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兵打了一個酒嗝,他拍了拍圓鼓鼓的說道:“這個事情你還是自己掌握好,兩個姑娘之間你有自己的選擇,到底那個比較好還是你說了準,我也只能告訴你林小姐是一個非常不錯的姑娘,其他的我就不好說什麼了。”

他對着李帥問道:“你在國外都學了一些什麼啊,現在都已經是留學生了,本事自然長進了不少吧。”

李帥說道:“學的很雜,什麼都學了一些,不過今後也不用着急找工作,反正錢我也掙了許多了。”

拍拍李帥的肩膀,張兵說道:“小老弟,我告訴你啊,錢這東西還是多點比較好,在社會上跑,什麼地方都需要錢,趁着年輕有精力多弄一點,老了以後才能享福。我現在就是沒有那個精力,不然肯定也會出來再闖一把,託家帶口的膽子也就小了,再加上現在有一份還算不錯的工作,一輩子也就這樣混下去了。但是你不一樣,你現在有才華,又年輕,做什麼都不遲,自己發展一下,以後也就不會後悔了。”

張兵說的話雖然都是至理名言,但是對於李帥來說卻並不適用,他已經不是一般的常人,所有東西在他看來都不算什麼。生命太弱小了,只有更強的力量才能保證自己的存在,他現在有能力掌握自己的人生,所以纔會有更高的追求。

看李帥的樣子好像他正在思考自己的話,張兵沒有在意到其實李帥是在走神想些別的事情,他繼續對着李帥說道:“你小子現在比我強,還有一個漂亮的姑娘幫你忙活事業,就算你做些其他事情沒有成功,保底資產還夠你過上下半輩子。但是作爲男人,那就是要幹出一番事業的,靠着自己雙手掙來的東西纔是最實在的,一旦擁有了權勢地位,想要什麼東西你會得不到。”

對於這句話李帥很認同,任何東西都是需要靠自己的努力的來的,那樣來的東西才真實,拿到手裏的感覺才快意。

李帥說道:“老哥,你看來也有不少心事嘛。”

“誰沒有心事,只是換做平時更本說不出來,有時候喝點酒發泄一下也不錯,旁邊再有幾個朋友一起,大家互相侃侃多爽。”張兵一邊說一邊又灌了一大杯啤酒。“一般出去應酬的時候,那都是少喝酒多做事,儘量在酒場上把事情都瞭解了,大家心裏都有數,開始喝個幾杯,然後就開始談生意。稍微帶上那麼一點醉意,什麼事情也都能說的開。但是那些生意場上的事情多假啊,見到的人全部都是虛情假意的傢伙,根本就不能算做真感情。”

“老哥,你有點醉了吧,”李帥搖了搖他的肩膀。

張兵嘆了一口氣說道:“喝這點酒能醉嗎,只是藉着一點酒性和你多說兩句,平時都練出來了,腦袋就是有那麼一點暈,其他的地方一點問題沒有。”

wωω•Tтkan•c○

李帥對着張兵說道:“老哥,你家裏面的是小子還是丫頭,到了現在我還沒有不知道呢。”

提到家裏的小孩,張兵的興致來了,他看着李帥開心的說道:“我老婆給我生的是大胖小子,現在那傢伙都四歲了,成天到晚活崩亂跳的,跟他老子我小時候一個樣子,長大了肯定有出息。”

李帥笑笑說道:“胖小子啊,有機會過去見識一下,看看他和你長的是不是一個樣子。”

“那當然就是一個模子裏面造出來的,那可是我的種。”張兵叫嚷着說道。

“趁着小孩年紀小,你多抽點時間出去交他一點東西,以後的競爭那麼厲害,如果不是從小培養,長大以後的生活就困難了。”李帥說出了一點自己的看法。

張兵點着腦袋說道:“我現在除去工作,大半的時間都放在教導咱家胖小子的身上。這個社會競爭,我感受的可比你清楚多了,混在社會上這麼多年,什麼東西都見識過了。你還不過剛從學校裏面出來,現在的社會,你要是沒點本事,那就真是屁都不算一個。過去的人那還有口田,現在人除了一份工作啥都不剩下了。低保那都是**說了算,真正靠那玩意的人,飯都吃不飽。”

