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皇太一微笑道:「就你們三位這樣的狀態,恐怕抵擋不住朕十招。」

老仙翁沒有答話,隨手從袖子里取出幾顆仙丹,同時丟給了真武和太乙,自己也吃了幾顆。

仙丹服下后,原本已筋疲力竭的三位準神竟然又一次恢復全盛狀態。

東皇太一見此情形不禁愣了愣:「咦?原來老仙翁你有元始天尊煉製的大羅九轉金丹,難怪敢與我一戰。」

老仙翁冷笑道:「今日之戰,鹿死誰手,尚未可知啊。東皇,這大羅九轉金丹我有的是,我看你的大日金火能消耗到幾時。」

三位準聖組成盤古開天陣,繼續纏住了東皇太一。

老仙翁心裡已經清楚,無論取巧,還是硬拼,他們三個都不是東皇太一的對手。

剩下的唯有一個辦法。

就是仗著元始天尊給他的大羅九轉金丹,和東皇太一打消耗戰。

以己之長攻他之短。

三位準聖雖然鬥不過東皇,但他們三人合力,卻剛好能中和掉東皇的絕技——大日金焰。

這說明,東皇太一剛剛出世,實力尚處於低谷期。

老仙翁甚至想到一件事。

當初羽塵與一幫仙人聯手破壞召喚符文,或許真的起到了作用。

東皇太一出世后,戰力遠遠沒有達到他當初的全盛時期。

現在或許是剿滅東皇太一的唯一機會。

就和他打消耗戰。

己方仗著大羅九轉金丹,能夠無限補充仙力。

但東皇太一的混沌之力,確是用一點,少一點,沒辦法補充。

東皇太一也看出了老仙翁這老滑頭的打算,微笑:「老仙翁好謀划,不過你放心,朕的混沌之力還有不少。而且就算你們拖住了朕,附近其他巨神兵也不是吃素,崑崙今日必滅。」

說罷,東皇太一手指輕彈,無窮無盡的大日金焰,鋪天蓋地得朝四周涌去。

「三人合力,中和。」老仙翁一聲令下,三位準聖利用盤古開天陣困住東皇,同時齊心協力,釋放出浩瀚仙力,化成神秘白光,包裹住東皇太一的大日金焰,將其中和。

一場三界最頂級消耗戰開始了。

戰場周圍已化成一團巨大刺眼的螺旋白光,黑白交加,白光內透著絲線般的金光四射,令人無法直視。

正在觀戰的羽塵不敢再看,慌忙拉著盪魔天女一起低下了頭。

這些准聖已經拼上了真火,此等級別的白光能輕易灼傷自己的眼睛。

附近一些個倒霉鬼卻不知厲害,仍然一臉期待得望著高空的戰況。

可怕的白光掃過,這些不知厲害的觀戰者全都被閃瞎了雙眼,成了瞎子。

就連遙遙望著觀戰都不行,那暴風中心的戰況慘烈可想而知。

誰敢近身,必死無疑。

羽塵也沒有心情再繼續觀戰了。

他內心很是矛盾。

一方面期待老仙翁他們能夠把東皇給壓制住,另一方面又不希望他們把東皇逼得太緊,導致東皇一怒之下,全力撕開境界通道,放混沌生命進來,引狼入室。

正想著,突然一道白色光球無聲無息得從天而降,朝羽塵砸了過了。

羽塵拽著盪魔天女,輕描淡寫得幾個瞬移,身形已到幾十裡外。

再回頭看時,自己剛才站的地方,已被轟成了一片白地。

「臭小子,我又找到了你了,這次看你往哪裡逃。」

突然遭遇如此可怕的襲擊,盪魔天女不禁驚魂未定,忍不住順著聲音抬頭看去。

只見一隻體型通天的蛤蟆如同一座山一般蹲著,看著羽塵的眼神里滿是敵視。

羽塵聽見這聲音,卻是不禁翻了翻白眼。

他都不用抬頭看,就知道吞天蟾蜍這傻大個又追上來了。

而且這次癩蛤蟆也學精了,無聲無息得就給自己來了一記偷襲。

只可惜羽塵這輩子最克制的,就是此類偷襲者。

羽塵自己就是偷襲的祖宗,又怎麼會怕此類伎倆。

羽塵嘆了口氣,不想和吞天蟾蜍糾纏。

這癩蛤蟆實力強大,防禦力驚人,自己反正也打不死它,還是走為上策吧。

吞天蟾蜍也察覺到羽塵要溜,急得大罵道:「孬種,有種別跑。就不敢堂堂與我打一架嗎?」

羽塵都不想搭理它,正欲施展騙天大法遠離這事非之地。

卻聽天際邊傳來一聲鶴鳴。

「我來和你打。」 「大美,你,剛才,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莫柒柒跟著大美一路走回了家,她看得出來,大美心情很好,一路上臉上的笑容從來沒有消失過。

