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你來這裡有什麼事情么?」

總算還有一個比較理智的,說話的是一位體型微微有些發福的中年男子,看他的舉止以及其他人的瓜,他應該是「金英帝國」的代表負責人。

「我就開門見山地說了。」東方修哲輕輕一笑,眼神瞬間變得犀利起來,「我請你們棄權這場比賽!」

此言一出,整個休息區裡面的氣氛一下子變了。

「金英帝國」的代表,用一種可以吃人的眼神瞪著東方修哲。


「叫我們棄權。你腦子是不是被門夾過,趕快滾回去,我們『金英帝國』可不會輸給你們!」

「果然是過來挑事的,還跟他那麼客氣幹什麼,依我的意思,把他趕忙哄走!」

「媽的,以為我們『金英帝國』好欺負么,竟然找上門來,趕快滾,不然的話,別怪我們不客氣!」

所有人的矛頭,一下子全都指向了東方修哲。

就連那位代表負責人,也是表情帶著憤怒。

東方修哲也不回嘴,只是意念一動,在整個休息區四周布置了一個結界。

「我自然不會讓你們白白棄權,我可以給你們每人一億金幣安撫費。」

東方修哲這句話說完,現場的憤怒與叫囂一下子消息不見了,所有人都瞪著一雙眼睛看著東方修哲。

「你們沒有聽錯,為了表示我的誠意,我甚至可以現在就將錢轉給你們!」

東方修哲拿出了他的儲金卡來。

「如果你們不接受我的建議也沒有關係,我不妨事先告訴你們,接下來我會親自出戰,無論你們誰上場,我都絕不會讓他活著走下台!」

為了表示自己擁有這個實力,東方修哲瞬間將強大的氣息施放出來。

與此同時,脖子上戴著的白月輪寒光一閃,在每人的脖子處留下了一道淺淺的痕迹。(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暫停時間到,請雙方代表上台!」

裁判的聲音響了起來,預示著第一局的比賽即將開始。

與此同時,東方修哲剛剛從對方的休息區走回來。

「小壞蛋,你想到的是什麼辦法,現在比賽開始了,到底派誰上?」菲米莎有些焦急地問道。

「誰也不用,你等著看好了!」東方修哲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

時間不大,一個震驚的決定從裁判的口中說出。

「由於『金英帝國』身體不舒服,決定放棄今天的三局比賽,最後『鐵秦帝國』不戰而勝,獲得三分。」

此言一出,引起了觀眾席一陣騷動。

很多人,可都打算再目睹「鐵秦帝國」的驚人表現,卻怎麼也沒有想到,期盼了半天,竟然等到了這樣一個結果!

然而,最震驚的人絕對要數那些接下任務的恐怖分子,「金英帝國」棄權,直接打擊到了他們,同時意味著他們任務還未開展便已經失敗。

「可惡,『金英帝國』為什麼會突然充權,這太不正常了!」

「是那個少年,一定是他搞得鬼!」

「沒錯,一定是那個少年,不過他為什麼要這樣做,是了,一定是古盟泄露了這次任務,難怪古盟那個傢伙突然一去不回。」

「媽的,這件事可不能就這樣算了,那誘人的報酬竟然就這樣從眼前溜走了!」

「走!我們先把這件事告訴僱主,回頭再去找古盟那個老傢伙算賬。」

觀眾席內,接連走掉了二三十人,不過與茫茫人海相比,他們的離開並沒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鐵秦帝國」與「金英帝國」的比賽。就這樣戲劇性地畫上了句號,可是其他隊伍中的比賽還在進行著。

東方修哲一行人沒有再留下來觀戰,離開后便是直接前往「參賭殿」兌換獎金。

雖然東方修哲花去了十幾億,可是卻賺到了上百億,這筆賬可是非常划算的。

本來東方修哲是打算將「參賭殿」的幕後者揪出來的。可是他一連使用了幾次「搜魂之法」,奇怪的是,卻無一人知曉「幕後者」是誰?