李帥認同的說道:“以後人的壓力越來越大了。”

“如果不是我的經驗比較高,人際關係網多一些,估計早就被新人給抵掉了。那些小年輕一個兩個精力旺盛,學東西也快。不像我這個老傢伙,記東西都難了,更何況是學東西,也不知道哪天就被別人給替換掉了。”張兵頗有感慨的說道。

“老哥,就你的經驗,那就是本錢,人家雖然需要新人,但是更多的還是需要有經驗的老手。這些東西不是光靠年輕就能替代的,那都是需要時間來積累的。”李帥安慰着說道。

張兵又嘆了一口氣,他緩緩的說道:“這些事情不能提,只要一說起就沒完沒了。比我困難的人那還有很多,想想那些奮鬥一輩子連套房子都買不起的家庭,我也算是幸福多了。”

李帥心裏暗歎,如果不是自己莫名其妙的踏入了修真者的世界,估計那些個辛苦一輩子連套房也買不起的就是自己吧。

兩個人一直混到下午三點多,李帥把張兵送回了家裏。啤酒雖然並沒有多少酒精,但是人只要有心思,還是會被它灌倒的。李帥是修行者,啤酒這樣的東西他喝了根本就是沒有什麼感覺。一個人走回家裏,他發現林惠居然在家裏包餃子。

看到李帥回來,林惠用手肘抹了一下頭上的汗水,她說道:“你明天就要走了,晚上我包餃子給你嚐嚐。”

李帥自然不能讓她一個人在那裏忙活,他洗了一把手,然後也過去幫忙。李帥的手藝其實也非常不錯,只是他一般自己動手比較少。兩個人在一起忙碌了一個小時左右,包了許多種餡樣的餃子。

兩人雖然說話很少,但是共同忙碌卻能拉近人於人之間的距離。包餃子的時候,兩個人互相之間也能夠感覺到一種默契的形成。

辛苦完了以後,林惠坐在沙發上面一動不動。就在李帥回來以前,許多事情都是林惠一個人解決的。包括買菜,配餡,和麪等等,這些都是非常耗費體力的事情,像是她這樣一個身材嬌小,身體也比較單薄的女孩,還是非常辛苦的。

李帥自然是一點也感覺不到疲倦,他到廚房裏面衝了一杯牛奶,放在了林惠前面的桌子上面。

打開電視看了一會,裏面都是放的一些韓國愛情劇,說實話李帥是沒有什麼興趣,但是女孩一般都非常喜歡。兩人坐在一起看了一會,時間不知不覺過的很快。

咕的一聲,林惠肚子裏面突然輕輕的響動。李帥笑着看了一下面上赤紅的林惠,站起身來走向了廚房。

艾澤拉斯的超人 ,但是要把握好水的溫度,還有就是加涼水的時間。等到李帥把餃子下好端出來的時候,林惠正在那裏幸福的看着李帥。

兩個人狼吞虎嚥的把餃子處理掉了,林惠吃了很多,李帥也能感覺出來她的心情很好。晚飯過後,李帥又配着林惠看了電視,一直到晚上十一點的時候,李帥才把睡着的林惠抱到了她的房間裏面。

到了早上的時候,李帥聽見林惠早早的就從房間裏面出來,她跑到了廚房那邊,大清早的就忙活起來。

到了李帥走出房間的時候,林惠已經在桌子上面擺放好了幾樣精製的早餐。她坐在那邊,看着李帥走了過來。

兩人默默無言的吃完了早飯,李帥看了一眼林惠,她好像有些話要說,但是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來。李帥知道林惠是想挽留自己,但終歸是要離開,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兩個人處在不同的世界裏面。

