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欣扶着轉閣,這樓好高,好高,“李欣,他是個騙子而已,不是嗎,他有什麼好的,對不?,不就是救了你一次嗎,只是感恩而已,與愛情無關的。”

到房間,推開門,如碾碎了一顆心,李欣到底還是留下了淚水。


葉逸卻是忘了,李欣房間那一扇窗,是可以清清楚楚看清停車場發生的一切的。

郭子琪頭腦一片混亂,這一刻,她希望自己離葉逸好遠,好遠,或許不認識,是最好,亦或是,自己是真的討厭他,這樣,小欣就不會這麼難過,自己也不會夾雜在友情與愛情之間。是退?還是進?郭子琪好難過,真的。她看着葉逸那菱角分明的臉,這樣的男子,令人心碎倒也值了,只是這樣的男子,也許更適合小欣……

郭子琪終究還是默默地離開了屋子,只留下一道拉的很長很長的身影。

葉逸的確不懂女人心思,所以他很疑惑,這兩妞今夜到底怎麼了,怎麼一個個都臉色古怪?不過今夜的確發生了太多的事,葉逸思緒也亂了,不能猜透兩女的心思倒也正常。

陽光照進小屋,暖洋洋的,葉逸是第一次睡得這麼死,也許是昨夜睡得太晚,亦或許是屋子真的**靜了。

今天是要上課的,可是葉逸提不起半分精神來,不知爲什麼,葉逸很想煮一頓早點給李欣和郭子琪吃。

兩丫頭還沒起牀,屋內安靜的出奇,葉逸洗漱一番之後,做一回好男人,廚房內傳出一陣陣小米的清香,然後是一盤精緻的南瓜餅,這是郭子琪的最愛,葉逸手握平底鍋,一塊糅合均勻的麪糰,展開成薄薄的一層,在橄欖油上冒着誘人的氣泡,葉逸順手撿了些蔥花,薑末往上面一灑,香氣四溢。李欣喜歡吃香的,所以,葉逸做這蔥花餅,費了些功夫。

也許是香飄四溢,兩女很快就下了樓,看着餐桌上精緻的早餐,郭子琪和李欣彷彿忘記了昨日的煩心事,十指亂動,不一會便口吐香氣,大呼過癮。

葉逸爲自己倒了一杯熱奶,看着兩女心滿意足的樣子,突然覺得這其實何嘗不是一種家的感覺呢。

李欣的眼睛微微有些紅腫,不過掩藏得極好,至少葉逸是不會發現的,郭子琪心裏悸動了一下,但郭子琪卻忘了,李欣也看到了郭子琪眼神中的疲憊之色。

葉逸突然又一種想逃課的感覺,儘管今天似乎有三節課的樣子,葉逸弱弱地將這個想法提了出來,李欣不反對,郭子琪也贊成,所以,三人要考慮的是如何分配逃課遺留下來的時間。

李欣說自己很想喝酒,郭子琪卻說不如三人打牌來得實惠,最後葉逸提出打牌來喝酒,三人一拍即合。

很快葉逸就發現,兩女到底是不會喝酒的,關於這一點,從兩女哪緋紅的臉頰以及吞酒後溢出的眼淚就可以看出來,不過葉逸也僅僅是看出兩女會因爲喝酒而流淚而已,殊不知,酒中淚,情之深也,所以到底是因爲不會喝酒而溢出淚水,還是爲了掩藏淚水而飲酒,葉逸是全然不知的。

葉逸有些好笑,因爲他發現兩女似乎有意輸牌飲酒,想起昨夜兩女終究還是不忍自己露宿屋外,葉逸心裏一軟,出牌之時便開始思考如何輸掉一局。

如此一來,打牌也就失去了原本的意義,儘管如此,兩女也有幾分醉意,葉逸往日那一些淫邪思想今兒卻消失無蹤,葉逸覺得兩女真的好美,好美。

兩女昏昏沉沉,終於睡了過去,葉逸很想將兩女抱去牀上睡,可是葉逸想起郭子琪昨晚那蕭瑟的身影,以及李欣那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眼神,葉逸放棄了這種想法。

葉逸不想讓自己在乎的人討厭自己,可是又怕兩女着涼,思前想後,葉逸終於找到一個折中的辦法,就是取來被子給兩女蓋上,又取來枕頭將兩女的氣理順。

看着熟睡的兩女,葉逸露出一個溫暖的笑容,深吸一口氣,從屋子消失不見。

而葉逸卻不知道在他走後不久,兩女皆是睜開眼睛看向門外……

李欣幽幽說道:“小琪你說的沒錯,他終究和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他有他的世界,也許我們都錯了。”

郭子琪臉色一暗道:“你我時常嘲笑他人,如今卻自嘲了一回,但不管怎麼樣,土包子終究是一個不錯的人,不是嗎?小欣,我倒覺得你和他挺般配的。”

李欣臉色一紅,說道:“誰要和他般配,不稀罕,嘿嘿,小琪,老實交代,你什麼時候喜歡上這個土包子的?”

