個渾濁的小瓶子,正準備送進嘴裏,嗖的一聲,一塊石頭拍掉了他手裏的瓶子,他還沒反應過來自己已經倒飛出去了,這回他飛得更遠,直直的撞在樹上,差點沒斷氣。

林天撿起剛纔老者準備喝下去的小瓶子,這個瓶子不是?林天腦海裏出現了白無常和黑無常的畫面。

林天走了過去,蹲下身子,“告訴我這個藥劑哪來的的。”

“哼,你怕了吧?”

“啪。”

林天一巴掌招呼過去,“回答我,要不然等下你的喉嚨會被我捏碎。”

老者頓時冷汗就下來了,怎麼這個傢伙殺氣那麼強?他甚至不敢看林天的眼睛。

“這…這個是我們偉大的白先生給我的。”

“白先生?那個白先生。”

“難道你不知道我是白家的人?”老者突然冷笑一聲,“小子你別以爲你厲害,我告訴你等我們白先生回來了,他一定會把你碎屍萬段的。”

“是不是還有黑無常?”林天冷笑開口。

“你怎麼?…”老者突然閉了嘴,充滿恐懼的看向眼前的林天,眼前林天已經不是剛纔玩世不恭的表情了,佈滿寒氣的臉上看不到絲毫表情,那眼睛彷彿能將人吞噬一樣。

...

林天把藥劑扔個了東陽,然後掏出了電話打了出去。

電話等了將近十秒鐘的時間,纔出現一道疲憊的聲音。

“林天…你大爺你知道現在幾點嗎?”電話裏傳出了李國輝疲憊的聲音。

“快清醒一下,我有正事告訴你。”

...

李國輝沉默了一會兒。“等我做幾下俯臥撐,你知道我剛洗完澡睡下…”

一分鐘以後,李國輝才說道,“行了小天子,有啥事?”

林天把剛纔發現藥劑的事情告訴了李國輝,並說明這個老者認識黑白無常…電話中李國輝差點沒有咆哮,林天隱約能聽到旁邊有人在抱怨。

“都TM安靜!”

手機瞬間安靜了不少。

“林天你聽着,現在我要你立刻馬上把那個傢伙送到軍區過來,我立刻去通知首長,記住不能有任何差錯聽懂了嗎?

“放心吧,這個傢伙現在在我手裏。”

在FJ省某個診所裏,剛纔出糗的南哥躺在病牀之上,旁邊站在一個男子,臉色算不上太好,一個電話打進來。

“喂?”

“什麼?白求被抓了?你確定?”男子緊皺眉頭,“好吧我知道了,你先盯着剩下的我來處理。”

男子深吸一口氣,看着躺在牀上的“南哥”...

“阿南你放心,敢欺負我白問仙的兒子,我一定會讓他付出代價的。”

一想到自己的兒子竟然差點被撞碎了哪個…現在都還在觀察期,白問仙臉上就充滿了冷厲。

他打出了一個電話,“藥劑還剩多少?”

“好。把十個人都給我叫上,我不管你們用什麼手段,那個傢伙一定要死聽見沒有?警察局那裏我已經打好了關係,記住我要他們的命!”

掛了電話,看見自己的兒子時不時露出痛苦的表情,白問仙忍不住嘆了一口氣,沒想到白家正要崛起的時候,黑白無常竟然沒有了消息,這也讓白家對李家的報復計劃暫緩了…現在白問仙只想要殺了眼前這個差點毀了自己兒子的人。

蔡江懷開出郊區的時候,已經將近一點了,高速上已經基本沒有車了…FJ軍區蔡江懷也不知道路,所以林天坐在前面引路剛纔他也問過這個老頭一些問題,沒想到他突然變成了“忠烈”之士的樣子,閉口不言甚至準備要撞牆自殺,林天自然不會讓他如願,他越是這個樣子就說明越能的到一些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