找了一輛汽車,李帥付了雙倍價錢給司機,他只是單程回到家鄉,因爲帶着的東西比較多,所以必須要有一輛汽車運送。他坐在前排,後座還有汽車的後備車箱裏面都被東西塞滿了。

回到家裏,母親雖然不在家中,進屋還是很容易的事情。房門打開以後,李帥讓司機幫忙,把所有的東西都搬到了家裏。

光是待在家裏也沒有事情,李帥就出去遊蕩了一會。看到周圍熟悉的景物,李帥感慨人生的無常。到了母親快要下班的時候,李帥回到了家裏等待。

熟悉的腳步聲穿進李帥的耳朵裏面,李帥連忙把房門打開。母親明顯一愣,她看着李帥的臉龐,激動的說道:“李帥,你怎麼回來啦。”李帥拉着母親的手走進屋子裏面,他對着母親說道:“在國外的學業已經全部結束,所以我就回來了。回來以後還帶了不少禮物,都是朋友幫助挑的。”

母親看着李帥,眼睛裏面帶着激動喜悅的光芒,她開心的說道:“回來就好,回來就好。怎麼樣,在國外過的還適應嗎?”

“媽,不是都和你說過許多次了,我在那邊過的很好,吃穿什麼的都不成問題。”

但是母親依然的說道:“在外面再怎樣也沒有家裏好啊,回來以後老媽給你燒點好吃的,想要吃點什麼,我這就給你做去。”

“不要啦,隨便吃點就行了。”李帥對着母親說道:“老媽,這次回來我有一些事情要和你說。”

母親沒有在意李帥說的話,她拉着李帥的手讓他坐了下來,然後對着李帥問道:“怎麼帶了這麼多禮物,是不是你女朋友幫忙挑的。”

“不是啦,她只是我一個很好的朋友。”李帥連忙解釋說道。

母親臉上笑了一下,“兒子大了,很多事情老媽就管不了了,你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我就不過問了。但是有了女朋友也要帶回來給老媽看看,也讓你媽給知道一下”

李帥知道解釋不清楚,無奈的說道:“好啦,有女朋友一定帶回來給你看看。不過我這次回來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說,這件事情纔是我回來最主要的事情。”

母親奇怪的看了一下李帥,然後緩緩的說道:“好了,有什麼事情你就說吧。”她突然臉色一變,緊張的問道:“兒子啊,你不是在外面闖什麼禍了,要不然怎麼這樣神神祕祕的。”

李帥連忙說道:“哪裏的事,沒有的啦。我說的是其他事情。”

聽到沒有闖禍,母親的臉色才平緩下來,她看着李帥,不知道兒子要和自己說些什麼事情。

李帥正了一下臉色,對着母親認真的說道:“我現在要說的事情很重要,你先聽我說完,之後我再和你解釋。”

母親點了一下頭,坐在那裏看着李帥要說些什麼重要的事情。

“這件事情要從四年以前說起,那個時候我還在過去的學校裏面學習。”李帥一邊回憶,一邊說訴當年的事情。

***

下面是交待一點文章出現的漏洞,前面說過李帥要把修煉功法教給母親,但是學起來給人的感覺好像容易了許多,然而林惠學起來卻感覺困難了。這裏按照後面的爲準,普通人修煉起來會比較困難。

這裏還代到了後來李帥修煉天道卷裏面分身功法的原因,主要照顧留在地球上面的母親。也爲後面離開地球做了一點安排。解決好所有事情以後,才能夠放心離開不是嗎。

至於林惠的安排,自然到了最後不會放棄這個女主角,在故事裏面的戲份,她比第一個女主角還要多上那麼一點,要是把她刪掉了,總感覺有點不好。

感情戲寫起來沒有經驗,但是終歸還是要寫的,現在嘗試一下,以後才能夠有所進步,多數人都可能會感覺到那個徐靜安排的有點過於僵硬了。這個我也知道,但是處理上終歸還是不太容易,故事發展的也都點快了,不過短期裏面不會結束的。

故事長一點,裏面的情節安排也就要多上許多,這樣要求我對很多地方的處理都要注意到,不然故事裏面就會出現很多漏洞。

在寫作當中學習,然後在學習當中寫作,這就是我的目標。

正文部分已經超過六千了,我這本書在開始時候就已經訂下了目標,保證每章都在六千以上。只有高標準,嚴要求,才能夠不斷進步,這也是我所相信的。 “在那次之後,我獲得了一點特殊的能力,這也就是後來我的記憶還有理解分析能力大幅度提高的原因。所以我纔會在短短的時間裏面,成功的獲得了留學深造的機會。”