今天是五一,沒有加更,不好意思,明天四更給大家補上,祝大家五一快樂。 “啊,我哪有喜歡他,小欣你別亂講好不好,對了,小欣你真不生我氣了?”

李欣嘆息道:“生氣有什麼用,讓他涼在外面終究不好,不過土包子也太過可恨,明明能自己進來,非要非要我們去請,我看他是故意的。”

郭子琪突然臉色一紅,說道:“那個,昨晚我出去後,你沒看到什麼吧?”

李欣一臉奇怪道:“看到什麼?”

“哦,那就好,那就好。”郭子琪長舒一口氣,說道:“小欣,你說這土包子去了哪裏?”

“還能去哪裏,自然是去找那個老巫婆去了,唉,你說我是不是太心軟了?”

郭子琪拉住李欣的手,說道:“小欣,你就看開一些吧,我看昨晚之事未必是真,你難道忘記了,昨日那老巫婆一個眼神就把鍾豪弄得個半死嗎,我看此人絕不會僅僅只是老師那麼簡單的。”

李欣點了點頭,說道:“小琪,我怎麼覺得自土包子出現後很多事情顛覆了我們以前的認識,你說我們以前學的知識可都是對的?”

郭子琪搖了搖頭,說道:“你問我我又如何會知道,不過自從我爸將我拋棄到你家不管我之後,我就知道其實這個世界不會是表面上那麼簡單的。”

李欣眉頭皺了一下道:“說起你爸,我怎麼覺得我爸隱瞞了我什麼,你說你的真正身份是什麼?他爲什麼要拋下你不管你?”

郭子琪說道:“我想我爸可能也是有苦衷吧,不過我到你家時才六歲,我哪知道我爸怎麼想的。”

“你一點都記不清你六歲前的事情了嗎?”

郭子琪搖了搖頭說道:“記不清了,我除了記得我爸的面容,其他全都忘記了。”

李欣不想讓郭子琪回憶過去,淡淡笑道:“想不起就別想了,反正我是看出來了,你爸比我爸更牛,說不定再過些日子就會來接你了。”

“誰要他管!”郭子琪眼中閃過一絲幽怨。

“……”

中英大學,葉逸站在木屋門前,深吸一口氣,“篤篤”敲響了門。

一會之後,蘇冰雲將門打開,一臉疑惑道:“進來吧,怎麼?耐不住性子?這才中午呢?還是來找我泄恨?”

葉逸見蘇冰雲皮膚更加水潤嫩白,想必是服用了那燕丹的緣故,說道:“沒想到你身爲人師,昨晚竟然和我開這麼大的玩笑,你不覺得太過分了嗎?”

蘇冰雲見葉逸只是嘴上動怒,撥弄了一頭秀髮說道:“身爲人師?你倒會給我戴高帽子,就你心裏那些荒淫思想,何曾將我當做人師,昨夜之時,也是幫你,也是告誡你,不過今兒我心情不錯,你我共飲一杯?”

葉逸看着蘇冰雲似笑非笑,似冷若火的面容,眼珠一陣亂掃,說道:“光是飲酒可不成,沒有美人豈不遺憾,再者說,你不打算邀請我進屋?”

蘇冰雲將石桌上擺滿一些奇怪的水果,斟滿小酒,說道:“能進我屋之人,必是能託付終身之人,你覺得你是這樣的一個人嗎?”

葉逸擰一個水果往嘴裏一送,問道:“如果僅僅是身體上的託付,我倒也不介意。”

蘇冰雲身上發出一股驚人寒氣,神色一冷道:“真不知你哪來的勇氣,敢說這話,區區一個小屁孩,毛都沒長齊,竟敢惦記別人的身體。”

葉逸挑釁道:“看來你這老師真不合格啊,生物學,看過嗎,要不驗證一下?”