但是看著朱淋霖和杜宇亭的狼狽樣,她有些同情。想了又想,還是決定說了。

「你同情他們?誰來同情我?」

大美毫無表情的看向莫柒柒,見她還想說,便又道:「或者說,誰來同情你。」

「莫柒柒,你要清楚,人活著不是為了原諒和善待他人,而是為了原諒和善待自己。」

「那你也沒必要……」

莫柒柒對於大美的話不可置否,但是對於她的做法卻不敢苟同。

「沒有什麼事情是有必要或者沒必要的,只有你想怎麼做。」

對於莫柒柒的愚蠢大美已經深刻了解過了,所以也不想和她多聊。這些她所遇到的人里,只有那一個,她經歷的才算是過分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用的是莫柒柒的身體的原因,她發現自己好像也變得有些愚蠢了,不自覺的開口詢問:

「知道黃芝英在哪個醫院嗎。」

「知道,你想幹什麼?」

莫柒柒不知道大美為什麼會突然詢問到黃芝英,本能的有些擔心,但轉念一想,他們之間也沒什麼交集。

按照大美的性格,絕對不會多煩心與她無關的人。

「去看看她吧,聽他們說,好像還沒有醒過來,真是可憐。」

大美說著眉頭微皺,眼神里充滿了同情,神色惋惜,末了還微微嘆了口氣。完全一副天下大善人的慈愛模樣,關懷著所有不幸的小夥伴,為他們的遭遇而感到憐惜,並且感同身受!

要不是莫柒柒了解她,估計此時她就要抱著大美大哭一場,然後再安慰一句:「人各有命,你也不要太過傷心。」

莫柒柒一雙白眼送上,輕蔑的道了一聲:「噁心。」

隨即身影便消失不見了,卻在大美耳邊留下一道嘶吼聲:

「你特碼,別裝了!快點睡去,明天一早就去!」

大美重重吸了吸鼻子,眼眸輕抬,幽幽轉過臉,單手抬起拭了拭臉上根本就沒有出現過的淚水,哽咽著說道:

「柒柒,你好凶啊。我,我這不是太難過了。一想到明天見黃芝英,一想到她那麼可憐,一想到她現在還沒有醒過來,一想到她……」

一陣寒風硬生生的講大美嘴邊的話給吹散了,伴隨著的,則是莫柒柒憤怒異常的聲音:

「還有完沒完!你可真是矯情噁心!做作!」

「這不是跟你學習嘛,同情愛護每一個人。」

大美有些不服,甚至還覺得委屈,小聲嘀咕著。

「呸!我可沒你這麼噁心!」

莫柒柒看著大美仍是一副小女兒姿態,一臉忸怩委屈樣,火氣不打一處來。直接來到大美面前,手中的寒氣直逼她的面門。

「你給我好好的,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大美嘴角扯著笑,雙臂環著,對於莫柒柒手中的寒氣絲毫不懼,反而往前湊了一些,白色的寒氣在大美眼中不斷爆出,遠離,張揚……

「唉,我這不是聽秦隊長的話,好好演你,你看你還急了。」

「我哪有這樣!」

眼看著大美的臉就要貼近寒氣了,莫柒柒心頭一慌,手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她還是不敢。

大美的話更是激的她怒氣衝天,手中的寒氣更是澎渤,卻還是沒有往前一分。

「我就是稍微誇張了一些,不過這本質上,應該沒什麼區別。」

大美細細回想了一下,每次莫柒柒對於身邊任何事情,內心想法都是在替別人辯解,然後就是沒底線的同情。

說好聽點是善良,耳根子軟,實際上不就是懦弱無能!

「你吖,就知道凶我,欺負我。」

大美說著又開始委屈起來,抹了抹依舊不見蹤影的眼淚,可憐巴巴。

莫柒柒聽聞大美的話本能的一愣,她是這樣的嗎?

不可能!她只是不想計較!

回過神來又見大美故作無辜的可憐樣,內心又是一團怒火!

這外星人居然可以這麼茶!

「啊——真是夠了!」

屋內一陣寒風吹過,茶几上的水壺已然被滿壺的冰塊凍裂,此刻的大美也只是腹誹:

「這莫柒柒現在脾氣暴躁的很啊!小雞仔突然長大了,還真是有些不習慣。」

「哈——」

大美重重吐出一口寒氣來,確認體內的寒氣全部被逼了出來,這才慢慢動起身體,等到全身體溫恢復正常,輕輕打了個響指,屋內氣溫瞬間恢復。

「嘩——」

水聲混著玻璃碎裂的聲音響起,大美尋聲望去,淌了一地的水,碎了一地的玻璃……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撲在爺爺遺體上哭的孫子,都驚著了,扭頭回來看著一切。Next post: 其實這一點上,龍女汐月早早就領會過,可這類大陣也有一個致命缺點。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