“但是這些也並不算是什麼,學歷對我的重要性已經很小了,我的能力使得自己超出了一般的人,也接觸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這個世界就是修真者的世界,全部都是那些超出常人,擁有強大力量的一羣人。他們的力量就像是古代傳說裏面的那些仙人,不過對於他們還有更高層次的存在,所以他們纔會自稱爲修真者。”

李帥看到母親的表情,就知道對方並沒有相信自己說的這些話。他伸出的手掌說道:“老媽,我可以給你做一個小小的示範,這樣你也就能夠相信我說的話了。”

手掌心上,嘭的一聲輕響,一團赤紅色的火焰憑空冒了出來。火焰隨着李帥心意的變化,不斷跳躍閃爍着。接着火焰變小,顏色最後也變換成了透明色。

火焰消失了,但是李帥手上的變化還沒有停下來,細碎的閃電在李帥手上發散出來,伴着幾聲輕雷,這個現象讓李帥的母親嚇了一跳。

如果說火焰可以使用魔術的小手段,但是雷電就不是那麼容易控制的了。這些小閃電像是一條條小蛇,繞着李帥的手掌不斷竄動。

李帥手掌合攏,電光全部收斂,合攏的拳頭包裹在一團白色的亮光裏面。這團光芒的亮度很高,屋子裏面電燈的光芒也被壓了下去。

水滴在空氣裏面彙集,它們漂浮在李帥拳頭的四周,並不斷匯攏在一起,不過十幾秒中的時間,這些水滴就全部集中在了一起,形成一個拳頭般大小的水球。水球漂浮在空中,折射屋子裏面電燈的光芒,映射出來細碎七色彩虹。

母親這個時候已經完全呆住了,眼前發生的多種變化,讓她不能不相信李帥說出那些話的真實性。雖然不可思議,但是這樣的事情在她眼前上演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我可以摸一下那個水團嗎?”

李帥點了點頭,“老媽,當然可以了。”說着他便把拳頭鬆開,水團漂浮在李帥張開的手掌上空。他把手掌向着母親那邊遞了過去,讓她可以觸摸到這團水球。

“好涼,這個真的是水。”母親一聲驚歎,原來她是要證實一下自己眼前看到的東西。

李帥說道:“老媽,這些還沒有結束,讓我在表演一點其他的東西給你看。”看見母親點了一下頭,李帥的身體立刻漂浮了起來,隨着他的不斷升高,母親的眼睛也跟着他向上移動。

想起了許久沒有使用過的那件戰甲,李帥突然心中一動。“老媽,你閉上一下眼睛,等一下可能會有一點閃。等我說好的時候,你再把眼睛睜開。”

看到母親合上雙眼以後,李帥心念轉動,一套淡金色的戰甲出現在李帥身上,爲了避免戰甲的亮光會被其他人發現,李帥已經提前在屋子周圍設立了一個陣法。

經過體內神丹淬鍊以後,戰甲與過去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般的變化。戰甲包裹了李帥的全身,流線形的盔甲,按照最合理的方式拼湊在一起組成了一個整體,每一處地方都被覆蓋住了,沒有一點缺漏。

李帥擺動了一下四肢,發現這套戰甲穿在身上以後,就像是肢體的衍生,任何一個動作都非常流暢,也沒有感到有地方會覺得不舒服。

身體裏面的力量輸入到戰甲裏面,淡金色的鎧甲上立刻顯示出來能量的流動,在這些能量連接成一個循環以後,一個護罩圍繞李帥的身體產生出來。這個護罩的能量是不斷流動的,並且不斷吸收周圍空氣裏面的能量,也就是說,只要護罩不被完全破壞掉,它就會自然的修復,並且越來越堅固。

意念動了一下,護罩被收回到身體裏面。 深情不及久日 ,大半被李帥收斂起來,剩下的光芒,也已經足夠震撼了。

“老媽,可以睜開眼睛了。”