蘇冰雲手中劍影閃動,說道:“你不妨試一試?”

葉逸雙腿一緊說道:“那個,還是算了吧,對了,昨晚你可有覺得異常?”

蘇冰雲眉頭皺了一下道:“什麼異常?”

葉逸嘆息一聲道:“沒什麼,也許是我看錯了,我昨晚見到兩道黑影經過昇宏市上空。”

“怎麼可能!如果真有不可能瞞過我的感應器的,除非……”蘇冰雲一臉疑惑。

“除非什麼?”

“除非是修爲高深之人,或是修煉有特殊功法的人。”

葉逸點了點頭,說道:“有沒有可能他們也是爲了古劍派遺蹟而來?”

蘇冰雲搖了搖頭,說道:“也許是恰巧經過昇宏市,世間哪有這麼巧的事情,不過小心使得萬年船,你在外面等我,我進去準備一番,晚上見。”

“你就把我晾在這裏?”

“要不還能怎麼辦?老老實實呆着吧。”蘇冰雲說完,消失在院落,不知準備什麼去了。


昇宏之夜,月過柳梢,入夜已深,情侶成雙,大學風景,成了夜狼世界。

葉逸左觀右看,波瀾不驚,蘇冰雲一臉冰霜,似極力容忍,葉逸見蘇冰雲窘態,說道:“男歡女愛,潮流使然吶,可惜我還是落伍了!”

“別聒噪,別耽誤正事。”蘇冰雲一臉厭惡的臉色,匆匆逃離花間。

廢棄的古屋處在中英大學偏僻之地,加之深夜時分,這裏安靜異常,葉逸剛一靠近古屋,那種強烈的心靈徵兆又出現,葉逸強自運轉功法,纔將這種心靈徵兆安撫下去。

兩人走到古屋錢,一把舊舊的鏽鎖橫在大門上,一看就是經歷了無數歲月,再無人打開過了。

蘇冰雲打量了一下週圍,見四下無人,突然從懷中掏出一把墨黑色的鑰匙,一臉凝重。

葉逸見狀,笑了笑,說道:“區區鏽鎖,何須鑰匙,隨便使個手段,不就進去了?”

蘇冰雲有些訕訕,說道:“若真是一把鏽鎖,早就被這些無良少年砸壞了,你若不信,不妨一試。”

葉逸一臉疑惑,右手拖住把手,用力往外一拽,兩扇古老的門“吱吱”作響,鏽鎖未曾挪動分毫。

葉逸甩甩手臂傳來的**之感,說道:“果然有古怪,光是這一把鎖,就讓人覺得匪夷所思,看來這裏面一定不凡了,快快將門打開。”

蘇冰雲見葉逸急不可耐,大有奸計得逞之勢,將手中鑰匙仔細插入鏽鎖之中,鏽鎖“嘎吱”一下彈跳開來。

蘇冰雲收了鑰匙,雙手一動,將看似破舊的大門慢慢推開,一陣塵埃飄蕩,葉逸踏入門內,心中一緊,頓足躊躇一會對蘇冰雲說道:“等等。”

“怎麼了?”

葉逸臉上露出輕鬆的臉色說道:“咱們是進來了,可是這門未鎖,萬一有人闖進來如何是好?”

蘇冰雲點了點頭說道:“也對,這半夜尋香的人可不少,萬一把這裏當成偷情聖地可不大妙。”說罷,手一揚,鎖無風而動,合在了一處。

葉逸想到偷情二字,不免有些好笑,蘇冰雲毫無所覺,疑惑道:“你獨自暗笑個什麼勁?”

葉逸眼珠亂轉,說道:“蘇老師怕別人來偷情,咱們這般闖進來,還用手段將門給遮掩了,難道不是高級偷情嗎?”