不過從種種跡象表明,「參賭殿」的後台支柱,似乎真的是「斗戰大陸聯合會」。

「難道幕後者會是聯合會的總會長?」

東方修哲再一次如此猜測。

。。。。。。

日落黃昏,古盟有些孤單的背影走在彎曲的山道上。

他已經出了「紫陽城」。道路的四周是一些發育不良的樹木和碎小的石塊。

古盟靠著手中的骷髏拐杖,探索著前進的路。

「嗖嗖嗖!」

就在這時,空中突然傳來數聲破空聲。

古盟的雙耳翕動了兩下,他不由得停下了腳步。

原本冷冷清清的山道,只這一眨眼的工夫,竟然多了數十人來。

而且。還有更多的人,正在向這個方向趕來。

「該來的,還是來了!」

古盟嘆了一口氣,他已經盡量不走官道了,沒有想到還是被追了上來。

從他將任務的內容告訴東方修哲的那一刻起,便預料到了這種情況,只是沒有想到會來得這麼快。

「古盟。你壞了規矩,認為還可以活著離開么?」

一棵樹梢之上,傳來了一位男子粗獷的聲音來。

「大家小心了,切不可靠得太近,這老傢伙一身是毒,別一個不小心,著了他的道。」

從相反的方向,傳來了另外一位男子的聲音,他的聲音有些發尖。

「古盟,你跑不掉了。還是乖乖受死吧!因為你的緣故,我們沒能得到那筆豐厚的報酬,好在顧主又給了我們一次可以擊殺你的機會,一樣可以拿到那些報酬,看在我們曾經共同接下一個任務的份上。你就不要反抗了。」

又有一個聲音響起,說話者與說話聲的距離相隔得非常遠,聽得出來他們在有意與古盟拉開距離。

調教仙子

早晨的時候,古盟還和他們站在同一隊伍中,而這個時候,這些人竟然要來殺他。

「想去老夫的命令,要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

古盟驟然開口,並且將體內的鬥氣施展出來。

「這個老傢伙要出手了!」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然後就聽「嗖嗖嗖」,四周之人好似又將距離拉遠了一些。

古盟深知自己的被動,儘管他的毒功很厲害,可是眼睛上的弱點會給他帶來很大的麻煩。

手中的骷髏杖,紅光大放,雖然他能夠靠著獨特的鬥技,可以感知到身體周圍的情況,但是距離有限。

要來殺他的這些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不但實力強悍,而且經驗豐富。


「咻!」

一道犀利的破空聲,突然從左邊位置傳來,速度十分快,直取古盟的太陽穴。

古盟手中骷髏杖一揮,擋掉了這突然射向自己的暗器,與此同時,手臂一揮,一條由毒氣彙集而成的蟒蛇,向著暗器射來的方向攻去。

「啊!」

一聲慘叫,顯然偷襲之人已經中招。


古盟的毒非常厲害,只不過兩個呼吸的工夫,便已經沒有了那人的聲音。

「好霸道的毒,大家可千萬別沾上了,不然的話那具白骨就是下場。」

「大家一起上,利用遠程攻擊!」

「大家不要怕,他的毒功雖然利害,但他是個瞎子,只能靠耳朵判斷咱們的位置,弄出點聲響來,讓他捕捉不到咱們!」

「今天就算耗也要耗死他,不然的話,難解我心頭之恨!」

喊聲四起,緊接著,便是無數道「破空聲」傳來。

古盟眉頭一皺,飛向自己的暗器數量實在是太驚人了,有的人為了迷惑他,竟然隨手抓起石子扔了過來。


雖然方法很可笑,但效果卻是顯著的。

由於眼睛的問題,古盟無法分辨出難些是真正的暗器,全部防禦下來,對他的消耗很大。

「沒有辦法了,看來只能使用那一招了!」

漸漸受制的古盟,手中的骷髏杖猛然擊在地面之上。

剎那間,周圍不斷遠距離攻擊的人,聽到了一種類似於鬼哭狼嚎的聲音來。

一種黑色的毒氣,竟然以古盟為中心,向著四周蔓延開來。

如此一來,毒氣外面遊走的人,也無法瞧見裡面的古盟了,大家的情況似乎扯平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毒氣越散越多,濃得就像是一大團墨,所有人都不敢靠近。

「可惡,這個老傢伙實在是太狡猾了!」

其中一個傢伙,在向著毒氣中扔出數把飛刀后,憤恨地喊道。

受這毒氣的影響,他根本不知道古盟藏在何處,加上這毒氣的規模又是如此大,想要判斷都不能。

他們看不見古盟,可是古盟卻是可以聽見他們的聲音。

古盟的一雙耳朵,就像是雷達一樣,只要這些人有所鬆懈,就可以精確地定位到他們的所在。

「撲撲撲!」

從毒氣之中,突然打出幾道氣勁。

這是古盟的一種鬥技,名為「奪命噴槍」。

被這種氣勁涉及到的植物,瞬間焦黑一片。

一個傢伙不幸被這種氣勁擦到了一點,僅只是一點而已,卻是被霸道的毒素瘋狂地侵噬全身,儘管他努力施展鬥氣排毒,可是最終的下場和那些植物一樣的下場。

「可惡,果然是一個危險的老毒物!」

「我們無需強攻,耗也能夠將他耗死,況且援軍馬上就到!」

「這個老傢伙狡猾的很,可千萬別讓他給跑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