母親睜開眼睛以後,雖然已經有所準備,可還是感到眼前猛的一亮,兒子身上已經穿着覆蓋着一套鎧甲。淡金色的鎧甲讓她覺得兒子渾身散發出來一種驚人的氣勢,這股力量太過強大,讓她都無法直視兒子的身體。

感覺到戰甲的力量太強,李帥連忙把它收了起來。 你管這也叫金手指

Wшw _tt kan _¢ ○

這些事情對她來說不可思議,但是事情已經是這樣,她也就只能接受。畢竟兒子變的厲害了,作爲一個母親只會感覺到高興,不會有其他想法。

李帥看着母親對她說道:“修煉以後,人的壽命就會增加,老媽,我現在就是想把那些功夫交給你,只要學會以後壽命最少也可以增加一百多年。如果能夠成功越過修真者的一道門檻,那麼就有可能長生不老。”

母親有些懷疑的看着李帥說道:“有你說的那麼誇張嗎,從來也就沒有聽人說過有這樣的事情。”

“傳說當中總是有許多吧,那些神仙什麼的,哪一個不都是長生不老,壽與天齊的。只要你學會了我教你的東西,多活個七八十年的很容易的。”

雖然還是有些不太明白,但是母親還是接受了李帥的話,畢竟在她眼前看到的東西都是真實的,兒子確實擁有了非常厲害的一些能力。她知道兒子對自己是一片孝心,自己也不好違背了他的一番好意,經管母親認爲自己不一定能夠學會兒子說的什麼功夫,但是多少也要做做樣子,怎麼說也是兒子對自己的關心。

晚上準備了一下晚飯,母親弄了許多飯菜,在家裏吃飯最好的地方就是溫馨,出門在外總是沒有母親身邊的這種親情。

吃過晚飯以後,李帥就準備教授母親修真的功法,她讓母親盤腿坐在牀上,手掌貼在她的背後。就像是林惠那樣,李帥運勁引導母親身體裏面的氣息流動,散亂的真氣被他梳理過後,在她的體內形成真氣的循環。

當真氣運行一圈以後,李帥眉頭皺了起來,果然如當初所料,母親身體裏面的情況比林惠糟糕許多。母親也有四十八歲了,雖然看起來還是精神煥發的樣子,身體其實已經不比從前。大量雜質在身體裏面堆積,造成的後果就是經脈堵塞,真氣運行困難。

不管是身體裏面真氣的數量,還是吸收空氣當中靈氣的速度,母親的身體都要比林惠差了許多。雖然李帥盡力將她身體裏面的雜質多排除掉一些,但是他很清楚,如果不是自己本人煉化的,很快又會被新的雜質填補上過去的空缺。

還好母親吃的素菜要比葷菜多上不少,因爲大多數女性對葷腥食物的興趣都遠遠少於素菜。這樣她的身體裏面堆積的雜質還要少了許多,不然可能身體的問題更加嚴重。

如果不是特殊的情況,母親就算修煉了修真者的功法,也不過就是增加個幾十年的壽命而已。李帥皺眉思索,有什麼辦法能夠讓她成功的排除掉身體裏面的那些雜質呢。想來想去最終還是沒有答案,李帥也只能在以後的時間裏面,儘量找出新的辦法。

幫助母親真氣運行只是輔助,他必須要讓母親自己能夠成功的運轉身體裏面的氣流。從母親體內的表現看來,如果想要讓她學會控制自己身體當中的氣流,最少也要再花上幾天時間。

等到真氣運行了大約七八圈的時候,外面的天色都已經開始放亮,李帥仔細算了一下母親運功花費的時間,相當於林惠那時候速度的三倍。

母親睜開眼睛,原本有些渾濁的眼神現在變的清澈了許多,她感覺身體也變的年輕了,身上粘粘的好像有許多髒東西從毛孔當中滲了出來。鼻子裏面呼吸到的空氣潔淨了許多,但是周圍卻有一種臭味在空氣裏面蔓延着。

“老媽,你的身體裏面排出了許多雜質,最好還是先去洗一澡吧。”李帥對着母親說道。