葉逸能明顯感覺到溫度一下子低了許多,再看看門縫裏投過來的月光照射蘇冰雲那冷如冰的臉,葉逸搓了搓手說道:“那個,咱辦正事要緊。”

蘇冰雲冷哼一聲,轉身往裏面走去。

低沉的腳步聲迴盪在昏暗的屋子裏,悠長悠長的,葉逸一下子覺得背後汗毛冷豎,細細打量之下,更覺得詭異莫測。

一排排腐朽殘缺的桌椅靜靜地躺在空曠的屋子裏,灰塵將原本的顏色遮掩了七七八八,偶爾有幾隻老鼠竄過,窸窸窣窣,一雙雙賊眉鼠眼在陰暗處打量着陌生的闖入者。

透過昏暗的光,葉逸將注意力放到了屋內最裏面的一個高約一丈的巨大書櫃上,倒不是這書櫃外形有多奇怪,而是這書櫃一塵不染,經過歲月荏苒,古香依舊。而這古屋之中是沒有其他的暗門或者出路的,直覺告訴葉逸,這個書櫃有古怪。 果然,一隻老鼠慌亂之中闖進了書櫃的範圍,老鼠若被一股無形之力排斥一般,被彈出去幾尺開外。

葉逸瞳孔一縮,卻聽蘇冰雲傳音過來說道:“別愣着了,這裏是一道暗門,快快跟上。”

葉逸走到書櫃前,將書櫃打量了個仔細,看不出任何陣法遮掩的痕跡,難道是自己道行不夠?

蘇冰雲將葉逸的疑惑看在眼裏,說道:“聰明反被聰明誤,這個書櫃不過是古代奇淫技巧的產物罷了,你以爲會有什麼玄機不成。”說罷,蘇冰雲將手往書櫃上有節奏地敲了九下,在葉逸不可思議的目光之中,書櫃轟隆隆地移動開來,隨着便是一個深不見底的地下通道。

葉逸用手探了探地下通道,自言自語道:“原來這裏面有強風吹出,怪不得這櫃子一塵不染,倒是我想多了。”

蘇冰雲點燃了一個火摺子,對葉逸說道:“你且看着我的腳印跟上,否則,觸動了地道機關,在如此狹小的空間裏,少不了讓你吃些苦頭。”

葉逸神色一凝,果然見到地道兩壁上隱隱約約有箭孔浮現,裏面寒光幽幽,葉逸不敢大意,忙跟上蘇冰雲步子。

心提到嗓子眼,彷彿過了一個世紀之久,葉逸終於走出了狹窄的地道。剛要說話,卻見蘇冰雲一臉震驚的臉色,葉逸擡頭看去,眉頭緊皺,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是一片奇異的地下空間,七八條蜿蜒曲折的岔口往裏面地底延伸,滿地鏽跡斑斑的各種武器,還有石化的骷髏架,橫七豎八,擺滿一地,更可怕的是,這些骷髏骨骼大部分都受到致命的撞擊粉碎一地,或斷爲數截,有的骨骼中甚至穿插着鏽跡斑斑的武器。

葉逸彎下腰拾起一把斷劍,微微用力,斷劍如風蝕的塵沙,飄散一地,彷彿訴說着當年這裏慘烈的一幕。

幾千年過去了,在堅硬的武器,亦化作塵煙,古人已作古,爲名與利?還是劍噬天下,王者之心?感受着歲月滄桑,人逝道消,葉逸心裏泛起了一陣陣漣漪,接着彷彿陷入無邊的殺戮之中,揮舞着長刀利劍的血人,滾滾咆哮而來,充滿不甘與憤怒之聲,迴盪神海,葉逸不知不覺陷入癲狂之中……

彷徨無助,孤獨無依,這是一個只有殺戮的世界,沒有華麗的刀光劍影,只有揮灑着的鮮血,一雙雙嗜血的眼光開始注意到葉逸,他們殘忍地笑着。

葉逸想要求救,用力呼喊,回答他的只有逐漸靠近的劊子手,他們舉起手中的刀劍,嘲笑着。

葉逸突然很想要一把劍,沒錯,只有劍能給自己唯一的安全感,願望越來越強,可惜,依然兩手空空。

劍離自己頭頂只有一尺之遙,葉逸仰天長嘯:“,我若一劍在手,定能破乾坤!”

話音剛落,葉逸胸膛突然傳來一陣清涼之意,並快速蔓延全身,頭腦被一股清涼之意襲來,捲起一個漩渦,脫離了幻境……

葉逸一股虛脫之意襲遍全身,看着熟悉的地下景物,如獲重生,葉逸下意識地往胸口一摸,一塊冰涼的龍紋玉佩安靜地躺着,葉逸正欲探個究竟,卻聽得蘇冰雲傳來一道悶哼之聲。

葉逸這纔想起原來身邊還有一個人,葉逸想着剛纔可怕的一幕,想也不想,右指一伸,一股精純的能量從蘇冰雲後背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